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神共憤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神共憤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神共憤

整個紅葉山莊,到處都是濃濃的血腥味,山莊內外,就像夏平安說的那樣,除了孩子和幾個故意留下來的活口之外,山莊里其他的人,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變成了尸體和碎塊。

尤婆婆陰沉著臉從山莊地下層的一個房間內走出來的時候,萬千凌亂的黑色絲線在她的身后如孔雀開屏一樣的飛舞著,張牙舞爪,而在她的背后的房間和通道內,幾十個穿著白大褂的人,已經被切割成了碎塊,連一根完整的手指都找不到了……

濃濃的血漿在尤婆婆的身后,跟著她的步伐流淌出來。

尤婆婆看了一眼地下牢房內那一排排的鐵籠,眼皮跳了幾下,尤婆婆不是沒見過殘忍血腥的場面,血魔教的那些黑暗的獻祭場所,她大大小小的見過不止一次,但那些所有的曾經見過的場面,都沒有眼前這一幕讓人揪心。

鐵籠內的孩子們太多太多,有些人因為恐懼在大聲哀嚎,還有些人則已經有些癡癡呆呆,已經被虐待得精神不正常了,所有的孩子,眼神之中都是驚恐和恐懼,一個個孩子的眼睛周圍,都是兩個漆黑的黑眼圈。

有不少孩子看起來,已經被虐待得人不人鬼不鬼。

剛剛她看到的幾個房間里,還有幾個新來的孩子正被倒吊著,身上插滿了黑針,面容痛苦扭曲,正在被抽血。

剛才在一個別墅內,尤婆婆看到了一個沒穿褲子的老頭,還看到一個七八歲瑟瑟發抖被綁在床上的的小男孩。

然后,那個老頭就被尤婆婆的絲線給肢解成了千萬塊。

整個紅葉山莊,完整的尸體都難找到一具,想沒有血腥味都難。

看著眼前那滿是鐵籠的地牢,尤婆婆的眼角擠出了一滴眼淚,狠狠罵了一聲,“這些天殺的,真是造孽……”

隨后,尤婆婆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蒞臨。

尤婆婆還想再殺幾個人,今晚她的殺氣,難以平復……

尤婆婆又沖到了走道的房間的盡頭,追上了幾個正在倉皇逃跑的白衣人。

狂舞的絲線切割而過,那幾個正在逃跑的白衣人的身體一瞬間就像倒塌的積木,分成了無數塊……

林毅和裁決軍的人來了。

山下衛戍軍團的軍官也帶著一隊人馬來了,裁決軍的信號那么明顯,離衛戍軍團的軍營那么近,山下的衛戍軍團想要忽視都不行。

原本清幽的紅葉山莊,這么多人一到來,一下子就變得熱鬧起來。

然后,在地牢內的那些裝著孩子們的一個個鐵籠,就被召喚出來的農夫和奴兵們一個個的搬了出來,放在紅葉山莊的廣場上,密密麻麻的放在一起。

毛毛大師釣竿一揮,把洞窟水塘內鱷角獸全部吊了上來,剖開肚子,那些鱷角獸的肚子內,腥臭無比,里面全部是消化完或者沒有消化完的孩童的累累尸骨,那場面,觸目驚心。

看著那一排排的鐵籠,一個個孩子,一具具的尸骨,趕來的裁決軍的戰士們沉默了,衛戍軍團的戰士也沉默了……

所有人不是沒有見過死亡,沒有見過血腥,只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

喧噪血腥的紅葉山莊,一下子居然沒有了多余的聲音,只有那鐵籠之中孩子們的哭聲在黑暗和血腥之中回蕩著。

林毅的臉色都變了,他揮了一下手,無數的螢燈被召喚出來,漂浮在紅葉山莊的各處,整個紅葉山莊一下子亮如白晝,鳳臺山的山頂一片雪白。

所有的丑惡,都無所遁形。

被活捉的那幾個管事和那個林總管被制住,捆成一堆,已經嚇癱,屎尿齊流。

“大人……”夏平安面色沉靜的走到了林毅的面前,把那兩份名冊遞給了林毅,“這是我在這里的一個密室發現的東西!”

