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三十四章 近在咫尺 人盡敵國

第三十四章 近在咫尺 人盡敵國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三十四章 近在咫尺 人盡敵國

夜色越來越深,老槐樹寂靜無聲。

忽地,庭院一側的圍墻上,出現一道身影。

依稀可見,他身披玄色道袍,身影枯瘦如竹,雙手各拎著一個人尸。

道人隨手一拋,拎著的兩具尸體墜落庭院地面上,緊跟著縱身一躍,便來到了庭院內。

“咦,傾綰,這庭院住人了?”

由于天色太暗,道人這才看清楚,原本雜草叢生的廢棄庭院,如今被清掃得煥然一新。

“吳若秋,你總算來了。”

回答的,是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他已從竹椅中起身,右手隨意拎著桃木劍,站在夜色中,靜靜看著對方。

這吳若秋約莫四十余歲,膚色白凈,柳須飄然,背負一把劍,腰間掛著一個黃皮葫蘆,看起來倒也頗有出塵之氣。

“你是誰?怎會知道我姓名?”

吳若秋吃了一驚,露出警惕之色。

剛說完,他嘴里中發出一陣尖嘶怪異的嘯音。

可等待許久,也沒有他預想中的動靜發生。

吳若秋心中一沉,有些焦急,怎么回事?

“那些鬼尸蟲皆被我殺了,你就是叫破喉嚨也沒用。”

蘇奕閑庭信步,朝吳若秋走來。

“你究竟是誰?”

吳若秋厲聲道,一對眸子中精芒閃爍,渾身氣機已蓄勢待發。

“別緊張,動手前,我有一些事情要問你。”

蘇奕說話時,已來到吳若秋一丈之地佇足。

吳若秋這才看清楚,對面是一個才十多歲的少年,青色布袍,手拎木劍,身影頎長,身上的氣息僅僅只有搬血境水準而已。

吳若秋頓時放松下來,心中自嘲,老子真是越活越膽小了,竟差點被一個搬血境的雛兒嚇到。

他負手于背,冷然道:“年輕人,你還不夠資格跟吳某對談,去把你師傅叫來,我倒要問問,他是如何教授弟子的,一點禮貌都沒有!”

水井中的鬼尸蟲斷了聯系,連傾綰也躲著不現身,這讓吳若秋懷疑,蘇奕背后另有高手。

蘇奕哂笑搖頭,“這世間若真有能夠做我蘇某人師尊的,我或許還會欣喜不已,遺憾的是……我至今還不曾遇到一個。”

吳若秋一怔,譏笑道:“毛還沒長齊,口氣可不小!若你再不請出你師尊,可別怪吳某人對你不客氣了!”

他眸子精芒涌動,氣勢驟然一變,身上氣機運轉時,竟隱隱傳出澎湃如潮的轟鳴鼓蕩之音。

這是聚氣境才能掌握的力量。

武者一旦運功,氣血聚攏,沸騰燃燒。

隨著氣機的引導,能夠在戰斗時,讓每一個動作,都精確的好像用標尺量過,不差毫厘,對一身力量掌控到了最精妙的地步。

吳若秋是聚氣境通竅層次修為,銅皮石肌,鐵骨玉筋,尋常刀槍根本已難以傷到他。

蘇奕唇邊泛起淡淡的譏誚,道,“那蘇某倒要見識見識,你一個聚氣通竅層次的小角色,該如何不客氣。”

“吳某人行走世間多年,見過狂的,沒見過如你這般狂的!”

吳若秋氣急而笑。

聚氣通竅境是小角色?

聽聽,這是人言否?

他驀地縱身上前,衣袖鼓蕩,探手朝蘇奕脖頸抓去。

一位聚氣境突然出手,那等力量迅疾若雷,霸道凌厲,僅僅那等氣勢,都能嚇破搬血境人物的膽!

吳若秋的打算很簡單,先擒住蘇奕,再逼出他背后的高人,如此,則可立于不敗之地。

眼見就要抓住蘇奕。

就在此時——

蘇奕瞳孔深處驟然涌現一抹劍影,一道蒼茫冰冷的恐怖氣息隨之涌現。

吳若秋腦海如遭雷擊,神魂悸動,眼前發黑,恍惚間,直似墜入無盡煉獄中,一柄神秘仙劍從天外而來,鎮碎萬古青冥,碾壓而下。

那一瞬,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到處都是恐怖的劍意,耳中、心中全都是轟鳴如諸神怒吼的劍吟。

一股渺小、無助、絕望的恐懼感覺涌起,刺激得吳若秋心境都遭受重擊,差點崩潰掉。

這種感覺僅僅一瞬。

可遭受此沖擊,吳若秋前沖的身影隨之一滯,剛好距離蘇奕五步距離。

五步,是武者生死搏殺的標準距離。

所謂血濺五步,帝王難擋,近在咫尺,人盡敵國!

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便在這五步之地,蘇奕動了。

簡簡單單一劍刺出。

快、準、狠!

就如歷經無數次拔劍磨煉形成的本能反應,精準到極致,快到極致,也狠到極致。

鈍厚的木劍刺破吳若秋胸膛皮膜血肉,擊碎其腔骨,帶著摧枯拉朽的力量,貫胸而過。

滾燙的鮮血和劍尖一起從其背后迸濺而出!

