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崔家命運

第五百二十四章 崔家命運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五百二十四章 崔家命運

崔府的下人看到崔浩院子里冒出濃煙,以為失火,都急忙過來施救,一群下人沖到院子中,卻看到崔浩背著手,平靜的站在書房之外,看著書房里的火光,淡淡吩咐了一句,“書房里火焰太大,里面的書不用搶出來了,別讓書房的火竄到別的地方去即可!”

書房里的那些被注釋過的書本,留著,對崔家來說可是禍害。

因為崔浩本事太大,他注釋過的書籍,在讀書人中影響巨大,看過的人都視若珍寶,乃至后來有人甚至提議,在北魏全國刊印崔浩注釋過的那些書籍,用來取代其他的著作,讓所有讀書人都學崔浩注釋過的這些書。

雖然說提議把崔浩注釋過的書當成全國讀書人“標準教材”刊發的人有拍崔浩馬匹的嫌疑,但這也從側面說明了崔浩的本事。

當然,這也是崔家后來覆滅的原因之一,北魏的皇帝,為了鞏固自己的帝位皇權,可以六親不認,怎么可能又容忍一個漢人在北魏的讀書人群體之中擁有這種至高無上的地位呢?

真正的原因,是鮮卑皇室難以容忍一個有著強烈的大漢民族情節的漢人士族在北魏坐大,威脅他們的統治。

別人不清楚崔家覆滅的根源,但夏平安卻是太清楚了,崔家的覆滅,國史案弄出的文字獄只是由頭和借口,這原本就是北魏皇室給崔浩布置下來的致命陷阱,要修國史的是皇室,下令要讓崔浩秉筆“實錄”的也是皇室,史書修出來后把史書刻成石碑在都城展示給那些鮮卑貴族看的也是皇室,最后因為史書寫了許多鮮卑人祖先的糟爛事,暴露“國惡”,用史書挑動起鮮卑貴族群體的怒火,借著這個由頭接著把崔浩滅族的,也是皇室。

看著房間里的書燒成了灰,夏平安終于松了一口氣。

一間書房燒了,只要沒有傷到人,自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清河崔氏,乃是北魏四姓高門之一,崔浩的七世祖崔林,從三國曹魏時官拜司空,崔浩的曾祖,祖父,父親,俱都高官厚爵,父親還被賜爵白馬公,為這樣的家中,燒一間書房,只是芝麻綠豆的小事而已。

到了下午,崔浩的書房就已經被扒拉倒,崔家重新找了工匠來,準備給崔浩再造一間書房。

剛剛吃完中午飯,太史令王亮到訪。

聽明王亮的來意,夏平安心中一下子松了一口氣,暗暗說自己那把火燒得正是時候。

“王大人,不好意思,今日我書房失火,房中書籍,已經全部付之一炬,我幾十年的心血,也沒了,我注釋過的那本《十翼》也燒沒了……”夏平安搖著頭,一臉苦澀的說道。

“啊,怎么會失火呢?”王亮也一臉驚愕和可惜.

“可能是我早上入宮的時候太急,離開書房的時候不小心帶翻了書房里的燈臺沒有發現,哎,也是一個劫數,前幾日我就占卜到最近我宅中可能失火,沒想到卻落在自己書房里!”

“上次太醫令周澹大人曾說有幸來府上看過崔大人注釋的《十翼》,驚為天人,令他茅塞頓開,豁然而悟,那《易經》之中許多未明之理,他看了大人注釋的《十翼》后,都瞬間通透,我還想厚著臉皮想借來學習一下,可惜,著實可惜,不知道崔大人何時會再注《十翼》?”

“最近精力不濟,頭昏眼花,那些書籍,只能等我慢慢恢復精力,想起多少來再注釋多少吧……”

后面的三四個月,夏平安就對外托病,說自己書房失火被燒,以往注釋過的典籍付之一炬,傷心郁郁,基本就在家中,每日導引調息,鍛煉身體,有閑暇,就考察一下崔家族中子弟,看看能不能發現什么可用之才。

