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主神掛了  >>  目錄 >> 174,他在華山之巔,揮袖落天劫

174,他在華山之巔,揮袖落天劫

作者:李古丁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李古丁 | 主神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主神掛了 174,他在華山之巔,揮袖落天劫

夜幕沉沉,四野漆黑,正是黎明之前,至暗之時。

如雷蹄音踏破寂靜夜空,一隊騎士在這近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飛馳。

夜間放馬,極其危險,稍不留神,就會出現慘烈馬禍。

不過這一隊騎士,個個都不是常人。

其中哪怕武功墊底的幾人,也都有二流的武藝、一流的騎術。

正是倪昆、趙敏一行。

眾人一人雙馬,坐騎皆是大宛良駒,快馬加鞭之下,只大半夜功夫,便已趕至華山腳下。

那巍峨險峻的雄偉山岳,已然近在眼前。

突然,幾條身影自道旁樹林中疾躥而出,四肢著地飛撲而來,于古怪的嘶吼聲中,宛若下山猛虎一般撲向騎隊。

嘭嘭嘭!

幾聲巨響,騎隊外側幾匹無人騎乘的備用馬,竟被那幾道身影硬生生撞得側飛起來,撞向騎隊中間的騎手。

“是徐福的神獸!”

陳玄風低喝一聲,兩腳一踩馬蹬,縱身躍離馬鞍,側向斜掠丈許,一個千斤墜使出,正踩在撞向他的那匹駿馬背上,硬生生踩停此馬飛撞之勢,將之踏落在地。

梅超風、史萬寶、阿大、阿二、阿三、剛相如法炮制,各自踏落一匹駿馬。

神箭八箭則同時摘下大弓,彎弓搭箭,八根勁矢齊射一頭“神獸”。

噗噗噗!

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那八枚足以洞穿鐵甲的破甲箭,射在那頭神獸咽喉、心口等各處要害上,竟只將其飛撲之勢逼停一剎,接著箭矢便紛紛彈落開去。

那神獸則又繼續生龍活虎向騎隊追來。

神箭八雄大吃一驚,正待繼續放箭,東方白淡淡道:

“神獸刀槍不入,無謂白費功夫。”

說話間衣袖一拂,數點閃爍著湛藍星光的寒星飆射而出,正中一頭神獸。

寒星細若毫芒,打入神獸身體時,正面傷口亦只小小針孔。

可當其透背而出時,神獸背上血肉橫飛,儼然炸出了數個海碗大小的血窟窿。

這等傷勢之下,縱神獸生命力頑強,亦是一聲不吭,仰天倒地,霎時氣絕。

東方白出手時,祝玉妍亦抬起修長玉指,一記圓融金指點出,淡金指力如一枚螺旋金錐,噗地一聲,將一頭神獸頭蓋骨掀開。

見兩人輕描淡寫各殺一頭神獸,趙敏手下阿大等高手不甘示弱,有心較勁,各自迎上一頭神獸。

然而甫一交手,阿大等人便大吃一驚。

卻是在東方白、祝玉妍手下顯得不堪一擊的神獸,一對一居然能與他們打成平手。

這種怪物不僅力大無窮、敏捷如風,更是鋼筋鐵骨刀槍不入,其皮肉對內力的防御力亦是極強,很難將內力轟入它們體內。

它們便可仗著不怕傷痛的優勢,施展種種兩敗俱傷,甚至同歸于盡的打法。

阿大等人可沒有如此硬朗的體魄,根本不敢與神獸換傷,一時打得束手束腳。

陳玄風、梅超風、史萬寶早見識過神獸厲害,半點都不托大,三人聯手對付一頭神獸。

陳玄風使一套堂皇正大、犀利異常的爪法,爪勢破風聲宛若利刃撕裂空氣,縱是神獸刀槍不入,連破甲箭都射不透,挨上他一爪,亦會被剮去一層薄薄的皮肉。

不僅爪勢凌厲,攻擊之時,他手臂偶爾還會咔嚓一聲,平空暴長一尺,幾次都于不可能之間,抓傷那頭神獸。

倪昆見狀,心中暗忖,這莫不是九陰神爪?

瞧陳玄風這爪法使得堂皇正大,毫無陰森邪氣,難道黃藥師傳了他們正宗的九陰真經?

