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外來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外來客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外來客

匆匆三天時間過去。

這天清晨。

蘇奕一邊吃早飯,一邊打哈欠。

對面的茶錦光彩照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渾身煥發著一種明媚張揚的氣息。

“公子,這是我昨晚就燉上的參湯,您多喝一些,好好補一下身體。”

茶錦笑吟吟為蘇奕盛滿一碗參湯。

蘇奕端起,一飲而盡。

吃飽喝足,蘇奕揉了揉眉尖,目光看向茶錦,認真道:

“昨晚直傳授你雙修之術,就浪費了太多時間和精力,雖然最終看似你占了上風,那是為了讓你盡量體會這門秘法的玄妙之處,你可不要想多了。”

茶錦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俏臉一紅,羞赧低頭,吶吶道:

“公子,我沒想多,我只是沒想到,原來做這種羞人的事情,竟也可以有助于修行,以至于才……一夜沒睡……”

聲音漸漸變小,細若蚊嚀,那明艷的俏臉都暈紅如霞,耳根那晶瑩雪白的肌膚都泛起一層粉色。

蘇奕打了個哈欠,不再多言。

多年不曾雙修,沒曾想,竟差點有些撐不住。

這讓蘇奕內心頗有些惱火,歸根到底,聚氣境終究是凡俗之境,經不起一夜的鏖戰和折騰。

若換做是前世……

蘇奕暗自搖頭,不再多想,好漢不提當年勇。

沒多久,青鱗鷹載著寧姒婳和申九嵩飄然而至。

“道友可準備妥當。”

寧姒婳換了一襲方便戰斗的戎裝,連那烏黑的長發也梳成一條長辮,愈發襯得她那清稚如少女的俏臉精致絕倫。

“沒什么可準備的,隨時都可以出發。”

蘇奕隨口道。

他這才發現,這女人軀體看似嬌小,可身材竟是極其之好。

那一身緊貼嬌軀的戎裝,把其胸前的壯闊和腰/臀之地的傲人曲線勾勒得淋漓盡致。

似乎察覺到蘇奕的目光,寧姒婳黛眉微微一挑,唇角泛起一絲似笑非笑的弧度。

換做其他男人敢這般打量她,她怕是早一巴掌掄過去了。

不過,被蘇奕那坦坦蕩蕩、大大方方的眼神打量時,她卻無法動怒。

內心反倒覺得有趣,這看似無情傲慢的家伙,看來并非對美色無動于衷啊。

讓寧姒婳更沒想到的是,這時候,蘇奕竟當著眾人的面,夸贊了她一句:

“以前沒看出來,你確實有傲人的本錢。”

申九嵩一呆,眼神古怪,內心都不禁暗暗欽佩,這位蘇公子,還真是夠可以的!

換做其他人,誰敢這般調戲天元學宮宮主寧姒婳這位神秘可怕的恐怖角色?

茶錦也暗啐了一口,公子怎么就能如此正大光明的,說出如此厚顏無恥的話?

寧姒婳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努力化解內心的窘迫和羞惱。

而后,她輕輕笑道:“道友,玩笑歸玩笑,可不能玩火。”

蘇奕若有所思道:“擔心我引火上身?”

寧姒婳額頭直冒黑線,咬牙糾正道:“是玩火自焚!”

再看申九嵩和茶錦,都扭過了頭,不敢去看寧姒婳,擔心后者惱羞成怒,讓他們遭受魚池之殃……

寧姒婳也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穩了穩心神,這才道:

“既然已準備妥當,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吧,按照青兒的腳程,我們在今日傍晚時,就能抵達血荼妖山。”

蘇奕和申九嵩皆點了點頭。

寧姒婳忽地想起什么似的,說道:“茶錦姑娘,如今袞州城內動蕩混亂,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可以去天元學宮避一避,我已經跟大長老尚真交代過了。”

茶錦頓感意外,她可沒想到,堂堂天元學宮之主,竟還能考慮到自己的事情。

她不禁把目光看向蘇奕。

“去吧。”

蘇奕點頭。

自西山茶話會結束到現在,也有三天時間了。

隨著總督向天遒的死,以及俞白廷、薛寧遠、趙擎、白瀚海這四位頂級世家掌權者的隕落,整個袞州城就如群龍無首,各大勢力借機興風作浪,相互傾軋,讓整個局勢處于一種動蕩和混亂中。

混亂注定會帶來血腥,也意味著袞州城各大勢力將迎來新一輪的洗牌。

這些雖然都和蘇奕無關,可畢竟他也算始作俑者。

一旦被那些敵對者抓住機會,難免會做出一些瘋狂的事情。

這等情況下,茶錦躲在天元學宮避一避風頭,的確是最穩妥的做法。

茶錦見此,便答應下來。

而就在蘇奕他們正準備啟程時,庭院外忽地響起一道聲音:

“蘇公子,玉山侯前來拜訪。”

這是鄭天合的聲音,透著一絲凝重低沉的味道。

玉山侯?

