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二百零七章 洞火金瞳

第二百零七章 洞火金瞳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二百零七章 洞火金瞳

大周境內的“八大妖山”,就各有各的詭異和反常!

像萬蠱妖山有血色沼澤,坐落著一座奇異祭壇,供奉著殘缺的詭異頭骨……

銀焰妖山有地下尸窟,分布著詭異的古尸。

寶剎妖山中,則有誕生著黑色妖蓮和誦經聲的詭異廢墟……

而按照武靈侯陳征的說法,血荼妖山也同樣藏有不為人知的玄機!

蘇奕收攏思緒,再次問道:“呼延海如今在哪里?”

錦袍中年顫聲道:“舵主在一個月前的時候,就前往我陰煞門總舵,據說門主要圖謀一樁大事,召集大周六州之地的分舵舵主前前往參與,至今還不曾歸來。”

蘇奕訝然:“歷經當年的陰煞之劫后,你們陰煞門不是早已元氣大傷,近乎分崩離析,這才過去多少年時間,又打算圖謀什么大事?”

錦袍中年搖頭道:“這等機密大事,遠不是我這種角色能夠知曉的。”

蘇奕再問:“你們陰煞門總舵在何地?”

錦袍中年連忙道:“我只知道在白州境內,至于具體位置,只有呼延海這樣的分舵舵主才知道。”

白州?

蘇奕忽地想起,蕭天闕所在的蘭陵蕭氏一族,就盤踞在白州境內。

并且,白州緊鄰玉京城,稱得上大周的京畿重地。

誰能想到,被世人視作邪魔外道的陰煞門總舵,竟會盤踞在那等地方?

很快,蘇奕就搖了搖頭。

他從來懶得思考和自己沒什么干系的事情。

之所以盯上陰煞門,也僅僅只是想著打探一下和傾綰身世有關的線索罷了。

略一沉吟,蘇奕開口道:“今天的事情……”

可不等他說完,錦袍中年就深呼吸一口氣,鏗鏘有力發誓道:“公子,我魯川對天發誓,保證不會泄露今天的事情,否則必遭天譴,不得好死!”

蘇奕道:“你想多了,我是要告訴你,等呼延海回來了,你大可以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他,他若要報仇,盡管來漱石居找我便是。”

魯川呆滯在那,內心是崩潰的。

我這剛發完誓,你就讓我把事情告訴舵主,萬一真遭天譴不得好死怎么辦!?

許久。

當魯川回過神時,蘇奕早已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對于魯川說的話,蘇奕并沒有完全相信。

他打算去印證一下。

半個時辰后。

蘇奕的身影出現在永安坊。

這里的房舍低矮破舊,密密麻麻,凌亂不堪。

昨天時候,蘇奕就乘鄭家的馬車,和鄭沐夭一起來到過此地,并利用那一截血色蠟燭,找到了翁云岐的住處。

只不過,當時他一心想著前往天元學宮走一遭,故而并未去和翁云岐見面。

蘇奕一個人熟門熟路地行走在那蛛網般細密狹窄的房舍之間。

沒多久,就來到了那一座陳舊破敗的庭院前。

當他剛要上前叩門,忽地頓足,敏銳感應到,這破舊的庭院四周,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陣法波動。

若直接去叩門,注定會瞬間引來殺劫!

“以大陣掩蓋庭院的動靜,又能起到殺敵之用,這家伙這么做,莫非是在提防什么?”

蘇奕暗道。

想了想,他心中一動,原本深邃清澈的眸悄然浮現出一對玄奧晦澀的圖案,形似淡金色的火焰。

洞火金瞳!

所謂洞若觀火,一目了然。

洞火金瞳這門神魂秘術,就是對神魂感知力量的巧妙運用,讓得雙眸如得神助,可洞察到靈氣、陰氣、煞氣等等分布在天地間的無形之物。

同樣,也可以洞察到陣法的布局和痕跡。

僅僅片刻,在蘇奕的洞火金瞳觀察下,覆蓋在這座破舊庭院四周的陣法便無所遁形。

蘇奕邁步前行,直至繞到這座庭院后方位置,手指在墻壁一處微微凸顯的青磚上輕輕一敲。

無聲無息的,整座大陣頓時陷入一種奇妙的靜止中。

幾乎同一時間,一陣交談聲從庭院中傳出。

“翁老頭,我清晨時去看過了,太平客棧那邊一直都沒有消息。”

庭院內,一個黃袍中年坐在石桌前,一邊飲酒,一邊開口道,“你那會不會出什么差錯了?”

“不可能。”

翁云岐搖頭,“我敢肯定,姓蘇那小子前天時候就已經抵達袞州城內!”

黃袍中年說道:“那或許就是他現在根本沒打算前往太平客棧。”

翁云岐眉頭微皺,輕嘆道:“或許吧。”

黃袍中年忍不住問道:“你真的認為那樣一個少年,能夠和呼延海掰手腕?”