由于這一劍的力量太過剛猛,沖得吳若秋軀體猛地朝前彎弓,像煮熟蜷縮的大蝦似的。

他一對眼睛瞪得滾圓,臉上盡是惘然,似不敢相信,聲音沙啞道,“你……你真的是搬血境?”

“如假包換。”

蘇奕隨手抽出了木劍,并退后三步。

吳若秋軀體劇烈搖晃,胸前的血窟窿如泉眼似的迸射出一掛血瀑,若不是蘇奕躲避及時,注定會被濺一身。

噗通!

吳若秋跌倒在地,痛苦喘息。

這傷勢太重,讓他感受到生機正在飛快流逝。

“你……你不是有事情要問嗎……為何……為何下手如此狠?我死了的話,你可什么都不知道了。”

吳若秋斷斷續續地開口,他很不解。

蘇奕隨口道:“哦,我現在沒興趣知道了。”

吳若秋:“……”

他氣得直接噴出一口血來。

他咬牙切齒,怨毒嘶叫道:“你壞了我師門的大事,就等著報復吧!”

話畢,吳若秋趴在地上,氣息全無,就此而亡。

那瞪大的眼睛里寫滿不甘。

大概是沒想到,一招之差,卻喪命在了一個搬血境人物手中。

“連一縷烙印氣息都承受不住,這大周朝武者的神魂可真弱……”

蘇奕暗自搖頭。

之前,他正是利用了腦海中“九獄劍”的一縷氣息。

哪怕這一縷氣息極其渺茫輕淡,可也不是吳若秋聚氣境人物可以對抗,讓得吳若秋的神魂遭受沖擊。

正是借此機會,蘇奕才能一劍貫胸而過。

“早知如此,就和他正面硬撼,雖然會麻煩了一些,但以我如今的修為,配合劍道造詣,也足以將其擊殺掉。”

之前,蘇奕以為吳若秋是一個邪修,掌握不少歹毒手段,故而并沒有和對方硬拼的打算,直接耗費自身修為,動用了一點點底牌。

誰曾想,對方竟然愚蠢到只憑修為和自己搏殺,根本就沒有動用什么歹毒的秘術和力量。

“看來,我還是太把這世俗中的邪修當回事了。”

蘇奕有些自嘲。

現在想來,吳若秋并不是蠢,而是他一個聚氣境角色,從一開始就輕視了才擁有搬血境修為的自己。

由此可見,修為弱也有優勢,可以讓對手輕視和大意。

“你可知道這吳若秋的師門?”

蘇奕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老槐樹。

“回稟仙師,我……我并不清楚此事。”

一抹紅影慌里慌張浮現在其中一個枝椏上。

她雙手交搓著衣角,低著螓首,略顯嬰兒肥的清麗俏臉上寫滿了弱小、無助、可憐。

剛才吳若秋被一劍殺掉的一幕,被她看在眼底,若不是提前緊緊捂住了嘴巴,差點被那血腥一幕嚇得尖叫出聲。

蘇奕沒有再問,蹲下身體,開始搜查吳若秋的遺物。

一柄帶鞘長劍、一個黃葫蘆、三張一千兩面額的銀票、一兜約莫二十兩的碎銀、一本殘缺只剩下幾頁的泛黃書卷。

除此,再無其他值得注意的物品。

先把銀票和銀子收起來,蘇奕將那一本泛黃書卷拿起。

書卷殘破,只剩下的幾頁上寫的是一些祭煉豢養鬼尸蟲的歹毒秘術,內容及陰邪。

匆匆看過后,蘇奕不免一陣失望,就是擱在歪門邪道手中,書卷上這點秘術也是粗鄙不堪、貽笑大方。

不過,蘇奕倒是注意到,書卷最后一頁末尾,寫著一行字:

“陰煞門、翁云岐贈吾徒吳若秋。”

蘇奕頓時明白過來。

吳若秋背后的師門就是這“陰煞門”,其師尊名翁云岐。

“他之前臨死時,說我壞了他師門大事,如此看來,吳若秋豢養鬼尸蟲這件事,應當受了陰煞門的指使。”

蘇奕眉頭微挑。

他有預感,陰煞門豢養鬼尸蟲的地方,絕對不僅僅只這一處了。

換而言之,在廣陵城其他地方,應該還有類似的“養蟲地”。

思忖時,蘇奕已經把手中書卷撕碎,這等邪惡的秘術若被其他人得到,怕是非為禍一方不可。

接下來,他拿起那一口帶鞘長劍。

劍鞘以墨鐵鍛造,當拔出長劍,一股嗆鼻的血腥腐臭氣息撲面而來。

蘇奕眉頭皺起,露出厭惡之色。

此劍由松紋木煉制,劍身浸淫著一層暗紅血色,劍鋒則泛著碧綠光澤,氣息惡臭無比。

“竟是用未出閣的女子的天葵之血養劍,這算什么邪修,簡直太沒出息!”

蘇奕一陣搖頭,感覺一陣惡心。

喀嚓!

蘇奕掌指發力,這柄松木劍碎裂成木屑,然后被蘇奕一把火徹底燒得一干二凈。

“唔,這葫蘆倒是有點意思。”

當蘇奕把那僅剩下的一個黃皮葫蘆時,終于提起了一些興趣。

PS:嗯……今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