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兩個選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兩個選擇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兩個選擇

漱石居外。

當聽到劍吟聲響起,盧昊俊美的臉上浮現一抹亢奮期待之色,道:“符劍秘寶用在柳師叔手中,果然非同凡響,連劍吟都有震懾神魂的威勢了。”

茶錦心中卻一陣發緊,俏臉大變,這哪里是劍吟,分明就是自尋死路的催魂曲!

她轉身就要沖進漱石居。

卻被盧昊攔住前路,苦口婆心道:“師妹,柳師叔已經動手,你就是去了,也已經沒有機會去阻止,更何況,馬上那蘇奕就要死了,你該高興才對。”

茶錦惱火萬丈,道:“我不擔心蘇奕出事,我擔心的是柳師叔會死!”

盧昊一呆,像聽到天大的玩笑,“這怎可能?他蘇奕若能殺了柳師叔,讓我給他磕頭都行。”

話音還未落下,他忽地看到,柳師叔那白衣勝雪的身影出現在了圍墻上。

盧昊登時高興笑起來:“你瞧,柳師叔他……”

“贏了”這兩字還沒說出口,他就看到柳鴻奇軀體忽地一僵,腹部位置忽地冒出一柄劍鋒,帶出一串血花。

而后,柳鴻奇站在圍墻上的身影朝后栽倒下去。

噗通!

沉悶的聲音隔著圍墻還能聽得到。

“這……”

盧昊瞳孔驟然瞪大,愣在那。

茶錦也被這一幕驚到,手腳冰涼,這才剛動手多久,柳師叔就敗了?

再看盧昊那呆愣的模樣,茶錦氣得再忍不住道:“你就等著去給蘇奕磕頭吧!”

撂下這句話,茶錦第一時間就沖進了漱石居。

當趕到那湖畔時,就看到蘇奕懶洋洋躺在藤椅中。

而常過客把手中拎著的柳鴻奇的身體,扔在了地上,鮮血從其身上汩汩流淌而出。

那俊朗的臉上沾滿灰塵,寫滿愕然和倉惶之色,似至死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茶錦渾身直冒寒意,手足冰涼,大熱天的,嬌軀卻浸出一層冷汗,愣在那。

“踹門而來,翻墻而死,堂堂月輪宗外門長老,卻竟落得這般個下場,讓人唏噓吶。”

鄭天合滿臉的感慨。

前后不過呼吸之間,一個來自月輪宗的武道三重的恐怖角色,就這般被弄死,這讓身為鄭氏之主的鄭天合都震撼得心肝顫抖。

“自以為準備充足,便可傲視一切,還大言不慚地直呼蘇兄為小東西,依我看,就這般死掉,反而便宜了他。”

周知離似不解氣,冷哼道。

常過客目光則看向茶錦,道:“姑娘,你沒事吧?”

茶錦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清醒過來,連忙搖頭,苦澀道:“我本百般勸他不要來的,可……”

“良言難勸該死鬼,茶錦姑娘,你可不能因此而恨蘇兄,你不知道,這家伙剛才的姿態何等之張狂傲慢,并且也是他第一個動手的。”

周知離連忙解釋道。

茶錦玉容變幻,道:“我早料到會這樣……”

“蘇奕,你給我等著,這件事絕不會就這般算了!”

驀地,漱石居外,傳來盧昊的憤怒大叫聲。

茶錦腦袋嗡的一聲,氣得差點吐血,還要去跟宗門求救,然后跑來送人頭!?

她剛要追出去時,常過客早已第一時間沖了出去。

沒多久,常過客就返回來,搖頭道:“已經被他逃了。”

周知離和鄭天合對視一眼,都齊齊把目光看向茶錦。

這件事,茶錦當最清楚緣由才對。

茶錦內心已經都快要崩潰了。

她從一開始就勸阻柳鴻奇和盧昊,費盡口舌,卻偏偏沒人聽她的。

眼下倒好了,柳鴻奇這位最年輕的外門長老就此殞命!

更讓茶錦無法接受的是,盧昊卻竟還愚蠢到叫囂著要報仇……

半響,茶錦才深呼吸一口氣,勉強冷靜了一些,當務之急是先把剛才的事情一一解釋清楚了。

“公子,我……”

茶錦剛開口,坐在藤椅中的蘇奕就問道,“買的晚餐呢?”

“呃……”

茶錦懵了一下,下意識道,“就在巷子外。”

“那你還愣著作甚,去拿來。”

蘇奕揮了揮手。

“噢。”

茶錦轉身匆匆而去,半途上才猛地反應過來,不對啊,我還沒解釋剛才的事情呢……

旋即,她暗嘆一聲,強忍著內心的紛雜思緒,去巷子外找那兩個拎著食盒和酒壇的小廝了。

湖畔旁邊,蘇奕說道:“幫我搜一下戰利品,順便把他的尸體處理一下。”

常過客第一時間站出來,動作飛快地開始翻檢柳鴻奇身上的物品,每一寸地方都不放過,連發絲之間、腋下之地、以及貼身內衣都扒拉了一遍。

手法之嫻熟,讓周知離嘆為觀止,一看就知道,常過客是個“老手”,不是第一次做這等事情。

沒多久,地上已擺著整整齊齊一堆戰利品。

做完這些,常過客從袖袍中摸出一個小瓷瓶,對著柳鴻奇的尸體微微傾倒,一片彩色粉末飄灑而下。

在周知離和鄭天合吃驚的目光注視下,柳鴻奇的尸體一點點消散,尸骨皆化作一地的焦黑灰燼,隨著晚風一吹,連那些灰燼隨風消散不見了。

“這……這就是潛龍劍宗的手段?”

