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道友,買把加特林嗎?  >>  目錄 >> 717.好人總是擅長一面,而壞蛋就要樣樣精通

717.好人總是擅長一面,而壞蛋就要樣樣精通

作者:驛路羈旅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驛路羈旅 | 道友 | 買把加特林嗎?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道友,買把加特林嗎? 717.好人總是擅長一面,而壞蛋就要樣樣精通

騶吾車里,莫蟬衣似乎也被老江這個無禮的要求震驚了,好幾息后,他說:

“你是墨九留下三策中的上策,這事我們已經知道了。但恕我直言,江夏,你在做一件你自己都無法確認能贏的事。

你知道那有多困難,你拿什么來說服我們?

你們這些年輕人做事果斷,但卻不怎么去想如果自己輸了的下場,最后還是要我們來兜底。陰符公可恨,鐵山該死。

但他們用好了,一樣能再換五百年...”

“嘁,老存在主義了,我就知道。一切為了存在,存在就是一切。”

老江搖了搖頭,他有些意興闌珊的說:

“看來我家鉅子五百年前的‘成功’,給了你們一些不該有的僥幸心理,覺得五百年前能壓住荒主魔念,五百年后再復制一次,應該還能做到。

通天山上兩位,對我托胖廚子昴星送去的信一直沒有回應,估計也存著這樣的打算。

穩妥確實穩妥。

對于老頭子們來說,穩妥才是第一位的,苦木境億萬生靈在這里,總不能舍下一切去冒險嘛。”

江夏語氣譏諷的說了一通。

他擺著手說:

“行了,我知道你們的態度了,就這樣吧,咱們各走各的路,讓結果來決定誰是正確的吧。另外說一句,等我之后處理陰符公那邊時,你們最好別插手。

到時候誤傷了義士,我可要再背因果了。”

“小小修士,口氣大。”

蟬衣仙尊笑了笑,說:

“萬獸宗在這域外鐵魔踐踏下毀滅已是定局,事情糜爛的如此快,就算仙盟想救也難救了,但本尊倒要看看,你今晚怎么拿下鐵山。”

“那仙尊就在這等著看吧。”

老江活動了一下身體,把手中獸牙丟給被仙尊“附體”的冷面監察,他取出玄天劍器,又裝模作樣的給臉上帶了個邪修鬼面。

“我去去就回,仙尊看好我的車,別給我刮花了。這可是限量版靈寶車,整個苦木境就這一輛,有錢都買不到的。”

“江夏!”

在老江起身,要往戰場介入時,在他身后,蟬衣仙尊沉聲說:

“你乃三策上策,確實有特權在,但今夜你可想好了,只要這一步踏出去了,就是自絕于苦木境修士之中。

本尊能理解你的做法,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理解。

在他們眼中,你會成一個破宗滅門的惡人,連帶你墨霜山都要受牽連。”

“哈?”

老江回過頭,面具下的雙眼里閃過一絲疑惑,他撓著頭說:

“仙尊是活得太久,腦子糊涂了嗎?我自打入修行開始,做的樁樁件件事,可曾考慮過旁人想法?

他們愛說就說去吧,嘴長在他們身上的。

只要我大業做成,他們再恨我,也得老老實實的跪下歌頌我。至于我家墨霜山...在西海返回時,他們沒有一鼓作氣,順勢滅掉我們,就已失去最后的機會了。

還是你覺得,我姐姐在我,和宗門名聲之間會怎么選?

把我逐出宗門?

別開玩笑了。

我可是她的道心啊!我才是她最喜愛的寶貝蛋,莫說是一點宗門名望,讓她在我和苦木境存亡之中選。

她也不會猶豫的。

今晚這事,拍板決定的可不是我...仙尊,在我離開宗門前,我姐姐已經說了,萬獸宗倒行逆施,鐵山自尋死路,乃是大惡人中的大惡人。

他們必須死!

