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修煉武學能暴擊  >>  目錄 >> 第190章 麻煩的事情

第190章 麻煩的事情

作者:新豐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新豐 | 我修煉武學能暴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修煉武學能暴擊 第190章 麻煩的事情

數日后!

兩位教官從都城而來,林凡第一眼看到他們的時候,發現這兩位都是響當當的高手,實力深厚,比之先前對付的饕餮可能要強不少。

華蓮并未跟他們介紹林凡。

這是林凡要求的,他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的存在,至少在他實力還未達到那種程度的時候,他不想太高調。

以防被真正的絕世高手盯上。

他已經被卷入這場斗爭中。

只是好在還未到那種人盡皆知的地步,能繼續安心修煉。

趙浪身為此地將軍,幫著林凡跟張家的人說了說,讓他們離開軍營,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都看在眼里,無需繼續,你們的功勞已經記著,等戰事結束,必然好好的賞賜。

張漢民擁有一顆報國的心,雖說不舍,只是趙將軍這樣說了,還能怎么辦。

只能聽從安排。

對于趙浪來說,如果不是林凡要求這樣,他求之不得張漢民待在軍營。

顧傲將林凡拉出來,佩服的很,沒想到真的搞定了,詢問林凡到底是怎么說服這位將軍的。

這樣的問題,讓林凡一時間都不知如何回答。

他能告訴顧傲,這些都是我給你們拼來的嘛,就在那山林中,你林兄我獨自前行,轟殺強者,震驚眾人,用實力得到相應的尊重與地位。

因此。

提出的要求,人家趙將軍才果斷答應幫忙。

軍營重地。

兩位教官分別是妖堂的荊曄跟武堂的秦岳。

兩位都是世間難得的高手。

成名許久。

后來被魏公收服,心甘情愿的成為教官。

“華兄,饕餮可是四獸之首,修為渾厚,尤其是他的饕餮絕學更是國師會的不傳絕學,聽聞已經修煉到極高境界,倒不是小看華兄,而是以華兄的實力未必是他的對手。”秦岳將心中的疑惑詢問出來。

華蓮道:“有高手相助,否則的確如秦教官所言,我怕是已經不能站在這里跟你們說話了。”

“哦,竟然有這樣的高手,不知是誰?”秦岳本就懷疑肯定是有高手相助,如今聽到華蓮親口承認,他倒是好奇的很。

世間高手極多,但能做到這種地步的,絕對步入頂尖高手行列了。

華蓮神秘道:“答應保密,不能說,等以后有機會為各位引薦。”

秦岳笑著,還真沒想到華蓮搞的如此神秘,但是無妨,不說就不說唄,這倒不是什么非要知道的事情。

“此次犧牲了不少人,妖堂跟武堂都需要補充新鮮血液了。”荊曄道。

“這得從江湖里挑選了。”華蓮沉聲道。

妖堂跟武堂的高手,也有不少都是從江湖里找的,好壞無所謂,關鍵是忠心,這才是最為關鍵的事情。

高手死了一位便是少了一位。

想要從無到有的培養一位高手,數十年的時間要有的,所以大多數都是從江湖中拉攏高手。

山門。

林凡獨自騎著灰灰回來,沒有跟顧傲他們去寧城,畢竟那是人家的岳父岳母都在那里,他去肯定是格格不入。

早點回山門修煉才是真的。

當他回到山門的時候,師姐得知他回來,匆匆過來詢問情況,大有一種兒行千里母擔憂的既視感。

“師姐,事情都已經解決,顧傲跟張師妹也已經到了寧城,用不了多久,應該就回來了。”林凡說道。

吳清秋道:“師弟,聽說鶴城那邊打了勝仗。”

“嗯,勝仗,暫時擊潰了大乾囂張氣焰。”

“師弟,你多次去鶴城那邊,局勢如何?”吳清秋詢問著,雖說是女子,但有的事情她也知道重要性。

大陰的確是朝廷掌控,但唯一超出掌控的便是山門。

“師姐,說實話,我并不看好大陰的前途,目前的局勢便是魏忠組織高手迎戰,但糧草,銀子都由保皇派保管,如今能夠拉起的軍隊,我想這其中有不少都是魏忠貪墨的銀子往里面補充。”

