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火焰金剛

第四百四十九章 火焰金剛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四百四十九章 火焰金剛

火焰金剛的頭部被炙烈的火焰包裹著,熊熊燃燒……

此刻的時間,對牧老來說,一秒鐘就像一萬年那么漫長。

只是十多秒后,那個燃燒著的魘蟲怪飛開,火焰金剛頭部的位置,已經沒有了夏平安的蹤影。

飛開的魘蟲怪跌跌撞撞,剛才被夏平安手上的半截斷槍從頭部插了進去,頭部已經受了重傷,差點就從天空之中掉落下來,它搖搖晃晃的落在了火焰金剛的一根手指上。

金屬的槍頭,插入魘蟲怪的頭部,在剛剛的火焰下,那金屬槍頭都已經融化,變成了血紅的鐵汁從空中灑落下來。

兵營周圍的那些傀尸們開始歡呼起來。

天空之中有數百的魘蟲飛落下來,所有的魘蟲怪都沖到了火焰金剛的附近,在天空之中飛旋盤繞著。

剛剛和夏平安之間的戰斗,雖然短暫,但每一秒都兇險激烈,那戰斗,也把之前飛到天上的那些魘蟲重新吸引了下來。

剛剛沖出要塞的那些石像傀儡已經停下了腳步,在等待著牧老的命令……

牧老的心顫抖了起來,因為他剛剛看到最后的一幕,是夏平安的整個身體,在火焰之中消失了,難道被燒成了飛灰?

不對!

牧老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火焰金剛眉心的位置,那個位置,此刻已經完全封閉,火焰金剛的魂石已經看不見了,重新隱藏沒入到火焰金剛的腦部,而火焰金剛的眉心部位,隱隱約約,浮現出一個火焰般的神秘符文……

難道,牧老的心中,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矗立在荒原上的火焰金剛,此刻正一動不動,像一座沉默的大山。

就在那些傀尸和魘蟲歡呼著的時候,一直沉默著的火焰金剛的雙眼微微一亮,一根手指輕輕顫動了一下……

夏平安以為自己已經死了,被燒成了灰,但是短暫的黑暗過后,他重新睜開眼睛,就看到無數的傀尸,正在地面上歡呼,自己的面前,飛旋盤繞著數百的魘蟲,還有魘蟲怪……

這些原本猙獰丑陋的怪物,此時此刻,都變小了,渺小無比,就像蒼蠅和玩具一樣。

那只被自己用槍頭刺中腦袋的魘蟲怪,此刻就停在自己右手的手指上,正在吃著什么東西,像是在療傷,魘蟲怪腦袋的傷口正在一點點的變小……

遠處的要塞,似乎也沒有那么高大了,夏平安甚至能輕松一眼就看到了正矗立在要塞城墻上的牧老,牧老臉色驚疑,正看著自己所在的地方。

一群石像護衛矗立在荒原上,呆呆的,像是棋盤上的小卒,分外可愛……

周圍的一切都變了,都是那么渺小和脆弱,之前兇險強大的那些東西,透著一種可笑的意味……

大腦之中閃過一些信息流,那些信息流與夏平安的意識合二為一,然后,夏平安就發現了,自己此刻似乎已經變成了火焰金剛,自己的視角,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感受,似乎和火焰金剛融為一體了。

怎么回事?

夏平安短暫的懵逼了幾秒鐘。

隨后,他就發現自己身體周圍的那些傀尸,還有魘蟲,似乎都朝著自己看了過來,似乎發現了火焰金剛的手指在顫動,眼中有亮光升起。

地面上的傀尸們抬起頭,仰著腦袋,一臉驚詫的看著自己,而自己身邊的那些魘蟲和魘蟲怪們,似乎被驚動,幾只靠近自己飛舞游走的魘蟲似乎被什么東西驚了一下,連忙后退飛遠,和自己拉開了一點距離,那只停留在自己手指上的魘蟲怪也抬起頭來,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就想要飛走。

這些臭蟲!

夏平安怎么可能會讓那只魘蟲怪飛走,他只是手指一動,兩個手指一捏,那只魘蟲怪,就像一小條蟲子被一個穿著金屬鎧甲戴著金屬手套的巨大武士捏住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夏平安抬起手,把那只魘蟲怪拿在自己眼前看了看。

視角不同,一切都變了,剛才猙獰兇狠的魘蟲怪,這個時候在夏平安的眼中,卑微渺小猶如一只毛蟲,整個身體,還沒有自己的一根手指指節那么大。

那只魘蟲怪奮力掙扎著,那是掙扎的力量,微弱得就像蒼鷹,然后,那只魘蟲怪的身體重新燃燒起來,釋放出熊熊的火焰和高溫,夏平安也感覺到了那只魘蟲怪身上的熱度,只是那點熱度對他來說,就像是戴著手套去摸一個剛剛被注入熱水的保溫杯的感覺,更像是從火盆燃燒過后的灰燼之中,撿起一小塊還尤有余溫的黑炭。

夏平安的兩根手指微微一用力,就像捏碎一團沾了水的沙團!