沒辦法,崔浩什么都好,智近乎妖,長得也很帥,經常自比張良,就是這身體有些弱了,乃至于史書都說崔浩看起來像婦人,長得俊秀,身體也不強壯。

史書并無崔浩后代的記載,搞不好,就是因為崔浩身體弱,乃至無子。

而拓跋嗣聽說夏平安的書房被燒了,整個人傷心郁郁,還親自關切的讓宮中太監又給夏平安送來上百冊新書一些藥來,叮囑夏平安保養身體。

這些書,在這個時代,可不便宜。

修煉導引,最少都要百日筑基,經過三四個月的鍛煉,崔浩這具身體,氣脈打通,五臟調和,逐漸有了起色,夏平安每日的精力也越發的旺盛,終于不再柔弱,甚至已經可以開弓。

而在崔家的那些族中子弟之中,崔浩也發現了幾個可用之才。

身體好了,可以做的事情就多了,夏平安就開始巡視崔家的田莊產業。

清河崔氏崔浩這一脈,祖上是崔林,既然是大族,那富有自不必說,整個家族之中各種田莊十多個,還經營各種生意,富得流油。

一番巡視下來,心中有了譜,夏平安就開始規劃了。

既然自己此刻是崔浩,那與崔浩相關的幾個家族未來的悲慘命運,自己自然要極力的避免才行,這個時代太混亂了,南邊的司馬家也不是什么好鳥,北面強族林立,隨時變幻大王旗,不說什么稱王稱霸,至少要保證崔浩這一脈能夠延續下去才行。

來到界珠之中四個月多月,準備一番之后,夏平安才第一次進入崔家的后宅的那幾間院子。

看到夏平安施施然到來,手上還拿著一個盒子,崔家后宅門口的兩個丫鬟一臉驚愕,似乎沒想到崔浩會來這里,因為崔浩平時幾乎從不到后宅來,老爺和夫人關系不和睦,雖在一個家中,但基本互相避而不見,崔家上下都知道,前幾個月老爺書房被燒,夫人知道了,也只是派身邊的貼身侍女過來問候看望了一下,發現老爺沒事,也就沒有再管了。

“見過老爺……”后院的丫鬟慌忙給夏平安行禮。

“夫人回來了么?”夏平安明知故問,他是知道自家的這個夫人今天剛剛從寺廟燒香回來,所以才故意詢問。

崔浩的前后兩個夫人都是太原大族郭逸之女,是姐妹,大郭夫人嫁給崔浩幾年后去世,然后小郭夫人就嫁過來了,這是崔家與郭家的政治聯姻,因利益而結合,原本就沒有多少感情,再加上崔浩精通陰陽數理,崇尚道教,而小郭夫人卻篤信佛教,兩人信仰不一樣,佛道之爭,在這個家里表現得格外激烈,崔浩曾經有一次把小郭夫人讀的佛經燒成灰沖到廁所里。

小郭夫人同樣來自豪門大族,自然也沒給崔浩什么好臉色,夫妻雙方雖然對外維持著夫妻關系,但兩人的冷戰,已經很長時間了。

夏平安嘀咕著,史書沒有記載崔浩有子嗣的另外一個原因,搞不好就是崔浩和自己老婆的關系可能很僵。

“夫人已經回來了,正在云堂……”那丫鬟有些慌張的說道。

北魏鮮卑貴族,信佛者眾,崔浩之前崇道抑佛,無形之中,就同樣得罪了大把的鮮卑貴族,遭到諸多鮮卑貴族的痛恨,這也是崔家未來被滅的根由之一。

而真正想要抑佛的,其實還是北魏皇室,因為佛教在北魏的盛興,同樣已經威脅到了北魏皇室的統治。

夏平安舉步就朝著后院走去,而那兩個丫鬟,一個給夏平安引路,一個則連忙去稟告。

云堂,是小郭夫人在家中拜佛念經的地方。

穿過回廊荷池,夏平安很快就來到了云堂,站在云堂之外,夏平安就看到一個滿頭青絲插著金釵步搖穿著一身綠色長裙的婦人,正在屋內,對著佛龕內的佛像在誦經。

那婦人的背影極美,雍容典雅,一看就有大家閨秀的名媛氣質。

云堂外,還站在一個年級更大的侍女,是小郭夫人從郭家帶來的貼身侍女,那個侍女看到夏平安走來,也頗為意外,有些警惕的看了夏平安一眼,連忙進入云堂稟告。

正在誦經的婦人聽到身邊丫鬟的警告,也回過頭,看了夏平安一眼。

丹鳳眼,柳葉眉,鼻子高挺,鵝蛋臉,皮膚白皙,氣質雍容知性,果然也是一個美麗的婦人。

說來慚愧,這是夏平安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夫人長什么樣。

小郭夫人看到夏平安到來,也有一些意外,她知道崔浩不喜她在家中念佛誦經,生怕夏平安又來砸場子,壞了她的佛堂,連忙就要讓貼身侍女把那佛龕前面的布幔拉上,剛剛還平靜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已經準備“懟人”的說辭……

“且慢……”夏平安一腳跨進云堂,阻止那個侍女把佛龕的布幔拉上,抬頭看了看佛龕里的鎏金銅制佛像,然后,就在小郭夫人和身邊侍女驚愕的眼神之中,來到佛龕前面的蒲團前,取了三支香,點燃,插在香爐里,然后跪在佛像前,雙手合十,口中還說道,“請諸佛菩薩贖罪,弟子之前愚昧無知,毀滅佛經,弟子特來懺悔,之前罪業,弟子愿刊印萬部佛經廣為流通以贖罪!”,說罷,夏平安對著佛像拜了三拜,隨后才輕輕站起來,對小郭夫人道,“夫人以后若想要拜佛誦經,可以不必再避諱我,我都支持!”