“我跟大乾的強者交過手都很強,尤其是那國師會非同凡響,如果還按照現在的情況發展,鶴城被占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而最關鍵的是……我看到了圣旨,大陰圣上竟然下達圣旨讓守軍撤退,讓出鶴城。”

“如今算是明白那些山門為何不動,還是以前那種情況,誰動就要在戰爭中付出代價,而這代價是山門自己承受的,也許一戰之后,山門高手都能死光。”

林凡將他的理解告訴師姐。

深刻明白其中的關鍵點。

平衡。

就是山門的平衡,你死我死大家一起死這就是平衡,總不能我死,你不死,還懷著看熱鬧的心看著,看著自家山門衰敗。

人都是自私的。

山門自私的想法是想將山門傳承下去,維持著如今的強大,就比如正道宗,一共三位長老,如果死了一兩位,那這山門基本也就走下坡路了。

不能說他們有錯。

只能說對大陰的歸屬感并不高,而且也有朝廷內部矛盾的原因。

吳清秋神色凝重道:“師弟,那這……”

“走一步是一步,有的事情個人之力不可為,除非……”林凡想說除非個人實力達到真正的巔峰,以一人之力橫掃萬敵,殺入大乾,斬殺皇帝跟國師,應該能夠以雷霆手段結束這一切。

可這些只是想一想而已。

以他現在的實力潛入到大乾皇室,不開玩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說不準尸首都要被拿去喂狗。

“除非什么?”吳清秋的好奇心是很重的,畢竟是女人嘛,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林凡笑著,“有點遙遠,還是沒必要說出來。”

吳清秋見師弟不想說,也就沒有多說什么。

都城,朝廷。

朝廷大臣們會議。

圣上未出現。

魏忠氣定神閑的站在那里,雙手插在袖內,低眉,像是在休養生息似的。

“梁志,你可知罪?”說話的是戶部陳光,一位年老的老者,看似年老,但精氣神十足,氣勢不凡。

“放你娘的屁?”梁志開口就是粗話,陰皇沒有出現,況且他是軍隊出身,爬到這位置靠的是自己,當然,自己的老丈人是上任兵部大佬這件事情自然是不用說出來的。

沒必要。

說出來以防別人認為他是贅婿呢。

“你堂堂朝廷大員,竟然說出如此污言穢語,有損你的身份。”陳光震怒,吹胡子瞪眼,要不是打不過梁志,他肯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這不知好歹的東西。

梁志撇了對方一眼,“還是放你娘的屁。”

“哼,老夫不跟你爭辯,圣上下達圣旨到鶴城,你手里將軍趙浪竟然違背圣旨,你可知這是要殺頭的,還是說你梁志已經不將圣上放在眼里了。”陳光開口便給梁志扔來大大的黑鍋。

梁志道:“放你娘的屁。”

“你除了這句話還能不能說點別的,還是說你心虛了。”

“放你娘的屁。”

“你……”

魏忠低眉輕聲道:“陳大人一直說梁志違背圣旨,但據我所知,圣旨可沒有送達到趙將軍手里,況且圣旨乃是由圣上親擬,可那段時日,圣上沒有寫過任何一道圣旨,還是說,那圣旨是由陳大人來寫的?”

此話一出。

陳光心里一驚,隨后道:“胡說八道,那道圣旨乃是我等詢問過圣上的,圣上應道的事情。”

“應道與誰寫可是兩碼事,圣旨只能由圣上來,陳大人如此代勞,可有越界嫌疑啊。”魏忠不急不慌道。

另外四部大人都不言不語,聽到魏忠盯住這件事情,往陳光腦袋上扣屎盆子,他們自然不能不理,誰讓他們都是一體的呢。

“咳咳!”