陳玄風用爪法戰神獸,偶爾甚至還敢用肩、背等硬朗部位硬接神獸攻擊,被神獸打得嘭嘭作響,卻也只是略微悶哼一聲,臉色白上一下,一身橫練功夫,竟也只比神獸的鋼筋鐵骨稍遜一籌。

梅超風則手持當初從倪昆身上順走的那口削鐵如泥的匕首,以短匕施展桃花島劍法。

劍勢靈動飄逸,瀟灑好看,青光閃爍間,宛若片片花瓣飄零,卻又殺機深藏,不時就在神獸身上刺出一個血窟窿,或削去它手臂一片血肉。

兩人師出同門,夫妻同心,配合默契,又都有橫練功夫在身,敢于跟神獸硬碰。

史萬寶混在中間,感覺自己純屬多余,干脆不參與進攻,只施展一門沉穩質樸的劍法,專心防守,幫陳玄風、梅超風抵擋神獸兇險攻勢。

三人聯手合擊之下,不過百招,便斬殺了這頭神獸。

再一看阿大等人,還在與各自的對手苦苦纏斗。

趙敏見狀,板著俏臉,神情不悅。

策馬飛馳大半夜,她本來就有些疲累,秀發凌亂,細喘吁吁,額頭滿是細密香汗。

此時見手下家將表現不佳,莫說與倪昆的姬妾相比,便連李秀寧的家將們都比不過,又累又氣之下,頓時有些控制不住脾氣,纖手一摘掛在鞍上的長劍,就要親自下場。

旁邊的倪昆輕笑一聲,抬手擋住她:

“區區怪物,何需趙內史親自動手?綱手,碾碎它們。”

綱手嘿地一笑,也不見動彈,身形驀地自馬背上消失。

再出現時,已在與阿大纏斗的神獸之側,隨手一拳轟出,白白嫩嫩的粉拳勢不可當地打在那神獸身上,將那神獸轟得拋飛出去,尚未落地,整個身體就爆成了一蓬血霧。

跟著綱手身形再度平空消失,再次現身時,已出現在阿二對面的神獸上空,單腳往那頭神獸腦袋上一踩,便如釘釘子一般,將那頭神獸整個踩陷進泥地里。

待綱手消失時,神獸陷入泥土的位置,驀地噴起一股血泉,卻是整個沒入泥土的身體,都被震成了碎沫。

就這樣,綱手又連續消失、現身兩次,剩下的兩頭神獸,亦被她一拳一腳,打成了粉末。

舉手投足干掉四頭神獸后,綱手身形又平空出現在馬背上,坐姿穩穩,看上去仿佛完全沒有移動過。

而她連續數次消失、現身時,其移動過程沒有任何人能看清,整個過程就好像平空瞬移一般。

見這胸圍傲人、五官精致,身上隱有幾分貴氣,宛若世家貴女的金發“夷女”,竟有如此驚人藝業,趙敏眼角微微一跳,對倪昆也不禁有了幾分刮目相看。

老實說,雖史萬寶、陳玄風、梅超風將倪昆吹得神乎其神,但除非親眼見到倪昆手段,否則趙敏對他們的說法,始終抱有幾分懷疑。

但現在……

她手下的阿大等人,俱是一流高手,一對一尚且無法拿下一頭神獸。

而倪昆身邊的姬妾,前有那隔空一指,輕描淡寫點殺一頭神獸的白衣女,后有這移動宛若瞬移,舉手投足瞬殺四頭神獸的金發女。

這等女強人,居然能被他收在身邊,彼此相安無事,無論倪昆本人實力如何,單這份對付女人的功底,就足以令趙敏欽佩不已。

干掉阻路的數頭神獸,倪昆等人又繼續前行,趕往前方華山北麓峪口。

華山東峰,亦即后世觀賞日出的盛地“朝陽峰”。

峰頂之上,有一塊小平臺。

徐福負手屹立平臺邊緣,前方便是深不見底、陡直如削的危崖。

他目光深沉,凝視下方幽深山谷,輕聲自語:

“二十四人么?

“除上次圍攻我的倪昆等人,其余諸人,皆不值一哂……”

聽他語氣,竟似是透過那幾頭神獸的眼睛,看清了倪昆一行的人數、修為。

“三娘子,看來那倪昆,對你還真有幾分情意……”

徐福回首,看向整個身子被封在一塊玄冰之中,只露出頭臉的李秀寧,笑吟吟說道:

“這才一夜功夫,居然真就趕來華山救你了。”

徐福并未封住李秀寧內力。

但徐福玄冰堅不可摧,連東方白都無法一擊打穿,李秀寧那點功力,用來對抗玄冰寒氣,保持體溫都有點吃力,根本不可能自行破冰而出。

此時聽了徐福這番戲謔,李秀寧幽幽一嘆,說道:

“徐先生何必說笑?

“倪公子身邊盡是絕色佳人,以他眼界,如何看得上秀寧?

