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半仙  >>  目錄 >> 第一四二章 又賺了

第一四二章 又賺了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躍千愁 | 半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仙 第一四二章 又賺了

既已出手也管不了那么多,然揮劍而來的他卻撲了個空,眼前人影消失,他亦跟著人影消失的方向抬頭看。

劍一到手的庾慶已經先一步射向了空中,揮劍蒼穹,迎戰破空而來的刀幕光影。

口中爆發出亢奮的鏗鏘一喝,“天劍式!”

天降和地起的兩人瞬間于空中交戰在一起。

一交手的瞬間,陶永立便大感意外,庾慶竟敢以劍與他的刀來硬碰硬。

兩人雖同是上武境界修為,但同境界內也有高低強弱之分,之前彼此互相“認識”的時候,他就感覺到自己的修為要高庾慶不少。

何況他這次一刀斬下是從天而降打擊下方,更兼雙手握刀而斬,而硬碰硬砍的情況下本就是刀的力道更占上風。

種種優勢加持,那個修為不如自己的家伙竟還敢揮劍與自己硬碰硬?

當……

金鐵交鳴的激烈碰撞聲在空中震響,聲音刺耳,引的附近山頭的人紛紛看來。

刀劍碰撞的剎那,陶永立臉色瞬間大變,發現自己一刀斬下后竟難挫升天而起的劍勢。

殊不知這正是庾慶敢和他硬碰硬的底氣所在。

他的劍訣心法頗為獨特,發力方式比較怪異,內力加持于劍時,是凝縮成樹枝狀分布于劍體的,而庾慶握劍的手就是樹根。

一旦與外力相撞,和一棵大樹的受力方式是一樣的。

力量轟擊樹枝時,是難以輕易撼動樹根的。

就好比大風吹動樹,只見樹枝動,難見樹根動分毫,除非是非常強大的風力,才有可能把大樹給連根拔起。

若他陶永立的修為能強悍到那種地步,庾慶也不敢跟他對抗。

只瞬間硬碰,便已攪的陶永立心慌意亂。

硬碰硬之下,刀勢被撞亂了,劍勢卻依舊是揮灑自如,這要命的關頭,人在空中不好借力,連躲都不好躲,他不心慌意亂才怪。

更恐怖的是,他發現庾慶的劍中無‘君子’,出手皆是大開大合,且有進無退,只攻不守,還有劍勢一開便有一劍快過一劍的揮灑之意。

劍光如蛟龍破海升空。

凌亂劍影如虹揮灑,又似銀龍搖擺,劍光幾乎瞬間將陶永立給吞沒。

刀飛了出去。

血水爆出。

陶永立的身影亦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出。

臨飛出前,惟余一聲吼,“快走!”

之后便沒了聲音。

庾慶人影從爆開的血雨中穿過,凌空倒翻,手中攪動的劍光直沖下方,且又是一聲亢奮的喝喊,“地劍式!”

封塵劍訣分三十六式,分別主六個方位,前后左右與上下。

迎空而擊的劍式為‘天劍式’。

沖地的劍式為‘地劍式’。

正前方施展的劍式為‘陽劍式’。

對身后施展的劍式為‘陰劍式’。

向左施展的劍式為‘雄劍式’。

向右施展的劍式為‘雌劍式’。

而這主六個方位的劍式又各含六式,合計為封塵劍訣的三十六式。

沖天而起的葛大鈞此時亦大驚失色。

他跟庾慶幾乎是前后腳起飛的,庾慶沖天而起后,他一殺到,立馬就跟著沖天追殺而去。

令他沒想到的是,修為明明不如大哥的那廝竟敢與大哥硬碰硬。

硬碰硬也就罷了,竟然還…

交手的時間太短,在外人看來,無論怎么看,都是庾慶一個照面就把陶永立給干掉了。

葛大鈞自然能猜到大哥那聲“快走”是朝誰喊的。

除了是喊給他聽的,還能有誰?

大哥肯定是一交手發現了不對,知道自己兄弟不是人家對手,遇難之前才緊急示警。

跑掉一個,起碼還有報仇的機會不是。

然而晚了,他已經升空而起,面對揮霍劍光倒沖而下的庾慶,亦手忙腳亂地拼命抵御。

刺耳的金鐵交鳴聲當當連響。

只有真正交手了,葛大鈞才知道自己大哥遭遇了什么鬼,才知道自己大哥為何會敗。

兩條人影幾乎同時落地。

一道從腦袋豎立到下巴上的血口子,出現在了葛大鈞的臉上。

他似乎瞬間沒了思維,臉上的驚恐神色凝滯著,身軀緩緩向后,噗通砸倒,沒了動靜。

庾慶橫劍在手,看著劍上沾染的血跡,信手運功抖掉,臉上的興奮表情未消。

同時也有點遺憾,感覺還沒打過癮,這才剛動手兩下就沒了,感覺哪哪都不得勁。

還有那么一點后悔,早知如此,他就不該用計偷襲易立飛,三個人一起上的話可能要過癮點。

自從練成三十六劍式后,他就有那么一點自信過頭,一直蠢蠢欲動想找人茬,因為他自己覺得封塵劍訣不錯,一直想找人試試自己算不算高手,奈何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他總不能無緣無故去找人打架吧?

