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親自送爾等上路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親自送爾等上路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親自送爾等上路

沉悶而壓抑的氣氛,很快就被打破。

“蘇奕,你今日宴請我們是想做什么,耀武揚威?炫耀你如今混得發達了,打算借此羞辱我等?”

錢云久陰沉著臉,冷冷開口。

霍隆、鄭逍林、張豐圖、柳鶯、楊奇、褚連恒等人,也都臉色難看地盯著蘇奕。

當年在青河劍府,他們都和蘇奕有過節,發生過多次沖突,沒少欺辱過蘇奕。

如今,眼見這個曾被他們踩在腳下的家伙,卻居然在這豐源齋第九層設宴,專門邀請他們前來,只要不蠢就知道,宴無好宴!

“我早察覺這個邀約有問題,沒曾想,卻竟是真的。”

霍隆冷哼,“只是我很不解,你一個修為盡失的廢人,且早已被驅逐出宗門,如今又是如何能坐在這里的?”

這些話皆毫不客氣。

周懷秋眉頭微皺,干咳道:“你們以前皆是同門,說話都客氣一些。”

南影也笑吟吟開口,道:“大家應該還不知道吧,蘇師兄他早已非以往可比了。”

她已調整好心態,美眸流波,笑語盈然。

“哦,能否跟我等講講?”

在場另一個女弟子柳鶯問道。

南影卻將目光看向蘇奕,輕聲細氣道:“蘇奕師兄,你不介意吧?”

蘇奕自顧自給自己斟滿一杯酒,神色平淡道:“有什么話,盡管暢所欲言,今夜之后,怕是就沒這等機會了。”

“呵呵,你這番話說的不錯,若早知道今晚宴會的主人是你,老子絕對不會來了。”

霍隆冷笑。

其他人也都是這樣的心態,認為蘇奕這是故意在跟他們耀武揚威,面目可憎。

蘇奕只瞥了霍隆一眼,就收回目光,又為自己倒了一杯酒。

“各位,周師叔剛才說的不錯,說話還是要客氣一些的。”

南影清聲道,“大概是半個月前,蘇奕師兄在廣陵城和落云城之間的龍門大比上,一舉奪得第一的頭銜,名震大滄江兩岸!”

錢云久、霍隆等七人皆錯愕,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你說這廢物修為恢復了?”

“這怎可能?”

一些人更是難掩內心震驚,開口閉口就是廢物,可見在他們心中,把蘇奕當做了什么。

事實上,他們若非今日在此見到蘇奕,幾乎都快要把蘇奕忘了。

一個入贅的廢物,早和他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可現在,南影卻告訴他們這樣一個事實,任誰能不錯愕?

“這么說,蘇奕的修為已經恢復了?”

錢云久神色驚疑。

“不止是恢復了,還比以前強大了許多。”

南影眼神帶著一絲欽佩和崇拜,“文玨元師兄夠厲害了吧,可卻被墨天凌一招擊敗,可強大如墨天凌,最終也成了蘇奕師兄的踏腳石!”

“這……”

錢云久他們齊齊色變。

文玨元是青河劍府內門弟子中的佼佼者,可卻敗在那墨天凌手中。

而墨天凌,則敗在蘇奕手中!

這樣一對比,誰還能不清楚恢復修為后的蘇奕,戰力是何等強大?

“這怎可能?”

柳鶯難以置信,無法接受這一切。

其他人也都如此。

誰甘心承認一個曾被他們欺辱和踐踏的角色,如今竟魚躍龍門,變得如斯強大?

“為何不可能?這件事,我親眼所見,難道還能是假的不成?”

周懷秋冷聲呵斥錢云久等人,“承認蘇奕變強就這么難?快向蘇奕敬一杯酒,過往的恩怨就此不要再提了。”

他早察覺到不對勁,眼見錢云久他們還這般抵觸和排斥蘇奕,心中哪能不著急了。

須知,蘇奕如今能堂而皇之地坐在此地,還讓翠云夫人都奉為最頂尖的貴賓,豈可能是以往可比?

蘇奕抬眼看了看周懷秋,沒有做聲。

他自然一眼看穿了周懷秋的擔心。

可惜,今天就是周懷秋在,也注定難以改變今夜的一切。

思忖時,蘇奕再倒了一杯酒。

“周師叔,你說讓我等給他敬酒?”

錢云久等人皆嘩然起來,坐不住了,一個個都怒形于色。

周懷秋心中一沉。

若換做是其他一些久經風浪的角色,怕是早已看出今晚宴席的端倪。

可偏偏的,錢云久他們都是一些年輕人,一個個家世不凡,錦衣玉食,根本就受不得這口氣。

“蘇奕,這就是你此次召集宴飲的目的吧,先耀武揚威,再借周師叔這等長輩來壓我等向你低頭,你想得可真美!”

楊奇憤然起身。

他一直沉默寡言,可這一刻卻再受不了了。

“不錯,你修為恢復又如何?我等還不至于因為這樣一頓宴席就朝你卑躬屈膝!”

