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生死由我定奪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生死由我定奪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生死由我定奪

  聽到蘇奕的話,司徒宮眼角微微瞇了瞇,一身陰冷嗜血的氣息愈發濃郁了幾分。

  藍衫青年李貴渾身都是一哆嗦,內心有抑制不住的恐懼翻騰。

  一位先天武宗的威勢,無疑太恐怖,讓他都有奪門而逃的沖動。

  他旁邊的金袍男子也同樣如此,眉宇間盡是驚懼和不安。

  小荷姑娘抿了抿唇,反倒相對淡定不少,一對妙目看著蘇奕,似無比好奇,這個敢于和血屠刀司徒宮對峙的青袍少年,究竟是誰。

  大殿氣氛壓抑沉悶。

  沉默了片刻,司徒宮忽地笑起來,眸光深沉,道:

  “實不相瞞,我此次也是為了公子身上的造化而來,不過,和其他人不一樣,我想和公子賭一把。”

  蘇奕飲了一口酒,將酒壺收起,饒有興趣道:“賭什么?”

  司徒宮道:“此次和我一起前來的朋友,共有四人,每一個皆是從尸山血海中走出的角色,可他們和我一樣,這些年來,皆困頓于無漏境中,無法真正實現突破……”

  說到這,他喟嘆一聲,眼神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黯然。

  臻至無漏境,便是世人眼中的先天武宗,伐毛洗髓,脫胎換骨,養出一身先天之氣,距離陸地神仙之境,也只差一步。

  可就是這一步,卻如無法逾越的天塹!

  尤其在這世俗之界,能夠打破這一道壁障,踏足元道之路的,皆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或有大奇遇,或有大氣運。

  僅憑自身苦苦修煉破境成為陸地神仙的,百中無一!

  司徒宮猛地挺直身軀,渾身陰冷的氣息愈發懾人,盯著蘇奕道:

  “而在我等看來,公子身上的造化,便有希望助我等破境。”

  “所以,我們想和公子賭一把,以對決論勝負。”

  “我們輸了,各拿出十塊四階靈石交給公子。”

  “若公子輸了,便把身上的造化交出來,如何?”

  說罷,他靜靜看著蘇奕。

  見此,華袍老者文重遠不禁呆住,五位先天武宗,來對付一個少年!?

  這未免也太欺負人了吧?

  若非親耳聽到,他都不敢相信,這種過分無禮的話語,居然出自血屠刀司徒宮這等滔天人物口中。

  而藍衫青年李貴、金袍男子他們也是被震撼到。

  十塊四階靈石!

  這豈不是一千塊三階靈石?

  須知,對武道宗師而言,三階靈石都已堪稱珍貴。

  而四階靈石,則更為稀罕,據說就是先天武宗都舍不得浪費,會當做重寶,在修為突破的關口,才會拿來動用。

  可現在,一場對賭,每一位先天武宗,都會拿出十塊四階靈石當賭注。

  加起來都足有五十塊之多!

  這已完全超出了李貴他們的想象,直似叫花子聽到萬兩黃金,根本就沒見過那么多金子,自然無法想象其價值有多驚人。

  可李貴他們卻意識到,能被司徒宮這等大人物盯上,這青袍少年身上的造化,注定非同小可了!

  一時間,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了,背脊都直冒冷汗。

  之前,只當這是一個可以任憑指責和鄙夷的少年。

  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少年,都有資格被十大武宗之一的司徒宮進行對賭?

  太可怕了!

  一想到自己剛才所說的那些話語,李貴他們心中就一陣發憷,后怕不已。

  唯一讓他們安心的是,眼下的蘇奕似乎要遭難了,根本沒工夫和他們這些小角色計較……

  至于小荷姑娘,眉宇間則浮現深深的擔憂,也帶著一絲憤怒。

  她很不解,鼎鼎大名的先天武宗司徒宮,怎會這般不要臉,這哪里是對賭,分明就是來搶東西的嘛!

  卻見蘇奕哂笑起來,道:“五位先天武宗一起行動,還偏偏要進行對賭,你們膽子是不是太小了?”

  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諷刺。

  司徒宮神色平靜,渾不在意道:“蘇公子輕松便可劍殺火穹王這等角色,早不是天下間任何宗師人物可比,我等謹慎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劍殺火穹王!?

  文重遠和李貴等人都被驚得懵掉,呆滯在那,一時都不知說什么好。

  蘇奕道:“你們雖打著對賭的幌子,可終究是來搶東西的,賭注若僅僅只那點靈石,不賭也罷。”

  司徒宮眉頭皺起,道:“那公子想賭什么?”

  “賭命。”

  蘇奕不假思索道,“我輸了,任憑處置,你們輸了,生死由我定奪。”

  輕飄飄一句話,讓大殿氣氛驟然壓抑到極致。

  文重遠等人緊張到都快要窒息,滿臉的駭然,打破腦袋都沒想到,蘇奕這樣一個少年人,竟如此之強勢!

