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劍御天地之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劍御天地之勢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二百七十七章 劍御天地之勢

  夜色如水,月光皎潔。

  面對這五位先天武宗,蘇奕拿出一壺酒,肆意暢飲了一番。

  “就著月光下酒,舞劍殺敵亦快哉。”

  甩手將空酒壺扔出去,蘇奕灑然一笑,一對深邃的眸也帶上一絲疏狂之意。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可惜了。”

  美艷華貴的桐花夫人幽幽一嘆。

  “可惜個屁,殺了再說!”

  烈陽真人一聲大喝,第一時間出手。

  他須發稀疏,老態龍鐘,看起來風燭殘年,可脾氣卻最為暴躁,甫一動手,身影若大火爐般沸騰,涌起狂暴的火焰亂流。

  他縱身邁步,隔空一掌拍出。

  五指之間,盡是耀眼的赤色先天之氣,洶洶如神焰,肆虐暴烈。

  赤陽大手印!

  一門已如同道術般的高深武學,掌如燃燒大日,可焚山煮海,熔金石為粉末。

  當這一掌拍出,這夜色中直似一輪燃燒的烈陽升起,光照天地,附近巖石草木,盡數化作灰燼。

  司徒宮眼皮一跳,一眼就看出,烈陽真人甫一動手,就已下狠手,沒有任何保留。

  顯然是把蘇奕當做死敵對待!

  這就是生死之決,才不管你是什么修為、又是什么身份,直接以雷霆一擊,除之后快。

  好可怕!

  道觀中,文重遠等人目光刺痛,駭然失色。

  這就是先天武宗的威勢,一舉一動,已超脫一般意義上的宗師,擁有先天之力,無盡接近于陸地神仙!

  “螢火之光罷了。”

  蘇奕眼神湛然,直至這一掌破空而至,這才隨手一拂。

  一股烙印著玄妙道韻的力量席卷而出,看似云淡風輕,那霸烈無邊的赤陽大手印卻剎那間四分五裂,轟然潰散不見。

  司徒宮等人瞳孔微凝,彼此對視一眼,皆凜然不已。

  果然如傳聞中那般,這蘇奕雖只十七歲,修為也僅僅只是宗師之境,可他的戰力,已足以威脅到先天武宗!

  就是烈陽真人都露出一絲驚色,萬沒想到,蘇奕能夠如此輕易地化解掉自己的一擊。

  “別說我沒給你們機會,一起上吧。”

  蘇奕淡然開口,青袍飄曳,直似謫仙絕塵。

  “得罪了!”

  深呼吸一口氣,司徒宮沉聲開口。

  這一瞬,五位先天武宗諸再不留手,氣勢一節節攀升,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洶涌,空氣之中,頓時形成一道道颶風,宛如龍卷般。

  以五人為中心,化作五個巨大的風暴,甚至引動了天地靈氣,讓這片山嶺地帶陷入狂暴的力量亂流中。

  不知多少樹木、巖石在這一瞬驟然爆碎齏粉!

  五人成環形而立,圍困蘇奕。

  他一個人,卻在這時候承受著五位先天武宗的全力威壓!

  換做其他宗師,怕是早已被壓迫得無法動彈。

  但蘇奕依舊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滔天大浪,到了他身影三尺之地,便潰散消弭。

  恰似一塊碣石,任憑萬流沖刷,巋然不動。

  那等一幕,讓得司徒宮等人瞳孔又是瞇了瞇。

  “還算有點意思。”

  淡然的聲音中,蘇奕悠然踏前一步。

  寥寥一步,卻似牽一發而動全身。

  “不好!”

  五位先天武宗臉色齊變。

  他們皆第一時間感覺到,原先被氣息牢牢鎖定住的蘇奕,此時竟然一步踏在了眾人氣勢最薄弱處!