“這是什么?”林毅問了一句。

“其中的一份名冊是來這里吃過人和享受過這里提供的‘不老血精’的大商國富豪高官的名錄,總共有1453人,還有一份名錄是歷年被抓到這里被害死的孩童的數量和那些富豪高官提供給這里的資金貨幣的賬目往來,連上此刻還活著的這些孩童在內,受害者總共有26877人……”夏平安的聲音很大,大到整個鳳臺山的山頂,所有在場的人都聽得到。

聽到夏平安的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些騷動。

夏平安說出的那兩個數字太驚人了,一邊是上京城內的1453名高官巨賈,一邊是26877名孩童的累累尸骨和血債……

這白紙黑字記錄著的,想造假都不行。

夏平安的話繼續響徹在山頂。

靖王,原來是靖王?

圍觀的人群一下子有些嘩然個騷動,但那嘩然和騷動,也很快平靜下來,因為大家都知道靖王這兩個字代表的分量。

“這里記載的所有的資金賬目往來,最后全部轉給了靖王管家和靖王妃的大哥控制的商行,這里的林管事,也是靖王派來的,直接聽命于靖王……”夏平安就像沒有發現周圍那詭異的氣氛和靖王這個名字代表的意思,仍然大聲的給林毅匯報著。

在夏平安剛才大聲說出那名冊之中涉及到大商國1453位高官富豪的時候,林毅看向夏平安的目光,已經無比的銳利,帶著強大的壓迫,像箭矢一樣的射過來。

因為林毅已經察覺到了夏平安的用意,他沒想到夏平安居然有這么大的膽子,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居然一點后果都不顧慮,就把一切抖了出來。

夏平安大聲說到靖王的時候,林毅的目光都微微顫抖了一下,瞬間心驚,而夏平安的目光,卻依然平靜堅定,聲音洪亮,沒有半絲猶豫,就像在說阿貓阿狗或者一個普通的名字。

尤婆婆,毛毛大師,還有書生與鐵手營許多人的目光都向夏平安看來,那目光有些奇異,有的則一下子敬佩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在這里抖出靖王的后果是什么,這次的事情,如果靖王不死,那死的,就是夏平安。

靖王是誰?這是一個小小的督查使能比的么……

帶隊趕來這里的衛戍軍團的那個軍官的臉色都綠了,恨不得抽自己幾耳光,沒事來湊什么熱鬧,這個時候,走也不是,留下來也不是……

夏平安平靜的和林毅對視著,那林毅的目光,從開始時的銳利,逐漸平靜,到了最后,已經從夏平安的臉上移開。

“還有什么發現么?”林毅的聲音透著一股平靜。

“嗯,還有一點發現!”夏平安說著,一揮手,讓幾個奴兵搬了幾張桌子來到面前,他干脆利落的拿出玉錐,在虛空之中寫出了一個閃動著金光的“痕”字神文,“痕”字神文落在一張桌子上,剎那間,那“痕”字神文落在了一張桌子上,那張桌子就泛起光華來。

光華中,三個人影出現在桌子周圍,就圍著桌子喝著血紅的東西在聊天,這一幕,正是夏平安那日通過福神童子看到的。

紅葉山莊里所有的人,就像看電影一樣在看著那張桌子記錄的一切……

“……令大人,這次的特別預算方案,就讓你費心了,靖王殿下那邊已經給黑云艦隊和第十一軍團做出了承諾,你不會讓靖王殿下為難吧……”

“這個……有點難啊……武大人那邊要是不同意呢,武大人一鬧,太子那邊不好交代啊?令大人放心,靖王已經回來了,武大人那邊,靖王會親自去解決,令大人只管同意就行,只要令大人簽了字,武大人就不會過問,這事就成為既成事實,陛下也不干預這種事,太子那邊也無話可說!令大人別忘了自己是站在哪邊的……”

