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公子慶忌

第四百一十三章 公子慶忌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四百一十三章 公子慶忌

衛國,大雪,山上……

雪是昨夜開始下的,已經下了半天,漫山遍野,一片銀裝素裹,山野之中一片寒風呼嘯。

距離這座山十多里外,就是衛國的艾城。

艾城是一座小城,此刻也籠罩在滿天的大雪之下。

在吳王僚被專諸刺殺之后,作為吳王僚之子的慶忌,就逃到了衛國的艾城,開始在艾城招兵買馬,訓練士卒,頻頻派出使者溝通接連吳國的鄰邦,誓報闔閭的殺父之仇,而且準備奪回吳國的王位。

這樣的慶忌,自然成了闔閭的心腹大患,闔閭在讓專諸干掉吳王僚之后,又讓伍子胥幫他繼續物色刺客高手,準備繼續用刺客來干掉慶忌,就這樣,身為要離的夏平安就再次被伍子胥推薦給了闔閭。

歷史上的要離,為了刺殺慶忌,想辦法接近到慶忌的身邊,不惜用了苦肉計,故意犧牲了自己的妻兒,還讓闔閭砍了自己的手臂,如此才取得了慶忌的信任,在逃到衛國之后,接近到了慶忌的身邊,耐心潛伏,最后在慶忌有一次坐船的時候,終于找到了殺慶忌的機會。

夏平安曾經很好奇,要離為什么能這么狠,為了殺一個人,不惜把自己和自己妻兒的性命都義無反顧的搭了進去,只有在成為要離之后,夏平安終于明白了要離這么狠的緣由,根源在要離的父親身上。

要離的父親也是刺客,要離出身刺客家庭,在春秋時,刺客也是一種職業。

要離的父親身為刺客,但一直籍籍無名,沒有做出過任何一件可以留名的壯舉,這也就成為要離父親一輩子的遺憾,到了老后,每日借酒澆愁,在這樣父親的教育下,要離從小耳濡目染,就是要立志成為能名動諸侯的刺客,讓父親的遺憾不再成為自己的遺憾。

要離刺慶忌,為什么這么狠,那是因為他背負的是他們家族的理想和宿命。

而慶忌身上,背負的卻是吳國王室家族的另外一種宿命和悲劇,這悲劇來源于闔閭的父親,在闔閭的父親把王位傳給自己的兄弟而不是闔閭的時候,吳國王室的悲劇就已經埋下了。

被專諸刺殺的吳王僚其實是闔閭三叔的兒子,和闔閭是堂兄弟。

慶忌是闔閭的堂侄。

一個刺客,一個王室貴族,今晚就要在這里碰撞。

夏平安抱著手上的長劍,戴著狗皮帽子,穿著皮衣,坐在半山腰上的一個草亭內,草亭內燒著炭火,又背風,比外面溫暖了很多,而且坐在草亭內,可以看到艾城到山下的情況。

夏平安在草亭內溫著酒,此刻他的身份,就是要離。

這顆界珠想要突破融合,要離所為,他不為也!

日暮時分,一個穿著黑色大氅的騎士騎著一匹駿馬,手上拿著長槍,從艾城來到了山下,那個騎士把馬留在了山下,然后一個人,拿著長槍就上了山。

那個人的伸手矯健無比,大雪之下,山路被雪封住了大半,濕滑難走,但那個人卻在跑動著,猶如虎豹,敏捷無比,連跑帶跳,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半山腰,看到這個亭子,然后拿著長槍走了過來。

風雪落在那個男人的一對濃眉之上,濃眉之下,是一雙精光四射的眼睛,那個人死死盯著坐在亭子里溫酒的夏平安身上。

如果有艾城的人在這里,看到這個男人則一定會認得出來,這個男人,正是慶忌。

“公子既然來了,那就來喝一杯暖暖身子……”夏平安對那個人說道,然后夾起溫著的酒壺,倒了兩杯冒著熱氣的酒。

慶忌大步走來,來到亭子里,在夏平安面前坐下,看著夏平安,沉聲說道,“我還不知道闔閭手下何時有了閣下這樣的刺客高手,昨夜你本可殺我,為何不殺?”慶忌說著,啪的一聲,就把一把連鞘短劍放在了桌上。

這劍,正是魚腸劍,是專諸用來刺殺他父親的武器,也是夏平安從闔閭手上再次要來的東西。

慶忌今早醒來,就發現自己的枕邊,多了這把刺殺他父親的魚腸劍還有一枚竹簡,這讓慶忌一下子驚出了一身冷汗,然后他就按照竹簡上的約定,沒有帶任何隨從,一個人來到了這艾城外的小山坡上,看到了留劍之人。

“公子是我敬重欣賞的豪杰,不應死在睡夢之中,我覺得公子就算要死,眼睛也會睜著,而不是閉著,公子應該死在真正的搏殺之中,而不是暗劍之下,所以我約公子今日來此,我要在這里,光明正大的刺殺公子!”夏平安看著慶忌說道。

