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三百九十八章 龍雀玉佩

第三百九十八章 龍雀玉佩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三百九十八章 龍雀玉佩

劍道第一仙第三百九十八章龍雀玉佩白色巨猿忽地渾身一僵,毛骨悚然。

就見遠處,蘇奕目光遙遙看了過來。

“榴火真君?”

蘇奕問。

“道友認得我?”

坐在巨猿肩膀上的女子穩了穩心神。

她唇紅齒白,眉目俊秀,縱使女扮男裝,可看起來也和一個娉婷少女般。

尋常人見到,怕是根本無法把她和天隱宗太上長老榴火真君這個身份聯系起來了。

“當初在大周龍橋驛,我曾斬了屬于你的一縷藏匿在黑貓體內的神魂,自然記得你的氣息。”

蘇奕說著,已凌空虛渡,漫步海面而來。

隨著他靠近,那九丈白色巨猿毛發倒豎,警惕起來,如臨大敵。

女子輕輕拍了拍巨猿的腦袋,輕聲道:“別怕。”

說著,她目光看向走近的蘇奕,道:“道友這是打算也把我留下來?”

蘇奕搖頭,道:“我只是不解,據說你不是已經回大夏了,為何又出現在此?”

“是啊,綠云不是說你已經回大夏了?”

遠處,花信風匆匆而來。

她一對漂亮的眸看向榴火真君,神色間非但毫無懼色,口吻甚至帶著一絲質問的味道。

蘇奕不由看了花信風一眼。

當初在東孚郡城外的天水山莊,花信風曾用榴火真君二弟子綠云的一枚令牌,參與到酒宴中。

當時,蘇奕還問過她,會否擔心被榴火真君知道后,找她算賬。

花信風卻滿不在乎,說榴火真君早已返回大夏。

可現在看起來,事情明顯有些不對勁。

白色巨猿上,榴火真君眸子看了花信風片刻,似恍然過來般,忽地起身,從巨猿肩膀上一躍而下,唇角微翹,笑吟吟道:

“小姐,你這易容換形之術可著實神妙,竟讓我都沒能第一時間認出。”

小姐?

蘇奕若有所思,事情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

就見花信風瞥了蘇奕一眼,幽幽嘆息道:“若不是擔心被蘇公子誤會,我自不會主動暴露在你面前。”

說著,她揚起小臉,亮晶晶的眸望向蘇奕,訕訕道:“蘇公子,并非我有意隱瞞,而是我本以為,此次行動不會遇到榴火真君,所以才動用了綠云的令牌,參與到那一場夜宴中,不曾想,榴火真君卻并沒有離開……”

聲音帶著一絲無奈和懊惱。

榴火真君笑吟吟道:“小姐,我返回大夏的消息,應該是綠云告訴你的吧,不過綠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是耍了點小手段,為的,就是讓小姐主動顯露出蹤跡。”

“卑鄙!”

花信風惡狠狠道。

榴火真君不以為然,笑吟吟道:“小姐應該清楚,我當年之所以前來大秦,一方面是因為想要探尋一些詭異反常的機緣之地,但更重要的是,我曾答應你父親,當見到你時,便把你帶回家。”

花信風冷笑:“你以為我會答應和你一起走嗎?”

榴火真君臉上笑容變淡,沉默片刻,道:“小姐,你已經離家九年之久,換做以前,我倒不介意睜只眼閉只眼,讓你任著性子在這世間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可現在不一樣。”

“有什么不一樣?”

花信風皺眉。

榴火真君神色認真道:“你跟我回家,就知道了,倘若你拒絕,或者任著性子胡亂,

以后你必會為此抱憾終身。”

花信風一怔,神色明滅不定。

半響,她說道:“你先離開,我要和蘇公子單獨聊一聊。”

榴火真君痛快答應,帶著白色巨猿一起,遠離這片區域。

“蘇公子。”

花信風低著螓首,似不敢面對蘇奕的目光,道,“我要離開了……”

蘇奕點了點頭,好笑道:“為何你看起來這般心虛呢?”

花信風呆了一下,嘀咕自語道:“對啊,我又沒做虧心事,怎地就……就有些惴惴不安呢?”

蘇奕道:“行了,你想說什么,盡管說便是,很早我就告訴過你,我的底線是無法接受背叛,其他的事情,我根本不在意。”

花信風似松了口氣,眨了眨深邃靈秀的眸,道:“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會怪責我隱瞞身份的事情呢。”

蘇奕哂笑搖頭:“你就是大夏皇帝的女兒又如何,無非是一個身份罷了。”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秘密。

花信風有。

他蘇奕也有。

只要不觸碰底線,這些都算不得什么。

“呃……”

花信風怔了怔,旋即開心地笑起來,她明眸如星,盯著蘇奕,道:

“蘇公子,和你一起行動這些天,我這輩子都不會忘了,并且我相信,咱們以后定然還有再相見的機會。”

少女眉眼間盡是笑意。

蘇奕卻輕嘆道:“你若不是這一副易容的模樣,肯定會讓我心情愉悅一些。”

花信風愕然道:“蘇公子也如此在意女子的外表?”

