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喪鐘為誰而鳴

第三百四十二章 喪鐘為誰而鳴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三百四十二章 喪鐘為誰而鳴

一擊,百丈黑色銅鐘便將蘇奕鎮壓其內!

眾人皆猝不及防,瞪大眼睛。

就見虛空中,黑色銅鐘轟鳴,四周浮現一方幽暗血腥的冥獄,有滾滾血色雷霆翻騰激蕩,詭異恐怖。

而蘇奕的身影,則完全看不見了,不知生死。

“這……”

那些陸地神仙齊齊呆滯在那,完全無法想象,之前還強橫無邊的蘇奕,怎會在一擊之間,就被鎮壓。

那被魔靈侵占軀殼的蘇弘禮竟如此恐怖?

那黑色銅鐘又是何等層次的寶物?

“怎會這樣?”

月詩蟬、葛長齡、木晞等人皆色變,心中發寒,沒人會想到,宛如縱橫不敗的蘇奕,會突遭這等打擊。

一時間,他們心都揪住,緊張不安。

“哈哈哈,父親把蘇奕鎮壓了!”

蘇家內,蘇伯濘狂笑,眉飛色舞。

虛空中,蘇弘禮不禁冷笑:“你這等蠢貨,也配當本座的兒子?再敢多嘴,本座殺了你!”

蘇伯濘神色一滯,笑容凝固,呆在那,內心的高興被冷水澆滅,如墜冰窟,這……這是什么情況?

一側,游青芝臉色鐵青,失魂落魄。

她已看出來,如今的蘇弘禮,早不是以前的蘇弘禮了!

這時候,蘇弘禮那猩紅妖異的瞳盯著那百丈高大的黑色銅鐘,悠然開口道:

“蘇奕,只要你認輸,本座便饒你一命,否則,在本座那冥獄雷刑鐘的炮制下,你必逃不過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聲傳全場。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看向那一口黑色銅鐘,那里冥獄森森,血雷翻騰,妖異恐怖。

便在此時,蘇奕的聲音從那黑色銅鐘內傳出:

“我給你一個機會,動手便是,我倒要看看,這小小的魔道靈寶,能否奈何我蘇某人。”

聲音淡然如舊。

全場一呆,大感意外,都被鎮壓于那魔寶之下,蘇奕怎還如此淡定?他就不擔心被徹底鎮殺?

“是嗎。”

蘇弘禮仰天大笑起來,血色長發飛揚。

他一身氣息變得暴戾陰森,雙手十指如撫動琴弦般,在虛空中掐訣,結出一種種玄妙法印。

遠處虛空,百丈高大的血色銅鐘轟然運轉,那一方血色冥獄映現出尸山血海般的景象。

更有滾滾血色雷霆,如瀑般從黑色銅鐘上飄落,激蕩轟震。

一眼看去,那片虛空都似要被煉化,被濃稠的血色浸染,毀滅般的恐怖氣息蔓延擴散。

無論是陸地神仙,還是其他武者,僅僅遠遠看著,便心生恐懼,渾身僵硬,駭然失色。

都無法想象,被鎮壓在黑色銅鐘內的蘇奕,又該承受著怎樣恐怖的打擊。

“蘇奕,若承受不住,你可千萬別逞強,本座對你可欣賞的很,只要你求饒,本座必網開一面。”

蘇弘禮開口,陰柔的聲音響徹天地。

他很自負,氣息若一尊妖神般,震懾全場。

唯有他清楚,但凡被鎮壓在冥獄雷刑鐘內,就如身處血色煉獄中,時時刻刻會遭受到‘冥獄血雷’的轟擊。

別說是宗師境人物,就是元道三大境界的任何修士,一旦遭此殺伐,也和草芥螻蟻沒什么區別,終不免落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甚至,若是在他巔峰全盛時期,以此寶之威,都能嚴重威脅到靈道大修士的性命!

而就在眾人驚駭之際,黑色銅鐘內,響起蘇奕的聲音:

“就這?”

輕飄飄兩字,有失望、有不屑、有輕蔑。

落入蘇弘禮耳中,卻似對他尊嚴最大的挑釁般,讓得他一對猩紅的瞳都瞇了起來,渾身氣息洶涌可怖。

“咄!”

蘇弘禮暴喝,渾身血氣翻騰,妖光激射,他手中結出一個奇異的妙訣,猛地隔空朝遠處的黑色大鐘按去。

轟隆!

黑色銅鐘大放血光,激射九霄,威勢愈發恐怖了。

到了此時,極遠處那占地足有上百畝的蘇家府邸,也遭受到了沖擊,一座座房屋傾塌,精美的樓閣、殿宇、亭臺、庭院……

皆如遭受風暴肆虐,化作廢墟一片,滿地狼藉。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災禍,也是讓蘇家許多族人都來不及閃避,便遭難殞命,一時間,蘇家內慘叫連天。

可此時,沒有人在意這個小插曲。

所有的目光,都死死盯在那黑色大鐘上,此寶威勢愈發恐怖了,比剛才強大了不知多少。

這等情況下,被鎮壓其中的蘇奕還能撐得住嗎?

