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劍破云層 力挽銀河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劍破云層 力挽銀河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劍破云層 力挽銀河

陰云之下,校場中央。

密匝匝如暴雨的箭矢全都朝蘇奕一人籠罩而去,尖銳的破空聲如音潮般,響徹天地間。

不知多少人為之色變。

別說尋常武者,就是厲害的武道宗師,一般也不愿和一支裝備精良的軍隊對抗。

畢竟,武道四境終究是凡俗之境,宗師再強大,也只是肉體凡胎。

卻見蘇奕不曾改變方向,徑直朝高臺上的秦聞淵沖去。

他縱步上前,衣袂獵獵作響。

在一眾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大多數箭矢皆險之又險地從他身側掠過,不曾傷到他分毫。

而隨著他手中御玄劍隨意劃出。

鐺鐺鐺

一陣清脆密集的爆鳴中,那些躲不開的箭矢皆如紙糊般,尚未靠近,就被削斷,砸落一地。

這一幕,讓得那些大人物們神馳目眩,咂舌不已。

箭矢如雨,卻能在其中毫發無損地橫行前沖,任誰都不為之驚嘆?

眼見僅憑弩箭傷不到蘇奕,校場中驀地響起一道暴喝。

“突擊——!”

校場四周,一眾身負重甲的護衛手持長槍大戟,化作重重鐵甲洪流,朝蘇奕一人暴沖而去。

成百上千,陣型森嚴,槍鋒如林!

這是隸屬于郡守府的精銳士卒,每個皆訓練有素,久經沙場,就是武道宗師被重重圍困,不死也得重傷。

這就是秦聞淵的底牌之一。

以軍伍之力,行人海戰術,哪怕最終殺不死蘇奕,也能將其體力消磨耗盡!

蘇奕佇足,眉頭微皺。

他倒不懼這些,只是感覺有些麻煩。

就如猛虎看到一群老鼠撲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一身的真元涌入御玄劍內。

如潮劍吟隨之響徹天宇。

就見泛著淡青色光澤的劍身之上,靈光涌動,涌現出一道幽奇異扭曲符箓鐫刻而成的敕令。

采玄。

采擷天地之玄機而御之!

通俗而言,便是奪天地之勢為己用。

“殺!”

震天的吶喊聲響徹,手持長槍大戟的重甲兵卒從四面八方團團圍困殺來。

一排排槍戟朝蘇奕暴刺而去。

這一幕,看得不知多少人呼吸一窒,心都懸起來。

便在此時,蘇奕驀地揚起御玄劍,于虛空一引一劃。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蘇奕上空那厚重的云層驟然炸開,無數雨水如銀河般傾瀉而下。

抬頭一看,就仿佛天穹破開一個窟窿,宛如神跡。

“這……”

校場所有人都被驚到,那些宗師都無不色變。

劍破云層?

這是凡俗之輩可掌控的力量?

那些沖殺向蘇奕的兵卒,也都被這一幕驚到,一身氣勢出現一絲滯澀。

而此時,雨水傾瀉而下,卻似被無形的大手牽引,裹挾著蘇奕手中的御玄劍一起斬出。

我有一劍挽星河,傾天覆地蕩凡塵!

那一瞬,蘇奕恰似挽動一掛銀河,挾凜凜天威,直似仙神之術,驚天動地。

連他那頎長的身影都變得虛幻縹緲起來。

轟隆!

當這一劍落下,附近十丈之地分布的上百位重甲兵卒,皆一個個如遭天罰,身上甲胄如紙糊般炸開,軀體都被摧垮,血肉橫飛,斷臂殘肢和血水混雜著,撲簌簌灑落一地。

十丈之外,那些重甲士卒皆神色一滯,嚇得肝膽欲裂。

那十丈范圍之內,之前還活生生的上百位士卒,如今化作滿地的碎裂尸骸,血流成河!

這血腥震撼的一幕,刺激得遠處眾人都頭皮發麻,驚叫出聲。

“好可怕!”

“這是仙術嗎?”

“劍破云層,御天降之水殺敵,這根本不是凡俗可以掌控的力量!”

“傳說中的陸地神仙才有這般能耐!”

……嘩然四起。

章知炎、袁武通也都被驚到,他們都曾有幸見過陸地神仙的風采。

這一幕讓他們都第一時間就浮現一個念頭——

這蘇奕難道是個隱藏了修為的陸地神仙?

秦聞淵臉色徹底變了。

他同樣也想到了這一點,一時間內心沉重之極。

“退下!”

場中,蘇奕拎著劍,深邃的眸掃視四周,冷冷喝斥。

那些訓練有素的重甲士卒皆渾身一哆嗦,嚇得倉惶而退,如鳥獸散。

一劍殺了上百人,這讓誰能不懼怕?

在那些士卒眼中,此刻的蘇奕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神仙,遠不是他們這些凡俗之輩可褻瀆!

沒有人敢去嘲弄。

換做是他們,恐怕也早慌了神,不敢抵抗。

“你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

蘇奕邁步上前,眼神淡然如舊。

天穹云層匯聚,那一道破開的窟窿已不復存在。

只是,那一劍的威勢,依舊殘留在所有人心中。

“秦某現在低頭認栽,能否換我父子一命?”