就在陳光準備繼續說些什么的時候,聽到禮部尚書,內閣唐世生的聲音,心有不甘的低著頭,站在那里一動未動。

“此道圣旨乃是圣上口述,老夫再旁記錄,交由他來寫,如此都不符合理的話,可一同治老夫的罪。”唐世生不急不躁,“只是不知魏公公,這道圣旨有何不妥,不妨說出來聽聽。”

魏忠面無表情的看唐世生。

他很想說,此道圣旨無疑不是賣國,何人愚蠢才能想到下達這道圣旨。

但他知道不能說。

一旦說了,就中了對方的計謀。

前期的爭論跟斗爭,都只是一些小打小鬧而已。

陰皇出現。

圍繞著圣旨的事情展開,這種情況,便是魏忠跟保皇派之間的爭辯,誰輸誰贏已經不重要,因為這種情況維持了很久,是一種沒有結果的爭論。

許久后。

眾人離開。

“魏公,鶴城已經守住,派兵前去倒是沒問題,但這糧草方面還需要魏公想想辦法。”梁志沉聲道。

魏忠點點頭,“嗯。”

戶部掌控著錢財,想從他們手里多的錢財,難度極高,而且就算有圣上的旨意也無用,戶部拿出錢,一層接著一層,給你剝削結束,繞了一圈,錢是到手了,但到手的錢財能有原本的十分之一就已經很不錯。

而另外的那部分又轉回到戶部手里。

就算徹查,也難以查清,同時更會讓朝廷官員動蕩,引發各種問題,一旦動亂起來,保皇派從中下手,便會將所有責任推給他。

這便是一種博弈。

以小博大。

用無數小官斗你魏忠,一個或許不行,但兩個,三個,無數小官牽連到的關系網,可是能夠讓整個朝廷都為之動蕩的。

保皇派秘密會晤之地。

“此次圣旨誰送去的?”唐世生臉色陰沉的很。

“皇城司送的。”

“哼,給我好好整頓皇城司,竟然出現了如此重大事故,他們的思想狀態有問題。”

“是,一定好好整頓。”

送圣旨的皇城司朝先陽沒有回來,而是加入了軍營,這對皇城司來說,屬于大問題,竟然被魏忠的人收買。

往往發生這種事情。

都是大罪,不僅僅自己逃不了,就連家人都是如此,可這朝先陽沒有家人,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一旦縮在某個地方,誰能找得到。

“唐大人,那龍脈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嗎?”陳光詢問道。

“沒有,梁家梁之志身在府天,但不知他到底隱藏在何處,只要他找到春秋老道,得知龍脈具體位置,必然會想辦法聯系我們,這倒是不急,慢慢等待就好。”唐世生沉聲道。

陳光道:“沒想到鶴城竟然守住了,大乾皇帝早就跟我們談攏,助他們占領大陰,得到龍脈,便將大陰交給唐大人,等到那時,唐大人便是大陰之主,雖說那時的大陰是大乾的附屬國,但咱們這地位的變遷,可是比現在的要好多了。”

“慎言。”唐世生道。

“是。”

魏公府。

魏忠看著華蓮寄回來的信件。

面色凝重。

“好厲害的人。”他已經將信件看完。

看到國師會出動四獸之一饕餮的時候,他面色驚變。

或許別人不知道饕餮是誰。

但他是知道的。

國師會的四大組織,一共十六位強者,修行的便是國師會的不傳絕學,每一位得到稱號的人,都修煉著相應的絕學。

以華蓮的實力,遇到饕餮也僅僅只有死路一條。

哪能想到,先前華蓮提到的正道宗弟子出現,將饕餮斬殺,而且還很容易。

從這小便能說明。

此人的實力已經能歸入到巔峰強者行列。

世間武者都知洗髓九重便是巔峰,可是能修煉到這種境界的武者,已經很少,至少魏忠不知道有誰能夠修煉到九重境界。

首先需要的時間太漫長。

以常人之力怕是很難。

魏忠很想見見這位實力強大的正道宗弟子。

可惜一直無緣相見。

華蓮在信中提到一嘴,林凡喜好低調,不喜大肆宣揚,這讓魏忠明白,此人很有想法,怕是不愿被人知道他的實力吧。

山門。

如同往日一樣待在懸崖修煉玄武武技,經過鶴城一戰,整個人都得到了升華,對玄武真功的了解,比以往要更加的深厚。

虎嘯龍騰。

那道身影在懸崖上始終保持著修煉的姿勢。

日復一日,時間過的很快。

從鶴城回來后,又過了半年之久,初步估算的話,要有七個多月。

這次修行的很順利。

暴擊方面還算可以。

沒有跟先前那樣修煉的很是緩慢,暴擊這玩意真的看運氣,他已經很久沒有觸發那種高倍暴擊了。

只能說這玩意真的看命。

提示:玄武武技進階!

