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半仙  >>  目錄 >> 第一九三章 合作

第一九三章 合作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躍千愁 | 半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仙 第一九三章 合作

三千年?聽著有點刺激,師兄弟三人相視一眼,都不明白。

庾慶再次喝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白衣女子似自問了一聲,沒給出答案,又赤足走到了沒有扶欄的石橋邊緣,仰望著上空不語,似寂寥,似深沉,似回憶往昔。

山谷里忽然起風了,令師兄弟三人略驚,這地下空間哪來的風,四處一看,才發現是山崖下方有邪氣噴薄,攪的風起云涌一般。

“笛笛笛……”

如風吹來的邪氣,令大頭又再次鳴叫示警。

站在潔白光輝中的白衣女子似要迎風飄舞,裙袂飄飄,長發亦在風中飄揚,忽道:“你們愿意猜想我是什么人都行,重要的是你們看到了,我對你們沒有惡意。”

這女人長的不算漂亮,卻有一雙深情款款的眼睛。

眼前深情仰望星空的樣子,煢煢而立的樣子,給人一種說不清的感覺。

庾慶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你以這種方式與我們見面,怕不是一句沒惡意就能解釋的吧,你確定沒別的意圖?”

白衣女子:“我可以助你們把那些追殺你們的妖修給解決了。在這地宮,若有我的幫助,你們可以輕易避開任何人。進入地宮的人,幫我殺了他們。”

不知是不是很久沒跟人說過話,此話條理不順,說著有點繞。

南竹一手持劍,一手拿著螢石的,一臉納悶問:“究竟是你幫我們殺了那些妖修,還是我們幫你殺了那些妖修?”

白衣女子在風中低頭,長發飄揚中沉思,最終給出了一個答案,“合作。”

庾慶:“我們對你一無所知,為什么要跟你合作?”

白衣女子又換了個答案,“可以是交易。”

庾慶:“怎么交易?”

白衣女子:“聽我的,我便給你們想要的。”

庾慶:“你能給我們什么?”

白衣女子轉身面對上了他們,“你這人不太老實。”

“……”庾慶無語,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就扯這來了。

南竹和牧傲鐵倒是忍不住相視一眼,發現這女人眼光還挺不錯的。

“不是…”庾慶有點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搖了搖頭,很是不滿道:“咱們無冤無仇,你到底想說什么?”

白衣女子:“阿節璋是當年主持掘開地宮之人,同來的司南府人員從地宮拿走了云圖,此后地宮安靜了多年,如今突然接連有不同的人闖入,絕非巧合,說明云圖中的秘密有人解開了,才又起波瀾。阿節璋的兒子恰好也來了,說是來找云圖的,你在說謊,你知道了云圖中的秘密,在騙那些妖修。”

“……”庾慶啞口無言。

師兄弟三人也算是明白了,看來柳飄飄說的真沒錯,在這地宮的言行舉止皆會被人窺探而去。

“你不是來找云圖的,你知道了云圖中的秘密,是來尋找仙家洞府線索的,主墓室沒有你想要的線索,線索在我這里,我知道仙家洞府在哪。聽我吩咐,事后我告訴你們仙家洞府在哪。”

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

南竹試探道:“你說你在此呆了三千年,又說自己不死不滅,你莫非就是那個‘云兮’?”

白衣女子直接否認,“不是。”

“呃…”南竹愣住,師兄弟三個都有些懵,眼前除了傳說中的那位,想不出還有誰能對上號,南竹又問:“那你是誰?”

白衣女子似乎不愿面對這個問題,“是誰你們都無處確認,對你們來說,知道仙家洞府在哪,能不能活著離開才是最重要的。”

庾慶點頭,“可以答應你。”

兩位師兄齊刷刷盯向他,南竹手中劍當當敲擊庾慶的手中劍,提醒道:“連合作對象是誰都不知道,你痛快個什么勁?”

“她說的沒錯,她若真是三千年前的人,不管她說自己叫什么,我們都無處確認,所以我只在乎她說出的話能不能做到,能不能兌現。”庾慶手中劍撩開他的劍,對那女子道:“滿足兩個條件。第一,先告訴我們仙家洞府在哪。”

兩位師兄又是一怔,感覺老十五這說法是不是太直白了些。

白衣女子也略有遲疑,“就算現在告訴了你,你怎知我說的是真是假?”

庾慶:“事后你再告訴我,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先告訴我,我自會想辦法去驗證。”

白衣女子:“兩個條件,還有一個呢?”