“夫君這是何意?”小郭夫人雖然驚愕,但還是平淡的開口問道,她還真不相信自己的丈夫居然轉性了。

夏平安看了小郭夫人的貼身侍女一眼,輕輕擺了擺手,讓那個侍女離開,那個侍女看了小郭夫人一眼,小郭夫人點了點頭,那個侍女才走出云堂,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這些日子有些忙,許久沒有來看夫人了,我想與夫人好好聊聊,夫人請坐!”夏平安來到小郭夫人旁邊,就在椅子上坐下,小郭夫人也坐下來,心中稍定,臉色稍緩,但依然用狐疑不解的目光看著夏平安。

“上次我燒毀夫人佛經,反對夫人信佛,還口出惡言,是我不對,為夫今日來云堂的一個目的,就是特意向夫人賠罪的!”夏平安站起,對著小郭夫人微微鞠躬。

小郭夫人也連忙站起來還禮,也客氣的說道,“之前我也不知道夫君崇道,我在家中念經,也多有不當,還請夫君莫怪!”

聽著小郭夫人這充滿“外交客套”的話,夏平安也只能苦笑了一下,“或許夫人一時難以相信,但我的確是真心和夫人道歉,以前我以為佛道是對立的,有佛無道,有道無佛,最近這兩日我才領悟通透,釋儒道,原本就是一家,紅蓮白藕青荷葉,又何曾分家,只是名相境界不同而已,天地之間只有一法,萬法俱是佛法,萬法也是道法,佛教求的都是解脫,道家求的是自在,萬法以仁為心,又何有分別,老子騎青牛出函谷關西去,化胡也就為傳道,三教圣人同出于世,而今佛法東來,有來有往而已……”

聽到夏平安這么說,看著夏平安那歉意真誠的目光,小郭夫人是真的驚訝了,這些話,以前打死崔浩也不可能說出來,誰要敢說一句佛法的好,崔浩立刻就要反唇相譏,為了這,崔浩不僅和自己弄得僵,和堂兄弟崔頤等人都反目,形同水火。

夏平安看小郭夫人的目光的歉意那真不是裝的,而是發自內心,就因為崔浩,最后害得小郭夫人跟著他陪葬,連郭家一門都被誅殺,崔浩若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太原郭家找這么一個女婿聯姻,就等于是把自己整個家族的命運都葬送了。

“夫君……夫君為何有如此大的轉變?”小郭夫人好奇問道。

“好教夫人得知,最近我不是外出散心么,就在兩天前,我在外游玩,一個人漫步到林中歇腳,突然看到一個來自西域的僧人正坐在樹下,那僧人形貌高古,看到我,什么話都不說,就突然開始背誦起一本佛經來,夫人也知道我的脾氣,我一向不喜佛經,當時我一聽到那個僧人背經,轉身就想離開,但是剛走幾步,突然聽到那僧人的佛經的經文,居然與孔圣人在《論語》之中的教誨極度相似,簡直不謀而合,我當時非常驚訝,腦袋里一片空白,身不由已,就留在原地,一直等那西域僧人把佛經背完……”

小郭夫人眉頭微微一皺,她對魏國翻譯而來的許多佛經都很熟悉,也不知道夏平安說的是哪一部,“是哪些話讓夫君覺得佛經與孔圣人說的是一個道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話出自《論語》,我也常常把此話掛在嘴邊教育族中弟子,夫人應該知道!”

“嗯,不錯!”

“我沒想到,佛陀居然也講過和孔圣人幾乎一模一樣的話……”夏平安一臉震驚的表情。

“哦,是嗎,是哪些話?”

“……善男子,謂諸菩薩非己所安,不加于物。若諸菩薩守護此法,即是能持諸佛如來一切禁戒。何以故?自愛身命不應殺生,自重資財不應偷盜,自護妻室不應侵他,如是等行皆名一法。善男子,若有敬順如來語者,于此一法常當憶念。何以故?無有眾生愛樂于苦,凡有所作悉求安樂,乃至菩薩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為自他皆得樂故。善男子,以如是義,我說此言:‘非己所安,不加于物。’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

夏平安直接背了一段佛經,還一臉感慨,“夫人你聽,佛陀對諸菩薩的教誨是‘非己所安,不加于物’,這和孔子對儒者的教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難道不是一樣的么,當日在林中,我正是聽到此句,就感覺心神劇震,似乎一下子明白了過來,發現自己以前對佛教多有誤解……”