蘇弘禮的呼吸也有些急促,顯然,連續全力運轉黑色銅鐘,也是讓他有些吃力了。

“蘇奕,滋味如何

?本座知道你沒死,也正因為你足夠強大,本座才會多次給你求饒的機會。”

“可現在,你該清楚,再這樣下去,即便本座想給你活路,你也難免一死!”

蘇弘禮大喝,一副運籌帷幄,穩操勝券的姿態。

眾人心寒。

一些老輩人物,都已不禁暗嘆,認為蘇奕已在劫難逃。

而像使風流、寂河、云鐘啟等人,內心不免有一絲遺憾。

他們視蘇奕為仇敵,早有滅殺蘇奕的心思,原本還想著,等蘇奕負傷之極,趁機出手,將其殺死。

可現在看來,他們已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師尊。”

蘭娑有些焦急,傳音給云瑯上人。

“再等等,還沒有到分出勝負的時候。”

云瑯傷人沉聲開口,他自然看出,眼下蘇奕處境雖岌岌可危,可還未真正遭難!

這時候,蘇奕的聲音再度響起:

“有一說一,身為此寶的一縷魔靈,可你對此寶的掌控,著實差勁,若我沒看錯,你應當先天底蘊有損,靈性不全,不曾真正蛻化為真正的靈體,也怪不得這些年來,你會被蘇弘禮一直壓制著,的確太弱了。”

話語隨意平淡,卻讓遠處觀戰者皆嘩然不已。

“蘇奕他沒事?”

使風流這些本以為蘇奕必死的陸地神仙,全都錯愕,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等恐怖的鎮壓,都奈何不了他?

這怎可能!?

“沒事嗎?”

月詩蟬、葛長齡、木晞等人內心總算振奮了一些,眉宇間的陰霾都驅散不少。

蘇奕的話語,中氣十足,一如之前那般淡然從容,更是將那奪舍了蘇弘禮的魔靈貶低得一無是處。

這等情況下,誰能不知道,蘇奕在這多次鎮壓中,并未真正遭受到致命的打擊?

“這就叫勝負未定!”

云瑯上人輕語。

蘭娑點了點頭,明顯松了口氣。

而此時,蘇奕那每一句話,就如鋒利無匹的刀尖般,狠狠戳進蘇弘禮的心窩。

他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一對猩紅的瞳寫滿羞憤惱恨之色,渾身氣息都變得兇厲狂暴起來。

連他都沒想到,在自己不斷施展妙訣,連番以冥獄雷刑鐘進行轟擊的情況下,蘇奕這樣一個宗師境少年,竟能夠支撐到現在!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似乎……已經窺破了自己的一些底細!!

深呼吸一口氣,蘇弘禮眸子中殺機畢露,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本座給你機會,你不要,那就死去吧!”

他猛地縱身而起,雙手在空中虛托。

嗖嗖嗖!

一道道猩紅妖異的神虹,從他身上暴掠而出,宛如千百利劍般,呼嘯沖進那黑色大鐘內。

大鐘轟鳴,黑色的鐘身竟化作血紅色,表面都在淌血似的,妖異恐怖,附近虛空都猛地凹陷一大塊,似承受不住此寶的兇威。

遠處陸地神仙人物,皆齊齊遠遠退開,冷汗直冒,此寶釋放出的威能太過可怕,讓他們全力化解之余,還不得不退!

轟隆!

這一刻,天地色變,風云激蕩,那冥獄雷刑鐘的氣息,令千丈范圍的區域,皆陷入震蕩之中,有傾覆崩壞的跡象。

這無疑太可怕了。

虛空中,蘇弘禮大口喘息,臉色慘白透明,明顯是施展這樣一擊后,令他自身的力量嚴重損耗。

“這一次,你蘇奕還能活下來不成?”

蘇弘禮唇角微翹,血紅的瞳孔盡是冷意。

他確信,就是靈道大修士被困其中,也注定要遭受重創,更遑論蘇奕這樣一個宗師境少年了。

可讓所有人都瞠目的事情發生了——

“就這?”

就聽蘇奕那熟悉的淡然聲音再次傳出,依舊是那輕飄飄的兩個字,只是這一次,聲音中沒了輕蔑、沒了不屑,只有濃濃的失望。

似意興闌珊、百無聊賴。

似滿腔期許,化作泡影。

似一直的等待,到最后成了鏡花水月一場空。

就是被魔靈奪舍的蘇弘禮,都愣住了,聽出這兩個字中所流露出的失望情緒,整個人都不敢相信,蘇奕哪來的底氣敢如此囂張。

便在此時,再度傳來蘇奕的一道輕嘆聲。

而后,在一眾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那虛空中百丈高的冥獄雷刑鐘猛地劇烈一顫,驟然間不斷變小。

最終,此寶化作巴掌大小,落入一只修長白皙的大手中。

緊跟著,附近虛空那一方冥獄虛影和血色雷霆如潮水般,涓滴不剩地涌入黑色銅鐘內。

而后,一道峻拔頎長的身影,映現在那

片虛空中,青袍如玉,淡然出塵,一手托著一個黑色銅鐘,一手拎著絕殤兇劍。

隨意立在那,便如神祇臨空,睥睨人間!