誰知好不容易撈上了出手的機會,居然就是對自己所謂的‘大哥們’下毒手,直接就是兄弟反目成仇。

唰!劍歸鞘。

庾慶沒有猶豫,立刻搜查三位同行的尸體,將三人身上的錢財全部搜刮了出來。

到手那么一清點,嚯,發現比自己身上的錢還多,合計竟有九萬兩出頭。

他捧著銀票有些無語,看向被趕到山那邊的災民,心里算了算。

一千來災民,一人五兩,最多也不會超過一萬兩。

也就是說,自己又賺了八萬多兩?

這事搞的,他嘴角抽了抽,看看手刃的三具尸體,天地良心,自己一開始真不是這意思。

再看看四周,心里嘀咕,發現還是搶劫來錢更快!

沒辦法,這錢只能是自己的了,估計是老天爺給自己的福報,也算自己沒有白忙一場。

他走回自己的大錢包前,又將這些銀票塞了進去,然后將大錢包挎在了身上,這才朝那對青年夫婦招手示意。

那對青年夫婦遠遠看著,有點害怕,但是無處可逃,在這種高手面前也不敢逃,只能是戰戰兢兢走了過來。

二人到了跟前后,庾慶指了指三位同行留下的三大包干糧,“去,你們過去告訴他們,讓他們都過來,就說我要發吃的給他們,還會送他們進上宛城。”

真的要發吃的?

夫婦二人驚訝,這災區還真有殺人只是為了搶東西救他們的人?

庾慶掏出一塊餅,對半撕開,扔給了兩人。

兩人地上撿起,邊啃邊連連點頭跑去。

沒多久,一群乞丐般的災民搖搖晃晃而來,許多人餓的走路都走不動了。

這種情況庾慶這一路上看得多,許多人根本沒了走出災區的力氣,然后有些活著的就等著這些人死去,待其一咽氣或還沒徹底咽氣便一涌而上,待人散去便只剩了一堆白骨。

“一人一張餅,沒拿餅的站山這邊,拿了的站山那邊,誰敢不老實,殺!”

庾慶面對一群災民喝了聲,之后讓青年夫婦兩個幫忙發餅,他提著劍在旁虎視眈眈。

拿到了餅的立刻跑到指定的那邊開始狼吞虎咽。

沒多久,餅便發完了,庾慶又允許那夫妻兩個各拿了一張餅當報酬。

不一會兒,一個少年過來,手里拿著半塊沒吃完的餅,跪在庾慶跟前,淚眼汪汪,“恩公,能不能再給小人一張餅,小人的娘在那邊餓的走不動了,我給我娘拿一張行不行?”

庾慶見發完一輪的大餅還剩半大包,立刻收拾了扛在自己身上帶走,讓那少年帶自己去那邊看情況。

嘗到了甜頭的青年夫婦亦步亦趨跟在庾慶身后啃餅。

到了現場,走了一圈,庾慶發現走不動的豈止是那少年的娘,還有幾十個在地上爬,想爬去領吃的。

庾慶二話不說,見一個扔一塊餅。

等他回頭到之前的地方時,發現陶永立三人的尸體已經不見了,地上有血跡拖痕,一回頭發現有人在偷偷抹嘴上的鮮血,便知尸體去了哪。

他臉色一沉,也沒說什么,若換了他一開始進災區,非將貪嘴的全給宰了不可!

他開始挑稍微精壯點的漢子,讓他們做簡易的擔架,要把那些走不動的人一起帶走。賣力的當然也有好處,就是途中會給他們發餅。

這些人當即撿了陶永立他們留下的刀劍,去砍山上光溜溜的樹,用不少死者的衣裳割成繩子做捆綁。

就這樣,等這些災民吃過了一輪東西恢復了一點力氣后,庾慶開始帶著他們出發了。

只要是還活著的,庾慶一個不落全部帶上了。

他一肩扛著半包大餅,一邊挎著裝滿銀票的包,蹚行在渾濁污水中探路,為身后的一群災民領路,直奔所謂的上宛城……

低洼地帶,一條船劃行在渾水上。

船上數名上宛城的官員在照列巡視,查看災民聚集情況,盡管知道這種巡查方式不能全面,但還是要做,沒有任何作為不好交差。

詹沐春也在其中。

就在他東張西望四處觀察時,楊主事揮手示意了一聲,把他招呼進了烏篷內,避開了其他人。

之后,楊主事掏出了三張面值一百的銀票遞給他,低聲道:“這是你捐出去的吧?我聽說后幫你拿回來了,你收回去吧。”

詹沐春一愣,“楊主事可是嫌少?我此番離京身上只帶了這些錢,能救一個災民進城就救一個吧。”

楊主事抓了他的手,將銀票拍回他的手中,“我的狀元郎,你想捐,捐個幾兩意思一下就行,這三百兩太多了。”

詹沐春忙道:“能多救一些自然…”

楊主事抬住,“你以為整個錦國就你最有錢不成?你聽我的不會有錯,你捐多了不合適。以你陛下欽點的狀元身份,只要無大錯,幾年之內官至六品是很快的,盡量不要給自己惹沒必要的麻煩,知道嗎?”

拿著銀票的詹沐春似懂非懂,若有所思。

正這時,外面船頭忽有人喊道:“快看,有一路很奇怪的災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半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