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昭君傳奇

第四百六十二章 昭君傳奇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四百六十二章 昭君傳奇

自己居然成了漢元帝!

夏平安看著眼前那一幅幅展現在大殿之中一幅幅千姿百態的宮女畫像,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實際上,歷史上的昭君出塞并沒有后世那些文學作品傳說中的那么不堪,許多作品把昭君出塞說成是大漢朝帶著屈辱性質的和親,這完全是抹殺了大漢王朝無數名將猛士們的功績。

在真實歷史上,大漢王朝到了漢元帝時代,正是最鼎盛的時候,而這個時候的匈奴經過大漢王朝前面近十位帝王的打擊,早已經不行了,江河日下,南匈奴已經向大漢王朝稱臣。

竟寧元年,南匈奴首領呼韓邪非常乖巧的來長安朝覲漢元帝,以盡藩臣之禮,并自請為婿。

漢元帝看南匈奴首領呼韓邪還算懂事乖巧,就同意了呼韓邪的請求,當然,面對匈奴這種蠻夷之族,漢元帝是舍不得讓劉家的血脈和皇室貴胄公主郡主什么的真的嫁給匈奴人做老婆的,但是,這種時候,南匈奴的面子也要給的,適當的安撫也需要,不能打人家臉。

不就是一個女人么,隨便找一個漢朝普通人家的子女賜給呼韓邪,嫁到南匈奴在南匈奴部族之中“母儀天下”當王后,錦衣玉食,其實也不算委屈。

漢元帝就是這么想的。

漂亮的女子漢元帝自然也是舍不得的,于是,他就想在宮中隨便選個丑的女子嫁給呼韓邪了事就行,卻哪里想到,這陰差陰錯之下,把王昭君給嫁出去了。

王昭君當然不丑,而是人間絕色,乃是大漢南郡秀女之首。

而漢元帝平時選的女人和秀女實在太多,估計有些麻木了,為了省事,漢元帝就讓宮廷畫師給進宮的秀女每人畫一幅像,他要選美女的時候,讓一群太監宮女把那些畫像拿出來在他面前展開,他一眼看過去,就能輕松看到誰美誰丑,誰最合自己胃口。而且這么選,也比較合乎皇帝的身份。

“陛下,掖庭所有宮女的畫像都在這里了,不知陛下想要把誰賜給呼韓邪?”身邊的一個老太監,看著夏平安沒有說話,還在看著那些畫像出神,不由在旁邊小聲的提醒了一句。

掖庭的宮女,都是沒有被漢元帝寵幸過,甚至是連漢元帝的面都沒有見過的入宮的女子。

夏平安走下寶座,在那一幅幅的宮女畫像面前緩緩踱步瀏覽起來,走著走著,夏平安就在一副畫像面前停了下來,那畫像上有一個美麗的宮女,手持芭蕉扇,正踮起腳尖,在一片海灘花中要捉蝴蝶,整幅畫畫得非常傳神,那宮女身容姿態,無一不美。

畫像上寫著這個宮女的名字——傅媛。

“這幅畫是誰所畫?”夏平安開口。

“陛下,這副畫是毛延壽所畫!”那個跟在夏平安身邊的老太監只是瞥了一眼那副畫就說道。

“不錯,不錯,畫得不錯……”夏平安點了點頭。

“毛延壽,還不謝陛下金口洪恩!”那個老太監眼睛往旁邊一瞟,尖著嗓子說了一句,那站在大殿角落中的幾個畫師中的一個聽到,立馬喜形于色,連忙上前兩步謝恩。

這個家伙就是陷害昭君小姐姐的毛延壽?

夏平安看了一眼毛延壽,毛延壽看起來五十多歲的年紀,看起來人模狗樣,溫文有禮,就和后世那些電視營銷節目上出現的專門行騙的“專家”一樣,賣相不錯。

再等一會兒再收拾你!