這樣一幕,讓本以為蘇奕必死無疑的使風流、寂河、云鐘啟等人皆傻眼,完全呆滯在那。

這是……什么情況?

雖然,月詩蟬、葛長齡、木晞他們同樣也被這一幕驚到。

可看到蘇奕毫發無損地破困而出時,他們一個個皆如釋重負,眉梢眼角之地,都不禁涌現出輕松之色。

“公子如謫仙,翻手定風雨!”

云瑯上人禁不住感嘆。

虛空中。

那一道峻拔身影若謫仙般出塵空靈。

那之前顯露恐怖神威,讓那些陸地神仙都膽寒驚懼的冥獄雷刑鐘,如今則化作巴掌大小,滴溜溜懸浮于蘇奕左手掌心之上!

誰能想到,經受那等足以讓元道修士都絕望的鎮壓之下,蘇奕卻竟能毫發無損的脫困?

這簡直就像個奇跡!

“你……”

蘇弘禮瞪大眼睛,似也不敢相信,難以接受。

“很意外?之前我只是好奇,此寶究竟是什么來歷,才愿主動被困,只為感受一下此寶的玄機。”

蘇奕說到這,禁不住一聲輕嘆,“誰曾想,此寶雖能孕育出你這等殘缺不全的魔靈,可明顯曾遭受過嚴重的創傷,讓其威能十不存一,著實不免讓人失望。”

簡而言之,就是這冥獄雷刑鐘,雖威能恐怖,卻終究是有殘缺的,并且還很嚴重。

眾人都被蘇奕的話語驚到,這才猛地意識到,蘇奕之前,并非是實力不堪,而是他主動選擇被困……

這時候,奪舍蘇弘禮的魔靈宛如失控般,嘶聲道:“你究竟是誰?為何會知道這么多事情?”

聲傳天地,透著難掩的憤怒和疑惑,還有一絲絲氣急敗壞的味道。

一個宗師境少年,卻能抗住足以殺死元道三大境任何修士的力量,誰能不驚,誰能不惑?

蘇奕沒有理會蘇弘禮。

他目光一掃四周,就見千丈天地之內,滿目瘡痍,盡是廢墟焦土,更遠處,無數觀戰者呆滯恍惚。

就是那些個陸地神仙,也驚疑不定,

此地,原本熙熙攘攘,繁華如水。

可此時,就如一個破敗不堪的蕭瑟戰場,硝煙彌漫,冷寂肅殺。

“該結束了。”

蘇奕自語,淡然的聲音,像縹緲的風在天地間回蕩。

而后,他屈指在黑色銅鐘上一彈。

鐺!!!

鐘聲如怒,化作如有實質的一股血色洪流,朝著遠處的蘇弘禮暴沖而去。

蘇弘禮本欲閃避,可軀體不受控制般,被那鐘聲牢牢鉗制住,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一股血色音波洪流沖來。

“不——!”

奪舍蘇弘禮的魔靈尖叫,目眥欲裂。

他本是和冥獄雷刑鐘一體,可此時,他不止失去對冥獄雷刑鐘的掌控,反而還遭受到了此寶力量的壓制!

血色音波沖撞在蘇弘禮身上,光雨迸濺中,就見一道虛幻般的血色身影,從蘇弘禮軀體內狠狠倒飛出去。

仔細看,這虛影如若血色光影交織而成,模樣模糊,渾身翻騰蠕動,渾身氣息,和那冥獄雷刑鐘如出一轍!

無疑,這就是那一道魔靈!

蘇奕屈指再彈。

鐺!!!

一圈圈漣漪般的血色音波化作鋪天蓋地的大網,覆蓋而下,那血色魔靈發出驚恐的尖叫,轉身就逃。

可又哪里逃得了,眨眼間而已,就被血色音波覆蓋困住,渾身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爆鳴,遭受到可怖的重創。

“蘇奕,放本座一條生路,本座愿臣服于你,誓死效命!”

血色魔靈發出倉惶痛苦的哀嚎。

回答他的,又是一道鐘聲,血色音波猶如開天之刃,斬在那被困的血色魔靈身上。

血色魔靈的身影,登時如泡沫般炸開,潰散的光雨,都被抹殺一空,徹底消失不見。

群雄皆為之驚駭。

天地死寂,唯有蒼茫厚重的鐘聲在回蕩。

恰似送喪之音,響徹蘇家上空。

長鳴玉京城內外。

ps:4300字大章送上!

有童鞋已猜到了,這個劇情,便是在呼應這一卷的標題“玉京城內外,喪鐘為誰而鳴”。

等把玉京城接下來的劇情寫完,金魚會在微信公眾號上寫一個百萬字總結,聊一下這四卷劇情和一點總結。

有興趣的童鞋,可以關注一下金魚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