你看,我也是奉命行事。”

說完,老江的身影化作雷光,消失在騶吾車上,老仙尊用這附身之軀,靠在車里,換了個更舒服的姿態,靠在車轅邊,看著遠方熊熊燃燒的黑夜。

他輕聲說:

“唔,心有猛虎,咆哮傷人。本尊當初對你的評價還真是一點錯都沒有,看來這雙老眼還沒瞎,甚好甚好。

把我家小乖托付于你們,果然是做對了。這樣一來,老夫心中再無牽掛。”

下一瞬,有數道神念從各處融入仙尊元神中,都是附近桃符院監察傳出關于萬獸宗遇襲的消息,還有詢問是否支援的神念。

面對這些,莫蟬衣打了個哈欠,語氣慵懶的回答到:

“事關域外鐵魔入侵,與五百年前西海之事極為相似,不可輕舉妄動。本尊已親身來此,爾等不必憂心。

時候不早了,都去睡吧。”

“轟”

萬獸宗磅礴大氣的山門大殿前,幾發高能熱熔炮的炮擊將那殿外法陣轟的粉碎,戰事還未蔓延到主峰周遭。

但前線局勢已經糜爛至極。

尤其是在源源不斷的精銳鐵軍加入戰場之后,萬獸宗各處的防御一潰千里,宗門十三長老帶宗門精銳外出支援,這一去就沒了生息。

現在能確認戰死的長老已達到了七個...

他們沒有后退,在戰死前也拼死了十幾個將軍,但阿爾法世界有多少個將軍?人家光領袖就有十八個!

每個領袖最少下轄幾十個將軍。

而且今夜死在戰場上的將軍機體,其所有數據信息都已被送回阿爾法世界了。

相當于七個萬獸宗長老拼盡一切,毀掉的也不過是十幾具衣服,當然,長老們也有元神遁逃,所以,雙方的戰損看著嚴重,不過也就是互換罷了。

“西邊有鐵魔打上山啦!”

一名萬獸宗內門弟子騎在自己的飛鷹上,踉蹌落地,他高喊著危急之事,要把這消息傳回大殿,警告掌門。

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掌門怎么還不出面?他難道要坐視萬獸宗在今夜覆滅嗎?

這弟子心中如此想著,心態有些爆炸。

但落地沒走幾步,就看到了一個穿血衣,戴面具的怪異人,正手持一把寒光閃閃的古樸長劍,另一手提著劍鞘,慢悠悠的從另一邊被炮擊毀掉的山上走過來。

在他身后還跟著一條土黃色的大蛇。

在看到那蛇背后的翅膀時,這萬獸宗弟子心中一驚,這不是鳴蛇嗎?身為馭獸者,對于這些上古異種是爛熟于心的。

但再仔細一看,這弟子就撇了撇嘴,原來只是傀儡啊。

“你是誰!”

精銳弟子大聲呵斥道:

“為何在此時偷溜入我萬獸宗山門?意欲何為?”

“哈?偷溜?”

老江疑惑的說:

“怎么能是偷溜呢?我光明正大走進來的,根本沒人阻攔本邪修,你門下弟子都忙著給鐵魔送人頭呢。

嘖嘖,都這樣了還不跑,還要在這頭鐵的和鐵軍打消耗戰,虧你們想得出來。

你趕緊去匯報高層吧。

別管我了。

我在這里等人的,一會就走。”

“邪修?”

這精銳弟子修為不錯,看氣息就知道是修神境了。

在聽到老江自稱為邪修后,立刻雙眼瞇起,握緊拳頭,其身后黑鷹妖獸嘶鳴,又見他放出幾頭餓狼妖物。

竟是朝著老江揮拳打來。

顯然是在域外鐵魔們那里吃了虧,心頭不爽利,要把這怒火發泄在大膽邪修身上。

“都讓你走了,怎么這么沒眼色。”

老江嘆了口氣。

也不用手中斬天劍,甚至將利劍歸鞘,看著眼前撲過來的獸修和他的寵物們,他輕輕打了個響指,便有隨身傀儡武衛激活。

只是個懸浮的上半身就有近五十米高,被老江命名為“霸主”的將軍級傀儡浮現在他身后夜色之中,那巨大的陰影投射下來。

在墨符閃耀的光中,那獸修和他的寵物齊刷刷的做了個剎車的動作,但晚了。

“砰”