夏平安心中暗暗說道,“就把這個傅媛賜給呼韓邪吧!”

旁邊的老太監聽到夏平安的話都愣住了,陛下這是轉性了,昨晚陛下還說隨便選一個長得不怎么樣的宮女送給呼韓邪就行,怎么今天選畫的時候,還選了一個漂亮的呢。

但老太監也不敢多問,只是讓人收起那副畫,準備去安排了。呼韓邪此刻還沒有到長安,長安只有南匈奴的使臣在,這些事情,都是要在呼韓邪到長安之前提前定下來的。

而夏平安之所以選這個姓傅的宮女送給呼韓邪,是因為在他的印象中,有些野史傳說記載,王昭君在宮中就是得罪了一個姓傅的女人,后來那個女人被漢元帝選中封為昭儀之后,地位一下子高出王昭君一大截,處處針對王昭君,讓王昭君吃了不少苦頭。

夏平安繼續踱步,目光掃過一張張的宮女畫像,終于,在那些畫像的最后一排,夏平安在一副畫像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王嬙!

王嬙就是王昭君的本名。

畫像上的王昭君,在那些畫像之中,算是最丑的一個,王嬙姿態略有僵硬的站在一個閣窗之前,手上抱著琵琶,鼻孔略大,眼睛下面還有一點黑痣,猶如淚滴,身形也看不出有多優美,都被琵琶遮住了。

就是這一幅畫,就把王昭君給坑了。

夏平安嘆息一聲,王昭君之后,到了后世,這個世界都沒有美女敢得罪攝影師了。

“這副畫是誰所畫?”

“陛下,還是毛延壽所畫!”旁邊的老太監說道。

“好了,其他的暫時撤了吧,這王嬙有意思,朕還沒有在宮女之中看到如此形貌奇特的宮女,看她的樣子,還會彈琵琶,朕今日剛好想聽琵琶,就招她來這殿中為朕奏上一曲!”

“是!”

夏平安在這里平靜的說著,剛剛被表揚,正面有得色的那個宮廷畫師毛延壽,臉色瞬間煞白,全身都瑟瑟發抖,最后失魂落魄的和幾個畫師離開了大殿,退到大殿門口,腳一軟,還摔了一跤,狼狽無比。

毛延壽做夢也不想到,漢元帝今日就像轉了性子一樣,居然專門點名要見丑女。

不一會兒的功夫,抱著琵琶的王昭君來了,進入到殿中。

哪怕是夏平安見過太多美女,此刻見到王昭君,也感覺眼前一亮,王昭君裊裊進入殿中,一進來,整個殿內,猶如一顆明珠滾落進來,整個大殿都鮮活光亮起來。

進入大殿的王昭君仔細打扮過,更顯得華貴美麗,儀態萬千。

華夏人用沉魚落雁形容絕色女子的姿容,這落雁的典故,就來源于王昭君,飛著的大雁看到地上的王昭君,都忍不住落下來想要瞧個仔細。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哪怕是這樣的詩句,也不能形容王昭君美貌的一半。

看到王昭君的那一瞬間,夏平安終于明白后來漢元帝見到王昭君本人之后為何惱羞成怒的把毛延壽等一干宮廷畫師全部殺了,尼瑪,這么一個千載難逢的大美人,居然被你們這些家伙畫成丑女,敢坑我,這是欺君之罪,不殺你們殺誰?

王昭君看著夏平安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臉上有些羞澀,那紅潤的臉色,更是讓昭君看起來人比花嬌,但王昭君還是落落大方的給夏平安行了覲見之禮。

“南郡秀女王嬙見過陛下!”

“你會彈琵琶?”夏平安問道。

“略會一二!”

“行,你就在這里為朕演奏一曲,朕想聽聽……”

“不知陛下想聽何曲?”

“你演奏什么,我就聽什么!”夏平安微微一笑,“來人,賜凳!”