高臺上,秦聞淵聲音沙啞開口。

到了此時,他才明白自己所準備的那些底牌,在這等能夠御用“天威”的存在面前是何等可笑。

而秦楓早已嚇得魂不附體,兩股顫抖,都快要癱在地上。

“你覺得呢?”

蘇奕一個邁步,登臨高臺之上,頎長的身影淡然出塵。

秦聞淵沒有再廢話,拔出腰間佩刀,神色瞬間變得沉凝而冷靜,盡顯宗師風采。

他氣勢瞬息變了,悍勇肅殺,勢如巍峨之山,竟渾不遜色于木倉圖分毫!

“那秦某就只能拼個魚死網破了!”

秦聞淵揮刀出擊。

無匹刀氣如雪亮的神虹,掠空一閃,奔襲蘇奕而去。

其勢如火,霸烈無雙。

許多人目光都有被刺痛的感覺。

就是袁武通、章知炎都瞇了瞇眼睛,意識到甫一出手,秦聞淵便動用全力,施展其絕學“風火疾空刀”!

這可是一門天階上品武學,一經施展,刀勢如風,威如烈火奔襲,端的是霸道絕倫。

卻見蘇奕搖了搖頭,手腕一抖,手中御玄劍簡簡單單刺出。

毫無花哨,自然而然。

鐺!!!

秦聞淵手中戰刀被格擋,無法寸進。

火星四濺中,隨著蘇奕掌指發力,御玄劍猛地爆綻寒芒,蕩開對方戰刀,長驅而入。

泛著淡青色的劍尖刺在秦聞淵胸膛上,后者身影一個踉蹌,被震得倒退出去,差點栽下高臺。

就見他胸前衣襟碎裂,露出一塊護心鏡,鏡面凹陷出一個深深的劍痕。

顯然,是這護心鏡救了秦聞淵一命!

可即便如此,還是驚得在場不少人倒吸涼氣。

之前木倉圖都能和蘇奕周旋激戰一陣,讓人們下意識認為,蘇奕要殺死秦聞淵,一時半刻也辦不到。

哪曾想,僅僅一劍而已,就差點要了秦聞淵的命!

“這不可能!”

秦聞淵似都承受不住這等打擊,驚怒大叫。

他可不認為,自己連木倉圖都不如。

蘇奕似看穿他心思,語帶譏誚道:“區區武道宗師而已,也配與我蘇某人為敵?”

話音未落,他已再次出劍。

同樣是簡簡單單一劍,卻給秦聞淵以逃無可逃,避無可避,如若深陷天羅地網中般的絕望之感。

“開!”

秦聞淵怒吼,揮刀上前,完全就是玉石俱焚般的架勢,死也要拖蘇奕墊背。

可下一刻,他手腕劇痛,戰刀脫手而飛。

緊跟著,一抹劍鋒刺入咽喉,貫穿而過。

血水迸濺而起。

“我師兄……會……會為……我報仇的!!”

秦聞淵聲音斷斷續續,越來越虛弱,滿臉寫滿了痛苦、不甘、憤怒、怨恨之色。

蘇奕已收劍于手,敷衍地說了句:“走好。”

噗通!

秦聞淵從高臺上栽落地上,雙瞳睜大,死不瞑目。

全場死寂。

章知炎這等武道宗師都毛骨悚然,背脊直冒寒氣。

秦聞淵,云河郡城一代權柄滔天的大人物,影響了云河郡十九城三十年的武道宗師,卻竟就這般被滅殺于此!

任誰能不驚?

再看場中其他大人物,無不心神惶惶,驚駭無措。

這完全要比木倉圖落敗更讓人感到害怕和恐懼。

而那些年輕一代的子弟,都早已呆滯在那,腦海空白。

今日所見之一切,對他們而言,直如神話傳說般,血腥、震撼、匪夷所思!

就是黃乾峻、袁珞兮、袁珞宇他們,一個個也都默然,內心涌起說不出的震撼。

“快來人殺了這惡賊!快啊!”

驀地,一道凄厲驚恐的尖叫響起,就見秦楓披頭散發,倉惶逃竄,如若瘋掉似的。

蘇奕腳尖一挑,秦聞淵遺落在地的戰刀掠起,被他探手抓住,隨手一擲。

數十丈外,秦楓的身影被戰刀從背部貫穿而過,狠狠摔在地上,就此斃命。

自始至終,在場那些郡守府的大人物們,沒有一個敢上前去營救這位郡守之子。

這一幕,讓得在場眾人心中又是一顫。

之前,蘇奕說要殺秦聞淵父子時,還有不少人沒當真,根本不相信他能辦到。

可此時,全都沉默了。

“還有誰要和我蘇奕清算的?”

高臺上,蘇奕環顧四周,淡然出聲。

輕飄飄一句話,久久在校場中回蕩著,卻無人應答。

蘇奕一個人而已,敗青河劍府之主、闖重甲千軍之陣,劍殺郡守父子!

誰不想活了敢去應答?

見此,蘇奕并不意外。

他看了看天色,將御玄劍收起,手中則多出一柄油紙傘。

當傘面在頭頂撐開。

天穹厚重的云層中,醞釀已久的一場滂沱大雨傾盆而落。

雨勢之大,怎一個痛快了得!

感謝“遛個球”童鞋的盟主賞!

嗯,又欠了一個五更,商量個事,大家別砸盟主了,等金魚還完債再來行不行?快哭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