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斷融合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斷融合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斷融合

夏平安一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走在一條繁華的大街上,這大街人流涌動,街上車水馬龍,大街上的建筑飛檐斗拱,聽大街上那些人說話,話里都帶著一股濃濃的河南口音,倍感親切。

除此之外,自己的身邊還跟著兩個穿著皂衣掛著腰刀的衙役,周圍大街上那些行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帶著兩分敬畏。

這就是光武帝時的洛陽么?

夏平安打量著街邊的建筑和風土人情,心中不由就冒出這么一個念頭。

是的,他現在融合的這顆界珠,就是“金剛之頸”的界珠,他現在的身份,就是董宣,此刻的董宣,為洛陽令,也就是洛陽的地方長官。

看這大街兩邊的建筑就知道了,城內到處都是各類官府及太倉、武庫、市所,還有達官貴人的宅邸,這洛陽,豪門巨賈皇親國戚甚多,手眼通天的不在少數,要做好這洛陽令,可沒有那么容易啊。

就在夏平安打量著街邊的景物之時,前面的大街拐角處,一個穿著衙役服飾的年輕人氣喘吁吁滿臉通紅的朝著這里跑了過來。

那個衙役一轉過街角,就看到了正在街上巡視的夏平安,然后想都不想就朝著夏平安沖了過來,氣都來不及歇一歇,就連忙稟告。

“啟稟大人……不……不好了……前面崇文坊的街上,有人當街殺人!”

夏平安心說,來了!

“好大的膽子,居然有人敢當街殺人,快帶我過去看看……”

“是!”

那個衙役轉過身,小跑著,帶著夏平安朝著崇文坊的方向快步走去。

東漢時期的洛陽城,已經有了繁華氣象,“城東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整個城市的市區面積已經有十平方公里左右,共分為十二座城門,每座城門兩側均有巍峨的雙闕,哪怕在城中都能看到,而城區內,被劃分成若干長方形或者方形的里坊。

夏平安在那個衙役的帶領下,健步如飛,邁開雙腿,只是不到幾分鐘,就來到了事發的崇文坊。

街邊圍著一群百姓,都是看人熱鬧的,但因為死了人,不敢過來,只是遠遠看著,一個個議論紛紛,還有的人臉上帶著驚懼之色,不少路過的百姓甚至看都不敢看,遮著眼睛快步從旁邊走過。

一個挑著擔子的男人躺在街邊,鮮血流淌了一地,那擔子里挑著的一些干的果脯,也灑了滿地。

兩個衙役站在旁邊維持秩序,看到夏平安帶著人大步走來,一下子松了一口氣。

夏平安來到這里,直接就來到那個倒在地上的男人身邊蹲下看了看,那個倒地的男人,30多歲,看起來像一個賣果脯的貨郎,滿臉生活的滄桑,因為失血,臉色和嘴唇已經有些發白,男人身上的致命傷口有兩處,一處是在脖子上,一處是在右邊的胸口,看那傷口,應該就是被刀劍之類的銳器殺死的。

“這里怎么回事,此人是誰,為何被殺?”夏平安站起身來,問那兩個守在這里的衙役。

“啟稟大人,此人叫李小滿,是崇文坊的百姓,賣果脯為生,據周圍的百姓說,剛才李滿挑著擔子在街上,有一個人在街上打鞭縱馬疾行,闖翻了李小滿的擔子,李小滿不依,就拉住那個人的馬,沒想到那個人極為蠻橫,下馬就打人,兩人糾纏一陣,那個人拔出腰間的刀,就把李小滿殺了,然后騎著馬跑了,我們剛才幾個人巡邏到這里,看到這里有人圍觀聚集,就連忙趕了過來……”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城中殺人,那個殺人的人是誰?”夏平安怒道。

“據周圍街坊所說,殺人的那個人,是湖陽公主的蒼頭,那人殺人之后,有人看到他已經跑到公主府上了……”說話的那個衙役說到湖陽公主,聲音都不知不覺放低了,有些惴惴不安的看著夏平安,小心的打量著夏平安的臉色。

湖陽公主啊,整個洛陽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那可是陛下的親姐姐,陛下未登基時就和陛下生活在一起,陛下見了都讓三分的人物,這湖陽公主身邊的蒼頭殺了人,誰人敢去抓啊。

夏平安知道,這衙役說的蒼頭,在漢代,就是相當于仆役和跟班,能在城中騎馬,佩刀,那是湖陽公主身邊受寵的人,不是一般的仆役。

“把看到行兇的那些街坊叫來,我親自詢問!”