“倪公子此行,非是為了秀寧,乃是為了徐先生你而已。

“其實徐先生將秀寧擄來此地,純是多此一舉。

“縱然不抓秀寧,徐先生只要露上一面,倪公子也必會前來尋你。”

徐福冷哼一聲,眼神變得陰冷:

“倪昆那賊小子貌似隨和,實則內心高傲無比,根本就沒有把我徐福放在眼里!

“若不將你抓來,哪怕他知道我重出江湖,只要沒有撞到他跟前,他只怕也懶得拿正眼看我!”

李秀寧無奈道:

“徐先生未免也太看輕自己了……”

徐福冷然道:

“無論他是為誰而來,既來華山,便是踏上了本座為他安排的不歸路!

“李秀寧,你且放心,我也不會殺你。

“殺掉倪昆之后,我還需要利用你,去將你父親、兄長一一掌控……”

李秀寧閉上雙眼,漠然道:

“徐先生想多了。

“就算以我為質,我父親、兄長也不會向徐先生臣服的。”

徐福哂笑道:

“你以為我是要以你為質,要挾李淵、李世民?

“天真!本座的手段,豈是你能揣度的!”

說到這里,徐福大袖一拂,玄冰咔咔滋長,將李秀寧口鼻封住,只留下一個小小氣孔,令她能勉強維持呼吸。

“倪昆他們已經上山了。三娘子,你且安心看著,瞧本座如何反手為云,取倪昆等人首級!”

倪昆一行在北麓峪口下馬,施展輕功,穿行山林之間,朝華山東峰攀去。

初時道路還算好走,但行至半途,便已山陡林密,處處絕壁,令人幾乎無有落足之地。

好在一行人都不是庸手,還可繼續快速前行。

路過一道絕壁時,上方崖頂忽然莫明松動,數十塊小則水缸大小、大則房屋般巨大的石塊,轟然直墜而下。

趙敏見狀,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因眾人此時所處位置,左邊是陡直如削的峭壁,右邊是深不見底的危崖,只一條不過兩尺寬的崖邊小道可供行走。

且小道距前方盡頭尚有數十丈,后方則同樣要退二十余丈,才能返回開闊處。

二十幾人一字長蛇處在這峭崖小道之上,輕功再好,也根本無處閃避。

“想不到我趙敏,竟會死在這里……”

眼見巨石轟然砸落,趙敏背貼崖壁,嬌軀輕顫,雙腿發軟,心中滿是絕望。

跟在趙敏身后的陳玄風、梅超風卻只是初時嚇了一跳,接著趕緊抬眼去看倪昆。

就見前方隔著幾個人的倪昆,若無其事抬頭瞥一眼那墜下的數十塊巨石,大袖一拂,道道閃電狀的刀罡,便挾滾滾雷音激射而出。

堂皇電光將四周耀得一片雪白。

轟轟雷鳴之中,那數十塊巨石轉眼之間,就被數十刀罡轟成齏粉,如雪粉一般在崖邊疾風之中,揚揚灑灑飄散開去。

“隔段時間不見,竟又有新的神通了!倪小弟你可真是善于給人驚喜!”

梅超風對倪昆豎起大拇指,燦然一笑。

陳玄風不茍言笑的臉上,也浮出一抹笑意,對他點了點頭。

阿大、阿二、阿三、剛相、神箭八雄,看向倪昆的眼神,滿是敬畏,如見神明。

趙敏則一臉茫然地眨了眨眼,難以相信一場生死危機,居然就如此輕松渡過了。

回想方才情形,她只看到倪昆輕輕揮了揮衣袖,跟著視野便被雪亮的閃電填滿,耳畔也回蕩著震耳欲聾的雷音,幾乎什么都沒看清。

所以,剛才是倪昆化解了這一場死劫?

揮袖之間,電閃雷鳴,這等神威……

再次看向倪昆時,趙敏眼神之中,也不覺有了一抹敬畏。

要是不那么好色,這就是個完美的男人了。

她心中暗忖。

倪昆揮手轟碎數十大小巨石,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笑道:

“看來徐福給咱們準備了一些小禮物,不過無妨,他也就這點小手段了。稍微小心一些,繼續前進吧。”

話音一落,打頭的綱手便大大咧咧,大步前行起來。

走過這一段絕壁,又來到一片松林中。

剛剛步入松林,便有黑霧滾滾升騰而起,將整個松林掩映在濃密黑霧之中。78

接著一陣沉重的腳步聲,伴著鐵鏈拖曳的嘩嘩聲,傳入眾人耳中。

很快一頭身高三米,面目猙獰,獠牙畢突,體型碩大,肌肉發達到近乎畸形,渾身沒有一絲毛發,皮膚呈鐵黑色,雙臂各拖著一條鐵鏈,鐵鏈盡頭還各連著一口布滿鋸齒的奇形鐮刀的人形怪物,便貌似步履蹣跚,實則速度奇快地闖入了眾人視野。

看見這人形怪物,倪昆神情不禁有點古怪。

因為這怪物的造型,看上去像極了熱血傳奇里的礦坑boss尸王。

此情此景,甚至令倪昆情不自禁回想起了那句親切的廣告詞:是兄弟就來砍我!

