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半仙  >>  目錄 >> 第一四八章 自然

第一四八章 自然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躍千愁 | 半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仙 第一四八章 自然

第一四八章自然

城墻上迎煌煌朝陽的眾志之意,很快又被現實所拉扯。

城內突然出現了打鬧動靜,將自己把自己給感動了的詹沐春和士子們拉回了現實。

眾人迅速到城墻另一邊,于墻垛前向下張望,只見有店家和難民起了沖突。

“之前才十文錢一個,轉眼漲成了三十文一個……”

“我自己的東西,我想賣多少就賣多少,你們愛買不買……”

大概的意思一聽就懂,賣家的東西突然暴漲了幾倍的價,有難民氣不過與之發生了口角,要不是有一群人拉著,怕是已經動手了。

詹沐春皺了眉頭,轉念間便知這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城里突然多出了三萬多人,還人人手里都有錢,物價抬升是必然的,然這種猛然暴漲幾倍的方式不可取。

人家士衡兄散盡錢財把人給救進了城,若不能讓災民扛到災后,那就是他們這些官員的責任了。

思慮再三,他突然摸出了那三百兩銀票,交給了一名士子,交代道:“幫我交給城門守將,讓他有機會盡量多救幾個災民進來。”

之前捐錢他還有所顧慮,現在有了阿士衡帶頭,他也有了說辭,遂再次捐出。

眾士子面面相覷。

詹沐春已經快速跑下了城樓,又一路跑遠了。

這次,他一股勁直接跑到了太守府,直接越級找到了太守,求太守想辦法為城里的災民,還有城里的百姓,穩定最基本生活物資的市價。

“狀元郎,你還沒明白嗎?四大家族之所以愿意把有錢的災民給放進來,就是準備賺他們錢的。說穿了,漲價的背后就是四大家族的物資供應提價了,下面的商販不漲價怎么辦?”

“大人,可告知四大家族,一旦災民手上的五兩銀子扛不到災后,必有人鼓動災民盯上他們的糧倉,到時候數萬人暴動,所釀后果,朝廷追究起來,我們脫不了責任,他們也別想好過,讓他們務必控制漲幅,起碼要讓人活下去!

大人,我等身為朝廷命官,如此關頭,萬民生死系于一身,豈能盡由這些奸商拿捏?大可喝斥警告,我等一顆腦袋大不了陪他們全家一起給朝廷砍了,我們倒要看看誰怕誰!

他們若還敢恐嚇,卑職站出去擋之,讓他們先恐嚇我這個陛下欽點的狀元好了!

大人,陛下正為災情頭疼,我等站在了災民這邊就是站在了陛下這邊,就是站在了朝廷這邊,試問區區商賈,有何可懼?大可大聲喝斥,只要我等不怕,奸商必惶恐臣服,此乃天威,可善御之!”

探花郎突然變得如此剛烈,太守有點驚著了,看著眼前這位毅然決然的眼神,與之對視了許久,忽拍案而起,“好!招呼上其他人,我們一起去找他們!”

匆匆準備了幾人,一行快速出了府衙。

再見街頭來來往往的災民,馬車內的太守放下了車窗簾子,感慨而嘆,“也不知那位城外散財者是何人。”

陪坐的詹沐春沉聲道:“是阿士衡!”

“阿士衡?哪個阿士衡?”太守錯愕,疑問,“和你本屆同科的那個?”

詹沐春點頭,“正是!”

“嘶…”太守吸著氣,一拳慢慢敲打著另一手的掌心,瞅著詹沐春琢磨,大概明白了這位狀元郎的變化何來。

途中,太守又得稟報,城外的數百災民又進城了。

詳問才知,一群士子開始自發出錢,守在了城門外發錢,助災民進城。

將來的后話便是至少上宛城的城墻下再無災民身影,多活了很多性命……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就是孤身晃晃蕩蕩在水澇之地的庾慶真實寫照。

他一個人如同瘋了一般,不時在水里蹦蹦跳跳,不時捶胸頓足,又不時嚷天喊地,空曠天地沒任何響應。

中間不知多少次失足掉落在了深水坑里,每回又都自己爬了起來。

關在罐子里的‘大頭’好像有點受不了了,不知把頭撞響了多少回,才終于換了庾慶開恩,打開了蓋子放了它自由。

然而也沒地方好去,到處是水澇,連個合適的落腳地方都難找,‘大頭’只好落在了庾慶的馬尾辮上。

庾慶的衣服是濕的,‘大頭’其實不太喜歡水。

直到前方出現了一座地形起伏不定的山頭時,一直念想著那失去的十六萬兩銀子的庾慶才突然停步,怔神看著眼前的山頭,愣著嘴。

那山頭畫面讓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想起了連本帶利賺回那十六萬的辦法!

忽又一聲驚叫,“糟了!”