手指間的魘蟲怪就爆了,整個身體變成了碎末,渾身的血肉筋骨,眨眼成渣。

這魘蟲怪剛才牛逼,現在看也不怎么樣么,太不經打了……

一點金光從魘蟲怪的身體之中飛起,一下子沒入到自己的眉心。

魂力!

暴增的魂力!

夏平安一下子精神抖擻起來,那暴增的魂力,讓夏平安整個人沉浸在極度的愉悅的體驗中,那種感受,不是一個爽字能說的,簡直就像羽化登仙一樣,讓人上癮。

被捏爆的那只魘蟲怪,終于把那些在空中飛舞的魘蟲嚇得飛開了,地面上的一大群傀尸也嘰嘰哇哇的大叫著,想要跑開,夏平安抬起大腳,毫不猶豫一腳朝著地上踩去。

“轟隆隆……”地動山搖之間,夏平安的一只大腳落下,因為一下子沒有控制好力道,夏平安這一腳,直接在地名上踩出了一個面積數千平米深大十多米的巨大深坑,他腳底的上百只傀尸,吭都沒吭一聲,就全部成了渣。

這一腳踩得太深,讓夏平安踉蹌了一下,一只腳低,一只腳高,差點跪了下來,不過好在他的身體異常的靈活,一下子就穩住了。

無數的光點從他的腳底飛起,一點點的沒入他的眉心!

又是魂力!

一個傀尸的魂力雖然不多,比不了魘蟲和魘蟲怪,但是,耐不住那些傀尸數量多啊,上百只傀尸的魂力一沒入眉心,夏平安就感覺自己的魂力再次劇增。

夏平安低頭看去,整個兵營的傀尸們開始驚恐無比的四散奔逃。

夏平安怎么可能讓這些“可愛的”小傀尸們從自己的眼皮底下再逃掉,他迅速抬陷落在深坑之中的那只腳,腳落地的時候,又是把幾十只傀尸給踩成了渣,化為魂力沒入到他的眉心,第二只腳再次踩出,朝著那些傀尸人數最多最密集的地方踩下去。

這一下,力度控制得非常合適,一腳踩下,大腳只是入地數米,地面震顫了一下,幾百個傀尸又成了渣,化為無數的魂力光點朝著夏平安的眉心涌來。

這效率也太高了!

夏平安差點想咧嘴大笑。

眼前有幾個討厭的小黑點圍著自己的腦袋飛來飛去,那是另外幾只魘蟲怪。

一只魘蟲怪在空中飛舞著,一揮手,無數的燃燒著的箭矢和火焰就朝著夏平安的頭部轟了過來,一下子全部命中夏平安的腦袋,但這種攻擊,對夏平安來說,就像吹來的風中夾著一些被陽剛曬過的溫暖的沙子一樣,屁用沒有,更不可能傷他的分毫。

還有一只魘蟲怪更討厭,直接在夏平安的眉心位置飛來飛去,站到了夏平安的頭上,居然想要把夏平安眉心魂石外面的金屬塊挪開。

怎么可能?

奶奶的,這只小臭蟲,居然還蹬鼻子上臉!

夏平安怒了,整個頭部一下子就燃燒起熊熊的火焰,那火焰的顏色是雪白色的,帶著一絲幽藍色的光,溫度高到恐怖,和那魘蟲怪身上的火焰,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那只飛到夏平安眉心的魘蟲怪,在那火焰之中,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直接被火焰燒成了灰從空中落下,而它的魂力則再次沒入到了夏平安的眉心之中,被夏平安吸收。

夏平安的左手猛的抓出,在空中帶起一股狂風,剛剛射出無數火焰箭矢的那只魘蟲怪想要跑,卻快不過夏平安的左手的速度,他一把就把那只魘蟲怪抓住了,手上輕輕一用力,那只魘蟲怪直接被捏爆成渣,魘蟲怪的魂力,再次朝著夏平安的眉心涌來。

夏平安的右手也沒閑著,朝著身邊的天空一抓,三四只還沒有來得及跑遠的魘蟲,就被夏平安一把抓住,直接捏爆。

被捏爆的魘蟲的魂力也向夏平安涌來。

而在地面的兵營之中,夏平安直接抬起大腳朝著地面上那四散奔逃的傀尸踩去。

沒辦法,兵營里傀尸太多太多了,而且非常集中,夏平安一腳踩下,地動山搖之間,數千平米的地面就直接塌了下去,每一腳踩下去,少則幾十個,多則上百個的傀尸,瞬間成渣,什么反抗都是笑話。

那巨大的兵營,在夏平安的腳下,就像小孩子在沙灘上過家家搭建起來的東西,幾腳下去,已經一塌糊涂,面具全非,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樣子,那些之前藏在兵營地洞之中的綠皮傀尸們,更是一下子就遭遇了滅頂之災,甚至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就已經成渣,毫無保留的給夏平安貢獻出了自己的魂力。