提示:觸發五百三十倍暴擊!

獲得:萬能點530!

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玄武武技已經達到通透境。

好處極多。

自身的實力已經暴漲,達到一種驚人的地步。

雖然玄武武技修煉進階,勁道沒有增長,但是威勢卻比先前要更加的強大,別的不說,單獨在山門,除了三位長老外,他自認為就算大師兄都已經不是他的對手。

但就算如此。

他也不會有任何高傲的心態,如今這種情況,只能說是一種開始,他的目標遠遠不是眼前這些東西,而是應該看的更遠,眼界更高。

修煉結束。

林凡深吸一口氣,調整心態,隨后看向趴在那里的灰灰。

“灰灰,你看我強不強?”

灰灰通人性,能夠聽懂他說的話,就跟他當初才得到灰灰時一樣,別人抓捕灰灰也是因為它通人性,被當成寶貝似的看待。

“嗷嗚……”

灰灰吼叫著。

誰能聽得懂它的意思,但仔細想想的話,應該也是那種意思。

強……

此時。

林凡查看著面板。

玄武武技修煉到圓滿境,竟然需要兩萬熟練度。

說實話。

看到這熟練度,他的腦袋已經懵懵的,運氣好的話,一年就能搞定,而且還需要一直保持著曾經的修煉方式,日夜不歇,每晚睡三個小時便是極限,而且暴擊倍數還不能太差。

如果運氣不夠好的話。

這一年是絕對不夠的。

“修煉真是一件枯燥的事情啊。”林凡自言自語的感嘆著,看著天地的夕陽,黃昏一片,已經逐漸暗淡。

沉思片刻后。

沒有多想。

也算是短暫的休息后,還是繼續修煉的好。

在這段時間里,他也有打聽鶴城那邊的情況,好像也發生多起暗殺的事情,但都被擋住,沒有讓大乾的人占到便宜。

可能多虧了妖堂跟武堂的兩位教官了吧。

原本以為華蓮兄的修為很是不錯,應該能撐得住,但后來他才發現華蓮兄是真的撐不住。

非要形容的話。

那便是,他是智將,屬于動腦子,掌控全局的,戰斗什么的還得靠別人。

要說唯一慶幸的事情。

可能便是鶴城還守得住。

數日后。

林凡走出懸崖,騎在灰灰的身上,在山門中到處看著,他已經有段時日沒有跟山門的人見面,以往那段時間,都是在懸崖修煉。

白天早早便去,夜晚很晚……不,到凌晨的時候才回到屋內短暫的睡會,就又修煉去了。

誰想遇到林凡。

基本是很難的事情。

除非主動來找他。

林凡來到任務堂,倒不是來接取任務,而是隨意的看了看,他看著懸掛在上面的任務牌,仿佛是在尋找著什么。

從江州鶴城回來后。

有的時候,他腦海里想的便是戰爭所造成的傷害。

淮州屬于重地。

大乾一直想將淮州搞亂,也不知這里的情況如何。

當然。

一直以來他都在閉關,很少關心外面的事情,如今想知道淮州的情況,這任務堂便是最好的渠道。

“嗯?”

林凡看的很仔細,基本都是些可有可無的小任務。

也有不少任務是外州的任務。

“師兄,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此時,一位弟子靠近林凡,面帶討好結交之色。

“你是?”林凡微笑詢問著。

看對方的容貌年輕程度,便能知道,這位師弟可能也是剛入正道宗不久。

入山門到現在。

他還從未參加過山門接引的人物。

“師兄,我叫吳浩,初入山門,平日就混在此地,對任務堂里的任務頗為熟悉,師兄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說,我基本都知道。”吳浩熱情的很。