“是!”

幾個衙役把那幾個目擊的街坊叫了過來,夏平安親自詢問了一遍,把事情的經過和殺人者的身份相貌都問清楚了,那個殺人的人,就是湖陽公主身邊的蒼頭。

讓一個衙役去通知這被殺者的家人來收斂尸體,夏平安一語不發,直接轉身帶著人回到府衙。

回到府衙的夏平安,按照程序,簽了緝捕公文,讓府衙的班頭帶人到湖陽公主的府上去緝兇,他則在府衙之中坐等。

幾個小時后,府衙里的捕班頭和幾個壓抑灰頭土臉的回來了,殺人犯自然是沒有帶來的。

“大人,我們到了湖陽公主府上,敲開門,一說明來意,那湖陽公主府上看門的就把我們轟走了,還大罵我們一頓,把大人簽發的緝捕公文也丟出來了,根本不讓我們進府!”那府衙上的班頭低著頭說道,一臉慚愧。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諸位!”

“屬下無能!”

此事在意料之中,夏平安也不著急,反而安撫了出任務的幾位衙役幾句,然后慷慨說道,“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我身為洛陽令,就要為洛陽百姓主持這個公道,不管那個人是湖陽公主身邊的什么人,那個人,我必殺之,那個人不可能一輩子躲在湖陽公主的府上,湖陽公主喜好巡游,湖陽公主每次巡游,都把府上的蒼頭帶在身邊,我估計用不了幾天,湖陽公主一定會出府巡游,從現在開始,你們派人盯著湖陽公主府上,只要湖陽公主巡游,把那個人帶出公主府,你們立刻就來通知我!”

這府衙里的班頭壓抑都是洛陽的地頭蛇,要讓他們去闖公主府他們沒有這個能耐和膽子,但要他們盯著公主府的一舉一動,這事對他們來說確不難。

幾個衙役在公主府上吃了一肚子氣,原本心中就窩火,看到夏平安要嚴懲湖陽公主府上殺人的蒼頭,都躬身領命,在夏平安面前拍著胸脯保證,只要那個人敢出公主府,就一定能讓“董大人”知道。

夏平安就在府衙上等著,抽空把身上佩戴的漢劍磨得鋒利,光可鑒人。

看到夏平安在磨劍,那些衙役更是一個個干勁十足。

這一等,就是五天。

到了第五天的早上,一個衙役快速沖到府衙來稟告,湖陽公主今日出游,帶著大批隨從,那個前幾日殺人的蒼頭也重新跟著湖陽公主從公主府上出來了。

“諸班頭衙役,隨我去捕殺那殺人的兇犯!”夏平安在公堂之上大喊一聲,把磨好的漢劍佩戴在腰上,一馬當先,大步走出府衙。

看到長官這么牛,府衙上的那些衙役班頭哪里有退縮的,全部一聲吶喊,棍棒刀劍帶齊,十多個人,一起雄赳赳氣昂昂的隨著夏平安出了門。

半個小時后,就在那洛陽城的大街上,夏平安截住了湖陽公主一行人的車馬。

看著湖陽公主的車馬前來,夏平安擋在那馬車前面,拿出手上的漢劍,在身前的街上劃出一條線,劍尖在地上的石板上摩擦過,帶出一溜火星,夏平安大喊,“洛陽令緝兇,敢越此線沖撞府衙者,即為兇犯之同黨,格殺勿論!”

夏平安的這一聲殺,當真是殺氣騰騰。

看到洛陽令拿著劍冷冷的盯著自己,一大群衙役站在前面,那為湖陽公主駕著馬車的車夫都嚇出一身冷汗,連忙勒住馬車。

“董宣,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攔住本宮的車馬……”馬車的車簾掀開,露出一張珠光寶氣飛揚跋扈的女人的面孔,湖陽公主狠狠瞪著夏平安,“你想干什么,想造反么?”

