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零四章 中元節 祀亡魂

第四百零四章 中元節 祀亡魂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零四章 中元節 祀亡魂

七月初二。

清晨。

蘇奕和老黿所化的布袍少年元恒一起,啟程離開天元學宮。

昨天時候,蘇奕就已把渾天妖皇所留的白骨印璽交給寧姒婳,告訴她,若遇到無法抗衡的危險,便帶著玄衍道宗上下眾人一起,前往亂靈海深處。

憑白骨印璽的力量,可進入群仙劍樓遺跡內避難。

事實上,蘇奕留下的后手不止如此。

在距離天元學宮百里之地的玉屏山中,還布置有“五行玄衍陣”和“北斗聚靈陣”,躲入其中,足可擋住化靈境大修士的攻打。

所謂狡兔三窟,便是如此。

除此,白骨印璽內還有群仙劍樓的至高秘藏“萬靈劍經”。

蘇奕已叮囑寧姒婳,可以將此道經視作玄衍道宗的傳承力量,傳授給宗門中的人。

當然,玄衍道宗與其說是一個宗門,不如說是和蘇奕有關的親友的聚集地。

像文靈雪、茶錦、寧姒婳、黃乾峻、風曉峰、風曉然他們,以前時候,皆早已獲得蘇奕所傳授的修煉妙法,自然不必再去修煉萬靈劍經。

總之,蘇奕將萬靈劍經留下,等于是幫群仙劍樓續上了傳承,也算不負當初渾天妖皇的期盼了。

對蘇奕而言,此去大夏,實屬修行所需。

沒辦法,大周、大魏、大秦這等世俗國度內的修行資源,或許勉強還能滿足他現在的修行。

可注定不長久。

辟谷境是大道修行的第一境界。

以蘇奕估算,以自己那雄厚無比的大道根基,若沒有足夠的修行資源,修為注定會在很長時間內滯留不前。

這自然是蘇奕無法容忍的。

而大夏作為蒼青大陸的霸主,修行勢力鼎盛,且還有靈道修士出沒。

這也就意味著,在大夏境內的修行資源,絕對富饒無比,自然也足以滿足自己的修行所需。

一想到大夏,蘇奕腦海中就想起了很多事情。

比如即將在數月之后在大夏境內拉開帷幕的“蘭臺法會”。

比如花信風曾說的和“暗古之禁”來歷有關的須彌仙島。

甚至,花信風所在的宗族勢力,也讓蘇奕很感興趣。

畢竟,這個宗族的信物上,可篆刻著屬于真靈神禽“龍雀”的圖騰。

當然,蘇奕也不會忘了葛謙。

至于那個拜入大夏天樞道宗修行的周知乾,蘇奕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從大周出發前往大夏,極為遙遠,需要穿過數十個散落在蒼青大陸上的國度,需要橫跨不知多少的大山大河。

蘇奕沒有著急趕路。

一如從前那般,踏上行程時,他更喜歡跋涉在山河之間,漫步于紅塵世俗之地。

觀山、觀水、觀造化自然。

見天、見地、見眾生萬象。

行程即修行。

儒修有“行萬里路”的說法,佛修有丈量乾坤的苦行之旅,道門有“入世歷練”的考驗。

就連魔修一脈,也講究在蕓蕓眾生相中,勘七情六欲之賊。

這一切,都是為了修行,沉淀心境。

所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修行之道,就在這出世和入世之間。

故而,接下來的路上,蘇奕興致來了,便御劍而行,憑虛御風,縱覽山川天地之美。

偶爾也會放慢腳步,行走在一座座風情迥異的城池之中。

心有所喜,便逗留數日。

若感厭煩,便一掠千百里之地。

一路上,元恒侍奉其左右,無論在深山老林風餐露宿,亦或者流連于俗世繁華之地,皆亦步亦趨,如若仆從,擔負起諸般瑣屑事宜。

以兩人的修為,沿途雖偶爾也遇到一些紛爭,可根本不必蘇奕出面,元恒便能輕易化解。

匆匆已是十余天時間過去。

主仆二人的身影,早已穿過七八個世俗國度,跨越了不知多少的大山和大河。

這一天。

大梁國境內,一座名叫“浮仙嶺”的山脈遠處,有著一條潺潺流淌的河流。

河流之畔,是一座極偏僻的山野村落。

正值夜色,河水滔滔,遠處浮仙嶺如若龐然大物,被如墨般的夜色籠罩。

“主人,你看遠處,附近的村民正在河畔放河燈。”

元恒指著遠處河流旁邊。

那里點燃著許許多多燈火,村里的男女老少,皆匯聚在那,把一盞盞點燃著蠟燭,造型各異的河燈,放進河水中。

一眼望去,燈影幢幢,順流而下,在這夜色中顯得很惹眼。

“這是在祭祀亡魂?”