一個太監搬來凳子,就讓王昭君坐在夏平安前面,王昭君的臉色更紅了。

而對夏平安來說,能親耳聽王昭君彈琵琶,這樣的體驗實在難得,融合這么多界珠,就這界珠最是讓人愜意的。

第一次看到皇帝,王昭君略顯緊張,但還是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抱著琵琶,戴上義甲,手指一動,整個大殿之中猶如萬千玉珠落玉盤,那優美的琴聲從她那猶如青蔥一樣的手指之下淙淙流出,讓整個大殿一下子安靜下來。

王昭君彈奏的是李延年的《佳人曲》,這是宮廷音樂的保留曲目。

隨著琵琶聲響起,王昭君玉齒輕露,紅唇微啟,開始唱了起來,“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這漢朝的樂府歌曲唱起來都是一字一句的慢慢吟唱,聲音婉轉悠揚,字句轉換之間就有諸多變化和聲樂技巧在其中,有時一句話會反復吟唱多遍,不像后世的流行歌曲有那么快的節奏。

聽著王昭君彈唱《佳人曲》,足足有五六分鐘。

夏平安長長吐出一口氣,這顆界珠,哪怕最后什么也沒有落下,最后失敗,這個時候能聽王昭君彈唱一曲,也不枉此行了。

一曲彈完,夏平安沉浸在王昭君高超的技藝之中,在王昭君停下半分鐘后,夏平安才一個人鼓掌起來,大聲贊嘆,“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

“謝陛下夸獎!”王昭君羞怯的盯著地面。

夏平安讓身邊的太監把毛延壽給王昭君畫的畫像拿出來,給王昭君過目,王昭君估計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畫像居然是這樣,一下子滿臉驚愕。

“你是如何得罪那毛延壽,他居然把你畫成這樣?”

“那些畫師給秀女畫像都要索賄,我只是不肯行賄于他,不想被他勒索,沒想到……”王昭君咬唇說道。

我的姐姐,你長得這么美,脾氣卻也太倔了,而且這宮里的爭斗,你以為只是你不給這個毛延壽錢財那么簡單么,那些秀女能給毛延壽行賄讓毛延壽把自己畫得好看,自然也能給他錢讓他把你畫得難看。

夏平安搖了搖頭,臉色轉冷,“把毛延壽帶來……”

幾分鐘后,毛延壽重新被帶了進來,那毛延壽一看王昭君和他的畫像,再看一眼臉色冷漠的夏平安,已經嚇得屁滾尿流,痛哭流涕,一進入大殿就跪在地上,用膝在地上行了幾步,對著夏平安和王昭君磕頭如搗,額頭都磕出血來,染紅地面,還不斷啪啪啪的抽自己的耳光。

“毛延壽,你好大的狗膽,居然連朕都敢欺瞞,索賄不成居然敢以筆誅人,欺君之罪按罪當斬……”夏平安看著毛延壽冷聲說道。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啊……”

夏平安看向王昭君,“王嬙,這毛延壽貪婪無度,犯下欺君之罪,最是可惡,差點把你給毀了,我現在把他交給你,任殺任剮,你想要朕如何處置他?”

王昭君看了跪地磕頭,已經血流滿面的宮廷畫師一眼,眼中有不忍之色,轉過臉,嘆息一聲,“看他這些年在宮中為陛下兢兢業業作畫的份上,還請陛下饒他一命,不要因我而斷送了他的性命,這樣我心實在難安……”

夏平安看向毛延壽,“除了王嬙沒有賄賂你,你丑化王嬙,還有沒有其他原因?”

“因為王嬙太過嬌美秀麗,有幾個秀女怕王嬙與她們爭寵,給了我錢,讓我故意把王嬙畫得丑一些……”毛延壽什么都交代了,一口氣說了好幾個秀女的名字,其中就有那個傅姓秀女。

王昭君聽得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一下子捏緊了拳頭,似乎終于明白了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