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兔起鶻落 勢如破竹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兔起鶻落 勢如破竹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兔起鶻落 勢如破竹

鬼尸蟲!

成百上千,猙獰的口器中發出刺耳如鬼哭狼嚎的尖嘯,在虛空中席卷而開。

張毅韌拔出戰刀。

陳征冷哼一聲,雙袖鼓蕩,風雷之音大作。

與此同時,青碧竹杖悄然出現蘇奕掌中。

拇指一挑,推劍出鞘。

隨著蘇奕手腕一轉,泛著淡青色的劍鋒驟然揚起。

剎那間,就如無數寒芒乍現,又似一縷縷流光激射而出。

我有一劍游十方,上窮碧落下黃泉!

此乃大快哉劍經之游十方。

劍吟還在響徹,那鋪天蓋地的鬼尸蟲群皆在瞬息間爆碎,被無匹劍氣齏粉。

竹孤青清眸一凝,好玄妙的劍法!

并且,蘇奕此舉,也讓她有些意外,難道他真不是陰煞門的奸人?

幾乎同時,竹孤青敏銳注意到,血衡道人他們在釋放出鬼尸蟲群后,第一時間朝庭院外逃竄。

她不再遲疑,閃身殺去。

甫一行動,她直似一道迅捷的白光,手中劍吟如潮,迸發出一道璀璨耀眼的劍氣,如若一掛煙霞般貫空而起,當頭朝血衡道人斬去。

煙霞寒魄劍!

竹孤青的成名劍術,一經施展,如煙霞般璀璨,劍氣則刺骨般寒冷,可瞬間凍傷敵人氣血神魄。

“這女人總算明白過來了,也不算太笨。”

陳征暗道。

便在此時,變故陡升。

竹孤青這一劍,尚在半途卻竟是被蘇奕擋住,輕而易舉就將其劍勢破開。

“你!”

竹孤青惱火,臉色冷若寒霜。

“一邊去,待會再找你算賬。”

說話時,蘇奕早已閃身暴沖上前,御玄劍猛地朝正打算跳墻逃走的血衡道人刺去。

血衡道人眸子中兇芒一閃,猛地探手一抓,將身邊的褚四郎拎起,狠狠砸了過來。

褚四郎驚得亡魂大冒,怒吼大叫:“我去你娘……”

他身影就被一劍劈成兩半,鮮血如瀑飛灑,怒罵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趁此機會,血衡道人已帶著柳湘藍翻墻而去。

可還沒逃幾步,一道散發著滔天鐵血肅殺氣的身影已阻擋在前,直似一道天塹!

“我說了,會幫蘇公子看好這扇門。”

陳征一指庭院,面無表情道,“退回去!”

血衡道人臉色格外難看。

他轉身就要朝另一個方向逃去,可這個方向上,一身素凈長衣的竹孤青已持劍殺來。

“該死!”

血衡道人臉色鐵青,探手朝一側抓去,打算故技重施,以柳湘藍的性命來開路。

誰曾想卻落空了。

就見,柳湘藍受驚兔子似的朝不遠處的陳征逃去,嘴里發出憤怒的咒罵聲:“老娘就知道你這老雜毛不是東西!”

“陳大人,我認輸,是生是死,任憑您處置!”

說著,柳湘藍噗通跪在陳征面前,眼淚汪汪,哀聲求饒。

陳征眉頭一凝。

一下子,血衡道人心都涼了。

可他卻不敢稍有絲毫的怠慢,因為竹孤青已殺來。

鐺!!

可竹孤青這一擊尚在半途,再次被蘇奕破開,讓得她那修長的身影都是一晃,有些狼狽地倒退數步。

她氣得咬牙,清眸怒火洶涌,清斥道:“你小子怎么如此記仇!?”

血衡道人卻欣喜若狂。

趁此空隙,他身影暴沖,一躍十多丈,使出渾身解數去逃命,直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路。

“我要殺的人,只能由我來殺。”

說話時,蘇奕已朝血衡道人沖去。

宗師之輩,早可以凌空飛渡,縱身如飛鳥,騰挪似靈猱。

甚至可以凝聚真元之力虛托軀體,短時間滯留虛空中。

御水而行時,更是如履平地。

似這般人物要逃走,也只有宗師層次的角色才能追上。

蘇奕掌握的身法再精妙絕倫,可畢竟不是宗師,一身力量還沒有真正的“化罡”,無法凌空飛渡,注定不可能追得上了。

但他根本就沒打算追上。

“咄!”

伴隨一道晦澀道音,直似平地起驚雷。

這一瞬,蘇奕再度施展大虛魂劍訣的奧義。

就見數十丈外,血衡道人身影一個趔趄,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駭然之色。

不過,他畢竟是宗師,且修煉有神魂秘法,雖然遭受突襲,卻竟硬生生扛過來。

不等蘇奕靠近,就再次瘋狂逃竄。

“這老東西倒也有點東西。”

蘇奕不由訝然。

思忖時,他動作毫無停頓,驀地將手中御玄劍舉起,甩手投擲出去。

御玄劍如若一抹激射的流光,撕裂長空而去。

血衡真人察覺到危險迫近,驀地抬手撐開一柄青銅傘,擋在身后。

青銅傘炸開。

強大的沖擊力震得血衡真人身影踉蹌,臉色都一陣蒼白。

還不等他身影站穩——

“咄!”