  就像大陣的陣眼,被蘇奕一腳踩中,逼得五位先天武宗皆不得不出手化解。

  否則,就會陷入被動之中。

  依舊是烈陽真人率先出手了。

  只見一道燃燒般的掌印橫空而出,化作丈許大小,宛如一個巨大的熔漿所化的磨盤似的。

  比之剛才那一擊,要更恐怖可怕!

  “起!”

  司徒宮掌指一翻,一口碧綠短刀浮現而出。

  此刀仿佛用最上好的翡翠鑄就,碧綠剔透,刀鋒流淌著懾人的寒芒和靈光。

  隨著司徒宮一刀斬出。

  唰!

  碧綠短刀卻斬出一道鮮紅如血的刀氣,足有三丈長,夭矯如血色雷電,從天斬下。

  碧血戮靈刀!

  司徒宮的獨門絕技,也是憑借這門殺伐無雙的刀法,讓他躋身十大先天武宗之列。

  幾乎同一時間——

  桐花夫人揮動一條金色軟鞭,蕩出一圈圈重重疊疊的鞭影,靈光流轉,燦然奪目,天地間的氣流都被震得破碎翻騰,發出砰砰砰的爆鳴。

  “咄!”

  莫擎蒼唇中發出一道晦澀道音,手握一柄覆蓋著繁密符紋的玉尺,縱身而起,隔空朝蘇奕砸去。

  七殺尺!

  最后,是那高瘦白袍男子出手。

  這位氣勢凌厲無匹的先天武宗,揮劍騰空,一刺而出。

  一道無比璀璨,如同矯捷的閃電銀蛇般的劍光掠出,奇快如電,后發先至,瞬間斬到了蘇奕面前。

  這一劍之鋒芒,令天地都黯然。

  五位早已成名多年的先天武宗,此刻甫一出手,那樣的威勢,已堪稱是驚天動地。

  躲在道觀中的文重遠等人,完全被嚇壞了。

  一位先天武宗,便能開山斷流,殺宗師如殺雞,擱在世俗中,一人可破千軍萬馬,橫掃群倫。

  而現在,足足五位先天武宗一起出手,那等場景,足以讓天下任何武者崩潰絕望!

  “這姓蘇的少年,怕是要遭難了……”

  不約而同地,文重遠他們心中齊齊浮現同樣一個念頭。

  而面對這樣一幕——

  蘇奕卻顯得愈發閑適從容了。

  在他“神念”力量的捕捉下,這片天地的一切,都似乎一下子變得緩慢起來。

  天地間氣流的變化、塵埃的涌動、光影的變幻……皆纖毫畢現地映現于腦海中。

  而那五位先天武宗的動作、氣息、招式,乃至于他們神色間的細微變化、一呼一吸時的氣機運轉,皆被蘇奕細致入微地捕捉到。

  這,就是神念的妙用!

  擱在這世俗中,是只有元道修士才能掌握的神魂力量!

  而現在,被蘇奕以宗師境修為施展出來。

  以神念來進行戰斗,這熟悉的感覺,讓蘇奕內心都不禁泛起一絲恍惚。

  這感覺,真是久違了。

  旋即,蘇奕出手了。

  他凌空一拳打出,刺眼的真元化作一枚拳印,凝結如同琉璃般,晶瑩剔透,印在了那率先而至的劍氣之上。

  宛如羚羊掛角,渾然天成。

  雖然出拳時平平無奇,但在那白袍瘦高男子震撼的目光中,卻硬生生打在了璀璨劍芒的最薄弱點上。

  砰!

  頓時那璀璨的銀色劍芒,一切神妙變化瞬間被封死,在虛空中爆裂炸開。

  “破綻百出,不堪入目。”

  蘇奕搖頭開口。

  不遠處,白袍瘦高男子身形搖晃,幾欲咳血。

  他這一劍,雖談不上畢生最得意的一劍,但也已匯聚其一身修為,融入其多年磨煉的劍道心得。

  可卻在剎那間,就被一拳摧垮,那等打擊,遠遠比身體所遭受到的那點沖擊更讓他難以接受。尤其蘇奕最后那句評語,更是如利刃般,刺得他臉色都變得難看。

  一拳破開銀色劍氣后,蘇奕左手于虛空中輕輕一叩。

  喀嚓!