褚連恒、張豐圖等人也都紛紛表達不屑,一副傲骨錚錚的姿態。

蘇奕依舊不曾開口,自顧自再斟了一杯酒。

眼見他那淡然自若的姿態,卻讓周懷秋心中一寒,愈發感受到不妙。

周懷秋一掌拍在酒桌上,臉色冷厲威嚴,道:“一群蠢物!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還敢撒野耍橫,老夫且問你們一句,就是你們背后的宗族長輩,是否有資格在此宴飲?”

他眼神寒芒涌動,驚得錢云久他們皆色變,啞口無言。

捫心自問,他們各自背后宗族雖然不凡,可就是那些長輩大人物想要坐在這豐源齋第九層中,卻也很難……

“各位,周師叔的意思是,蘇師兄能在此安排宴飲,身份早已不是以往可比了。”

南影美眸如水,柔聲道,“你們若再像以前那般看待他,怕是會惹出禍事來。”

錢云久他們臉龐陰晴不定,明顯冷靜了許多。

“南影師妹,你今晚處處替蘇師弟說話,莫非是舊情未了,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倪昊故作淡定地調侃道,實則心中很不是滋味。

從進入這山河殿,南影的目光就像粘在蘇奕身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且每次只要開口,都是在向眾人吹捧蘇奕如何了得,這讓倪昊心中焉能不嫉恨?

南影臉色微變,連忙解釋道:“倪昊師兄,我只是在為周師叔陳述事實,不想讓大家和蘇師兄的關系鬧僵,畢竟,萬一鬧得不愉快,可就不好了。”

“鬧得不愉快又如何?”

驀地,霍隆忍不住道,“在青河劍府,誰不知道我們這些人和他蘇奕交惡?我承認,他如今混得風生水起,都有資格坐在這第九層中宴飲,可我等也不可能就此向他低頭賠罪!”

一番話,氣得周懷秋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見過犯渾的,沒見過如此犯渾的!

老子的提醒還不夠明顯嗎?

卻見錢云久、柳鶯、楊奇等人也紛紛附和,一個個大義凜然的姿態。

而蘇奕依舊不曾開口,再倒了一杯酒。

在他身前,已擺著六杯酒。

至于黃乾峻,自始至終就坐在那冷眼旁觀,只是偶爾看向錢云久他們時,眼神會帶上憐憫之色。

他最了解這種宗族子弟的心態,想讓他們低頭,只有一種辦法最有效,狠狠收拾一頓。

而若想讓他們徹底服氣,就得讓他們的長輩也認栽。

否則,他們總會心存僥幸,自以為憑借宗族之威勢,可以把丟掉的面子找回來。

越是出身不凡,越是如此。

換而言之,這才是世間最正常最普遍的事情。

可惜,他們這次碰到的,偏偏是這世俗間最特殊的一位存在!

“這酒宴太惡心人,周師叔,我先行一步。”

錢云久長身而起,都懶得再去看蘇奕一眼。

“對,我們走。”

霍隆他們也都起身。

一個個神色不屑。

就在此時,蘇奕倒了第七杯酒,神色平淡道:“各位別慌,既然話說完了,就由我親自來送你們上路吧。”

“你什么意思?”

錢云久霍然轉身,好笑道,“你蘇奕難道還打算把我們留下來不成?”

霍隆他們也都止步,冷冷看向蘇奕。

氣氛驟然變得壓抑下來。

周懷秋臉色微變,道:“蘇奕,莫要沖動,給我一個面子,讓他們走。”

蘇奕起身,眼神平淡道:“周師叔,當年我在青河劍府時,你也是知道他們是如何欺辱我的,可當時偌大的青河劍府,卻沒有一人給我主持公道。”

“現在,我自己要了斷當年的事情,你卻要阻攔我,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周懷秋一呆,心中顫抖,果然,這小子果然是打算借此宴會動手報仇!

“蘇師兄,這可是豐源齋,你可不能亂來。”

南影忍不住開口。

錢云久、霍隆他們都不禁冷笑起來。

這些年里,他們可從沒有聽說過,誰在豐源齋鬧事之后有好下場的!

霍隆更是陰測測說道:“蘇奕,你大概還不知道,前些天的時候,年云橋、閻成榕他們就是因為在此鬧事,被雍和郡郡守大人穆鐘庭所殺,他們背后的宗族得知消息后,屁都不敢放一個,難道你也想試一試?”

“年云橋和閻成榕死了?”

南影詫異,據她所知,這兩人當年也是蘇奕的仇人。

“不錯,他們就死在我們現在所在的山河殿!”

霍隆聲音鏗鏘,擲地有聲。

聞言,周懷秋和倪昊都不禁一驚。

“現在你若敢動手,我倒敬你是一個男人!”

霍隆抬手一指蘇奕,目光輕蔑。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動手就是女人。

錢云久他們都不禁哄笑起來。

挑釁味道十足。

當看到這,黃乾峻臉頰肌肉一陣抽搐,差點憋不住笑出來。

拿蘇哥那天殺人的事情,來挑釁蘇哥敢不敢動手?

這你媽……真絕了!

而眼見事情鬧到這般地步,周懷秋眉頭擰起,心中一嘆,打算出面調解,息事寧人。

就在此時——

一縷如潮劍吟在山河殿內響徹。

ps:明天上架,這兩天看到書評區有童鞋拿看盜版開玩笑,可金魚卻一點笑不起來。

因為這本書上架成績若是差勁,極可能會被迫太監完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