夏平安的目光在湖陽公主身后那些騎在馬上的蒼頭上一掃,果然看到一個男人變了臉色,那個男人的模樣,就和之前那些目擊者描述的行兇之人一模一樣,看神色,看樣貌,那個人就是殺人兇手。

“湖陽公主,你身為皇親國戚,不知維護大漢律法,反而包庇你府上蒼頭殺人行兇,殘害百姓,踐踏國法,我董宣今日就讓你知道這大漢律法為為何物!”夏平安義正辭嚴,滿身正氣大聲說道,那湖陽公主被夏平安說得變了臉色,被嗆住了,夏平安用手上的漢劍指著那個騎在馬上的公主府蒼頭,厲聲大喝,“你,下馬……”

那個殺人的蒼頭原本就做賊心虛,聽到夏平安的大喝,殺氣撲面而來,胯下的馬一驚,往后一退,那個人直接被嚇得從馬上掉下來,夏平安一個箭步沖過去,還不等那個人爬起來,一劍斬下,直接就把那個人的腦袋給砍了下來,當街斬殺。

“啊……”周圍的人都驚了。

看到夏平安當街殺了自己的蒼頭,湖陽公主更是臉都被嚇白了,尖叫一聲,直接躲在車里。

“董宣……你……你等著……本宮和你沒完……”湖陽公主在車內歇斯底里的大叫道,讓車馬轉了道,從另外一邊走了。

“去給李小滿家人報信,殺死李小滿的行兇者已經被本官斬殺,以命抵命,此案已結!”夏平安吩咐身邊的衙役去給苦主家人報信。

“是!”那衙役用敬佩的眼神看了夏平安一眼,就去給苦主的家人報信了。

夏平安回到府衙沒多久,苦主李小滿的家人父母,妻子,還有兩個孩子,一家人扶老攜幼,淚流滿面,親自來到府衙上,給夏平安叩頭謝恩。

而等李小滿的家人剛剛離開,一個太監就帶著圣旨來到了府衙上,陛下有旨,讓洛陽令董宣入宮覲見。

夏平安整理一下衣冠,就隨著那太監去了皇宮之中。

皇宮花園之內,湖陽公主正在一個穿著皇袍的男人面前哭哭啼啼的抽泣著。

“……文叔當日你還沒當上皇帝,我們家道敗落,家中都是我一個人在照顧阿母,家里家外,什么都要我操心,我什么苦都吃過了,還一天為你擔驚受怕的,原本我以為你當了皇帝我能過幾天好日子,現在你當了皇帝,我反而被人當街欺負了,我這個公主,不當也罷,嗚嗚嗚……”

劉秀無奈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姐姐,只能說道,“大姐放心,我已經讓人去讓董宣來見我,今日一定給阿姐你出氣!”

在皇宮的一個花園的涼亭內,夏平安看到了光武帝劉秀,還有在劉秀旁邊擦著眼淚正狠狠瞪著自己的湖陽公主。

光武帝劉秀面容俊偉,目光明亮銳利,看到夏平安到來,劉秀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董宣,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沖撞湖陽公主車架,來人啊,把董宣拉出去斬了!”

“陛下要殺我,自然容易,只是可否在殺我之前讓我說一句話!”夏平安平靜的說道。

“好,你有何話可說?”

“陛下光復大漢天下,圣德中興,為一代雄主,只是陛下卻放縱豪奴殘殺百姓,踐踏大漢律法,如此,陛下以何治理天下,匡扶人心?臣不需要陛下來殺,臣請求自裁……”夏平安大聲說完,咬了咬牙,低頭就朝著亭子里的柱子撞過去,一下子血流滿面。

劉秀一下子動容大驚,連忙讓身邊的太監把夏平安拉住了。

劉秀看了湖陽公主一眼,輕輕嘆息一聲,“今日你只要向湖陽公主磕頭賠罪,我就饒你,此事就作罷!”

