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零五章 五岳鎮宅符

第四百零五章 五岳鎮宅符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零五章 五岳鎮宅符

那身影一身布袍,粗壯敦厚,古銅色的肌膚,在那一抹金光照耀下,如披上一層神金。

正是元恒。

而在剛剛死里逃生的少年和小女孩眼中,此時的元恒,已和天神沒什么區別。

元恒探手一抓,那一抹金光落入掌間,仔細看,赫然是一柄金燦燦的短刀。

他張口一吞,短刀就化作一縷金霞收入體內。

這時候,蘇奕從遠處黑暗夜色中走來,手中把玩著一枚殘損不堪的灰白珠子。

這是一顆最低階的陰靈珠。

剛才時候,蘇奕看到那一道蠕動如藤蔓般的鬼物,便抬手將其抹殺,這顆陰靈珠就是從那鬼物體內墜落。

談不上稀罕,但也不常見。

一般而言,只有略懂一些修行皮毛的鬼物,才能煉出這樣的靈物。

在這荒山野嶺之地,竟有能夠觸摸到修行之道的鬼物出沒,這就很反常了。

“主人。”

元恒上前見禮。

主人?

少年和小女孩都愣住,這樣一位宛如天神般的存在,竟僅僅只是一個仆從般的角色?

蘇奕朝元恒點了點頭,目光看向那少年和小女孩,道,“已經沒事了,不必緊張。”

“多謝兩位神仙救我和哥哥!”

小女孩爬起身,脆聲說道,沾滿灰塵的小臉上盡是感激。

神仙?

元恒笑起來,道:“我和我家主人可不是神仙,只是路過此地的修行者罷了。”

“修行者?”

小女孩滿臉惘然。

少年則匆匆上前,躬身見禮道:“多謝兩位大人救命之恩。”

“不必多禮了。”

蘇奕說著,已走向那小女孩,指著她脖頸上用一根紅繩掛著的一塊黑色玉石,道:“小丫頭,這是誰給你的?”

小女孩怯生生道:“哥哥給的。”

蘇奕一怔,目光看向那少年,道:“你是從哪里找到的這小玩意?”

少年連忙說道:“回稟大人,這平安符是我前些陣子從浮仙嶺上的‘山神廟’廟祝爺爺那里求來,說是佩戴在小孩子身上,可以祛寫避兇,保佑平安,讓我回家給妹妹戴上。”

廟祝,便是看守寺廟香火的人。

蘇奕露出思忖之色。

元恒也看出蹊蹺,眉頭微皺。

少年道:“大人,莫非這平安符有問題?”

“談不上多大問題。”

蘇奕隨口道,“天色已晚,介不介意我們去你家歇一歇腳?”

少年連忙答應道:“自然是可以的,兩位大人請隨我來。”

說著,他牽扯小女孩的手,當先帶路。

少年和小女孩所居的村落,就在那一條河流之畔,位于浮仙嶺山腳下,名叫草溪村。

路上,蘇奕也是了解到,少年名叫曹平,妹妹叫曹安,合起來便是平安二字。

兄妹倆自幼父母雙亡,早些年一直受到草溪村的村民接濟和撫養,可以說是吃著百家飯長大的。

也是近些年,曹平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才獨立開始照顧妹妹曹安。

草溪村并不大,兄妹倆的住處,還是其父母所留,位于村子西頭,是一座極為簡陋的庭院,庭院內有三座茅草屋、一座牛棚,一方菜畦,收拾得

倒也整潔。

夜已深,由于是中元節的緣故,村民們放完河燈后,就各自回家,讓得村中靜悄悄的,就連雞犬之音都沒有。

走進茅屋,曹平點上油燈,便去燒水烹茶了。

小姑娘曹安則怯生生坐在一張小板凳上,眨巴著眼睛,好奇地打量著蘇奕和元恒。

茅屋內很簡陋,處處透著貧寒的氣息,也可以看出,這一對兄妹的生活,談不上好了。

蘇奕隨意坐在房間唯一的靠椅上,對元恒說道:“你去庭院外守著,我若推測不錯,今晚不會太安靜了。”

“是。”

元恒匆匆而去。

蘇奕目光看向曹安,溫聲道:“小丫頭,把你那枚平安符給我看看可好?”

“神仙哥哥要看,自然是可以的。”

小女孩脆聲答應。

說著,她起身,摘下那一枚黑色玉石,遞給蘇奕。

“神仙哥哥?”

蘇奕啞然,揉了揉小姑娘的腦袋,笑道:“就憑這個稱呼,我就得保你們兄妹平安無事。”

說著,他目光落在那黑色玉石上。

此物只桂圓大小,圓潤剔透,拿在手中,溫潤陰涼,仔細看,玉石表面有著一些形似葉子脈絡的天然云紋。

“果然是聚陰玉。”

蘇奕認出來。

這是一種誕生于地脈陰氣中的靈玉,若用在修行者手中,可煉制一些玉符一類的小玩意。

可若佩戴在世俗女童身上,靈玉內的陰氣則會一點點浸入女童體內,使得其陰氣纏身,時間越久,體魄越陰寒,最終會被陰氣蝕心,一命嗚呼。

“看來,這浮仙嶺山神廟的廟祝大有問題,今夜那些鬼物,怕都是受他指使。”