然而回憶還沒有結束,尸王就已撲街。

綱手沖上去就是一拳,直接把那造型威武霸氣,氣息邪惡深沉,令趙敏等人壓力山大,令陳玄風、梅超風神情凝重,疑似礦坑尸王的怪物上半身轟成了粉碎。

可惜,怪物沒有爆出任何裝備……

怪物一掛,黑霧立刻消散,倪昆無語地搖了搖頭,看向東峰峰頂:

“徐福,給力點啊!”

峰頂的徐福,似是聽到了倪昆的嘲諷,眼角微微抽搐一下,以一副滿不在乎的語氣低語:

“不過是正戲開場前的暖場小游戲而已……死囚砍頭前,也要吃頓好的。你們都是將死之人,便先容你們得意一陣……”166

山下。

倪昆一行繼續登山,又至一處絕壁,這次倪昆抬手止住眾人,喝令眾人后退。

待眾人退出數十丈后,倪昆凝視那絕壁一陣,忽然抬起右手,五指箕張,指尖各迸出一道血線,凝成一只血色大手,飛過去對著一處崖壁重重一拍。

一聲脆響,幾條裂痕出現在血色大手拍擊之處。

跟著裂痕閃電般蔓延開去,轉眼之間,爬滿整堵絕壁。

隨后就聽轟隆一聲巨響,整座高有三十余丈,長達五十余丈的絕壁,整個坍塌下來,山崩之聲震耳欲聾,煙塵彌漫遮天蔽地。

綱手、祝玉妍、小青各自揮拳,打爆幾塊迸飛過來的大石。

趙敏等人則目瞪口呆,一臉震驚地看著那已半數跌落旁邊懸崖之下,半數化為一地碎石的絕壁,難以置信倪昆竟然只是“隨手一掌”,便打崩了這么大一道山崖。

倪昆倒是沒有貪功,笑著解釋:

“這絕壁內部早已布滿暗勁,蓄勢待發。

“一旦我們自絕壁下走過,暗勁爆發,絕壁即刻整體崩塌,將我們掩埋在山崩之下。

“徐福這一手頗為陰險,可惜沒能瞞過我。

“我那一掌,只是提前引發了徐福布下的暗勁罷了。”

他修煉過去彌陀經以來,神魂日益壯大,靈覺愈發敏銳。

徐福布下的暗勁,能瞞過其他所有人,唯獨瞞不過他。

引爆了徐福布下的陷阱,倪昆一行踩著碎石堆,從容路過這一道崩潰之后,反而不再險峻難行的絕壁,再前行一陣,華山東峰已遙遙在望,已隱隱能看到山崖邊上,徐福那寬袍大袖、道貌岸然的身影。

“華山東峰果然險峻!”

倪昆看了一陣,皺眉道:

“地形過于狹窄,人多也毫無用處。”

以華山東峰的地形,便是他獨自一人上去,與徐福單挑,都嫌地形過于狹窄,沒有走位空間,又哪有空間容人與他并肩上陣?

“看來徐福是刻意選擇了這里,好與我單對單,避免被圍攻……

“虧我還帶了這么多幫手,到頭來,卻無法再復制陽直之戰時的圍毆之勢了!”

倪昆摸著下巴,沉吟一陣,說道:

“小青跟著我,其他人留下。”

說罷一拂袖,循那兩側皆是陡崖,只數尺來寬的天然山脊石道,朝東峰之巔大步行去。

小青緊跟在他身后,邁著輕盈的步伐,隨他前往山巔。

以東峰地勢,除體型可大可小,且能無視絕壁地形的小青之外,就連綱手都沒有施展空間。

其他人都只能留在山巔之下,仰頭目送倪昆與小青。

徐福居高臨下,看著倪昆只帶小青一人前來,心中冷笑一聲,揚聲道:

“倪昆,上次你仗著人多勢眾,僥幸勝了本座一手。今次本座特地為你選了此地,看你還如何能厚顏無恥、以眾凌寡、以多欺少!”

