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一語翻盤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一語翻盤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一語翻盤

石破天驚!

笛家居然在和血魔教勾結,想要在笛龍和梅政較量之后讓血魔教趁機擊殺梅政?

夏平安剛剛說出的這一句話,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那些神裔家族,圍觀的高手強者,還有無數龍角城的人,一個個聽得清清楚楚。

說實話,這一句話對眾人心中產生的震撼,甚至超過了剛才夏平安和笛龍的較量。

剛剛還轟鳴的天空之中,就因為夏平安這一句話,一下子變得徹底安靜下來,連那原本不被人注意的從天空之中呼呼而過的風聲,在這一刻,都變得刺耳起來。

無數人在看著笛家,在看著夏平安,一個個觀戰者心中瞬間閃過一些念頭——狂神重創了祖摩天,已經和血魔教結下血海深仇,血魔教勢必不會罷休,而偏偏,狂神又和笛家有難以化解的恩怨,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笛家或許不敢明目張膽的在這里擊殺夏平安,怕狂神瘋狂報復,但是如果笛家和血魔教聯手的話,把這場神子之間的較量做成一個針對狂神后裔弟子的殺局,最后幽血魔教來動手,這布局,簡直是完美的結合。

——這樣一來,笛家報復了狂神,鏟除了狂神的后裔弟子卻又不用承擔狂神后裔弟子死亡的責任,而血魔教那邊,也報了仇,等于是斷了狂神的血脈,雙方各取所需,簡直完美。

在場的聰明人實在太多了,所有大家只是腦袋里這么一轉,就瞬間感覺到夏平安剛剛說的那一句,“有可能”是真的,無數人看笛家的眼神就變得古怪了起來。

這樣的陰謀詭計,不被梅政知道那也罷了,如果既然被梅政知道了,笛家要如何收場?

偏偏,梅政還把這事說出來了……

這才是今天狂神的后裔神子和笛家神子較量的重頭戲啊。

之前一直風度翩翩,哪怕吐血都笑得靦腆而又溫和笛龍聽到夏平安的這個問題,臉色終于白了,變得有些蒼白,鬢角出現了冷汗。

——說實話,笛龍的確不知道笛家有人和血魔教做過這樣的交易,但是,笛龍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笛家的那些長老和管事的人中,沒有人這樣做,因為擊殺狂神后裔的確很誘人,笛家的確有這樣的動機,也有這樣的操作空間。

作為笛家的神子和未來之星,笛龍在笛家的使命和責任就是封神,或者至少也成為半神,延續笛家的輝煌,至于這些勾心斗角的江湖恩怨,笛家自然有人去操辦,不會勞煩到他。

在夏平安說完那句話之后,笛龍腦袋里想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如果以后梅政一旦被血魔教所殺,那么,笛家在神裔家族之中一定會聲名狼藉,而且絕對會承受狂神的所有怒火。

血魔教可以像老鼠一樣的躲起來,讓狂神不一定能找到,但笛家家大業大,怎么躲?

所以,夏平安剛剛這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其實就已經把笛家推到了最危險的邊緣,如果夏平安真被血魔教殺了,那么,笛家就會在所有人心中成為幕后的操盤者。

“笛家做事光明正大,絕不會和血魔教勾結做出這等卑鄙無恥之事,梅兄聽到的,一定是別有用心之人編造的謠言……”腦袋里電光石火的閃過各種念頭和后果之后,這位笛家的十大神子的聲音震蕩虛空,幾乎百里之內都能聽得到,笛龍一臉正氣,挺著胸膛,甚至是義憤填膺,就差用術法讓自己的腦袋后面冒出一圈圣光了。

“既然笛兄這么說,那我就放心了,我完全相信笛兄說的話,我也相信這是別有用心之人編造的謠言,我是絕不會相信的……”夏平安笑著,笑得一臉燦爛,如釋重負,還非常誠懇,“今日一戰,多謝笛兄賜教,梅政心滿意足,我就告辭了……”

咳咳……剛剛那話,其實是夏平安瞎編的,是的,就是誣陷,就是血口噴人栽贓陷害自己臆測莫須有……

夏平安根本沒有聽到有人這么說過,福神童子這些日子在龍角城也沒有發現過血魔教的蹤跡和什么異常。

但是,他就是偏偏要這么說,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說得像真的一樣,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都這么去想,都這么推測,都覺得笛家會這么做,這樣一來,如果自己死在血魔教的手上,笛家就要給自己背鍋,甚至有可能自己死在別的人手上,笛家也要成為所有人的懷疑對象。