蘇奕問。

元恒道:“正是,主人,今日是七月十五中元節,也就是世俗中所說的鬼節,傳聞每年今日,陰氣最盛,分散于世間的鬼物,會在今日游蕩出沒。”

“世俗中人,會在今日放河燈、焚紙錢、祀亡魂,以圖一個平平安安。”

聽完,蘇奕恍然,他自然知道中元節。

在世俗人眼中,這是鬼節。

而在修行者眼中,這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中,天地陰氣最重的一天,天地清濁之氣交替,清氣蟄隱,濁氣上揚。

無非是陰氣重了一些,沒什么大講究。

“快走,快走,各回各家,今晚無論是誰,都不準再出門了!哪怕聽到任何動靜,也不能開門外出,否則,必會被鬼物吃了!”

遠處河畔,一個枯瘦老者扯著嗓子大喊。

很快,那些村民皆四散而去。

夜色深沉,無星無月,在這偏遠山野之地,甚至遠遠能聽到陣陣野獸嘶吼的聲音。

每個村民皆拎著一個紙燈籠,攜兒帶女,匆匆返回。

忽地有兩盞燈籠朝蘇奕這邊靠近過來。

走近了才看清楚,這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和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

少年膚色黧黑,身體精瘦,腰畔插著一柄柴刀。

小女孩頭扎羊角辮,面黃肌瘦。

這明顯是一對兄妹,穿著陳舊的粗布衣裳,綴滿補丁。

當看到站在草叢中的蘇奕和元恒,這對兄妹明顯嚇了一跳,朝后退出數步。

少年猛地拔出柴刀,第一時間把妹妹護在身后,警惕道:“你們是人是鬼?”

“我們若是鬼,你現在早沒命了。”

元恒笑起來,說道,“你們村的人都已回家,你們兩個小家伙這是要去哪里?”

少年兀自警惕戒備,道:“你問這些做什么?”

小女孩從少年背后探出小腦袋,眼睛打量了蘇奕和元恒一番,怯生生道:“哥哥,他們一點都不兇,肯定不是鬼。”少年冷笑:“妹妹你不懂,那些鬼物最善變化,看起來像個好人,實則最是兇狠惡毒。”

元恒正要說什么,蘇奕揮手道:“讓開道,讓他們過去。”

說著,他先讓開了路徑。

元恒一怔,也默然退避。

少年見此,猶豫了片刻,才一把牽住妹妹的手,從一側匆匆而去。

“走,跟上去,記住,莫要驚動他們了。”

蘇奕邁步朝少年離開的方向行去。

元恒有些疑惑,難道主人察覺到了什么?

他沒有問,悶著頭跟隨蘇奕身后。

夜色中,少年一手握柴刀,一手帶著妹妹,疾步遠去。

半刻鐘后。

少年和妹妹在一座野草叢生的墳冢前佇足。

少年手腳麻利地拿著柴刀劈砍野草,把那座孤墳修葺了一遍,而后從腰畔布袋內拿出香燭、紙錢和一碟糖餅。

少年將香燭點燃,糖餅供奉在墳冢前,而后雙膝跪地,道:

“娘,我和妹妹來看你了。”

說著,他一扯旁邊的小女孩,“妹妹,快給娘磕頭。”

小女孩剛要跪下,忽地瞪大眼睛,驚恐大叫:“哥哥,鬼——!”

少年噌地起身,就見遠處黑暗中,一點碧油油的鬼火飄曳,隱約可見,一抹飄動的白衣忽隱忽現。

“走!”

少年驚得背脊直冒冷汗,第一時間抓住妹妹的手,扭頭就逃。

可尚在半途,少年猛地止步。

不遠處,一團蠕動的陰影像藤蔓般滋生,鬼氣森森,帶起滾滾黑煙,朝少年和小女孩撲來。

少年臉色大變,猛地一把抱住妹妹,轉身朝另一個方向逃去。

只是很快,這個方向上,浮現出那一抹搖飄蕩的白衣,阻擋在前。

這一次,少年已看清楚,那白衣是一個女鬼,披頭散發,沒有眼珠的眼眶中,是一對碧油油的鬼火,臉色慘白透明。

白衣女鬼撲殺而來,快得不可思議。

少年和小女孩已根本來不及閃避。

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刻,少年猛地一咬牙,擋在妹妹身前,暴喝道:“妹妹,快走!快!”

說話時,他雙手握緊柴刀,猛地朝前劈去。

咔嚓!

柴刀爆碎,少年的身影猛地被震飛出去。

就見那白衣女鬼看也不看少年一眼,徑直朝那小女孩撲去,那碧油油的眼眶中,涌起貪婪邪祟的光澤。

“哥哥——救我——”

小女孩跌坐在地,小身板蜷縮,驚恐尖叫。

少年目眥欲裂,心如刀割,自從父母離世,妹妹就是他最唯一的親人,眼見這一幕,直恨得眼睛發紅,暴怒如狂。

可他已經來不及去救助。

眼見小女孩就被被那白衣女鬼撲上身,猛地一道冷哼響起:

“小小鬼物,也敢傷人,找死!”

聲音直似天雷轟震,充斥莫大神威。

緊跟著,一抹金光乍現,劃破如墨夜色,耀眼無匹。

就見白衣女鬼都來不及閃避,身影如紙糊般,驟然爆碎,化作陣陣青煙消散不見。

少年和小女孩皆呆住。

絢麗的金光猶在,在他們視野中,一道身影像天神下凡般,出現在場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