翁云岐毫不猶豫道:“能!你若親眼見識過這年輕人的手段,就會明白,他的實力何等恐怖,血衡老鬼這樣一個宗師人物,都遠不是他的對手。”

頓了頓,他眸光閃動道,“并且我的直覺告訴我,呼延海這樣的宗師二重人物,也注定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了。”

黃袍中年忽地壓低聲音,道:“可你就不擔心,被這姓蘇的察覺到你的意圖后,找你報復?”

“我怕什么?”

翁云岐笑起來,悠然說道,“他要打探那一塊魂玉的秘密,必然就要和呼延海發生沖突,我只不過是借他的手,鏟除呼延海而已。”

黃袍中年道:“可你明知道他已抵達袞州,卻并沒有把太平客棧被陰煞門占領的事情告訴他。”

翁云岐笑呵呵道:“你不懂,當初我冒著背叛的危險才得到的魂玉,卻被他給奪走了,我心中焉能不恨?若能借此機會,讓這小子也栽個跟頭,也值了。”

剛說到這,忽地一道平淡的聲音在庭院外響起:“這就是你的真實意圖?”

翁云岐臉上笑容頓時凝固,緊跟著噌地起身,翻手取出一個黑色陣盤,指尖在陣盤上狠狠一劃,舌綻春雷:

“起!”

聲震四野。

可庭院靜悄悄的,原本被他布置在庭院四周的大陣,竟是毫無反應。

這讓翁云岐臉色大變,毫不猶豫道:“快逃!”

他縱身朝庭院后方掠去。

其反應速度之快,動作之敏銳,稱得上老辣機警之極。

當他逃遁時,那黃袍中年才剛回過神,慌里慌張起身。

可下一刻,翁云岐身影就頓住,再不敢動彈一下。

在他身前,立著一個青袍少年,雖看起來淡然出塵,毫無威脅,可卻讓翁云岐像老鼠見到貓似的,渾身直冒冷汗。

他深呼吸一口氣,拱手道:“蘇公子,您……您何時來了?”

蘇奕微微一笑,道:“你其實真正想問的,是我為何能找到此地吧?”

翁云岐渾身發僵,唇中苦澀,他大概已猜出,剛才的談話定然是被蘇奕全都聽清楚了。

“蘇公子,我自知在此事上做錯了,您要如何懲罰也不為過,不過……”

說到這,翁云岐明顯已冷靜不少,道,“蘇公子若現在就動手,怕是根本不可能找到呼延海了。若蘇公子愿意給翁某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翁某保證,現在就可以帶公子去找呼延海。”

蘇奕笑起來,道:“你以為沒了你,我就找不到呼延海了?我也不瞞你,我剛去太平客棧走了一遭,得到了一些消息,也知道呼延海如今并不在袞州境內。”

一下子,翁云岐的心都沉入谷底!

“那……公子為何不立刻動手?”

翁云岐沉聲道。

蘇奕輕嘆了一聲,神色怔怔,自語道:“是啊,為何我今天動手時,廢話都變多了……”

聲音還未落下,在不遠處黃袍中年驚恐目光注視中,蘇奕隨手一抹。

翁云岐這位聚氣境大圓滿的強者,頭顱滾落于地,鮮血從脖頸處噴灑而出。

輕易的就像捏死一只螻蟻!

黃袍中年失聲叫道:“蘇公子,這件事與我無關,我可根本就沒想過和您為敵,我……”

蘇奕目光看過去,道:“翁云岐是如何得知我來到袞州城的?”

黃袍中年慌忙說道:“他……他在那殘缺的血印銅錢上做了手腳,只要公子出現在袞州城,不出一個時辰,就會被翁云岐豢養的一只鬼物捕捉到氣息。”

蘇奕掌心一翻,一個殘缺的銅錢浮現出來,恍然道,“怪不得沒讓我發現蹊蹺之處,原來是鑄造這銅錢的材質有問題。”

說著,他轉身而去。

直至目送他那頎長的身影離開庭院,黃袍中年怔了片刻,這才松了口氣,將攏在袖袍中的右手攤開,一柄血色匕首出現,刀柄沾滿了汗水。

“幸虧老子剛才忍住沒有動手,否則差點就被這姓翁的害死了……”

黃袍中年擦了擦額頭冷汗。

漱石居。

暮色十分,碧綠的湖水映照晚霞,泛起一層瀲滟瑰麗的光。

當看到蘇奕返回時,一直等候在那的茶錦連忙起身,道:

“公子,我已經把靈雪姑娘送往天元學宮,由竹孤青長老親自帶著去見她姐姐了。”

蘇奕嗯了一聲,隨口問道:“晚飯可準備好了?”

茶錦點了點頭,柔聲道:“我還買了兩壺陳年好酒,若公子心里不痛快,妾身愿陪您喝兩杯。”

蘇奕一怔,指了指自己鼻子,“你看我像心里不痛快的樣子嗎?”

茶錦咬了咬紅潤的唇,道:“像。”

蘇奕:“……”

ps:嗯,看到不少童鞋催更,欠的7個5更先不說,今晚10點左右,金魚自愿先加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