又是一縷晦澀道音炸響。

血衡道人腦袋嗡的一聲,如遭雷擊,神魂都有撕裂般的劇痛之感,唇中都不禁發出痛苦的嘶聲。

他縱然修煉有神魂之力,又那經受得住大虛魂劍訣的連續兩次攻擊?

整個人都都似發了羊癲瘋般,渾身抽搐,無法自控。

就在此時,蘇奕已飄然而至,抬手按下。

喀嚓!

血衡道人顱骨爆碎。

“老子……不甘心啊……”

血衡道人怒目圓睜,軀體軟綿綿躺倒在地。

“廢話,誰死的時候會甘心?”

蘇奕一陣搖頭。

遠處,陳征撫掌贊嘆:“蘇公子好手段!”

這一戰,不過須臾之間,可卻有太多變數,諸如鬼尸蟲群、竹孤青的摻合等等。

可蘇奕卻硬生生憑一己之力,先除鬼尸蟲群,再斬褚四郎這個替死鬼,期間連番兩次阻斷竹孤青的摻合,最終硬生生將逃出重圍的血衡道人殺死!

一系列動作,兔起鶻落,勢如破竹,讓得久經殺伐征戰的陳征都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至此,他再也不懷疑蘇奕曾讓青河劍府府主木倉圖低頭認輸的事實!

竹孤青絕美的玉容明滅不定,既惱怒連續兩次被蘇奕阻撓,也心驚于蘇奕一個聚氣境初期的少年,所顯現出那可怕的戰力。

內心也是久久無法平靜。

蘇奕卻沒想這么多,若不是血衡道人逃得有點快,正面廝殺的話,一劍都能將其弄死,根本不必耗費這么大力氣。

“歸根到底,受制于修為,身法是我目前唯一的短板……”

蘇奕思忖時,彎腰正要撿起地上的御玄劍。

忽地,一道暴雷般的劍鳴響徹。

遠處的陳征和竹孤青臉色齊齊一變,本能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而蘇奕身影也微微一滯,旋即眼疾手快,拎起御玄劍橫擋于身前。

砰!!!

一道耀眼無匹的璀璨飛劍破空而至,撞在御玄劍之上,飛劍上爆發出的威能,震得蘇奕身影一個踉蹌,倒退數步,清俊的臉龐都微微有些蒼白。

難過得有點想吐血。

“竟讓我受傷了……”

蘇奕有點意外,眸子一下子變得冷冽而淡漠,這還是轉世以來,他第一次這般狼狽。

第一次在猝不及防之下吃了暗虧!

這感覺,多久沒有體會過了?

那一道七寸飛劍滴溜溜一轉,就沿著原路破空而去。

可蘇奕一眼就辨認出,這是一柄符劍秘寶,并非真正的飛劍,當是由元道修士所煉制,其威能動輒能滅殺宗師人物。

“嗯?”

葫蘆巷外,響起一道吃驚的聲音,似沒想到,蘇奕竟能擋住這一擊。

蘇奕縱身朝巷子外掠去。

他內心殺機涌動。

只是,抵達巷子外時,就見街巷上熙熙攘攘,人來人往,早沒有了敵人的蹤跡。

“逃得了一時,能逃得了一世嗎?”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心神漸漸平靜下來。

“蘇公子,沒事吧?”

陳征大步而來,剛才看到蘇奕所遭受的那一擊,讓他都背脊發寒,識破了那一柄飛劍的玄機。

蘇奕搖頭,神色平淡道:“一個縮頭縮尾見不到光的鼠輩罷了,還奈何不了我。”

陳征道:“可認出對方來歷?”

蘇奕點頭道:“大概已猜出一些。”

他心境已徹底恢復過來,古井不波,笑道:“陳大人,無須理會這點小事。”

說著,已邁步朝拙安小居行去。

“小事?那可是一柄陸地神仙煉制的符劍,換做尋常宗師人物,怕是早已人頭落地了。”

陳征暗道。

這一剎,他才意識到蘇奕這少年的恐怖,剛才那等局勢,何等兇險,可卻硬生生被他以硬撼的方式化解了。

雖然有些狼狽,可已經堪稱是奇跡。

畢竟,放眼天下的聚氣境中,怕是沒幾個能擋住此等一擊!

竹孤青一直立在那,眼見蘇奕走來,她略一遲疑,這才微微拱手,道:

“之前是我殺敵心切,誤會了你們,若有得罪之處,還望體諒。”

說罷,她自己都感覺有些羞愧,神色很不自然,內心泛起絲絲的窘意。

蘇奕瞥了這個白發如雪,清冷如冰的絕美女子一眼,笑著調侃道:

“我還以為你是那種嘴硬到不會低頭的人,沒曾想,原來也是會認錯的。”

竹孤青玉容變幻,清眸中泛起一絲絲的羞惱,自己都已道歉,這臭小子竟還得理不饒人,真是過分!

而看到這樣一個冰山大美人如此窘態,陳征心中也頗為愉悅舒服。

他出聲打圓場:“不打不相識,依我看,既然誤會已揭開,就沒必要為此傷和氣,蘇公子你覺得如何?”

蘇奕隨口道:“陳大人不必擔心,我還不至于因為這點小事和一個女人斤斤計較,若如此,我和她又有什么區別?”

竹孤青一呆,清眸瞪得滾圓,胸口都一陣起伏,氣得差點控制不住揮劍劈過去。

這小子一定是專門煉了一門氣功,能把人氣死那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