  那赤焰大手印,如若燃燒大日般,光芒無量,可此時卻似遭受到神祇手中巨錘的轟砸,在虛空中分崩離析,不受控制的火焰洪流,頓時向四面八方奔騰而去。

  烈陽真人唇中發出悶哼,臉色徹底變了。

  以前時候,他憑這門武學鎮壓四方,全力出手時,便是同一境界的對手,也極少敢正面硬撼。

  可此時,卻被隨意彈指叩碎!

  “徒具其表,大而無當。”

  蘇奕隨口點評。

  烈陽真人目光一沉,臉色鐵青。

  啪!

  一圈圈金燦燦的鞭影破空而至,爆鳴如雷,聲勢凌厲。

  蘇奕眼神淡然,右手指尖一劃。

  一縷劍氣掠起,輕輕一閃。

  砰砰砰!

  一劍橫空,漫天鞭影如泡影般爆碎潰散,猝不及防之下,桐花夫人被這一劍劈得踉蹌倒退,美艷的俏臉寫滿難以置信。

  輕描淡寫一指,就破了自己的殺招?

  “僵而不化,柔而無力,此等鞭法,徒增笑料。”

  蘇奕譏誚開口。

  最后,司徒宮斬出的一道血紅刀氣、莫擎蒼揮動的七殺尺,近乎是一起殺來。

  就見蘇奕凌空踏步,驀地連出兩掌。

  一掌如刀鋒,劃著玄妙的軌跡,斬在那一道血紅刀氣之上,兩者碰撞,后者砰然炸開。

  一掌如重錘,狠狠轟在七殺尺上,這柄玉尺連同莫擎蒼一起,似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

  轟隆!

  戰斗所產生的洪流,這時候才擴散開,橫掃四周,震得天地云氣翻騰,聲音如滾雷落地般,傳遍附近山野。

  天搖地動。

  亂流飛散中,蘇奕衣袂飄曳,輕嘆搖頭:

  “憑你們這等武道造詣,怪不得這些年來,會困頓于無漏境中,無法問鼎元道之路。”

  輕飄飄的聲音,響徹夜空。

  道觀中,文重遠等人震得目瞪口呆。

  寥寥眨眼間,蘇奕僅僅是一拳、一叩、一劃、兩掌,便分別破開五位先天武宗的聯手圍攻!

  其人如謫仙,所向披靡,而且看他隨口點評,云淡風輕的樣子,明顯未出全力!

  這就太震撼人心了!!

  “這……這還是人嗎?”

  文重遠徹底失神,直似目睹一位仙人在戰斗,因為那等力量,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而李貴、小荷姑娘等人,都早已是心神失守,完全懵了。

  他們本以為蘇奕遭受這般圍攻,必死無疑,誰曾想,結果完全反過來了!

  夜色下。

  司徒宮、烈陽真人、莫擎蒼等人皆面色凝重。

  盡管他們行動之前,就已充分評估過蘇奕的戰力,最終決定一起聯手出擊,本以為足可以十拿九穩。

  可真正交手他們才發現,這十七歲的青袍少年,實力竟恐怖至此!

  “怪不得此子敢叫囂著和我們賭命……諸位,這時候的確需要我等一起拼命了,否則,怕是拿不下此子。”

  深呼吸一口氣,那白袍瘦高男子沉聲開口。

  其他人目光閃爍,渾身氣息則愈發懾人可怖。

  他們哪會不清楚,再不全力以赴,勝負難料?