蘇奕暗道。

沒多久,曹平拎著熱水壺和兩只粗陶碗走進茅屋,正要給蘇奕沏茶。

蘇奕已接過茶壺,道:“讓我來。”

說著,他從袖袍中取出一截雪玉參,摘下參須,浸泡在茶壺中,而后倒了兩大碗。

“你和你妹妹各喝一碗。”

蘇奕放下茶壺,說道。

茶水經由參須浸泡,彌散著一縷縷的清香,聞起來便讓人心曠神怡。

曹平和曹安依言照做,將參茶一飲而盡。

僅僅片刻,小女孩曹安那原本蠟黃的小臉,就變得紅撲撲的,渾身滾燙。

曹平則感覺精神一振,渾身疲憊一掃而空,每一寸肌膚都暖烘烘的舒服。

“神仙哥哥,這是什么茶,真好喝。”

曹安眼睛亮晶晶的,盯著那茶壺,似還想再喝。

蘇奕笑道:“這茶壺內的參茶,每天只能喝一次,記清楚了么?”

“嗯!”

曹安狠狠點頭。

沒多久,曹安就犯困了,畢竟是五六歲的小孩子,爬上床呼呼大睡起來。

“你妹妹體內陰氣極重,切記讓她每日喝一小盅參茶,如此一來,七天內,當可將她體內陰氣徹底化解。”

蘇奕目光看向曹平,叮囑道。

曹平心中一震,躬身感激道:“多謝大人!我曹平定不會忘了大人今日之恩,以后有出息了,自會報答大人!”

蘇奕笑了笑,道:“報答就不必了,以后照顧好你妹妹便行了。”

見到這對兄妹的第一眼,蘇奕情不自禁想起了風曉峰

和風曉然兄妹,同樣是無父無母,相依為命,那種兄妹之情,讓他內心也感觸不已。

忽地,院落外傳來一陣激烈的轟鳴聲,夾雜著激昂清越的刀吟。

但僅僅片刻,就歸于沉寂。

草溪村內,各家各戶皆大門緊閉,沒有人出來探望。

今日是中元節,鬼物出沒,這些村民都記得村長的叮囑,誰也不敢開門外出。

“大人,外邊……”

曹安也被驚動了,剛要說什么,元恒已大步走進了茅屋。

在其手中,還拎著一個腐爛不堪的人頭,這一幕,驚得曹安頭皮發麻。

“主人,這頭惡鬼之前鬼鬼祟祟前來,試圖靠近這邊,被我抓個正著,沒想到的是,這廝竟有著一定道行,雖不如辟谷境鬼修,可實力已經比這世俗中的先天武宗厲害許多。”

元恒稟報道。

“看來,我們今晚得前往那浮仙嶺走一遭了。”

蘇奕說著,目光看了看忐忑緊張的曹平和不遠處在床榻上酣睡的曹平。

略一沉吟,他吩咐道:“元恒,準備筆墨紙硯。”

元恒雖奇怪蘇奕要做什么,可動作可不慢,手腳麻利地取出紙筆和墨汁。

“有紅紙嗎?”蘇奕問。

“有。”

元恒把一張大紅紙拿出,和筆墨一起,鋪在桌上。

蘇奕走上前,在元恒和曹平好奇目光注視下,拿起毛筆,蘸滿墨汁,在紅紙上揮毫而就,寫了四個字——

平安是福。

每個字,皆古拙蒼勁,內蘊敕令之力。

曹平看到這四字,只覺心神靜謐,越看越舒服。

而在元恒眼中,這四字卻有一股磅礴無量的大勢,充盈著一股浩然祥和的玄妙神韻,讓他心神都莫名地震顫了一下,恍惚間,仿似面對的不是一幅字,而是一方浩大的天地!

可當仔細去觀摩時,卻發現,剛才那種感覺不見了,再感受不到那等浩然磅礴的神韻。

他不由惘然,這……這四字所藏的,究竟是何等玄機?

蘇奕放下筆,長吐了口濁氣。

這四字,在世俗中極常見,可四字中所烙印的,卻是屬于道門的一種鎮宅敕令,名喚“五岳鎮宅符”。

這本是鎮守洞天福地氣運的一種敕令,極為神妙,能夠溝通一絲冥冥中的天地祥瑞之力。

而今,這敕令中所蘊含的一股神韻,則被蘇奕寫入“平安是福”四字。

其中玄機雖不足完整的“五岳鎮宅符”的萬分之一。

可用在凡俗之地的尋常人家中,幫其庇佑平安,聚攏紅塵福瑞之氣已是綽綽有余!

而僅僅寫下這四個字,便耗掉蘇奕近三成的修為!

若是完整的“五岳鎮宅符”,根本不是蘇奕現在蘇奕的修為能夠寫出來。

“曹平,明天時候,你將這幅字釘在門楣之上,就當我送你們兄妹的禮物了。時間不早,我們也該離開了,告辭。”

蘇奕說罷,折身離開茅屋。

元恒緊隨其后。

“大人,敢問您尊姓大名?”

曹平慌忙追了出來,可放眼四顧,夜色茫茫,哪里還看得到蘇奕和元恒的影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