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半仙  >>  目錄 >> 第七十八章 考完

第七十八章 考完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躍千愁 | 半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仙 第七十八章 考完

太陽照舊從東邊升起,又是新的天。

考場里的第二天。

號舍里盤膝打坐的庾慶被些嘈雜聲音搞醒了,緩緩收功睜開了眼。

天色還早,陽光才剛剛照到屋頂而已,但考生們已經是各種活動。

方便的方便,洗漱的洗漱,有走來走去的動靜,有做飯的動靜,有因沒太休息好的嘆息聲,加上都是來自天南地北的人,生活習慣各異,所以能聽到各種動靜,聞到各種氣味。

庾慶隔壁的那個考生就在吃烙好的餅,蘸的醬料氣味好特別,直往這邊滲透。

號舍里的規矩是不許交流,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號監,也就是杵在外面的朝廷派來的監考人員。

感受了下此地氛圍,庾慶搖頭嘆氣,自己堂堂玲瓏觀掌門居然會來這種場合,簡直是作孽!

他也起身稍作洗漱,然后便煮自己帶來的靈米。

這次,他算是找到了名正言順的借口從鐘府撈了點好處,十斤靈米,昨晚就已經飽餐了頓打坐煉化了其靈氣。

外面有口口盛滿了清水的大水缸,也有準備好的炭火供給。

待到吃飽喝足了,辰時已過半,終于開始發放考卷了。

說是昨天開考,其實昨天只是入場,實在是要檢查的人太多。

考場是昨天晚上封的,斷絕了和考場外的聯系,當晚在場內出的考題,然后場內木匠連夜雕版印刷,保證所有人看到的考題都是模樣的。

連同考卷起發下來的還有試紙。

拿到考卷后,就不允許再帶任何紙片離開號舍,考生之間越發不許有任何的聯系。

直心懷忐忑的庾慶在看到考題的那刻,神情安靜凝滯到動不動,目光直勾勾定格在考題上。

蟲兒沒有騙他,送到鐘府的考題就是這次會試的考題。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怎么了,本以為確認是提前掌握的考題后會高興的,然而真確認后卻絲毫都高興不起來,他這次好像才真正體會到了阿節璋生前拼死想改變的是什么。

自己只是個江湖人,好像不關自己的事…庾慶心如是聲,才動了動身子,開始取出具。

切準備就緒,按照明先生交代的步驟,步步去做,先打草稿。

這埋頭寫就是小半天,怕自己忘了,先把背記的內容打下了草稿,然后又繼續盤膝打坐修煉,不這樣的話,他都不知道這幾天的時間怎么熬過去。

偶爾經過的監考人員見狀也沒任何反應,當他在苦思冥想。

廝混到第三天,又是先煮頓靈米吃飽了,然后開始個字個字地認真抄寫,力求字體寫的美觀。

抄完題的內容,確認沒問題了,又再次收工,繼續打坐煉化今天入腹的靈氣。

第四天他依然如舊。

考場外的人看不到考場內的動靜,卻有許多人牽掛著。

日落日出,又是天,第五天,也是會試的最后天。

天有不測風云變了天,烏云掩蓋了朝陽,下起了靡靡細雨。

窗前,鐘若辰久立,凝望著屋檐下的滴答水滴。

若未在她后面,卷起了褲腿,白皙小腿上磕出了淤青,之前偷偷爬樓梯摔的,正以顆煮熟的雞蛋滾淤青之處,呲牙咧嘴著倒吸了口涼氣后,喊道:“姐,幫幫我。”

鐘若辰在走神,妹妹連喊幾聲愣是沒聽見。

若未回頭觀察了陣后,不指望了,繼續自己滾蛋,嘴里嘀咕著,“姐夫啊姐夫,但愿你能爭口氣!”

她也不傻,聽出了母親有悔婚的意思,知道母親想慫恿姐姐開口,然而她也知道姐姐直在裝傻,為了個素未謀面的人對抗母親,死活不開那個口……

號舍里的庾慶看著外面的小雨晃了神,在琢磨著要不要出個意外,讓雨把考卷給淋了。

之前趕赴貢院時,明先生在馬車內交代過,萬下雨要小心看護好卷子,被雨水淋過的或者弄臟了的卷子是不會收的,而這些投機取巧的方式阿士衡并沒有告訴過他。他沒想到還真下雨了。

明先生說,他當時就想這樣省事,后來想想又還是算了,自己能蒙混過去,就沒必要出此下策,污了卷子是能直接落榜,但主考人員也是要核實情況的,把他這個‘阿士衡’單獨拎出去免不了,搞不好要節外生枝。