“非己所安,不加于物……非己所安,不加于物……”小郭夫人精神一震,“的確如夫君所說,這佛陀的教誨,當真和孔圣人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完全一致……”

“夫人,還不止于此!”夏平安也來了精神,立刻開始說了起來,“那佛經之中還有經文如此說……善男子,如汝所問,何者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善男子,無有少法是如來覺。何以故?如來覺者無所覺故。善男子,一切法無生是如來覺,一切法無滅是如來覺,一切法離二邊是如來覺,一切法不實是如來覺。善男子,諸業自性是如來覺,一切法從因緣生是如來覺,因緣之法猶如電光是如來覺,以因緣故而有諸業是如來覺,……善男子,一相法是如來覺。云何一相?所謂諸法不來不去、非因非緣、不生不滅、無取無舍、不增不減。善男子,諸法自性本無所有不可為喻,非是文辭之所辯說。如是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

夏平安隨口又背出一段經文,“夫人你看,這經文,豈不是也和老子所言大道無形,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是一個道理,當時我聽完那個西域的僧人所背的經文之后,整個人一下子大徹大悟,終于明白了釋儒道原本就是一家的道理,也終于明白自己以前有多狹隘,太過執著于門戶之見和名相之別,而沒有洞徹三教背后真意,實在慚愧!”

小郭夫人輕輕蹙著秀美,喃喃自語兩遍,也驚訝了,“夫君,我看過魏國翻譯的諸多佛經,但沒有任何佛經上的經文是夫君剛才所說,不知這些經文來自哪一部佛經!”

夏平安心說,你現在當然不知道,這部佛經,要到唐朝的時候才翻譯過來的。

“我當時大受震撼,也問那個西域的僧人這是什么佛經,那個僧人笑答,此佛經還未傳入魏國,我是魏國第一個有幸聽到這佛經的人,這佛經的名字,就叫《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

作為一個虔誠的佛教信徒,小郭夫人聽說這佛經還未傳入到魏國,一下子就著急了,立刻追問,“此經只是聽夫君剛才所說那幾句,我就感覺精妙無比,聞所未聞,不知夫君可還記得著佛經的其他部分?”

“夫人知道我記性一直很好,說來也奇怪,當時聽那西域僧人背完這佛經之后,我腦袋里就一下子把整部佛經記住了,而那個西域和尚,不知為何就消失了,我今日來見夫人,正想把此經送給夫人,與夫人一同分享!”

夏平安說著,打開自己帶來的木盒,就把木盒上面的一本裝訂精美的薄薄的書拿了出來,遞給小郭夫人。

小郭夫人翻開佛經,只是看了兩眼書中的經文,就一下子愛不釋手,雙眼放光。

但轉眼之間,小郭夫人也發現了這佛經的異常,這佛經不是抄寫的,而是印刷出來的,而且印刷得異常精美,經文的文字與文字之間,排列工整,字形優美,看起來賞心悅目,市面上能看到的佛經,很少有能印刷得這么精美的。

“夫君,這佛經為何如此精美?”

夏平安微微一笑,終于說出他來找小郭夫人的第二個目的,“咳咳,這就是我今天來找夫人的第二件事,我這邊有一件生意,想交給郭家,由郭家出面操辦,這生意要做成了,天下的讀書人都可以看到如此精美的書籍,而且價格還可以更便宜,郭家可以成為天下最大的書商,日進萬金不在話下!”

“啊,是什么生意,如此厲害!”小郭夫人可不是尋常人家的女子,作為太遠郭家的女人,她自然知道郭家一旦成為天下最大的書商會給整個家族帶來多么大的利益,在魏國,豪門大族經商其實并不是丟人的事情,只要能賺錢,有的是人去干,看到那寺廟的當鋪能賺錢,皇家都要開當鋪,號稱皇當,比起開當鋪,做書商那可好太多了。

“夫人,就是這生意……”夏平安打開自己盒子下面的一格木板,就看到那木板之下,是一顆顆木雕的活字印章,那些印章排列在一起,就是文章。

“這些字怎么是一個一個的,還可以動……”

夏平安隨手調換了兩個活字,“夫人聰穎,一看就知應該知道這其中的奧妙……”

隨著夏平安一解釋,小郭夫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這活字印刷的奧妙,雙眼目光閃閃,看夏平安的眼神已經完全不同了。

“這樣的生意,天下絕無僅有,誰掌握在手上就是掌握天大的大利,夫君當真愿意讓國家操持?”

“我與夫人,原本就是一家人,崔家我這一脈和郭家,也是一體,又何分什么彼此,夫人無須多慮,這件事,夫人找時間回一趟郭家,我也會給岳父寫上一封信,讓岳父知道具體該如何操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