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螳臂擋車

第一百四十九章 螳臂擋車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百四十九章 螳臂擋車

雅頌軒。

一縷縷天籟般的琴聲飄蕩而出,空靈縹緲。

遠遠望去,雅頌軒那二層樓閣內,燈火璀璨,影影綽綽。

“公子,茶錦正在為一位身份極尊貴的客人撫琴,若是冒然前往,怕是會為您[txt]惹來禍患。”

走到這,枋秀夫人玉容浮現掙扎之色,低聲開口,“能否讓我前往稟報一聲?”

蘇奕松開攬住枋秀夫人香肩的右手,道:“不必麻煩,我自己前往便可。”

說著,他徑直朝雅頌軒行去。

從蘇奕魔爪下脫身,枋秀夫人松了口氣,可當看到蘇奕的舉動,登時又慌了,連忙追上去。

“公子,此地闖不得!”

枋秀夫人壓低聲音,焦急道,“妾身不瞞您,就是袁少的父親來了,都不敢叨擾那位貴人的雅興……哎……”

眼見蘇奕置若罔聞,枋秀夫人氣得貝齒緊咬,杏眼中盡是惱火之意。

“必須得跟那位貴人解釋清楚,是這家伙執意要見茶錦,絕不能讓這場麻煩牽累到我浪淘沙頭上。”

深呼吸一口氣,枋秀夫人穩了穩心神,緊追上去。

樓閣二層的大門外,駐守著四個氣息渾厚的身影,一個個威勢懾人。

當看到走上來的蘇奕時,這四人卻都齊齊一怔,露出意外之色。

追上來的枋秀夫人見此,連忙飛快解釋:“各位大人,這位公子聽聞茶錦姑娘在此,執意要來見一見,妾身也不好勸阻……”

剛說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就發生了——

就見那駐守房門外的四人竟是齊齊朝那青袍少年躬身見禮:

“卑職見過蘇公子!”

枋秀夫人紅唇微顫,美眸瞪得滾圓:“?!”

“原來是你們。”

蘇奕眉頭微皺,“這么說,這樓閣中的貴人就是周知離了?”

眼前這四人,正是周知離身邊的貼身扈從,為首的是張舵。

“正是。”

張舵點頭,他也有點懵,不敢相信蘇奕這等人物,怎會出現在這等地方。

蘇奕沒有再多說,推門而入。

張舵他們自然不敢阻攔。

連六皇子都得敬若神明的人,他們哪敢攔?

枋秀夫人滿腔的驚疑,這青袍少年究竟是誰?

也不知是出于好奇,亦或者是其他情緒,讓她下意識跟了進去。

清雅寬敞的殿宇內,一襲玉袍的周知離頭枕一個妙齡女子的玉腿上,懶洋洋斜靠在那。

一側則有美麗的侍女烹茶斟酒。

而不遠處地方,茶錦一襲素雅長裙,云鬢霧鬟,清艷明媚。

她一對纖纖玉手在身前琴弦上輕攏慢捻抹復挑,儀態嫻靜,彈出的琴聲則似大珠小珠落玉盤,韻律清揚空靈。

周知離眼神癡癡地看著那正在撫琴的絕色女子,只覺身心皆熨帖舒服,飄飄然如登極樂。

“公子請喝酒。”

侍女雙手捧上一杯酒水。

周知離拿起酒杯,正打算一飲而盡。

就在此時,房門被人推開。

殿宇內的琴聲戛然而止,原本旖旎繾綣的氛圍登時被破壞。

周知離眉頭一皺,浮現一抹慍怒之色。

只是當看到闖進來的身影時,他手指一顫,酒水灑落,整個人下意識地坐起身來,驚愕道:“蘇……蘇公子?”

旁邊的妙齡女子蹙眉,露出一絲痛苦之色,卻原來是周知離坐直身體時,大手按在了她那玉腿上。

不過,她卻強忍著不敢吭聲。

“你倒是會享受。”

蘇奕目光一掃大殿,淡然開口。

周知離連忙站起身來,有些訕然道:“我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閑,便來放松一下,讓公子見笑了。”

“妾身見過蘇公子。”

不遠處,茶錦起身見禮,眉宇間閃過一絲慌亂,那一對美眸深處,更隱隱有警惕戒備之色涌現。

連她也沒想到,蘇奕竟會找到這里。

看到這一幕,跟進來的枋秀夫人只覺口干舌燥,頭皮發麻,她有猜到青袍少年來歷不簡單。

卻沒曾想到,連來自玉京城的這位貴不可言的大人物,面對他時都有些局促和緊張!

更讓她意外的是,茶錦竟似也認得他……

“你們先出去,我要和茶錦姑娘好好談談。”

蘇奕神色平淡。

周知離敏銳意識到了不對勁,當即揮手道,“你們都先出去,沒有吩咐,不得進來。”

殿宇內足足八個絕色佳麗和一眾侍女連忙低頭行禮,匆匆而去。

連枋秀夫人也不敢再逗留,轉身離開。

“你也出去。”

蘇奕掃了周知離一眼。

周知離一呆,旋即笑道:“那我就不叨擾蘇公子和茶錦姑娘了。”

說罷,瀟灑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都沒再看茶錦一眼。

這很無情,畢竟之前他還癡迷于對方的美色,傾心于對方的琴術。

可一察覺到局勢不對,直接拔腿走人,都不帶絲毫遲疑的。

“公子這是來興師問罪的?”