倪昆笑道:

“徐福,你這話也忒不要面皮。

“你修行一千多年,有不死之身,我則不滿十八,還是青春少年。

“以你年紀、資歷、修為,以大欺小到這種境地,居然還好意思指責我以多欺少?”

徐福神情一下變得陰沉如水。

他最諱忌的,就是被人拿年齡說事。

顯得好像他一千多年的修為,都練到了狗子身上,居然老是被年紀不到他零頭的年輕人按著毒打。

激怒之下,徐福只覺一股邪火直躥腦門,厲嘯一聲:

“死到臨頭還敢逞口舌之快!倪昆小賊,受死吧!”

話音一落,徐福并指一點,一發帝天狂雷轟爆空氣,挾凍氣成霜的極度嚴寒,向倪昆暴轟而來。

倪昆手指一彈,一道雷劫刀罡飆射而出,于灼人眼球的熾白閃光之中,挾滾滾悶雷之聲,與帝天狂雷硬撼一記。

轟隆!

整個山巔微微一震,帝天狂雷勁力爆碎,化為一片雪白霜霧,四散開來。

而雷劫刀罡竟仍有余力,破開濃郁霜霧,激射徐福。

徐福暗吃一驚。

沒想到不過半個多月未見,倪昆實力居然又有精進,刀罡竟由此前那邪氣森森的慘白金氣,化成了正大堂皇,熾白金氣之中,彌漫雷霆精氣的閃電刀罡,且威力暴增數籌。

當下不假思索,又一指屈彈,打出一道帝天狂雷,截下這道刀罡余勁。

“徐福,你功力好像退步了!”

倪昆哈哈笑道:

“而我,則大有精進。縱然今日你刻意挑選這對你有利的地形,也難逃一死了!”

說話間,他一步邁入彌漫的雪白霜霧之中,很快又破霧而出,大步逼向山巔。

小青也隨他走進了霜霧,可徐福眼里只有倪昆,竟沒有意識到,走進霜霧之中的小青,竟遲遲沒有再走出來。

眼見倪昆越來越近,徐福雙眼死死盯著他,厲嘯一聲:“大言不慚!”

并指作劍,一劍虛點,山峰幾株松樹簌簌搖晃,抖落漫天松針,在徐福真氣催動下,悉數化為足以摧金裂石的“針劍”,無數針劍又凝成一條十余丈長的黑綠蒼龍,鋪天蓋地、張牙舞爪襲向倪昆。

看到徐福這一手,趙敏等人無不失色。

僅僅只是遠遠看著,他們便覺似有無形劍氣撲面而來,刺得他們渾身針扎一般隱隱作痛,眼睛亦情不自禁滲出了淚水。

而直面徐福這一招“萬劍歸宗”的倪昆,卻只是悠然一笑,大袖一拂,上千道閃電狀的雷劫電罡洶涌而出,漫空狂舞。

一時間,夜空之上,電芒灼灼,映亮四野,雷音滾滾,震動四方。

看到這一幕,即使早知倪昆厲害的陳玄風、梅超風,亦被震撼得目瞪口呆,沒想到一別半月,倪昆實力竟已來到了這等境地。

“人怎么可能修煉這么快?”陳玄風難得失聲。

“所以……倪小弟,本就是天神下凡吧?”梅超風喃喃回答。

至于首次真正見到倪昆全力出手的趙敏等人,更是激動地渾身發抖、口干舌燥。

再看披浴雷光,衣袂飛揚,于電閃雷鳴之中負手前行的倪昆時,心中皆有與梅超風一般的想法:

倪公子,莫不是掌控雷電的天神下凡?

否則如何能在揮袖之間,便放出這漫天閃電,降下這狂暴雷劫?

就連祝玉妍等人,也是第一次看到倪昆這手“雷劫鎮獄刀”神通。

為那漫天飛舞的閃電刀罡目炫神迷之余,皆是篤定公子恐怕又找回了前世部分神通,離他曾經的“真仙”之境更近一步了。

此時此刻,華山東峰之上的所有人,包括被封在玄冰之中的李秀寧,皆沉浸在倪昆揮袖落天劫的震撼之中,幾乎難以自拔。

甚至徐福,都震驚地瞳孔驟縮,心中狂呼:

“怎么可能?這才過去了半個多月啊!

“半個多月前,他只有十三道邪異刀罡,半個多月后,他怎就煉出了千道雷電刀罡?

“他究竟是吃什么修煉的?”

震驚之余,他全力催動那無數松針小劍凝成的墨綠蒼龍,與那漫天狂舞的閃電刀罡對轟。

霎時間,山巔之上,便迸發出驚天動地的金鐵交擊聲、電閃雷鳴聲、山石崩裂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主神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