換做其他男人,怕是會矢口否認,或者連忙解釋一番。

但蘇奕沒有,他完全是不假思索回答道:“當然。”

花信風:“……”

旋即,她撲哧笑起來,道:“哎,蘇公子果然不是這世間尋常男子可比。”

頓了頓,她輕聲道:“等下次相見,我自會以真正身份和公子把酒言歡。”

話畢,花信風拿出一枚紫色玉佩,遞給蘇奕,“蘇公子,這是我的信物,以后若你到了大夏皇都‘九鼎城’,無論要做什么事情,憑此玉佩前往‘云澤樓’,自有人會全力為公子效命。”

雙折,將玉佩遞給蘇奕,笑嘻嘻道,“當然,憑此玉佩,也可以再見到我。”

蘇奕沒有拒絕,只是,當他拿起這塊玉佩時,眸子不由泛起一絲異色。

玉佩之上,鐫刻一只浴火展翅,抱陰負陽的神禽,身似盤龍,生有翎羽,其首如鳥。

龍雀!

掠天地,蔽日月,吞山海之精,擁神魔之力,乃是最古老的真靈神禽之一!

這玉佩所雕琢的,竟是一只龍雀的圖騰!

頓時,蘇奕都不由泛起一絲訝然,這龍雀玉佩若是花信風家族的信物,那她所在的家族,怕是不簡單了。

“榴火真君,我們可以走了。”

花信風朝遠處喊道。

榴火真君這才靠近過來,欣慰似說道:“小姐,你總算長大了,知道該做出怎樣的抉擇。”

花信風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榴火真君朝蘇奕微微稽首道:“道友,臨行之前,妾身有一番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蘇奕道:“直說便可。”

榴火真君斟酌片刻,道:“以道友之底蘊和修為,若一直留

在大周,就如龍困淺灘,注定無法盡展胸中抱負。”

“如今,大夏將會在五個月后,召開一場‘蘭臺法會’,我倒是很期待,道友能夠參與其中,也只有大夏,才能夠讓道友在大道之上,擁有更進一步的機會。”

“蘭臺法會?”

蘇奕想起來,當初羽流王月詩蟬就曾邀請自己前往大夏,去參加這一場由大夏皇帝親自操辦的修行盛會。

榴火真君輕語道:“若道友感興趣,隨時可以前往九鼎城,到那時,妾身愿意為道友安排一切事宜,以道友的實力,足可以輕松在蘭臺法會中大放異彩。”

“隨緣吧。”

蘇奕隨口道。

花信風則忍不住說道:“蘇公子,你或許不在意在蘭臺法會上出風頭,但只要在蘭臺法會上獲得一枚須彌符,便可前往須彌仙島。”

猶豫片刻,她這才低聲道:“據我所知,那地方極可能藏有和‘暗古之禁’有關的秘辛,若是錯過,可就太可惜了。”

蘇奕眸子微凝,不禁多看了花信風一眼,這女人竟還知道一些和須彌仙島有關的秘辛?

不簡單啊。

想了想,蘇奕點頭道:“我知道了。”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花信風揮手告別,和榴火真君一起離去。

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在茫茫海域上,蘇奕低下頭,端詳了那龍雀玉佩片刻,心中暗道:“等諸般事宜安置妥當,倒的確可以去大夏走一遭。”

大夏,蒼青大陸上的霸主,修行勢力繁榮昌盛。

與之一比,無論是大周、大魏,還是大秦,皆和彈丸之國一般,遠無法和大夏相提并論。

半響后,蘇奕收起龍雀玉佩,轉身看向群仙劍樓遺跡的入口,袖袍一揮。

那宛如漩渦般的入口門戶,就此悄無聲息地消失不見,就如從人間蒸發般。

可手握白骨印璽的蘇奕,卻能清晰感受到它的存在。

“這地方,以后倒是可以當做一個潛修之地。”

蘇奕暗道。

接下來,他目光看向不遠處的海面下方,唇角掀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道:

“都已到了此時,還不出來?”

海水深處,一直以“玄武閉氣訣”斂息匿形的葛謙渾身一僵,心中震蕩,這家伙……竟能識破自己的蹤跡!?

“老家伙,你快出來,告訴我該怎么辦?”

葛謙徹底慌了。

之前,他可是目睹了蘇奕是如何滅殺那些恐怖存在的,內心早就震撼無比,也對蘇奕忌憚到了極致。

這一刻,被蘇奕識破蹤跡,他簡直就像被一頭兇獸盯上的小白兔般,瑟瑟發抖。

識海中久久沒有回應。

葛謙一呆,氣得差點破口大罵,這老東西,往常時候一副藐視天下英豪的囂張嘴臉。

可現在,卻竟慫包到連話都不敢說了,直接龜縮在那,一動不動了!

ps:新的一卷開啟,卷名叫“鯨飲未吞海,劍氣已橫秋”!

這是辛棄疾的一句詩詞,關注金魚公眾號的童鞋都知道,很早之前,金魚就說過,會把這句詩歌用在卷名中。

現在這句詩,配上這一卷的內容,恰如其分。

提前預警,這一卷內容很精彩,很熱血,也有很多適合蘇姨裝逼的劇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