庾慶:“你先做到第一個再說。”

白衣女子沉默。

兩位師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好一會兒后,白衣女子思憶著說道:“小云間的具體位置我也不太清楚,出入口在一座山巔,在白云深處群山間的最高峰。”

庾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這算什么知道,就你這說法,讓人怎么找?”

白衣女子:“山下有一條激流,乘木筏漂流半個時辰左右可看到一座小鎮,小鎮四周的山上有很多的山茶花,小半天后可見一座碼頭,又是一座小鎮。”

庾慶攤了攤手:“兩座小鎮的名字,你不說出地名有什么用?”

白衣女子:“漂流而過,山茶花的小鎮不知道叫什么,碼頭小鎮叫做石磯灣。”

“石磯灣…”南竹嘀咕默記這名字。

庾慶疑惑:“聽你這意思,你進出過小云間,怎會對小云間外面的地名不熟悉?”

白衣女子:“徒步出行,唯有一次。”言盡于此,不想多解釋的樣子。

好吧,庾慶退而求其次,“天下這么大,三千年過去了,一個小鎮的名字還在不在都是個問題,給個大一點的地名。”

白衣女子想了想,道:“濘州,再其它大大小小的什么地名我記不清了,需要你們自己去找。”

濘州?師兄弟三人相視一眼,這個州名倒還在錦國沿用。

庾慶想了想又問,“入口若就在一座山頂的話,怎么可能這么多年不被人發現?”

白衣女子,“沒有進出的辦法,你就算站在門口也看不見,更何況上仙離開時已將洞府封印,尋常時候是進不去的。每年第一個朔日的子時會開啟一次,只要有月光,站在山巔自然就能看到入口。你第一個條件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第二個條件是什么?”

庾慶又看了看兩位師兄,見兩人點頭表示記下了,才再提條件,“地圖,我要這座地宮的地圖,你能洞悉整座地宮的一切,制作一份地圖對你來說應該不成問題。”

白衣女子:“我就是活地圖,不需要再做地圖。”

庾慶:“你若食言,我連往哪突圍都不知道,我要一份詳細的地宮地圖,也是為了掌握地形,將地形了然于胸,才好及時作出判斷,好幫你對付那些人,你說是不是?”

白衣女子想了想,“等著。”

說罷就轉身走了,消失在了橋頭一端的洞口。

四周的潔白光輝也突然如潮水般退去,瞬間又變成了黑暗世界,只有三人手上的螢石在發光。

南竹四處望了望,往兩位師弟跟前湊近了些,問:“她是那個‘云兮’嗎?”

牧傲鐵:“若真活了三千多年,可能是她。”

南竹:“三千年,真成了長生不老的仙人不成?”

庾慶:“仙人會住這種鬼地方嗎?還會跟咱們談合作?老七,你還真信了不成?她若是那個云兮,肯定不是什么仙人,此地的邪氣也不是白來的,她應該是修煉了什么邪術。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她已變成了邪魔!”

直接這般毫無禁忌的說出來,令南竹連連示意他噤聲,指了指四周,表示對方能聽到。

大家都安靜后,南竹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們就不奇怪么,為什么偏偏是找我們合作,明明還有其他修為更高的。”

庾慶:“能進這里插一手的都是什么人?不找我們找誰?找司南府,找千流山,還是找大業司?找那些人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她只要敢露底,只怕連老窩都要被人給端了。”

南竹唏噓,“敢情就因為咱們實力弱啊!”

庾慶左右看了看,“有些手段早先對那些人使過,這次再使起來,效果已經不大了,她也有點怕了,她也另有了準備,從柳飄飄等人的說法就能看出,譬如入口的迷魂陣就是從前沒有的。

最重要的是,她的一些手段對我們三個沒用。她之前有沒有打算見我們三個,我不知道。我們把柳飄飄等人從她的陷阱里救了出來,她大概是真有點急了,大概是不希望我們再和其他人聯手了,才不惜露面和我們談談。”

言及此,他忽大聲朝空蕩蕩的山谷喊道:“那位不死不滅的仙人,是不是這樣?”聲音在黑漆漆的山谷里回蕩。

“哼!”只有女人的一聲冷哼回應。

南竹和牧傲鐵聞言皆流露出若有所思神色,也不得不承認,老十五的腦子有時候是挺機靈的,他們也但愿老十五做出的某些決定是心中有數的。

他們也擔心這邊和白衣女子的合作也是與虎謀皮,不過憑著對庾慶的了解,都隱隱感覺到庾慶答應的那么痛快有些不正常,像是憋了什么壞的樣子。

沒等太久,那位白衣女子又出現了,從橋頭洞窟走來,手上拿著布帛,到了三人跟前遞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半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4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