勾動他小心思的是,沒想到還真的下雨了。

最后意圖掙扎下的邪念摁下了,挑了件衣服遮擋外面的風雨。

仔仔細細又抄完題,再把就幾句話的詩給抄了,檢查無誤后糊了名,將幾題考卷歸置在起保存。

剩下的就是等待交卷了。

午時過后,考場鼓響,考生們當即紛紛護著考卷冒雨交卷……

考場大門申時解封開啟,考生們陸續出來,有神采飛揚的,有面色凝重的,有雨任由雨淋的,也有擋著腦袋快跑的。庾慶就混在這些人當出來了,又在東張西望找許沸,結果還是沒看到,只好隨著四散的人群離去。

待他從大軍的封鎖走出時,身上已經淋了個半濕,沒走多遠支雨傘遞來,是杜肥打了傘來接他。

“杜叔。”庾慶笑著接傘。

杜肥沒給他,還幫他卸了背負的背簍,自己大半身子在外淋雨,幫他打傘,邊同行邊問:“考的怎樣?”

在觀察庾慶的神色,希望能看出點什么似的。

庾慶聳肩攤手,副無所謂的樣子。

杜肥認為他在故作輕松,沒有再多問什么,殊不知庾慶是真無所謂。

兩人步行到馬車旁,庾慶再鉆進馬車時,發現鐘員外又在車內,又親自來接了,愣了下趕緊在車內行禮,“叔父。”

鐘員外扔了條毛巾給他,讓他擦擦,“聽說考場內的作息環境不太好,怕你休息不好又淋雨,但杜肥說你有修煉內功,說這點雨淋不病你。”

庾慶點頭,“還好。”

鐘員外這才問道:“考的如何?”

盡管知道現在問清了也未必是真的結果,可還是沒忍住。

庾慶笑道:“我盡力了。”

鐘員外微微點頭,便不再言語了,路隨著馬車顛簸輕輕晃動著,直盯著窗外,看得出心情比較沉重。

直到快到鐘府時,鐘員外才再次開口了,“能考上則好,若未能考上,就留在京城讀書。等榜單張貼出來后,我會安排人去列州會館為你辦好留京公。”

“是。”庾慶應下。

這正是他想要的,他實在是不想再跟列州的護送人馬回去了,不自由,老是蒙個面自己也膈應。

另就是因為前期被軟禁在鐘府內備考,導致他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買家,還沒有把火蟋蟀給賣出去,可能要滯留京城段時間,不然的話鄉下地方很難把火蟋蟀賣出高價來。

但留京的前提是要在列州會館那邊辦好手續,否則護送人馬回列州后搞丟了名舉人是沒辦法交差的,你不辦留京手續就必須隨隊返程。

也因此,庾慶本想今天就告知真相的話,暫時忍下了,反正這邊也要等會試結果出來后才會安排婚事,他可以多混點靈米,鬧僵了就不好占這便宜了。

會試結果出來后再安排婚事,也是為了防備阿節璋兒子的身份過早暴露,避免有人干擾考試結果。

馬車回到鐘府后,迎接的李管家又再次問考的如何。

而鐘府的女主人簡慧則直未露面……

次日雨過天晴。

終于得了自由的庾慶立刻要去京城逛逛,結果杜肥并未給他完全的自由,愣是派了兩個人跟著他,說這是鐘員外的意思,怕他在京城出事。

這令意圖去找合適賣家的庾慶有些束手束腳,面對杜肥的不肯讓步,他也只好罷了,切等告知真相后再說。

不過還是要了輛馬車出去溜達,他也沒去別的地方,直奔曹府。

曹府門房見來客馬車也不俗,立刻去了通報。

不會兒,蟲兒跑了出來,欣喜道:“士衡公子。”

讓鐘府隨從在外等著,庾慶跟了蟲兒入內。

在旁領路的蟲兒其實也想問問庾慶考的如何,但感覺這話不是自己該問的,也就沒有多嘴,不過還是提醒了句,“士衡公子,我家公子有客,那四個人和詹沐春詹公子來了。”

“哪四個人?”庾慶話出口,便幡然醒悟,跟詹沐春混在起的還能有哪四個,試著問道:“姓蘇的那四個?”

蟲兒點頭。

庾慶頓時有些納悶,發現還真是幾個陰魂不散的家伙,怎么在這里也能撞上,問:“他們跑來干什么?”

蟲兒:“敘舊。”

庾慶無語,有點他也不得不承認,那四個穿條褲子的家伙和詹沐春還有許沸之間的確相處的不錯,似乎總有名堂能混在起,路處到京城,關系越混越親近,估計六人都快拜把子了。

也罷,庾慶琢磨了下,也是到了給幾個家伙算命的時候,剛好省得他個個去找,遂問道:“他們知道我來了?”

蟲兒點頭,“門房通報的時候,他們幾個和公子在起,都聽到了。”

庾慶遲疑道:“他們什么反應?”

蟲兒低頭不語,他看到有人在冷笑,但他不好在背后說。

不說,庾慶就明白了,也哼了聲,換了話題,“大頭沒事吧?”

蟲兒也立刻露了笑臉,“天天有骨頭吃,乖著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半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