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半仙  >>  目錄 >> 第六十二章抵京

第六十二章抵京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躍千愁 | 半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仙 第六十二章抵京

夜深了,好不容易把客人都給應付走了,許沸又開始向住同一間的其他考生賠禮道歉。

為墊褥上燒出了好多孔眼的事道歉,算是幫庾慶背了黑鍋。

同住的考生很是大度,表示沒事,并不影響睡覺,區區一點小事不足掛齒。

許沸本以為庾慶要感激他,誰知庾慶卻在他燙了腳要睡下前給了句話,“許兄,你京城真有個舅舅在做買賣?”

許沸一愣,一聽就懂,不會無緣無故問到這頭上來,這是在提醒自己四千兩銀子的事。

他有點感慨,今天算是見識了什么叫做小人,這才幫你背了黑鍋,你連過個夜再提都不行,連個舒心覺都不讓睡,翻臉就開始算賬啊!

不滿的話在心里,四千兩銀子的許諾他敢賴別人的,卻不敢賴庾慶的。

知道這位是個見錢眼開的主,為了錢能變瘋狗的主。

為了兩千兩銀子就敢玩命,四千兩便可想而知了,也知道這位士衡兄是個心狠手辣的家伙,實在是不敢賴,怕不能活著抵達京城。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次若不是這位士衡兄,怕還真不能活著回來。

有一點必須承認,只要錢給到位了,這位士衡兄是個值得托付的。

沒辦法,許沸只好找人借了筆墨紙硯,避人耳目,寫下了四千兩銀子的借據奉上。

庾慶顧左右而言他地收下了借據。

借據到手立刻揣進了懷里,倒下便休息,心情比較美好,想著到了京城把這四千兩兌現了,再把火蟋蟀高價賣了,考試再順利糊弄過去后,就能風風光光的回玲瓏觀了。

他的世界不大,他的心眼也很小,目光也看不遠,玲瓏觀便是他的世界,那是他從小穿開襠褲長大的地方,一直生活在那里,然后他又成了觀主,還沒到京城就已經想著回去了……

清晨,聽到外面官兵整頓的動靜,地鋪上的蟲兒迷迷糊糊醒來,隱隱約約看到眼前有個人影。

他揉了揉眼睛睜開眼一看,只見一張男人的臉貼近在跟前,頓時嚇了一跳,噌一下坐起后退靠墻,破舊被子扯著捂緊著胸口,也看清了是誰,竟然是士衡公子,不由一愣。

庾慶敲了一下他的腦門,“做噩夢了吧?”

蟲兒搖頭,見好多人還沒醒,低聲道:“士衡公子,有什么事嗎?”

庾慶立馬又笑嘻嘻,“那個,蟲兒,昨晚上到現在沒什么不舒服吧?”

蟲兒想了想,又茫然搖頭,有點沒反應過來這位是什么意思,感覺聽著不像是關心。

庾慶笑道:“沒有就好,那個,記住了,身體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立刻告訴我。”

“嗯。”蟲兒點頭。

拍了拍他肩膀,庾慶起身而去……

太陽升起,用過早餐,一行赴京人員離開了驛站,再次出發。

再次坐上馬車的庾慶有點不適,忍不住伸手四處摸了摸車廂,發現沒有暗藏精鋼囚籠才放下心來。

同車的幾人不時打量這個奇怪的‘阿士衡’,公然蒙著臉跑來跑去,也不說話,別人問什么都不答,怎么看怎么古怪。

庾慶出這種‘不要臉’的下策也是沒辦法,誰叫他貪財誤事,又想繼續完成阿士衡的托付,如今再見人便只能蒙著臉了,公然讓大家記不住他的長相。

只要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還有什么事是做不出來的。

馬車的速度不快,畢竟還有很多隨隊人員是步行,其實一直以來就是步行的速度。

白天走晚上停,白天走又晚上停,走了兩天后,隊伍終于離開了古冢荒地境內,前方陸續有村鎮、城郭出現,有了屬于人間的人氣。

離開古冢荒地的第一站是在一個小縣城內歇腳,不少人道,還是人間好。

“許兄,你怎么又在撿骨頭,養了狗不成?”

一頓吃喝后,見到許沸又在拎個小手袋收桌上吃剩的骨頭,同吃喝的蘇應韜忍不住好奇一問。

“沒有,想練練雕刻而已。”許沸隨口應付了過去。

他一個不太喜歡撒謊的人,現在漸漸養成了謊話隨口就能來的習慣,練到了自己內心還能波瀾不驚的境界。

他撿骨頭也是沒辦法,他也不想做這種丟臉的事,偏偏庾慶非要他幫忙。

蟲兒吃飯的地方沒這伙食待遇,也進不了考生吃飯的地點,庾慶又整天蒙個臉不合群,一直讓帶飯,收集骨頭的事便只能是他干了。

他沒有養狗,庾慶倒是養了只狂啃骨頭的‘小瘋狗’,那叫一個能吃,吃再多都沒問題,放個屁就煙消云散消化掉了,他也真是大開了眼界,世上竟還有這種奇葩東西。

用庾慶的話說,‘小瘋狗’地上能蹦,天上能飛,火里能鉆,水里能游,簡直是四棲神蟲。

那位士衡兄把那蟲子夸的天花亂墜,然后老是鼓搗他高價把火蟋蟀給買去,還說什么友情價一萬兩銀子就行。

一萬兩是小錢嗎?多少人一輩子都賺不到這么多錢。

問題是自己花一萬兩買這么一只破蟲子能干嘛?脾氣大,速度快,自己不是修士難以控制,還容易把房子給燒了。什么用都沒有,搞不好還會給自己惹麻煩,買來做甚?那位還真是覺得他有錢把他給當冤大頭了。