霸主傀儡的左手張開,在半空中以變形模塊飛速變形化作黑色大鐵錘,以碎山之威猛砸下來,轟的一聲,修神境獸修的寵物們就變成了一團馬賽克被壓扁在地上。

獸修本人硬抗了這一拳,噴了口血,轉身就跑。

但霸主傀儡的右臂舉起,那個粗壯的熱熔炮炮筒內部渦輪加速,在如太陽般炙熱的光中,朝著眼前來了一發。

“噗通”

全身上下都被燒焦,散發著黑煙和烤肉烤焦的味道的獸修從天際墜落,斜斜的摔在地面上,不愧是萬獸宗弟子,以妖修之法錘煉軀體。

被靈力驅動的熱熔炮正面打了一發,還能不死,燒焦的人體在地面上艱難爬動,在痛苦的呻吟,和已經徹底模糊的視界中,他看到了眼前的一雙戰靴。

燒焦的人體艱難的仰頭,迎面就是一把煞氣環繞的龍骨巨斧砍下來。

爆頭一擊!

“噗”

惡心的,熱騰騰的玩意灑的到處都是,那弟子的元神嚎叫著遁逃。在憨憨身后的三寶面無表情的托起手中的紫紅葫蘆。

法寶生效時,便有邪異牽引,把那遁逃的元神又抓回了專門制作的煉魂法寶里。

這玩意是明明白白的邪物,墨霜山制器師們不該做的,但之前不做,不代表他們不會,如今這一隊人身上,各個都有類似的煉魂邪物。

“喂,你們來的太慢了吧?”

遠方燃燒的山火映襯下,江老板舉起右手,五指張開,指向身側的萬獸宗宗門大殿。

在他身后那霸主傀儡還在散發著硝煙的巨大熱熔炮,也隨著老江的動作,抬起右臂,在重新充能的熱量聚集中,一團小太陽在傀儡的熱熔炮筒里跳動起來。

炙熱的光中,老江對眼前一路殺過來的憨憨和贖罪者們說:

“再晚點過來,我就要考慮扣你們薪水了。”

“轟”

熱熔炮最大功率,如此近距離的射擊下,大門緊閉的萬獸宗主殿被轟出了一個巨型孔洞。

“他們放靈界星陣的地方在哪?帶我去。”

江夏揮手撥了撥眼前帶著焦灼的硝煙,對憨憨說了句,后者沉默著點頭,雙手緊握龍骨戰斧,帶著自己的人沖入大殿中,隨后就有核爆拳的灼熱流光在大殿中轟鳴。

江老板施施然的取消自己的傀儡武衛,提著玄天劍器走入萬獸宗大殿,里面橫七豎八的躺著一群被核爆轟成骸骨的弟子們。

但卻沒有萬獸宗宗主,苦海大能鐵山的身影。

“不會吧,真跑了?”

江老板眨了眨眼睛,心說這鐵山的決斷力不錯嘛,但很快,順著密殿一路向下,越是靠近萬獸宗存放靈界星陣的地下,江老板心中的感覺就越發沉重。

他手中的玄天劍器也在嗡鳴示警。

下面有可怕的氣息。

還不止一個。

鐵山就在下面,但另一個是誰?

很快,答案揭曉。

在老江一眾人沖入地下高聳的大殿時,迎面看到的就是一頭被九根石柱,和十幾根粗大鎖鏈鎖死在地下宮中的黑色魔龍。

就是那頭在西海被避水王從罪淵里放出來的三條魔龍之一。

這家伙被縮小了千丈軀體,被禁錮在萬獸宗地下,它的魔化已經非常嚴重,在四根龍爪之外,墨黑色的軀體之下,還長著密密麻麻的小爪子。

如果不是龍頭依然威嚴,這家伙看起來就和一只丑陋怪異的百足蟲一樣。

而在這被禁錮的,低垂著腦袋,像是已經死去的魔龍之下,披著黑狼皮大氅的鐵山,正站在一個怪異的血池之前。

頭頂那魔龍下巴被割開口子,腥臭的血液一點一點的滴入下方血池。

在那血池之中,還有個模模糊糊的人影躺在里面。

看樣子像是個女人。

這...

怎么看怎么像仙術版的瘋狂科學家實驗室。

所以鐵山仙尊,你除了是馭獸師、福瑞控、夫前目犯的牛頭人愛好者和鬼父大變態之外,還是個“生物學家”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道友,買把加特林嗎?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9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