  司徒宮則沉默了。

  這件事,不是他一個人能說了算的。

  “跟他賭。”

  遠處夜色中,忽地傳來一道聲音,“我早說了,根本不必這般麻煩,直接動手便是。”

  伴隨聲音,一個須發稀疏的耄耋老者走了進來,一襲黃袍,眼神渾濁,手握一根拐杖。

  隨著他到來,空氣忽地變得灼熱,似大火爐在焚煉天地,那霸烈可怖的氣息,襯得這黃袍老者威勢極為懾人。

  烈陽真人!

  幾乎一眼,文重遠就認出這黃袍老者的身份。

  這可是一位老輩先天武宗,數十年前就已成名,曾擔任過一方總督職務,也曾征戰于沙場之上,威名昭著!

  蘇奕兀自坐在那,僅僅只瞥了這黃袍老者一眼,便收回目光。

  他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也懶得詢問。

  但,就憑對方說的那句話,已在蘇奕心中被判了死刑。

  “司徒兄也是不愿做出殺人奪寶這等行徑,故而才采取了這種折中的辦法,可很顯然,這位蘇奕小友明顯不這般認為,他既然揚言要賭命,那就賭便是。”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緊跟著,一個姿容美艷的彩衣女子走了進來,妝容明艷,可眉梢間的風霜之色已無法掩蓋。

  她眸子冷冽,流淌懾人的電芒,甫一進來,就看向蘇奕,聲音透著一絲憐憫,“只希望,小友莫要后悔。”

  桐花夫人!

  文重遠心臟狠狠一抽搐,徹底色變,這可是一位邪道女魔頭,三十年前,就已名震天下,令天下不知多少武者談而色變。

  事實上,無論是烈陽真人、桐花夫人,還是血屠刀司徒宮,在最近這些年里,幾乎都已很少露面,如若退隱般。

  可有關他們的傳聞,年輕一代或許不清楚,但文重遠又哪可能不知道?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道,“不是還有兩人嗎,讓他們也出來吧。”

  一道幽幽劍吟在云濤觀外的夜色中響起。

  隱約間可見,一名高瘦白衣男子立在遠處,掌指撫劍,輕聲呢喃:“如我輩者,早無懼生死,賭命……又算的了什么?”

  文重遠望去,只覺那高瘦白衣男子直似一把劍,立足夜色中,卻有刺破天穹的凌厲之勢,內心不由一顫,這……又是哪位先天武宗?

  而在高瘦白衣男子的聲音剛落下,一道粗獷豪邁的大笑就轟隆隆響徹天地間——

  “來來來,且出來一戰!”

  聲如炸雷,震得道觀窗欞震蕩,屋瓦嘩啦啦作響。

  李貴等三男一女,皆耳膜刺痛,氣血翻騰,眼前直冒金星,皆不由駭然。

  仔細看,在那夜色中,又多了一個頭戴鐵冠,身著赤色道袍,渾身彌漫著紫氣的男子。

  其眸如一對燃燒的火炬,攝魂奪魄。

  云州紫山客,莫擎蒼!

  文重遠一眼就認出來,驚得雙目滾圓,這可是一位威名完全不弱于司徒宮的狂人,殺性成狂,兇威滔天。

  很多年前,其威名足以和陰煞門副門主花柳燁相提并論!

  至此,五位先天武宗皆顯現身影,出現在這云濤觀內外。

  蘇奕見此,他長身而起,收起藤椅,“走吧,出去一戰,莫要波及到這些無辜之輩了。”

  邁步朝云濤觀外行去,淡然從容。

  司徒宮等人對視一眼,皆跟隨其后走出。

  至于大殿內的文重遠、李貴、小荷姑娘他們,完全被這些先天武宗忽略了。

  一些小魚小蝦而已,誰會在意?

  被這般無視,無疑是極傷自尊的一件事,可文重遠他們此刻卻都感到無比慶幸。

  被無視也總比被牽累要好太多了!

  只是,一想到最初時候,蘇奕提醒此地太危險讓他們離開,而他們非但拒絕,還曾出言諷刺和抨擊,內心就一陣懊悔和發苦。

  誰能想到,在這荒郊野外,會碰到如此恐怖的一樁事?

  夜色深沉,天穹上一輪明月高懸,灑下清冽輝光。

  云濤觀附近區域萬籟俱靜,連一絲蟲鳴都沒有,寂靜中透著一股壓抑人心的沉悶。

  蘇奕立在一處空地上,不遠處,是司徒宮、烈陽真人、桐花夫人、莫擎蒼和那高瘦白衣男子。

  五位先天武宗,已屹立于大周當世之巔,每個人的威勢,皆強大到足以讓任何宗師人物絕望。

  可蘇奕不在此列。

  “蘇公子,賭命的話,生死難料,你……確定非要這般堅持?”

  司徒宮長嘆一聲,眼神復雜。

  看著這青袍少年那磊落從容的模樣,讓他內心也不禁泛起一絲欽佩,也有些汗顏。

  如此少年,如此氣魄,著實難得一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