好在那位士衡兄還算有點良心,現在知道每天燒水泡茶給他喝,也算是沒白幫忙撿骨頭……

日出日落,一路的風吹雨打,歷時三個多月的長途跋涉,一行終于抵達了錦國都城。

一輛輛馬車的車簾子都掀開了,還有兩邊車窗,都冒出了考生的腦袋,眺望那巍巍浩大的都城,僅憑路邊販夫走卒人來人往的氣象就不是其它地方能比。

終于到了,眾考生嘰嘰喳喳,興奮不已。

都在憧憬未來,若是能金榜題名,若是未來能成為這浩大都城內執掌權柄的人員之一,那該是何等的風光!

車隊還未接近城門,便有一支京城駐軍人馬趕來攔住了他們,當場將列州兵馬調離,暫不準他們進城。

這是規矩,除京城守軍外,各地甲士一旦過百,未得允許不得著甲持械進城,會將他們帶往別的地方安置。

列州軍士沒有任何意見,反而很高興的樣子,一路的辛苦奔波即將迎來回報。

去了臨時駐地,解除了他們的甲械后,他們就可以進城游玩了,他們就放假了,要一直等到大考結束后,他們的假期才算結束,因為要將返回列州的考生護送回列州。

山高路遠的,一般的軍士一輩子也難來京城見識一趟,這有吃有住還給軍餉的,對他們來說自然是苦盡甘來。

調走了列州軍士,京城駐軍分了一小隊人馬護送隨行。

各地考生要安置在各州駐京城的會館,已有列州會館的主官親自來迎接,與解送使傅左宣傅大人相談甚歡,一行就這么進了城。

京城繁華不提,車隊一路抵達列州會館后,會館外面突然有人大喊一聲,“來了,列州的舉子來了。”

繼而立馬響起了一陣歡呼,附近的商鋪、茶樓、酒肆里立刻跑出了不少人,紛紛涌了過來。

“統統退下,沖撞者嚴懲不貸!”

隨隊京城人馬大聲喝斥,勒令不許靠近。

列州會館內也立刻跑出了小吏,對擠上來的人拱手道:“諸位諸位,且容交割,待走完了規程,再領人走也不遲,這個時候惹出了事,取消了參考資格可別怪我事先沒提醒。”

一番話嚇到了圍上來的人,都老老實實退開讓路了。

馬車內的庾慶有點懵,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滿頭霧水,完全不懂。

待到大家伙下了馬車,一個個核對身份進入會館時,看到不少考生在和外面等候的人揮手打招呼,庾慶才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應該都是赴京考生的親友,算準了大概的赴京日子提前在此等候。

所有考生交割完畢后,解送使傅左宣可謂如釋重負,與此地主官去了會館里面。

庾慶打量著會館內部的環境,等著安排入住,誰知會館并未急著先安排入住,而是讓外面等候的人先排好了隊,準許有公文的人一個個進來辦理什么手續,辦好了的就讓帶一個考生走。

庾慶完全不懂,他是假冒的,心里沒底,必須弄清楚才行,左右看來看去,目光找到了許沸,許沸在和身邊人聊天,幸好蟲兒剛好也在看著這邊,他對蟲兒使了個眼色。蟲兒會意,立刻扯了扯許沸的衣袖,稍候便與許沸一起走了過來。

“怎么了?”許沸近前低聲問道。

庾慶抬了抬下巴,示意辦手續的地方,“那是什么意思,怎么還拿出公文來領人了?”

許沸哦了聲,慢慢做了解釋。

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在京城有親朋的考生,親朋過來接人了。

考生按理說,為了各方面的便利,也是為了安全,統一住在會館是最合適的,吃住也都免費。然而這里畢竟是公家的地方,還是那句話,赴京趕考雖是大事,可官方沒辦法區別照顧每個人的生活習慣,畢竟這么多人。

所以為了大家能考出更好的成績,允許家里在京城有條件的把考生給接走照顧。但也不可能隨便來個人就把考生給帶走,否則大事就變成了兒戲,出了事的話這個責任可不好扛。

首先各方面都要做出完備的證明,證明和考生之間的關系,要找人作保,還要有詳細住址之類,能便于有什么消息時可以隨時找到人通知,這一切最后都要化作京都官府核查后開出的證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半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