蘇奕眉頭微皺。

一側的申九嵩輕聲道:“此人名叫裴文山,宗師四重境修為,十五年前被冊封為玉山侯,鎮守在臨州境內。他也是從玉京城蘇家走出的第五位外姓侯。”

“原來如此。”

蘇奕頓時明白,這是玉京城蘇家的力量找上門來了。

“茶錦,你去迎客。”

蘇奕吩咐道。

很快,在茶錦的引領下,鄭天合和一名中年文士模樣的男子走了進來。

這中年文士一襲裁剪得體的玉袍,鬢發梳理得一絲不亂,面如冠玉,膚色白皙,文質彬彬。

其模樣看起來最多三十多歲。

此人便是玉山侯裴文山。

看到蘇奕,鄭天合張嘴就要解釋什么,就被蘇奕搖頭制止。

他哪會看不出,鄭天合是被迫帶著這裴文山來的?

“申兄?”

當看到申九嵩時,裴文山不由訝然,“你怎會在此?”

申九嵩淡然道:“我也正想問,你玉山侯常年鎮守臨州境內,為何今日卻出現在此地?”

裴文山笑了笑,道:“裴某是奉命而來。”

說著,他目光一掃,就看向了蘇奕,微微抱拳道:“三少爺,族長托裴某跟你捎句話。”

族長!

寧姒婳和申九嵩頓時意識到,裴文山是奉玉京城蘇家之主蘇弘禮之令而來。

蘇奕神色平淡,道:“說。”

裴文山道:“族長說,只要三少爺低頭認錯,可以給三少爺一個洗心革面的機會。”

蘇奕怔了一下,道:“蘇弘禮真這么說?”

裴文山眉頭微皺,提醒道:“三少爺,身為人子,卻直呼父親名諱,這可是大不敬。”

蘇奕神色平淡道:“怎么,你這是要教訓我?”

裴文[豆豆]山目光打量蘇奕片刻,忽地笑道:

“我聽說在前些天的西山茶話會上,三少爺大發神威,殺了不少人,內心頗為驚詫,也不知是真是假。如今一見,且不談三少爺修為如何,就憑這種氣質和膽魄,就非尋常可比。”

說到最后,聲音帶上一絲感慨。

他是大周玉山侯,名滿天下,再加上背靠玉京城蘇家,可謂是權勢滔天。

像鄭天合這樣的族長見到他,也得禮讓三分。

可從走進這漱石居,見到蘇奕的第一面開始,直至現在,他卻沒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哪怕一絲的忌憚和敬畏。

這讓裴文山也不禁意外。

在他印象中,蘇奕這個庶子自幼備受冷落,不堪大用,地位之卑微,甚至不如蘇家一些管事的丫鬟和小廝。

可現在一見,蘇奕變得和他印象中完全不一樣了。

微微沉默后,裴文山道:“三少爺,族長說了,會給你一段考慮的時間,以五月初五為限。”

五月初五!

蘇奕眸子微瞇,當年,他母親葉雨妃也是在五月初五這天被蘇弘禮廢掉,就此一病不起。

無疑,蘇弘禮的言外之意就是,若自己不低頭認錯,便會像當初廢掉他母親葉雨妃那般廢掉他!

寧姒婳和申九嵩他們也聽出了弦外之音,不禁都把目光看向蘇奕。

就見蘇奕眼神淡然,語氣毫無波瀾,道:

“給我一個多月的考慮時間么?也好,那你回去告訴蘇弘禮,五月初五,我會去給我娘掃墓,到那時,我會提前去蘇家拿一些祭品,以慰我母親葉雨妃在天之靈。”

氣氛驟然變得死寂壓抑。

寧姒婳美眸泛起異色。

申九嵩暗吸一口涼氣。

茶錦睜大眼眸。

鄭天合手腳一哆嗦。

他們哪會聽不出,蘇奕那看似隨意的話中,實則蘊藏的無盡殺意?

這是要殺上玉京城蘇家,為他母親葉雨妃討一個公道,說不得還要宰一些人當祭品!

裴文山神色明滅不定,他也沒想到,蘇奕的回應竟如此強硬!

“三少爺,你可不能意氣用事,若真鬧到你們父子反目的地步,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深呼吸一口氣,裴文山目光緊緊盯著蘇奕,“我可以這么告訴你,若族長徹底發怒,當今陛下會毫不猶豫廢掉被你視作靠山的六皇子,到那時,僅憑你一人,拿什么和整個蘇家斗?”

他目光挪移,看向申九嵩,“申兄應該明白,我這番話并非是危言恫嚇,對否?”

申九嵩眼神異樣,道:“此話倒也不假。不過,依我看,裴兄你現在只是一個傳話的角色,安安分分傳話就好,越俎代庖說一些不該說的話,可就不好了。”

他心中直想發笑,裴文山竟以為蘇奕要靠六皇子來對抗玉京城蘇家,還真是異想天開!

裴文山一怔,敏銳察覺到申九嵩態度有問題,他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道:“三少爺如何作想?”

“我就是告訴你,憑我一個人就能踏滅蘇家,注定也不會相信,既然如此,還說那么多作甚?”

蘇奕淡然道:“申侯爺說的不錯,你就是個傳話的角色,我也懶得和你計較,回去把我的話原原本本一字不差地告訴蘇弘禮便是。”

“好走不送。”

說罷,揮了揮手。

如驅蚊蠅。

裴文山臉色變幻了數次,最終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內心的震怒,一字不發,拂袖而去。

ps:謝謝童鞋們的理解和支持。

金魚病情已經好轉,能碼字的時候,肯定不斷更。撐不住的時候,也會提前跟大家請假,不會讓大家浪費時間白等。

愛你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