沒有了外人,茶錦也不再掩飾什么,神色清冷而平靜,眉目之間再無絲毫嫵媚之色。

“今天清晨,曾有人以符劍秘寶偷襲我,偷襲者是誰,相信你心中最清楚。”

蘇奕神色平淡,“讓他出來,或者告訴我他在哪里,我便不為難你,否則,我保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茶錦玉容變幻,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平靜道:“公子快人快語,那我也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師兄早在今日晌午便離開,不出意外,他現在早已到了袞州之外。”

“逃了?”

蘇奕眉頭微皺。

他可沒想到,一個能動用符劍秘寶的角色,竟慫到這等地步。

茶錦眼神復雜,低聲輕嘆道:“連那等秘寶都傷不到公子,換做是我,怕也會做出這等抉擇。”

蘇奕問:“你為何不逃?”

茶錦粉潤的唇微微扯動了一下,無奈道:“我本已收拾好行囊,打算離開,誰曾想卻被六殿下提前找上門來,我若不顧一切離開,以前的付出可就前功盡棄了。”

頓了頓,她苦笑道:“更何況,誰能想到蘇公子來的竟如此之快,上午才歷經一場殺戮風波,晚上就找到了這里……”

蘇奕若有所思道:“可看你的模樣,似乎并不怕我報復,這是為何?”

茶錦深呼吸一口氣,道:“很簡單,我師兄已經逃走,我若死了,師兄必會為我報仇。”

她抬眼直視蘇奕,神色已變得從容而冷靜,“誠然,他不可能是公子的對手,但我若說,在我們背后站著的,是一個超脫于世俗之上的修行勢力,公子是否還敢殺我?”

說罷,她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任何聰明人在聽到這番話后,定然該意識到,對付自己的后果會多嚴重。

而這,也正是她現在敢于直面蘇奕這個大威脅的底氣所在。

果然,她敏銳注意到,蘇奕眉頭皺了一下!

“月輪宗?”

蘇奕問。

“不錯。”

茶錦點頭,“大魏第一修行圣地,地位之高,只有大周的潛龍劍宗可相提并論。”

說到這,她內心涌起一抹傲意。

作為一名超脫于世俗的修行勢力的傳人,這就是她最大的依仗所在。

卻見蘇奕忽地笑起來,道:“你認為,這樣就可以威脅到我?”

說著,他已邁步朝茶錦走去。

茶錦清眸一縮,道:“蘇公子,我剛才的話并非威脅,而是想讓你權衡一下,是否值得徹底撕破臉。起碼對我而言,是極不愿意和您為敵的。”

蘇奕神色平淡,“別說是你,就是你背后的月輪宗,也不夠資格和蘇某為敵。”

話語隨意,卻有傲世之意。

一個扎根在世俗,卻自詡超脫世俗之上的小修行勢力罷了,也配和他蘇玄鈞為敵?

何其可笑!

而眼見蘇奕一步步走來,茶錦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又是驚詫,又是心寒,這家伙難道就不知道忌憚為何物?

悄然間,在她雙手出現一對短刀,宛如一對殘月,鋒芒懾人。

蘇奕眼神投出一抹不屑,道:“螳臂擋車。”

如潮劍吟響徹,蘇奕拔出御玄劍,于虛空一刺。

茶錦毫不猶豫就要閃避。

上次在拙安小居,她就見識過蘇奕戰力的恐怖,更是差點就被鎮壓,自然很清楚,正面硬撼的情況下,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對手了。

可讓茶錦驚悚的是,蘇奕這一劍看似簡單,卻如天羅地網般,封斷她所有的退路,根本就是避無可避!

無奈之下,茶錦揮動雙刀,選擇硬撼。

鐺!!

金戈交鳴般的碰撞響徹,茶錦只覺雙手劇痛,短刀齊齊脫手而飛。

而不等她反應,一抹劍鋒已如閃電般刺來,在其咽喉一寸之地時,劍鋒驟然頓住。

可即便如此,也驚得茶錦呼吸一窒,瞳孔睜大,腦袋一片空白。

一劍之威,竟恐怖如斯?

這是何等風采,何等道行?

她嬌軀顫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內心的驕傲、底氣、依仗就如泡沫般崩碎,被無盡的恐懼所淹沒。

在這等力量面前,什么計謀、什么謹慎、什么威脅,統統是笑話。

任你千般計謀,萬種算計,生死也不過一劍之事!

“從進入云河郡城第一次見面時,我就說過,不要來惹我,可你偏偏不聽,我是該說你愚蠢,還是無知?”

蘇奕目光淡漠,看著茶錦如同看著一只螻蟻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