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半仙  >>  目錄 >> 第一九五章 傀士

第一九五章 傀士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躍千愁 | 半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仙 第一九五章 傀士

南竹:“你確定司南府的人會來?”

之前在洞外,老十五突然醒悟說,婚事是司南府在做局,司南府也是沖古墓來的,他就有些懵,沒聽明白,不知哪看出來的,當時沒來得及讓解釋清楚。

庾慶:“你想什么呢?連那女仙人都看出了云圖被解開了,你怎么還在做夢?”撥手示意他讓開,現在不是沒完沒了瞎扯的時候,再嘀嘀咕咕密謀下去容易讓那女的懷疑。

有些事情他其實也不想解釋,然而沒辦法,不是一個人行事,兩位師兄是大活人,不把想法給統一了,心思不往一處走,容易被扯后腿。

他再次捧著地圖一路琢磨對比。

三人可謂在這一帶來來回回繞來繞去,南竹和牧傲鐵也百分百肯定了,老十五這家伙就是在摸那山谷石橋在地圖上的大概位置。

一時搞不明白在這繞來繞去也能理解,實在是這地圖不容易看懂。

關鍵是那白衣女子不肯說出現在所在的地點,而這密密麻麻線路圖上相似的地形太多了,他們拿著地圖都愣是沒搞明白自己在什么位置。

繞了好久后,南竹忽然喂了聲,手指地上,“看。”

庾慶和牧傲鐵順勢看去,只見地上的根須飄起了一排,一路遠去。

三人跟隨所指走到盡頭交叉路口,只見指路的根須拐往了另一個反向。

“這是在讓咱們跟著指向走呢。”南竹提醒一聲。

庾慶眉頭略挑,不聽,什么指向不指向的,壓根不理會,轉身又回去了,又回到剛才的點,捧著地圖繼續揣摩。

他花了這么長的時間,已經把相似路線的地方排除的差不多了,焉能前功盡棄。

跟回來的南竹和牧傲鐵算是服了這廝,這是公然和那女仙人對著干了。

南竹不得不低聲提醒一句,“老十五,回頭惹怒了她,真把柳飄飄他們給引來了,那可就麻煩了。”

庾慶瞟了他一眼,“你手上螢石能不能別擱肚皮上,能不能抬高點?”

南竹擱在凸出肚皮上的螢石又舉了起來,幫助照明,口中不滿一句,“這不是手一直舉著有點累么。”

三人這次沒走多久,被前面路口的人擋住了去路。

白衣女子又出現了,這次是站在一處路口等著他們。

三人毫不擔心什么,直接湊了過去,反正對方不可能是柳飄飄那些妖修變的。

庾慶摟著地圖拱手道:“仙人您怎么來了?”

白衣女子寒著一張臉,“你們在這一塊繞來繞去在干什么?”

得,兩位師兄心弦一繃,有點緊張了,這是算賬來了。

庾慶抬了抬手中地圖,“我們搞不清人在什么位置,正在對比琢磨。”

白衣女子:“已經為你們指了路,為何不從?”

庾慶立馬翻臉,沉聲道:“從什么?我們始終找不到所在的位置,連地圖真假都搞不清楚,就蒙頭蒙腦照你的話去做嗎?你騙我們去死,我們也照做嗎?就算你是仙人,也得講點道理吧?”

兩位師兄眼角余光碰了碰,之前人家給地圖時,老十五這家伙沒有任何質疑,現在倒是爆發了。

白衣女子默了默,走上前來,目光往庾慶手中地圖上瞟了瞟,手指點在了一處黑顏色的交叉路口,這一點,點出了一滴綠汁黏液,“你們現在就在這個位置。”之后又退回了路口,往另一條路指了一下,“那些妖修還在第一層的區域轉,你們盡快過去解決。”

捧著地圖的庾慶卻直接走到了她跟前。

白衣女子揮手示意他往右邊走。

庾慶卻偏要往前走,偏頭示意她讓開。

這是硬杠上了,南竹和牧傲鐵剛松下的心弦又繃緊了,不知老十五究竟要搞什么。

白衣女子漠然道:“看我給你指的位置就知道了,這條路走不通的。”

南竹和牧傲鐵迅速靠近,往地圖上瞅,發現果然如對方所言。

庾慶:“我去看看又能怎樣?你的態度讓我懷疑,你指的方向才有可能畫了真的路線圖,不讓走的方向則是假的。”

他既然這樣說了,牽涉到合作誠意的問題,白衣女子還能說什么,慢慢讓開了。

庾慶不客氣,立刻走了過去一看究竟,沒走多遠,發現前方果然是一條死路。

然而他卻暗暗感到奇怪,死路,對方還擋著干嘛?