他入山門沒有朋友,也沒有熟人,尋常修煉很枯燥,而且需要貢獻點,所以平日的他都會混在任務堂,熟悉上面的所有任務。

如果遇到同樣初入山門的同門,又或者一些師兄,能夠合作的任務,他都會主動請纓,希望能跟同門合作。

他看到這位師兄騎著巨狼,氣勢非凡,一看就知道絕對是個人物。

剛開始沒敢上前打招呼。

可是看這位師兄一直望著任務堂的情況,好像是在尋找著什么,所以鼓足勇氣前來問問。

林凡看著吳浩,感覺這位師弟好像有點聰明。

“我想問問最近淮州這邊有沒有出現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你知道嗎?”林凡問道。

“師兄,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一些事情,只是不知是不是師兄要問的。”吳浩腦瓜子靈活的很。

既然做這一行,肯定將任務熟練于心。

“你說說看。”林凡輕聲詢問道。

對待師弟,他的態度很友好。

吳浩很安心,發現這位師兄脾氣很好,臉上的笑容宛如小太陽似的,溫暖著他的心,讓他顯得很輕松。

吳浩沉思片刻道:“要說奇怪的事情,還真有一件任務,最近這段時間,淮州有不少江湖高手慘死,而百罡宗,青囊宗,正道宗都有弟子在外遇害,這任務已經被高掛在最上面,很嚴重。”

聽到吳浩說的話。

林凡緊皺眉頭。

要說單獨一宗,比如青囊宗或者百罡宗倒是能夠理解。

畢竟他有殺過百罡宗的人。

而現在三宗都有人遇害。

說明這事有問題,沒有關注大乾國師會的話,的確很難想到,但他那段時間跟國師會間的沖突可不少。

腦海里想到的便是,這件事情跟國師會有關。

“多謝師弟告知,以后遇到什么問題,可以來找我。”林凡微笑道。

得到師兄的善意,吳浩心中大喜。

“沒事,能幫到師兄是我的榮幸。”吳浩欣喜的很。

隨后,林凡查看任務,發現這件事情最早發生在四個月前,那時他早就從鶴城回來,一直待在山門修煉。

根據介紹。

第一起:青囊宗外門弟子,死在海城郊外三十多里地的森林里,修為洗髓一重,被以絕對殘忍的手法打死,第一骨被挖掘。

第二起:遷城城內的幫主曹宏,洗髓二重,慘死家中,驚動幫眾,但為時已晚,第一骨跟第二骨被挖掘。

第三起:……

第四起:……

仔細看下來,在這短短的時間里,竟然發生了十幾起,而是手段都是同樣的挖掘龍骨,殺的都是洗髓高手。

“接了。”

林凡將任務接下來,隨后騎著灰灰去找師姐。

任何一件事情都能做到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漫長修煉到現在,已經有超過大半年的時間沒有帶著師姐出去看看,剛好帶著師姐出去,順便解決這件事情。

留著終究是禍害。

淮州的安穩,得靠大家。

而正道宗將此事列為任務,不僅僅是因為山門弟子被殺,也有淮州是正道宗的地盤,要是淮州亂了,正道宗也有責任。

找到師姐。

說明情況,將接取的任務跟師姐說了聲。

“師弟,這任務有師兄接過,但沒有找到對方的蹤跡,想要在人山人海的淮州找到對方難度很高啊。”吳清秋說道。

林凡道:“師姐,找人是其次,最關鍵的是我想帶著師姐出去走走看看,好久都沒陪師姐了。”

吳清秋看著師弟的神情。

頓時笑了起來。

“好,那就依師弟的意思,我們一起游山玩水,順便找找這家伙。”吳清秋感覺找到對方的可能性極低,主要是對方神出鬼沒,如果真有那么好找的話,早就能夠找到對方了。

“好。”

林凡笑著,他需要推理,從發生事端開始推理,初步感覺,對方像是順著一個方向進行,但摸不透對方下一個地方會去哪。

還需要好好研究。

夜晚。

林凡待在屋內,攤開任務的介紹,從第一起事情看著,仔細分析其中的情況,不求知道挖掘龍骨干什么,而是他的殺人方向。

將有遇害人物的地點標注下來。

前面頗為雜亂。

好像無頭蒼蠅似的,東一邊,西一邊。

但漸漸的。

他發現問題所在。

港城,徐城,遷城……海城……

這方向好像在以淮州為基礎繞著圈啊。

林凡皺眉沉思著。

具體是不是這樣。

得到現場看一看后續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修煉武學能暴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