鄭天合不禁悚然道。

常過客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一聲道:“我輩行走世間,難免會遇到一些需要殺人滅口、銷贓滅跡的事情,干的次數多了,自然駕輕就熟,讓各位見笑了。”

鄭天合倒吸涼氣,這超脫世俗之上的修行勢力,原來下起手來也這般黑?

長見識了!

這時候,茶錦已拎著食盒和酒壇返回,卻只看到柳鴻奇那染血的白色衣衫遺落在地,尸體卻不見了蹤跡,不禁也怔了一下,神色復雜。

“蘇兄,既然此間事了,我等就先告辭了。”

周知離很識趣地告辭。

蘇奕嗯了一聲,道:“什么時候茶話會開始了,你來見我。”

周知離連忙點頭答應。

很快,他就帶著鄭天合、常過客一起離開。

夜色如墨,疏星淡月。

燈火明亮的閣樓中,蘇奕一邊飲酒,一邊享用著烤鯧魚和烤全羊,很是舒坦。

吃剩下的骨頭,則丟到蹲在地上的赤猊身邊。

赤猊只嗅了嗅,就一臉嫌棄地躲開。

茶錦見此,不禁有些好笑,這可是赤焰碧睛獸的后裔,又不是狗,哪會吃骨頭?

“公子,今天的事情,您……沒生氣吧?”

猶豫了半響,茶錦才低聲問道。

“有什么好生氣的,把你留在身邊那一刻,本就是為了釣出你那位曾刺殺過我的師兄。”

蘇奕飲了一杯酒,隨口道,“說起來,你該因為此事恨我才對。”

茶錦內心苦澀惘然。

是啊,自己該恨這家伙才對,可為何偏偏一點都恨不起來呢?

反倒是心中到現在還對柳師叔和盧昊師兄有怨氣,這是為何?

這時候,蘇奕忽地抬起眼睛,直視著茶錦,道:“經此一事,我心中的氣也消了,我可以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我幫你解除牽魂鎖,還你自由。”

“二是繼續留在我身邊當侍女,作為回報,我可以指點你修行,當然,即便如此,你也隨時都可以離開。”

茶錦一呆,似不敢相信,半響才顫聲道:“真的?”

蘇奕眉頭微皺,道:“你也跟在我身邊一段時間了,難道還不清楚,我蘇奕向來恩怨分明,言出必踐?”

茶錦連忙搖頭,嬌媚明凈的俏臉浮起一絲訕訕之色,道:“妾身……妾身只是太高興了,都有些不知所措……”

蘇奕點頭道:“你可以先想一想,然后給我一個答復便可。”

茶錦暗松一口氣,這件事,她的確需要好好冷靜思考一下。

吃完飯,蘇奕徑直返回房間,開始修煉。

茶錦也返回了房間,嬌俏的倩影坐在軒窗前,望著遠處那如墨夜空,有些魂不守舍。

“我若現在返回宗門,那些長輩定會心生狐疑,畢竟柳鴻奇都死了,他們怎會相信蘇奕會這般容易放過我?”

“可若選擇留下,我仍舊只是一個洗衣疊被,端茶倒水的侍女……”

“不過,他說會指點我修行的,以他那能不可思議的手段,定可以讓我獲益良多,若這般的話,留在他身邊,也是一樁好事……”

“可我若這般做了,以后再遇到宗門的人前來尋仇,可該怎么辦?”

時間點滴流逝,茶錦心亂如麻。

忽地,安靜的房間中響起一道奶聲奶氣的嗷嗚聲。

就見幼獸赤猊嗖的一下,竄到她懷中,探著毛茸茸的爪子長長伸了個懶腰,便趴在她懷中呼呼大睡起來。

那沒心沒肺,無憂無慮的模樣,讓得茶錦一陣艷羨,這小孽障可比自己享福多了!

“罷了,姑且這般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他也說了,以后我想離開,隨時可以走的……”

茶錦咬了咬紅潤的唇,做出決斷。

頓時,整個人都輕松不少。

翌日清晨。

蘇奕在庭院湖畔前剛把松鶴鍛體術演練數次,就見茶錦已經從外邊買回了早餐。

她神采奕奕,清媚白皙的臉龐在晨光下泛起柔和的光澤,步伐輕盈,看起來心情似不錯。

她挽起袖子,露出欺霜賽雪的手腕,手腳麻利地把各色菜肴一一擺放在案牘上,又親手給蘇奕和自己盛了一碗粥,準備妥當之后,這才脆聲道:

“公子,可以吃飯了。”

如此絕代美人,卻似已經習慣了這種伺候人的瑣屑雜事,樂在其中。

相比最初在蘇奕身邊時,已判若兩人。

ps:第五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