沒有任何魘蟲怪,沒有任何魘蟲,也沒有任何傀尸能想到那矗立在兵營之中的火焰金剛,轉眼之間居然就對他們大開殺戒。

像火焰金剛那樣的軀體,一旦在這種人員密集的地方爆發起來,實在太過恐怖了,這就像一只鯨魚沖入到蝦群之中,只要一張嘴,就能吞噬無數的生靈。

夏平安的雙手不斷在空中抓取,揮舞,一只只的魘蟲,就被夏平安的手抓住,一捏就爆了,什么抵抗,完全不存在,因為雙方的力量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看到火焰金剛的情況已經徹底失控,完全不對了,僅剩下的那幾只魘蟲怪看到事不可為,就要逃跑,一只只魘蟲怪化為光華,轉身朝著遠處飛去。

眼前的機會,千載難逢,夏平安吸收著魂力正爽呢,哪里會讓那幾只魘蟲怪從自己眼皮底下溜走。

只是這么一會兒的熟悉之后,夏平安對這具火焰金剛的身體,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

夏平安伸手想去抓一只魘蟲怪,沒撈到,心中一急,腦袋里,一下子就又冒出一些東西——那是火焰金剛的秘法。

看著已經飛到了千米之外的幾個魘蟲怪,夏平安伸出拳頭,一揮,一團熾白的火焰像是流星一樣的就從他手上飛出,以比魘蟲怪更快的速度,眨眼就追上那只魘蟲怪,把那只魘蟲怪轟然命中,眨眼就變成了灰灰從空中落下來。

魘蟲怪的魂力,則化為一點金光朝著夏平安飛來。

夏平安雙手飛舞之間,不斷有一顆顆火焰流星從他手上飛出,那些已經飛遠的魘蟲怪,最遠的已經飛到了七八千米外,但也眨眼之間就被那火焰流星追上來。

無論那些魘蟲怪怎么在空中變幻身形和飛行軌跡,也無論他們施展什么秘法轟在那火焰流星之上,火焰流星還是一如既往的輕松的追上他們的身形,將他們的身形在空中化為灰燼。

沒有一個魘蟲怪跑掉,那些想跑的魘蟲怪,全部在一顆顆的火焰流星之中成了渣渣和灰灰。

太強了!

這就是夏平安對這具火焰金剛身體的感覺。

這火焰金剛的魂石之前被魔氣污染,只剩下最簡單的一些本能在攻擊要塞,但也給要塞帶來巨大的震動和破壞,其實,這火焰金剛的本事遠遠不止于此。

消滅了所有的魘蟲怪之后,整個兵營,已經面目全非,完全不成樣子,所有的傀尸在荒野之上四散奔逃。

夏平安的雙腳上閃過幾道神秘的符文和光圈,他猛的跺腳,一只大腳猛的朝著地面上踩落。

這一腳,和之前的踩踏完全不同。

一道漣漪從地面上飛速擴散開來,地面像波浪一樣的起伏著,就在那起伏中,方圓萬米之內的地面上

,一根根尖銳的地刺從地下冒出,在那些傀尸的慘叫聲中,把那些逃跑的傀尸全部刺得粉身碎骨。

只是這一招,所有逃跑的傀尸,差不多有數千,幾乎就全滅。

下一秒,夏平安的手上出現了一把火焰長劍,那長劍,足足上百米長,他用長刀在空中一揮,十多只魘蟲直接被斬落成灰,從空中飄落下來。

那些魘蟲們也開始如驚弓之鳥,四散而逃。

那火焰長刀從夏平安手上飛出,化為斬魘劍,在空中縱橫開闔,如驚龍,如閃電,追著那些那些魘蟲們斬殺。

夏平安的全身都燃燒起了熾白的火焰,他雙拳揮舞,一團團的火焰流星從他手上飛出,追上那些魘蟲,把那些魘蟲化為灰燼。

之前還有一些在吸收著天上星辰靈體的魘蟲,也被火焰金剛把星辰靈體召喚下來,輕松碾殺。

火焰金剛視線所及之處,有我無敵,一切魑魅魍魎,妖魔鬼怪,全部被火焰金剛轟殺……

夏平安殺得興起,在荒野上大步流星,追逐著那些逃散的魘蟲,朝著那天空中最亮星河所在的地方殺了過去……

牧老站在要塞之上,呆呆的看著遠處荒野之中的這一幕——那巨大的火焰金剛猶如守護著荒野和天空的戰神和巨人,火焰金剛渾身閃動著熾白的火光,那火光在火焰金剛的身后形成了兩道巨大的羽翼,猶如天使,把整個荒野和天空燒得一片光明,火焰金剛手持火焰長劍,魘蟲如灰而落,不時有點點的魂力金光從四面八方融匯到火焰金剛的眉心之中。

“回來了,回來了,牧靈者真的回來了……”牧老喃喃自語,激動得難以自已,流下的眼淚化為點點光華,消散在要塞的城樓之上。

今天還有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