“那……好吧!這個……林總管,我最近老感覺自己精力有點不濟,年級有點大了……”

“這事辦成了,明年令大人的不老血精按雙倍供應……”

“宋大人,警方那邊還要你多費點心,大商國的警方查得太緊,我們這里的不老血精的供應也就沒有那么順暢了,最近我們下面出去辦事的人,好幾個都被各地的警察抓了,有些麻煩啊……”

“林總管可以交代下去,以后那些下去辦事的人如果被警察抓住,就假裝自己是精神病人,腦子不正常,我這邊給各地警察下個命令,如果遇到精神病人犯案的,像是搶奪拐騙小孩的,還是盡快把病人放了,對精神病人要寬容,不要追究,反正小孩也沒事,把病人盡快送醫或者讓病人家屬來認領才是最要緊的,各地的警察,誰要關押精神病人,我就能找他們的麻煩了……”

等到那桌子上的光影和聲音消失,眾人才一下子從那骯臟和觸目驚心的交易之中恍然過來,人群再次有些騷動。

“重現神文……”

“重現神文……”

“夏平安居然掌握時之神文……”周圍的有些人驚呼了起來。

“那是一代神捕連文杰的秘技啊,我原本以為連文杰之后,天下再無人能掌握重現神文,沒想到還有人能掌握這種神文……”

如果說之前還有人有些懷疑,那么這個時候,看到最新的證據,眾人已經完全相信了,這是“重現神文”展現出來的聲音圖像場景,不可能有假。

夏平安不知道“重現神文”什么是什么,也不知道那“一代神捕連文杰”是誰,不過看樣子,周圍的人驚訝的應該是自己的這個痕字神文,外人不知道那是一個“痕”字,然后用“重現神文”來稱呼,其實也沒錯。

林毅看著夏平安,心中嘆了一口氣,夏平安這個家伙,是要把靖王棺材板上的釘子給釘死啊。

身為裁決軍統領,要是說林毅到這個時候還不明白自己被夏平安給坑了,被夏平安當了刀,那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但就算心中知道,他也不能說,因為這次行動,是針對夢魔和血魔教來的,不是針對靖王,這有本質的區別,他必須牢牢咬死這一點,要是不咬死這一點,他就會把自己卷入到接下來的風暴之中……

“有沒有發現夢魔和血魔教的蹤跡?”林毅瞪著夏平安,大聲的問道。

“這里有一個地下密道,在我們到來的時候,夢魔已經通過地下密道逃走了,我剛才追入到密道之中,在密道里發現了血魔教祭祀的惡魔之眼,血魔教應該也是紅葉山莊背后的參與者,如此喪盡天良之事,也只有血魔教的人能做出來……”

這里的密道是真的,夢魔是假的,那密道里用尸骨堆積的惡魔之眼,是夏平安剛才干掉兩個垃圾之后現擺出來的,已經燒成了渣渣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這么做,才能給裁決軍和林毅一個交代,同時再在靖王的頭上扣上一個讓他永遠翻不了身的屎盆子。

這是夏平安順水推舟的栽贓,被栽贓的人還無法反駁,夏平安也毫無心理負擔。

身為皇帝的北堂兆如果不殺靖王,不殺那些涉及此案的大臣富豪,如果還要護著他的這個兒子,那北堂兆失去的,就是整個大商國的人心,北堂兆和大商國也要淪為天下人恥笑輕蔑的對象。

今晚鳳臺山這次行動,最終要將的軍,其實就是大商國的皇帝北堂兆北堂忘川和草草他爹,也是靖王他爹。

北堂兆,這個在大商國至高無上的男人,才是夏平安最后要借的那把刀。

只是,自己這么做,一下子得罪了那么多人,還要逼著皇帝殺自己的兒子,大商國自己是呆不下了。

林毅看了夏平安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看向那個帶著人沖上來裁決軍的軍官,“胡大人,這里孩子太多,我們裁決軍人手有限,還請胡大人讓鳳臺山下軍營中的戰士們出來,送這些孩子到上京城的醫院救治診斷,胡大人以為如何?”