繼而瘋了似的,嘩啦啦跑的渾濁水花四濺,他一口氣沖向了一座小山頭。

脫離了水澇,跑到了山上,他在身上衣服里面一陣猛掏。

掏出了文若未給的那幅字畫。

結果不用懷疑,在他失心瘋般的時候,藏寶圖被他的屢次入水給泡了。

“完蛋了,完蛋了……”

再次心疼到想捅自己一萬刀,趕緊檢查。

檢查后又松了口氣,發現還好,好在不是紙張畫的,就是被水泡過的筆墨邊緣好像有點長毛的感覺,筆跡好像也淡了些。

“呼~”

用嘴對著字畫一頓猛吹,后找了棵樹,他把字畫掛到了樹枝上去晾。

看了看無人的四周,反正沒人看到,他又把自己給脫了個精光。

沒辦法,人稍微清醒后,發現穿著濕漉漉的衣服確實不太好受,不如都脫下來擰干水晾晾、曬曬。

他以純天然的姿態在山頭上到處晃悠。

四周看不到其他人影的地方,‘大頭’也放心了,徹底享受自由的氣息在山頭到處亂飛,這里停一下,那里落一下。

一人一蟲,如守孤島一般。

山頭上看不到一點綠,連只老鼠都看不到,從山上到處挖的坑洞就能看出,別說地上的,哪怕是地下的,看起來能吃的都給吃了。

溜達了一陣,把沾滿了泥水的頭發也收拾了一下,庾慶這才重新上手藏寶圖,再次仔細研究。

以他目前的條件,賺回那十六萬的辦法,眼前來看,也就只能指望這張藏寶圖了。

這成了他唯一的指望。

損失那么大,再讓他去為了幾百兩、上千兩折騰,猴年馬月才能回本,已經沒了興趣。

胃口大了,想一口吞回來,否則難消心頭之痛。

只要找到了仙人遺留的洞天福地,十六萬自然就一把掃回來了。

然而捧著那幅字畫看來看去,看的人都快吐血,還是沒能看出任何頭緒。

“這什么狗屁藏寶圖,路線沒有,什么指示都沒有,地名也不見,算哪門子的地圖,我要它有何用…”

惱怒之下的庾慶兩手抓了藏寶圖就要直接給撕了。

他一直懷疑是不是這復制的畫沒用,藏寶圖的真正秘密可能不在字畫中,而是在畫紙中。

然而兩手一拽,又舍不得,心里又有理由勸自己息怒,自己看不懂不代表寶圖沒用,只可能是自己見識淺薄,留待將來說不定哪天就看懂了呢?

也許眼前還只能是先賺點小錢先混個生活。

放棄后,人熬到現在,也確實感覺累了,想盤膝打坐調息,然而心疼不止,雜念太多,根本無法靜心打坐。

算了,他干脆爬到了光溜溜的大樹上,躺在了大樹杈上睡覺,藏寶圖就搭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繼續晾著,也算是隨身守護著。

不一會兒就真的睡著了,身心俱疲了。

睡夢中還渾渾噩噩地偶爾摸一下肚子上的藏寶圖還在不在。

一直睡到正午,睡到大太陽當空,整個人又硬生生被烈日給曬醒了。

沒辦法,這里也找不到遮陽的地方。

一睜眼,便是那刺眼的陽光,他下意識拿起藏寶圖遮擋陽光。

有了一片遮擋,他才再次睡眼惺忪地睜開了雙眼,目光無意識掃過上方的寶圖,偏頭去查看晾曬的衣物時,忽一怔,有一道閃念在腦海。

略默,眼睛眨了眨,手上放下的藏寶圖又抬了起來,又舉到了上方擋住陽光,他腦袋也偏了回去再看那藏寶圖。

很快,他找到了那個閃念的由來。

字畫在他手中無意識的疊在了一塊,此時透過陽光,出現了山水圖案和那篇贊美山水的賦文字跡的重疊。

重疊是其次的,重要的是,他無意中發現,畫中那一座座山的山巔,有的山巔被筆墨染的沒什么空白,有些則因描繪云團導致山巔有所空白。

這空白和文字重疊在一起,就出現了他剛才的無意中所見,透過光就看到了山巔空白所圈出來的某個單獨文字。

感覺自己有了重大發現,精神猛然一震的庾慶立刻翻身跳下了樹,字畫對折舉著,對著陽光比照。

隨后發現還是躺在樹上對比更方便,他又光著屁股爬回了大樹杈上躺著,對著太陽慢慢搓動著對折的字畫,用山巔空白去套那篇賦文里面的字。

套出的一連串文字,來回都讀不通的,那就肯定不是什么。

他一點點去套,哪怕曬著大太陽也極有耐心,最多腳指頭撓撓腿上的癢癢。

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讓他比對出了一路上下起伏不定的字句,起碼能讀得通順的字句。

躍千愁說

感謝“老夫人間畢長春”的十萬幣飄紅捧場支持!

大家看到這一章時,我已經在收拾東西出門,要出去幾天,明天的更新可能不穩定,捂臉!..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半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