笛家想要不給自己背鍋,那么,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讓自己死在血魔教的手上,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洗刷得了害死自己的“嫌疑”。

笛家不是牛掰么,那么,以后自己的人身安危,就和笛家的家族命運前途正式掛鉤了,只要自己遭遇到什么意外,一旦被血魔教暗害,笛家就要想想面臨狂神報復的后果。

如果自己出事了,笛家的家主長老們只要想想要有多少笛家子弟會給自己陪葬,夏平安不相信笛家的家主和長老還能睡好覺。

這也是夏平安今天來和笛家神子較量的背后用意,整場較量最重要的過招,其實不是剛才他和笛龍那驚天動地的對拼,而是在這最后一句話上,歷史上,真正殺人誅心最多的,哪里是拳頭和刀劍,而是這舌頭和唇槍舌劍啊。

谷 要是笛家的長老家主們之前能想到笛家神子與自己的這場較量過后笛家的未來命運有可能就會和自己的人身安危捆綁到一起,夏平安敢肯定,笛家的長老家主,打死都不會再讓笛龍來和自己完成這么一場較量。

這場較量,笛家賭上的,有可能是笛家未來的家族氣運,而且,笛家無論如何不可能贏。

不只是笛龍,在場觀戰的笛家的幾位長老和笛家的那些后輩,也沒有一個是傻子,在笛龍的冷汗下來的時候,他們的冷汗,也一下子全部下來了,心肝都在打顫。

之前,笛家的人的確沒有想到這樣的結果。

整個局面翻過來,讓笛家一下子成為眾矢之的的,就是因為剛才梅政的那一句話。

看著嘴角帶血的夏平安嘴角帶血“顫顫巍巍”的朝著龍角城飛去,笛家的長老眼角跳動著,心臟顫抖著,生怕半路上真跳出來一個準備埋伏狂神后裔血魔教的高手,那笛家可真是跳進不死海都洗不清了——這個家伙可千萬不能出事,特別是不能在血魔教手上出事。

“梅公子……請留步……”眾目睽睽之下,笛家的長老不得不飛了出來,攔下了夏平安,一個月前恨不得把夏平安碾成渣的笛家長老的臉上,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咬牙切齒的但又故作誠懇的說道,“我看梅公子已經受傷了,笛家……的閃電飛舟上有療傷神藥和通靈寶床,不如梅公子到我們的飛舟上好好修養恢復一番再說……”

看著笛家長老那種打落牙齒還要笑著往自己肚子里吞的模樣,夏平安臉上一下子大義凜然,但又略有為難的說道,“這個……會不會太麻煩笛家了?”

“不會,不會,這次梅公子與笛龍的較量,原本就是友好切磋,看到梅公子受了傷,我們笛家實在過意不去,還請梅公子無比給我們笛家一個聊表心意的機會……”笛家長老眾目睽睽之下說出這話,再感覺著周圍那些人看他的目光,他已經恨不得在地上找一條縫隙鉆進去,但沒辦法,眼前這個梅政現在傷勢看起來不輕,要是梅政真出了事,他擔不起這個責任。

笛龍也飛了過來,臉上露出一個和煦誠懇的笑容,對著夏平安說道,“還請梅兄莫要推辭,就到我們笛家的飛舟上好好療養一番,梅兄如果推辭,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最后,夏平安看在笛家這么“誠懇”的份上,終于故作為難的答應道,“那,好吧……”

笛家長老的臉上,這一刻的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然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夏平安被笛家的人迎到了笛家的飛舟上。

鐵劍老人和黑龍門主看著夏平安被笛家的人迎到飛舟上,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哪怕兩人是成了精的老江湖,但這一刻,兩人還是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訝之色。

不止是他們兩人,所有在千軍山看熱鬧的人面對著這最后的結局,也都面面相覷,無人能夠預料到。

鐵劍老人嘆了一口氣,傳音道,“唉,現在的年輕人,我都看不懂了……”

黑龍門主也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幽幽說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笛家的人,現在估計腸子都悔青了,以后若是這梅政出事,笛家第一個逃不脫干系……”

“所以,只要血魔教不滅,笛家就隨時有可能要面對狂神的瘋狂報復,壓上自己的家族氣運……”

“所以,梅公子在今天的這場較量中,只用一句話,就同時為血魔教和笛家找了一個生死大敵,梅政只用一句話就翻了盤,掌握了主動……”

“他剛剛那一句話,能當一個半神來用……”

刀家那邊,刀家兄妹也傻眼了,刀九章看著最后被笛家當貴賓一樣迎到飛舟上的夏平安,不得不哀嚎了一聲,“我的金幣……”

天才一秒:m.dd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