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宴飲縱論宗門事

第三百五十四章 宴飲縱論宗門事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三百五十四章 宴飲縱論宗門事

蘇奕能感受到,月詩蟬是真心希望能夠和自己一起前往大夏。

但,他還是搖頭拒絕了。

“現在不行。”

蘇奕已經有一個月沒見到文靈雪和茶錦了,即便是要前往大夏,也需要把身邊那些人安頓一下。

紅塵煉心,本就是要在這俗世情感糾葛中進行歷練,蘇奕又非真正無情之輩,豈可能拔腿就走?

他的確很欣賞月詩蟬,可也不會因為欣賞,就什么也不顧的和她遠去大夏。

月詩蟬頓時有些失落。

蘇奕溫聲道:“這蘭臺法會不是還要半年才開始么,等以后有機會,我去走一遭也無妨。”

月詩蟬整理了一下心情,點頭道:“那我就在大夏等道友前來了。”

說著,她略一猶豫,從袖口雪白的皓腕處解下一串紫色的小鈴鐺,遞給蘇奕,道:

“這是‘子母靈犀鈴’,若道友前往大夏,只需攜帶此寶,我便可第一時間找到道友,還請道友收好。”

蘇奕拿在手中一看,這小鈴鐺頗為精致,由細膩瑩潤的“紫羽靈犀玉”打磨而成,觸感柔潤細滑,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幽香。

蘇奕鼻子動了動,頓時分辨出,這一縷幽香和月詩蟬身上那淡淡的體香如出一轍。

無疑,這小鈴鐺被她貼身攜帶了多年,浸潤了她身上的一些氣息。

而注意到蘇奕鼻端嗅香的細小動作,月詩蟬怔了一下,如美玉般白皙的清麗臉龐微微發僵,睫毛微顫。

旋即,她暗自深呼吸一口氣,起身道:“那我便不打擾道友了,告辭。”

“且慢。”

蘇奕叫住了她,“稍等片刻。”

說著,他拿出一個空白玉符,略一思忖,就以神念在其中鐫刻一道微型符陣圖案。

而后,他將玉符遞給月詩蟬,“這是小五行挪移符,遇到危險時,以修為催動此玉符,可瞬息挪移到百里之外,就是靈道大修士,也無力阻止。”

“此符可以重復使用三次,不過,此符對修為的消耗極大,非危險時候,莫要妄動。”

月詩蟬清眸泛起驚異之色,“這……這是你臨時煉制的玉符?”

只聽此符的妙用,就讓月詩蟬意識到,此符簡直堪稱是救命利器,連靈道大修士都阻止不了,這該是何等強大?

若如此,倒也罷了。

月詩蟬并非沒有自己的秘寶和底牌,真正讓她吃驚的是,蘇奕煉制此符時,僅僅花費片刻功夫而已!

這般手段,簡直是化腐朽為神奇!

卻見蘇奕輕嘆道:“修為受限,最多也只能煉制出這等品相的秘符了,不過,用來救命和避禍,也已夠用。”

月詩蟬怔怔,這家伙竟似還對此玉符不滿意!?

“快收下吧。”

蘇奕舉著玉符說道。

月詩蟬連忙雙手接過,她深深看了蘇奕一眼,唇角噙笑,道:“多謝道友!”

夕陽下,少年青袍如玉,懶洋洋躺在藤椅中,平添一絲神秘莫測的味道。

直至告辭離去,月詩蟬腦海中都在浮現這樣一個畫面,揮之不散。

“這家伙……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松風別院。

躺在藤椅中的蘇奕自語:“

沒想到,竟能在這世俗之界遇到天生的‘玄照靈體’,這等體質,可罕見之極,是天生的修道種子,若被大荒九州那些頂尖道統碰到,非用盡一切辦法收進門中不可……”

“唔,以后有機會,倒是可以留其在身邊修行,這樣的好苗子,不能就這般埋沒了。”

當天,月詩蟬孤身負劍離開,啟程前往大夏。

也是當天,玉京城內外,還都在傳頌大周帝師蘇奕的名字,卻幾乎無人知道,蘇奕已悄然離開玉京城。

一天后。

一只威猛十足的金雕,抵達袞州城外的秋葉山前,飄然落地。

一襲青衫的蘇奕從金雕背上起身,施施然走下來,隨手扔給金雕一塊四品靈石,道:“這是路費。”

金雕誠惶誠恐接下,瑟瑟發抖地看著蘇奕。

一天前,它正在深山中呼呼大睡,不曾想就被眼前這青袍少年一巴掌拍醒,說要讓它充當一下坐騎。

它也是山中一頭霸主,豈可能答應了?

