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捶殺宗師

第一百八十五章 捶殺宗師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百八十五章 捶殺宗師

向銘沒有開口。

被欺辱成這樣,他也著實羞于啟齒。

他看了看旁邊的田東,后者心領神會,滿臉悲憤,咬牙切齒道:

“王師伯,此人名叫蘇奕,今日忽然闖入神霄峰,得罪了靈昭師妹,我等氣不過,便讓他道歉,可誰曾想他卻極為猖獗……”

一番慷慨陳詞,把他們這些人的挑釁塑造成了出于義憤的正義之舉,而蘇奕則成了猖獗跋扈的狂徒。

其他人紛紛附和。

之前被蘇奕鎮壓跪地,早讓他們顏面盡失,怒火中燒,如今有師門長輩在,誰不想借報仇雪恨?

文靈昭聽得秀眉微皺,不過她并未親眼目睹剛才的一切,也不好說什么。

頓時之間,王儉崇、儒袍老者和負劍柳須男子三人的神色都變得陰沉不少。

這時候,鄭沐夭走來,先將筆墨紙硯遞給蘇奕。

而后,她轉身看向田東,怒氣沖沖道:“你田東還要不要臉了?敢不敢當著我的面,再把你剛才的話說一遍?”

“我……”

田東神色一滯。

可不給他開口的機會,鄭沐夭已朝王儉崇抱拳見禮道:“王師伯,剛才發生的一切,弟子都看在眼底,根本就不是田東所說那般。”

說著,就把剛才發生的戰斗經過一一道來。

在此期間,向銘、田東等人的臉色陰晴不定,心中暗恨,渾然沒想到,為了一個蘇奕,鄭沐夭竟完全都不顧同門之誼了!

就在他們暗暗焦急,思忖該如何反駁時。

王儉崇忽地揮斷了鄭沐夭的說話,道:“不必多說,不管如何,一個外人,卻跑來天元學宮行兇,欺辱踐踏學宮弟子,似此等行徑,罪不容恕!”

這位天元學宮的副宮主神色淡漠,一句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鄭沐夭呆住了,忍不住道:“王師伯,明明是他們有錯在先,為何……”

王儉崇皺眉,再次打斷道:“鄭沐夭,你身為學宮內門弟子,卻在剛才發生戰斗時,卻不阻止,如今還幫著一個外人辯駁,是何居心?”

鄭沐夭俏臉微變,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憤怒。

她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都不敢相信,堂堂副宮主竟會說出這等話來。

這時候,向銘他們則都徹底輕松,神色間涌起說不出的得意,他們哪會不明白,王儉崇是要替他們出頭?

虧鄭沐夭是鄭家之主的女兒,卻竟連王儉崇的心思都看不透,活該被訓斥!

“看在你父親和你師尊的面子上,我不與你計較,再敢不知好歹,別怪我以學宮刑罰懲治你!”

王儉崇冷哼道。

鄭沐夭氣得貝齒緊咬,正要說什么。

蘇奕拍了拍她肩膀,淡然道:“遇到不講道理的,言辭爭鋒是最蒼白無力的,不必理會,他若真找死,我不介意成全他。”

鄭沐夭一呆,內心感動之余,又不免錯愕,蘇叔叔連副宮主都不放在眼中?

好猛啊!

“你……剛才說什么?”

卻見王儉崇臉色憋得漲紅,怒目圓睜。

其他人也都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誰敢相信,就是在這等局勢下,蘇奕竟還敢說一位副宮主找死?

文靈昭都有些懵,以前時候,怎么就沒看出來這淡然出塵般的家伙,卻竟如此之囂張?

“王兄息怒,眼下事情已經明了,何須為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兒置氣?這件事,交由我來吧。”

那儒袍博帶的老者笑了笑,邁步而出,眼神淡然看向蘇奕,道:“年輕人,剛才你逼迫我學宮子弟跪地,現在,我也給你一個機會,跪在那,聽候發落,否則……”

不等說完,蘇奕淡然道:“別廢話,找死就直接動手,我保證不給你留活口就是了。”

說話時,他來到松樹旁邊的一塊巖石前,將筆墨紙硯擺放在其上。

而氣氛,則陡然壓抑之極。

無論是向銘他們,還是文靈昭,都呆呆地看著蘇奕,內心涌起說不出的荒謬感。

儒袍老者名喚褚孔朝,是天元學宮排名第八的長老,擁有宗師二重的道行,武道造詣極其強大,世俗中那些同境人物也遠不是他的人物。

可現在,卻竟被蘇奕這般羞辱!!

就是王儉崇和負劍柳須男子,都愣了一下。

“好一個狂妄小兒!”

儒袍老者褚孔朝已氣得臉色鐵青,踏步縱身,一身宗師氣息驟然暴涌而出。

那一瞬,直似一座沉寂的火山驟然爆發,強大的氣血力量壓迫得附近氣流紊亂,飛沙走石。

好強!