  見此,蘇奕抬眼看了看天上那一輪皎潔明月,輕聲道:“的確不必再耽擱時間了……”

  他本以為,這一戰有五位先天武宗聯手,或許可堪一戰。

  可現在,他才意識到,這終究是世俗中的一些先天武宗,或許都有震爍天下的威名。

  可若是擱在大荒九州,也只不過是一群還未真正踏入修行路的小角色罷了。

  連“修士”這個稱謂都配不上。

  鏘!

  玄吾劍悄然出現蘇奕手中,他目光變得淡漠而平靜。

  失去了戰斗的興致,那就只剩下分出勝負與生死的過程,讓人都不愿再去浪費時間。

  劍吟幽幽。

  蘇奕一身氣息悄然變化,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周虛氣流,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以蘇奕為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流風暴。

  容天地之勢于己身!

  那一瞬,在眾人眼中,蘇奕就如一位執掌天地的君王,山河萬象臣服于其身前。

  這純粹是一種大勢,一種化用天地之威的力量。

  可給人帶來的震撼,卻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快動手!!”

  烈陽真人色變,厲聲大吼。

  其他人也意識到危險,知道不能再留手,眼前這個如謫仙亦如妖孽的少年,是他們遇見的前所未有的大敵!

  烈陽真人渾身如燃燒似的,雙手猛地演繹絕世武學,就見虛空中,似有萬千火流翻騰交錯。最終凝結為一道凝練到極致的火焰神印!

  赤焰焚空印!

  這是烈陽真人的壓箱底殺招,不到拼命時,輕易不會施展。

  唰!

  司徒宮催動碧血刀,發出一聲嘯音,他身上真氣勃發,連一身袖袍都猛烈鼓蕩起來,明顯已經拼盡全力。

  一道足有五丈長的血色刀氣,于虛空中一寸寸凝聚。

  這刀氣那般璀璨耀眼,鋒芒無量,甚至能看到,那刀刃之內似有尸山血海在翻騰咆哮,恐怖無邊。

  “劍起!”

  而那瘦高白袍男子則大喝一聲,須發飛揚,渾身氣機提聚到了最巔峰,手掌中的長劍仿佛神山般厚重,緩緩虛托于身前。

  然后凌空一劈。

  天地夜色間,似有一道璀璨的銀色閃電乍現,那劍氣足有數十丈長,銀光大盛,劍氣森森,照的天地都為之一寒,劍氣如雷霆銀電,變幻莫測,窮盡了雷道神妙。

  雷霄銀電劍!

  而同一時間,桐花夫人、莫擎蒼也各自動用拼命之術。

  前者青絲飛揚,渾身金芒爆綻,玉手一揮,金色長鞭似一條巨大的蛟龍騰空,掀起漫天金色風雷,隆隆響徹天地間。

  后者張嘴朝手中玉尺噴出一口精血,隨著打出,那七殺尺表面,竟涌現出重重血色狼煙,有鬼哭狼嚎般的聲音傳出,妖異懾人。

  五位先天武宗一起拼命,那等威勢,比之前更勝何止一籌。

  就見這片天地大亂,空氣塌陷紊亂,這座山嶺都發出不堪重負的劇烈轟鳴聲。

  而那年久失修的云濤觀,也是終于撐不住,在一陣轟鳴聲中傾塌倒地,化作一片廢墟。

  若不是文重遠察覺到不妙,第一時間帶著小荷姑娘等人逃竄離開,怕是會被活埋其中。

  可即便如此,也驚得他們亡魂大冒,遠遠地逃避開。

  因為這樣一幕,委實太過恐怖了。

  而與此同時——

  蘇奕動了。

  他衣袂飄飛,空靈絕塵,一步邁出,手中玄吾劍橫空一掃。

  就見——

  漫天劍氣如天上銀河垂落,滌蕩人間。

  大快哉劍,挽星河!