慶忌,在夏平安眼中,是春秋時代華夏真正貴族的代表人物,公子慶忌,出身吳國王室,自幼習武,力量過人,勇猛無畏,喜狩獵,史書記載,慶忌每次狩獵,都帶千騎,蕭管華蓋,虎豹巨象,穿行瀑布溪流,折熊扼虎,斗豹搏貆,勇猛無比。

而真正體現公子慶忌貴族氣質的,卻不是這奢華的排場,而是他對要離的態度,要離取得他的信任后刺殺他,慶忌重傷瀕危,將死之際,想的卻不是殺了欺騙他置他于死地的的要離報仇泄憤,而是吩咐手下,說要離是世間真正的猛士,讓手下不要傷害要離,放了要離,讓要離離開。

所以,要離最后不是死在公子慶忌手下的報復中,原本可以活命離開的要離最后選擇了自殺,陪著被他刺殺卻又真正懂他的公子慶忌共赴黃泉。

正是因為有公子慶忌,有刺客要離這樣無數精彩的人物,華夏的歷史,也才如此璀璨,整個華夏民族,也才擁有著延綿不絕的勃勃生機,華夏文明才能延綿數千年而從不斷絕。

“請問閣下尊姓大名?”慶忌端起酒杯問道。

“要離!”夏平安也端起酒杯。

“哈哈,有趣,有趣,像你這樣的刺客,能在夜晚潛入我臥室,放著我這睡著的大好頭顱不取,反而留下魚腸劍,要約我來這里光明正大決一死戰,那闔閭要是知道了,說不定要捶胸頓足!”慶忌哈哈大笑。

“公子你原本也可以找刺客刺殺闔閭為你父親報仇,但為何你從不找,而是要在這艾城礪兵秣馬呢?”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把手上的酒一飲而盡,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也。

兩人繼續喝,直到把酒壺中的酒全部喝完,喝到兩人全身暖和起來,熱血滾滾。

喝完最后一杯酒,丟下酒杯,公子慶忌站起,解開大氅丟在地上,拿起身邊的長槍,“痛快,今日能與你一戰,無論是生是死,我都無憾,請!”,說著話,就走出了草亭,來到外面的山坡上。

夏平安拿起身邊的長劍,也走出草亭,“請!”

兩人盯著對方,目光交錯之間,幾乎同時動手。

慶忌的長槍刺來,夏平安的長劍刺出,那刺出的長劍的劍尖,就在那千鈞一發之中,重重擊在了長槍的槍尖上,兩個人同時朝著身后飛躍而出。

相比起夏平安,慶忌心中的驚駭更是難以言語,因為剛剛那一槍,他取的是夏平安的胸口,而夏平安的劍尖,取的卻是他的槍尖,如此精絕的劍術,世所罕見,而且那劍上傳來的巨力,差點讓他拿槍的手都拿不住。

慶忌不知道,此刻和他對戰的,其實不是要離,而是聶政,也是夏平安。

這是生死之戰,慶忌怒吼一聲,長槍如龍,卷起漫天風雪,朝著夏平安刺去。

槍劍的交擊聲叮叮當當細密綿長的響個不停,兩人身如游龍,在那大雪滿天的山坡上,飛舞翻旋,直接變成了兩個影子。

幾分鐘后……

“轟……”慶忌的長槍一槍挑飛了整個草亭。

滿天茅草飛濺之中,夏平安的身形在慶忌的槍頭下一閃,瞬間避過,身形猶如鬼魅般的迅速貼近,還不等慶忌收槍,慶忌只覺得自己頸部一涼,夏平安的長劍的劍刃已經貼在了他的脖子上。

滿天的茅草終于落下,兩個人影都沒有再動了……

慶忌身體僵住,丟下長槍,輕輕嘆息一聲,“我輸得心服口服,你可以動手了!”

夏平安一劍斬出,慶忌只覺得自己頭頂一涼,卻是自己的頭頂的頭發和頭冠被斬斷,一下子披頭散發。

夏平安輕輕彈劍,“公子慶忌今日被要離刺殺于艾城外的山中,尸骨滾落山間,恐為虎狼所食,以后世間再無公子慶忌!”

說完這話,夏平安收起長劍,轉身就走。

因為公子慶忌是真正的貴族,所以,這場決戰,可以用真正貴族的方式了結。

剛剛那一劍,公子慶忌其實已經死了!

慶忌呆呆的站在雪地之中,看著夏平安逐漸消失的背影,一直到夏平安的背影徹底消失,慶忌仰頭向天,長嘆一聲,然后在草亭下面找到那把魚腸劍,他用魚腸劍在自己的臉上重重一劃,一下子就血流滿面,那猙獰的傷口,讓他的臉再也不是以前的模樣。

慶忌流著血下了山,重新騎上那匹馬,卻不是返回艾城,而是消失在與艾城相反的方向,沒入到暮色之中,就那么消失了。

一日后,艾城傳出慶忌失蹤的消息,整個艾城人心惶惶,流言滿天飛。

又過了幾日,艾城傳言慶忌已死的消息,慶忌留在艾城的舊部兵馬分崩離析,整個衛國都在說慶忌已死。

慶忌再也沒有出現過。

界珠的世界轟然粉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