遂又仔細觀察著往盡頭靠近。

就在快接近盡頭之際,“笛笛笛……”大頭又發出了一陣鏗鏘有力的鳴叫。

盡頭有什么東西?師兄弟三人迅速相視一眼,庾慶給了個眼色。

后面的白衣女子一聽大頭叫喚,眼中神色就變了,很快又看出了不對,“站住”二字剛出口,南竹和牧傲鐵已經是從庾慶左右閃出,左右同時揮劍橫掃。

丁零當啷!

左右石壁上火星四射。

左右橫掃石壁的雙劍在前方盡頭合璧,卻出現了異常動靜,石壁上濺出了綠汁。

石壁晃動,現出了原形,竟是一群“鬼胎”堆疊在一起,變化成一面石壁的樣子,封堵了一座洞口。

師兄弟三人吃驚不小,沒想到“鬼胎”還可以這樣使用,這未免也太可怕了。

攻擊下,一群“鬼胎”亂了陣勢,后面的洞口也就隱藏不住了,暴露在了師兄弟三人跟前。

里面明顯有白衣女子不想讓他們看到的東西。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庾慶當機立斷,喝道:“進!”

山中歲月,相處多年,師兄弟之間的默契是有的,南竹和牧傲鐵聞聲立刻趁機沖進了洞內。

“鬼胎”的戰斗力很差,根本擋不住他們,不過還是追了進去。

外面的白衣女子衣袖一揮,追擊去的“鬼胎”口發低沉聲又慢慢退下了。

事已至此,已經暴露了,就沒了攔的必要。

走過來的白衣女子和庾慶的目光已經碰撞在了一起。

女人的目光明顯在問,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的目光明顯在問,這是不是通道?你地圖是不是作假了?

出現了合作誠意上的考驗,兩人都沒有吭聲,眼前也只能是事實說話了。

白衣女子從幾名“鬼胎”的尸體上邁步而過,庾慶跟了進去。

率先進去拿了螢石一照的南竹和牧傲鐵似乎被嚇到了,又快速退了回來,臉色都不太好看。

“怎么了?”庾慶問了聲。

牧傲鐵沉聲道:“很多尸體!”

很多尸體?庾慶疑惑。

不等他發問,白衣女子衣袖又是一揮,點點星光再現,很快又波及點亮了一片很大的地下空間。

此地光景和別的地方不一樣,很多從上垂下的根須茂密。

每一簇根須下似乎都籠罩著一個人,被根須黏糊著。

唰!庾慶突然拔劍,走近了一個被根須籠罩的人,劍鋒輕輕撥開黏糊遮掩的根須,露出了那個人的大概輪廓,竟然身穿戎衣,生前似乎是士卒。

“看臉。”南竹在旁提醒了一聲。

庾慶劍鋒撥開了尸體面部的遮掩根須,露出了士卒的面容,面色烏青,抬著頭,嘴唇合不攏,竟然長了獠牙,有細細的根須上引導著一滴滴的紅色液體進入其口中。

能嗅到血腥味,那紅色液體是鮮血。

他放下劍,又挑了個看似不一樣的查看,撥開籠罩的根須,是一名身穿鎧甲的將領。

看甲胄的款式,不像是錦國的。

庾慶一連看了好些個,發現大多數的尸體似乎都被肢解過,像是重新被拼湊起來的,看著有些惡心。

每一只尸體的手上都還杵著武器。

這片地下空間內究竟有多少這樣的尸體,因一道道垂須遮擋了視線,看不清,庾慶根據一排的目測可能數量估算了一下,這里怕是得有上萬具尸體。

庾慶忽回頭問白衣女子,“僵尸?你養的?你殺了這么多人?”

白衣女子:“我沒殺他們,都是冠風揚三千年前的舊部,戰死后陸續送到了這里安葬。”

庾慶沉聲道:“于是一個個都被你煉制成了僵尸?”

白衣女子:“和一般的僵尸不同,叫做‘傀士’,他們生前愿為冠風揚盡忠,死后愿為冠風揚護陵。你父親他們的那次入侵,就是以他們為主力擊退的,但損失也是慘重的,幾乎都被修士的刀劍給肢解過。”

師兄弟三人聽的暗暗心驚,可以想象這上萬‘傀士’在古墓中沖擊的情形。

庾慶抬頭,目光盯上了從上面根須上一滴滴順下來的鮮血,“你又把他們的尸體給拼湊了起來,還給他們輸血,莫非他們被肢解過還能重新活過來不成?”

白衣女子:“還差點東西,之前殺的那些人的血還不夠,再有上百人的血量,差不多就可以喚醒他們,有他們和你們所謂的‘鬼胎’聯手,你也就能輕松了。去吧,把剩下的那些妖修給解決了!”

庾慶:“要從長計議,不能硬來,我們三個不是他們的對手。”

白衣女子:“可以分批次一點點解決,鬼胎會配合你們的,鬼胎會化作你們的樣子,不斷的襲擾他們,等到他們疏忽了,覺得鬼胎的攻擊力不過如此時,混入其中的你們正好偷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半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4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