結果,就被一巴掌鎮壓在地,最終屈服于蘇奕的淫威之下……

“愣著作甚,快走吧。”

蘇奕揮了揮手。

這頭九階兇禽這才如蒙大赦般,倉惶騰空而去。

蘇奕則雙手負背,朝修建在秋葉山上的天元學宮行去。

這是他第二次前來天元學宮。

上一次是在剛抵達袞州城時,在鄭沐夭的帶領下,前來和文靈昭當面解除婚約。

而這一次他再來時,已是名震天下的大周帝師,是曾在玉京城內,連殺一眾陸地神仙的傳奇人物。

當然,蘇奕自不會在意這些虛名。

鳴泉閣。

茶錦正在和寧姒婳對弈。

眼見茶錦心神不寧的樣子,寧姒婳不禁無奈道:“茶錦姑娘,你家公子早已無恙,你怎還和丟了魂似的。”

茶錦赧然低頭,訕訕道:“我……我在想公子何時會回來,以至于有些出神了。”

說著,她連忙拈起一枚棋子,正欲落子。

一道輕笑聲在身旁響起,“就你下的這手臭棋,換做神仙來了,也回天乏術。”

茶錦渾身一顫。

啪嗒。

纖細潤白的手指間,棋子墜落棋盤,滴溜溜旋轉不停。

茶錦卻顧不得理會這些,猛地長身而起,當看到身邊那一道熟悉的頎長身影時,整個人都呆住。

“公……公子!?”

她美眸瞪大,光澤瀲滟的唇微張,明媚絕美的俏臉寫滿難以置信,似懷疑在做夢,那般不真實。

看到她如此吃驚,蘇奕不禁笑起來。

下一刻,就見茶錦猛地一把緊緊抱住了蘇奕,這個舉動,讓蘇奕都一怔,至于這般激動嗎?

寧姒婳只覺自己已有些累贅,悄然退去。

“公子,您回來就好,這些天里,我一直擔心您不要我了……我……我真的好怕……”

茶錦嬌軀微顫,一對玉臂緊緊抱著蘇奕,似生怕他會丟似的。而她內心壓抑的情緒如山洪決堤般噴發,整個人都有些失控,淚水如珍珠似的撲簌簌墜落。

蘇奕初開始還有些不適,漸漸地,內心也是泛起一絲柔軟,輕輕伸出手,輕輕拍了拍茶

錦的背部,道:“行了,我以前說過,最不待見的便是女人哭鼻子。”

茶錦呃了一聲,連忙松開抱住蘇奕的雙手,擦著臉上淚痕,低聲道:“公子,我只是有些控制不住我自己……”

蘇奕笑道:“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

茶錦有些羞赧,明媚的俏臉似火燒般發燙,聲音細若蚊蚋:“讓公子見笑了……”

“你先收拾一下心情,待會叫上其他人,一起宴飲一番。”

蘇奕溫聲道。

如今居住在這天元學宮的,不止茶錦、文靈雪等人,還有風曉峰、風曉然兄妹。

久別重逢,自當宴飲。

茶錦連忙點頭。

這明媚絕俗,風姿綽約的大美人,在蘇奕面前,卻似個乖寶寶一樣,千依百順。

夜色來臨時,鳴泉閣前的崖坪上變得很熱鬧。

蘇奕、月詩蟬、茶錦、文靈雪、風曉峰、風曉然等人在此宴飲,松花釀酒,春水煎茶,另有珍饈美味、瓜果點心陳列。

一邊對飲,一邊交談,其樂融融。

文靈雪很開心,俏生生坐在那,許是因了酒的緣故,少女靈秀白皙的小臉泛起酡紅,清眸流波,笑語盈盈,相較于往日的清美恬靜,多了一些慵懶俏皮的妖嬈氣息。

她就坐在蘇奕身旁,宜嗔宜喜,巧笑倩兮,眉梢眼角都洋溢著高興和喜悅。

茶錦坐在另一側,美眸偶爾一掃都快依偎在蘇奕身上的文靈雪,心中卻興不起吃醋爭寵的念頭。

她清楚,文靈雪在蘇奕心中的地位,可以用無可取代四字來形容。

“道友接下來有何打算?”

酒過三巡,寧姒婳問道。

“暫且清修一段時間。”

蘇奕隨口道。

他早有打算,趁這難得的空閑時間,煉一爐兩儀九清丹,再煉一套五行玄衍陣,順便再煉制一些秘符。

若有閑暇,便指點一下眾人的修煉,讓他們的實力盡早提升起來。

一切安頓妥當了,以后需要外出游歷時,就不必再擔心身邊那些人的安危。

寧姒婳沉吟道:“道友,不如……我們建立一個宗門如何?邀請木晞、陳征、濮邑等同盟之友參與進來。”

蘇奕略一思忖,便說道:“也好。”

建立一個門派,不止可以凝聚身邊眾人之心,也可以給予每個人庇護。

再加上有他蘇奕坐鎮,一些尋常勢力,定然不敢得罪他們這一門派的人。

寧姒婳笑起來,道:“好,建立宗門的瑣屑事情,就由我來籌辦,至于道友你……敲定一個宗門名字便可。”

她知道蘇奕很懶,若讓他籌備那些瑣屑事情,定然不耐,所以就主動把事情攬在了身上。

蘇奕擺手道:“一個名字而已,還是由你來定奪吧。”

在他看來,建立這樣一個門派的目的,并非是弘揚道統,教化眾生,也并非要擴張勢力,問鼎天下。

其意義,僅僅只是給予他身邊眾人一個庇護罷了。

自然稱不上是“開宗立派”,故而無論起什么名字,交給寧姒婳來定奪就行了。

寧姒婳不禁苦笑,她知道蘇奕很懶,卻沒想到他會懶到連一個宗門名字都不愿多想的地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