“我無措,為何要向湖陽公主賠罪!”夏平安梗著脖子,抵死不從。

湖陽公主看到,沒想到這個董宣居然連賠罪都不肯,簡直讓自己下不了臺階,又在旁邊哭哭啼啼,“文叔當日還是布衣百姓之時,能保護身邊的人,讓官吏不敢進門抓人,今日文叔做了皇帝,反而管不了一個洛陽令么?”

劉秀無奈,只能對著身邊的侍衛黃門使了一個眼色,那些幾個黃門太監一下子涌過來,抓住夏平安的手,按住夏平安的人脖子和身子,把夏平安的腦袋往地上按去,非要夏平安彎脖子給湖陽公主磕頭賠罪。

夏平安繃緊全身,任由那些太監拿出吃奶的力氣使勁兒按他,就是不低頭,脖子都不彎一下。

看到始終不能讓夏平安低頭認錯,劉秀向湖陽公主攤開手,“阿姐,此人項強,為強項令,既不怕死也不低頭,脖子那么硬,我就算是天子也奈何不了他啊!”

湖陽公主看到這樣的情況,也無奈,只能甩袖離開。

湖陽公主離開之后,劉秀看著夏平安笑了笑,賜夏平安30萬錢,讓黃門送夏平安出宮。

一踏出皇宮,界珠的世界就一下子粉碎了。

房間內的夏平安睜開了眼睛,長長吐出一口氣,許久沒有融合過界珠了,這神力灌頂伐體的感覺,還真讓人懷念啊……

這顆界珠,讓他秘密壇城中的神力增加了42點,這一下,秘密壇城的神力上限直接達到了5798點。

除了增加的神力之外,夏平安還得到了一個“金剛之頸”的神技。

夏平安消耗了十點神力,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金剛之頸”,只感覺自己脖子一熱,這加持就完成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手感似乎完全沒有什么變化啊,自己的脖子也沒有什么僵硬之感。

夏平安想了想,從空間倉庫之中拿出一把刀,直接朝著自己的脖子用力砍去。

“當……”的一聲脆響……

夏平安只感覺自己的脖子輕輕一震,但毛都沒掉一根,那砍向自己脖子的刀就被格開了,那刀刃還崩了一個米粒大小的口子。

夏平安臉上一下子露出了一個笑容,這“金剛之頸”果然有用啊,搏斗之時,自己給自己施展一個,最害怕受到攻擊的脖子上的要害就完全免疫攻擊了,這顆界珠可以,還要感謝強項令董宣大人,能給后世留下這么一顆界珠。

融合這顆界珠,沒有用多長時間,夏平安接著就把那顆“濠梁之辯”的界珠拿出來,繼續融合。

這濠梁之辯的界珠就是莊子和惠子在濠水的橋上看著河里的魚所進行的那一場“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著名辯論。

對知道這個典故的人來說,融合這顆界珠,那更簡單。

只是兩分鐘,就斗幾句嘴的功夫,這顆界珠就融合完成了,夏平安秘密壇城的神力上限,增加了20點,達到了5818點。

在融合完這兩顆界珠之后,夏平安才拿出那顆界珠內有電光閃動的“神雷界珠”,開始融合起來。

估計沒有幾個人知道,這顆武乙王的界珠之所以能召喚神雷,那是武乙王用匪夷所思的手段,召喚老天放神雷來劈自己的……

華夏歷史上,有各種各樣的荒唐的帝王,但像武乙王這么奇葩,能夠召喚神雷把自己劈死的,放眼全球,絕對獨一無二,堪稱史上作死第一人。

剛剛做了幾分鐘師法自然大道無為的莊子,而這顆“神雷界珠”,卻是要讓夏平安做一個與莊子截然相反,到處逆天而行的武乙王……

這兩顆界珠能一起融合,還真挺巧的。

夏平安很快就被包裹在一團閃動著電光的光繭之中。

界珠之中,夏平安睜開眼,就看到一個太監恭恭敬敬的站在自己面前,“大王,您要找的匠人都找來了……”

5000字大章節送上,今日第二章稍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