一些弟子內心震撼,神色間則充滿了亢奮和期待,讓得八長老都含怒出手,這蘇奕簡直不知死活。

根本不給眾人多想的機會,褚孔朝已悍然出手。

就見他雙手如利爪劍鋒,驀地朝蘇奕抓去,十指之間,璀璨的光影流轉,燦然奪目,直似真正的利刃般。

一抓之力,空氣都被撕碎如絮,產生尖銳的爆鳴。

地階中品秘籍——飛鴻抓!

這若讓抓實了,銅墻鐵壁都會如紙糊般被撕碎。

就是遠遠望著,向銘他們都有窒息之感。

可惜,沒有人知道,就在昨天時,蘇奕才殺了一個來自月輪宗的武道三重境青年宗師。

更沒人知道,這一段時間來,死在蘇奕手底下的宗師之數,何其之多。

就見蘇奕唇角泛起一絲冷峭弧度,微微搖頭,直至褚孔朝迫近而來,他這才探出右手,于虛空中捏印,一錘而出。

恰似神人擂大鼓!

咔嚓!咔嚓!

就見蘇奕的拳印直似一抹流光,卻有無堅不摧之勢,當錘下時,褚孔朝如若利劍般的雙手十指直接被碾碎轟斷,關節和筋骨炸裂爆碎,血水飛灑。

無可阻擋之下,蘇奕的拳勁長驅直入,狠狠轟在褚孔朝的胸膛。

在一種驚駭目光注視下,褚孔朝那瘦削的身影像斷了線的風箏般,狠狠砸在十多丈外的峭壁上,產生沉悶的聲音,巖石碎裂迸濺。

而后,他軀體內產生一陣密集如炒豆似的筋骨破碎聲,當從峭壁上跌落時,渾身癱軟如泥,腦袋一歪,已沒有了氣息。

一拳,捶殺宗師!

那勢如破竹,霸道無匹的一幕,驚得在場眾人心都狠狠攥起來。

“這……”

向銘等內門弟子皆亡魂大冒,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八長老,何等強大的宗師境存在,竟被一個聚氣境少年一拳轟殺?

文靈昭清麗的俏臉一片呆滯,雙目失神,這一拳,直似一記重錘,也砸在了她的心湖,隨之涌起驚濤駭浪。

那面對蘇奕時散發于骨子里的驕傲和底氣,似都被這一拳砸得粉碎。

她玉手悄然握緊,櫻唇緊抿,清冷的眸泛起如霧般的惘然之色。

時隔一個月而已,修為恢復的他,都已經能滅殺宗師了!?

“父親原來真的沒有騙我……蘇叔叔他真的好可怕啊……”

鄭沐夭也驚得身心皆顫,一對美眸死死瞪大,情不自禁想起了父親昨晚再三叮囑的話——

“蘇公子人如謫仙,看似年輕,卻有巧奪造化之手段,萬不可有絲毫不敬!”

之前,鄭沐夭還將信將疑,而此時,卻由不得她不信。

而王儉崇和負劍柳須男子的臉色,已變得空前凝重,神色變幻不定。

這一拳,也深深震撼到他們,讓他們的心神顫栗,意識到了不對勁。

一個聚氣境少年,卻于此刻,當著他們的面,一拳就殺了褚孔朝!!

這在之前,誰能想到?

就在這死寂般的氣氛中,蘇奕神色平淡道:“我不想再廢話,也不想再浪費時間,誰不服,直接動手便是。”

他一襲青袍,淡然出塵,看起來一如之前那般。

可在眾人眼中,這個才十七歲的少年,卻已帶上一抹令他們心顫的恐怖氣息。

“蘇奕,你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真要徹底為敵,你今天怕是根本走不出我天元學宮!”

負劍柳須男子聲音有些低沉,臉色鐵青陰沉。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拔劍,賜你一死。”

全場眾人心中又是一陣翻騰,眼前這位名叫厲風行,天元學宮第七長老,一代劍道宗師!

他曾負劍行走大周境內,磨劍十三載,自創“流云九擊”劍法,名震袞州。

若不是因為入門時間的原因,以其武道造詣,足可躋身九位長老中的前五之列!

而現在,蘇奕卻竟揚言,要賜厲風行一死!

“還真是兇狂啊……”

負劍柳須男子輕嘆一聲,驀地拔出背后長劍,其眼神一下子變得凌厲如劍,懾人魂魄。

他持劍縱步上前,身似流云縹緲,手中長劍則在瞬間幻化出萬千道細密濛濛的劍氣,直似煙雨飄灑,有著一種輕柔到極致的美麗之感。

可也極度危險。

那一絲絲劍氣,動輒便能洞穿玄鐵甲胄,絞碎巖石精鋼,鋒利無匹。

這一劍斬下,若抵擋不住,對手整個人瞬間會被細密濛濛的劍氣切割成一地的細碎血肉!

蘇奕眉毛微挑,深邃的眸微微發亮,這一劍……竟是有點意思啊……

不過,就在他準備出手時。

忽地一道如若晨鐘暮鼓般的威嚴聲音傳來,在場間隆隆響徹——

“住手!”

ps:第五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