那個胡大人笑得比哭還難看,都這個時候了,他敢說不送,那不是擺明和靖王站在一起,要和皇太子殿下作對啊?要是送了,那今晚之事,衛戍軍團和他就摻了一腳,這就是站在皇太子一邊了,那同樣也就把靖王得罪狠了,要是靖王沒事,那有事就是他了……

“怎么,胡大人為難么?”林毅輕輕問了一句,不聲不響就把那個胡大人拉到了坑里。

今晚鳳臺山這事,太大了,裁決軍頂在前面有些不太好,再把衛戍軍團拉來,那就好一些了,林毅暗暗想著。

胡大人看了一眼那些被關在鐵籠內的孩子,鐵石心腸的他心里也顫抖了一下,想起自己家中的那兩個小子,終于,他心一橫,一擼袖子,“媽拉個巴子的,發信號,叫下面的兄弟上來,把這些孩子送到醫院,給我在醫院好好看著……”

等衛戍軍團的人來了,把那些籠子里的孩子一個個的救出來送走,整個紅葉山莊,就被裁決軍封鎖了。

這山莊里還有不少東西不少證物,都是關鍵東西,必須要封鎖起來,還要派人看著。

外人一走,林毅的臉色也就鐵板起來,直接解除了夏平安的指揮權,暗影四衛和鐵手營各歸各位。

“夏督查使年輕有為,轉眼之間就能在上京城翻云覆雨,以后好自為之吧!”看了夏平安一眼,林毅帶上一些證物就走了,急急忙忙朝著皇城而去,臨走之前,和夏平安交代了這么一句話。

這老頭,估計已經把今晚的這事和皇太子聯系在一起了,認為是皇太子北堂忘川在自己背后授意。

是的,今晚這事,就算退一萬步,靖王就算不死,也絕無可能再與北堂忘川爭奪大寶之位。

北堂忘川沒有參與今晚之事,但北堂忘川確是今晚最大的獲利者。

夏平安面色不變,沒有解釋。

尤婆婆,毛毛大師,書生等人離開的時候,都深深看了夏平安一眼,眾人都沒有說什么,他們也感覺有些不對,但,也都不說,反正今晚之事,就是裁決軍暗影衛追擊血魔教和夢魔追到這里弄出來的,其他的,他們只是順手辦了而已……

這是林毅大人定下來的調調。

再說,那些垃圾,都該死。

“小子,你有種……”耳邊涼颼颼的,妖刀沒有現身,但夏平安卻感覺妖刀在自己的耳邊說了這么一句話然后離開了。

最后,夏平安一個人離開了紅葉山莊。

漫天星光下,走在下山的路上,看著山腳下的衛戍軍團的戰士一批批的把那些孩子送到上京城內,夏平安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輕松,如釋重負。

孩子們,我就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福神童子坐在夏平安的肩膀上,晃蕩著一雙白白胖胖的小腿,顯得很高興。

夏平安看了看遠處燈火點點的上京城,再看了看時間,喃喃自語了一句無人能懂的話,“這《上京日報》這個時候應該印刷出來了吧!”

是的,明天凌晨就能讓上京城的百姓讀到的《上京日報》已經印刷出來了。

就在上京城某地的印刷廠里,一捆捆被印刷出來的《上京日報》正在被人習慣性的裝上馬車,在天明之前,送往上京城各分發點。

沒有人發現,那《上京日報》的里面第三版的新聞和版面,已經不是原來的新聞和版面,而是已經悄然換了一個驚人的標題和內容。

《北堂兆,我對你很失望》

5000字大章奉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