  和以前相比,這一劍,多出一種御用天地萬象的大勢,僅憑語言,已無法形容這一劍的威勢。

  而這,才是蘇奕如今所擁有的真正實力的體現,淋漓盡致的展現于這一劍之中。

  轟隆隆

  天地間宛如無數星辰隕落,同時炸響。

  無匹的劍氣如決堤洪水,浩浩蕩蕩橫掃百丈范圍之地。

  那些劍氣,皆透發著玄妙莫測的道韻,有火行道光氤氳其中,帶著恐怖的力量,肆虐人間。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

  離得最近的烈陽真人,其赤焰焚空印直接被碾碎,滾滾劍氣掃中他,整個人被劈得節節敗退,渾身盡是血淋淋劍痕。

  其唇中發出凄厲的慘叫,要轉身逃走,可他軀體就如遭受凌遲般,身上血肉一塊塊墜落。

  嘩啦

  整個人化作細碎的血肉,如瀑灑落虛空。

  而同一時間,無論是司徒宮的五丈血色刀氣、莫擎蒼的七殺尺、白袍男子的劍氣。

  還是桐花夫人那帶著滔天風雷的金鞭,皆在這浩浩蕩蕩如若星河倒卷的劍氣肆虐中,轟然潰散!

  并且,在抵擋這些劍氣時,讓得這些先天武宗皆遭受沖擊,遭受到重創。

  一個個全都色變了,毛骨悚然。

  一劍挽星河,摧枯拉朽般將他們的拼命絕殺一掃而空,烈陽真人來不及逃走,就被抹殺當場!!

  這何其可怕?

  什么賭命,什么聯手拼命之舉,在這一劍面前,顯得那般無力、那般可笑!

  “走——!!”

  一股說不出的驚恐情緒,刺激得司徒宮他們在這一刻,根本不敢再有任何遲疑,轉身就逃。

  沒有人能想到,蘇奕會強大到這等地步。

  其所動用的力量,所擁有的威能,讓他們這些先天武宗都無法想象,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既然是賭命,自當愿賭服輸才行,諸位此舉,可讓我有些失望。”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

  伴隨聲音,一道劍氣于虛空中掠起,而后如爆綻的璀璨煙花般,那一道劍氣倏爾化作無數更細小凌厲的劍氣,橫空爆射而去。

  大快哉劍,游十方!

  我有一劍游十方,上窮碧落下黃泉。

  就見——

  噗!

  遠處夜色下,桐花夫人毛骨悚然,近乎是出于本能般,她霍然轉身,拼命抵擋。

  可一片劍雨降臨,卻瞬間將其美艷的身影淹沒,化作了滿地的碎裂血肉。

  那等劍氣之威,讓她這等先天武宗都無法抵擋!

  噗!噗!

  幾乎同一時間,莫擎蒼、瘦高男子皆和桐花夫人一樣,被細碎密集的劍氣斬中,軀體迸濺出滾燙的血水,躺倒于地。

  前者臨死,不甘大吼。

  后者面露苦澀,神色惘然。

  唯獨司徒宮沒死。

  不是他如何了得,而是當那一片劍氣在迫近他身前時,忽地憑空消散不見。

  即便如此,也驚得他一身冷汗,臉色煞白。

  他敢肯定,若非那些劍氣消失,自己的下場,注定也和桐花夫人他們一樣,早化作一地碎肉了!

  “為何不殺我?”

  司徒宮失魂落魄,聲音沙啞虛弱,視野中,他看到一襲青袍的蘇奕,凌空邁步走來。

  “在你臨死前,我有一件事要問一問你。”

  蘇奕隨口道。

  “你說。”

  司徒宮面如土色,似徹底認命了。

  蘇奕問:“你從十方閣那打探到我的蹤跡時,付出了多少價錢?”

  司徒宮錯愕,眼神惘然,這件事……很重要嗎?

  ps:5500字大章送上,相當于平常的兩章了,童鞋們別再吐槽金魚水了,沒有鋪墊,哪有高潮呢,對吧

  看得爽,別忘了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