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變化

第二百三十六章 變化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二百三十六章 變化

周公樓外面的路上人來人往,車來車往,而就在北堂忘川從周公樓內走出來的時候,路過的一輛由兩匹白馬拉著的銅色馬車中,車內的人原本正在馬車里看著街道兩邊的景色,卻突然看到北堂忘川從周公樓內走出來。

那車里的人幾乎以為是自己眼花。

再看去,等看到跟在北堂忘川身邊的那個老者的時候,車內的人才心中猛的一震。

北堂忘川的馬車就停在周公樓的門口,是由兩匹黑馬拉著的馬車,北堂忘川眉頭微鎖,從里面走了出來,上了馬車,那馬車就在路上快速的跑動了起來。

“車靠路邊,停下,把路讓出來,讓那輛黑色的馬車先過……”

銅色馬車中,坐在車里的人吩咐車夫。

銅色馬車就放慢了速度,靠路邊,讓北堂忘川的黑色馬車超到前面,駛了過去。

等到北堂忘川的馬車駛過去,那輛銅色的馬車就調轉車頭,又原路返回。

在路過周公樓的時候,銅色馬車的車窗窗簾掀開,馬車的車窗后面,露出一張五十多歲養尊處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的面孔,那個男人瞇著眼睛驚奇的再次打量了一眼周公樓的門面,心中驚奇——皇太子北堂忘川居然來這里占夢,什么鬼?

不過車里的男子沒有下馬車,只是在路上一閃而過。

北堂忘川乘坐的馬車里,還在微微皺著眉。

說實話,他對夏平安的占夢,將信將疑,夏平安應該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還是夏平安在用那夢境在暗示著什么,在邀功?不過就算是暗示,這也不對,占夢都是占的未來,沒有占過去的。

夏平安是胡謅,還是真的有用夢境揭示吉兇禍福的本事呢?

對上京城中那些占夢師的手段,北堂忘川太清楚了,可以這么說,上京城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占夢師,基本都是騙子,是那些走投無路想要發財的低階召喚師們的江湖把戲,那些占夢師騙人的手段,就是先用高價買下夢師界珠和相應的神念水晶,在融合夢師界珠獲得演夢術之后,以演夢術為幌子,以江湖騙子察言觀色算命的那套說辭,在上京城招搖撞騙。

這些騙子占夢師,在上京城大行其道,往往還能獲利頗豐,只要口才好,用不了兩年,就能把買夢師界珠和神念水晶的錢完全賺回來,以后就有混飯吃的本事了。

“剛剛在路邊讓路的是大方院的副院長辜奉燊,他已經認出殿下了……”馬車內,跟在北堂忘川身邊的那個老者平靜的說道。

“辜奉燊么?”北堂忘川終于把自己的思緒從周公樓內解脫了出來,“他來天元橋干什么?”

“大方院負責管理賞金獵人公會和上京城中的那些浪蕩召喚師,辜奉燊又喜歡收集神念水晶和魔龍宮中的奇珍異寶,聽說他經常去鵬萬拍賣行挑東西,他來天元橋倒不奇怪,應該是剛剛從拍賣行中出來……”

北堂忘川點了點頭,心中卻還在盤算著拿那個夏平安怎么辦。

夏平安毫無疑問應該是個人才,又是渡空者,應該很有用,只是不太好控制,而且夏平安又和草草扯上關系,草草長這么大,還真沒有對其他男人這么上心過,只是,夏平安現在的身份,又怎么配得上草草呢,或者,草草可以把夏平安徹底拴住,然后通過夏平安把那些渡空者聚集起來,為我所用……

皇太子的心思,已經半是君來半是人,讓人難以揣測。

北堂忘川的馬車剛剛駛出天元橋,一只翠色的小鳥突然從空中飛來,快如閃電,趕車的車夫一把抓住,然后從馬車的前窗處的小孔,把翠鳥遞了進來。

翠鳥飛到車廂里,落在北堂忘川的手上,從嘴里吐出一顆用符文和蜜蠟包著的小球。

北堂忘川接過小球,捏碎,手上就出現了一張紙條,那翠鳥也瞬間化光消散。

看到那張小紙條,北堂忘川整個人臉色就變了。

小紙條上有一行字。

——衛戍十八軍團第三師一千兩百余人感染尸毒發生尸變,第三師駐地已經完全封鎖,十八軍團軍團長衛天雷和裁決軍所部已經前往處置。

在看到“尸毒”兩個字的時候,北堂忘川拿著字條的手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尸毒,那是血魔教最喪心病狂的手段,普通人一旦感染,片刻之間就能成為血魔僵尸,嗜血好殺,六親不認,而且尸毒完全無解,一旦感染,只有肉體消滅這一條路可走。

這是血魔教的報復,血魔教已經卷土重來,讓衛戍軍團感染尸毒,這就是一個赤裸裸的下馬威。

要是尸毒在上京城中擴散開來,后果不堪設想。

北堂忘川突然就想到了剛剛夏平安給他占夢時說的那些話,沒想到這么快就應驗了。

“速回皇宮……”

馬車內傳來聲音,那黑色的馬車還在街上行走,但車內卻彌漫起黑色的濃霧來,等那黑色的濃霧消失,原本坐在車里的北堂忘川和那個老者,已經瞬間消失不見。

馬車內,一直在北堂忘川眼皮底下,在車廂內像蝙蝠一樣倒掛著的福神童子身體靈動一轉,頭上腳下的重新落在了車內的座椅上,福神童子眨了眨眼,下一秒,也從馬車的車廂內消失了。

幾秒后,福神童子就出現在一個軍營之中,這軍營四周都是山,看樣子應該在上京城外幾十公里外愛的地方。

那軍營之中一片混亂。

地上有不少穿著軍裝的尸體……

“噠噠噠噠……”在重機槍的掃射中,從一個營房內沖出來的軍人身體爆出一團團的血花,有的軍人,身體中彈,依然像不知疼痛一樣在在往前沖,張開血盆大口,猙獰的怒吼著,還有的,被重機槍的子彈打斷身體手腳,倒在地上,還在扭動,就像僵尸一樣。

從營房內沖出來的那些軍人,一個個眼睛血紅,身體關節僵硬,詭異的扭動著,一個個軍人的嘴角還掛著粘液和碎肉,有的人手上抓著血淋淋的腸子與人體的器官,正不斷從一個營房內沖出來,而那營房內,槍聲四起,拿著槍的軍人和在吃人的軍人在廝殺。

那場面,猶如地獄。

福神童子的身形在無數的子彈和正在殊死搏殺的身形之中穿過。

一隊裁決軍的終于“飛來”……

只是瞬間,無數的火球飛出,落在那些紅著眼睛身體扭曲不知疼痛的軍人身上,把那些人化為灰燼。

有兩個裁決軍的人在火光和槍聲之中,身形如電,迅速沖到了那個營地的餐廳和廚房,最后從餐廳之中拿了半鍋湯出來。

“尸毒來源已經查明,那些戰士的餐廳之中的這鍋湯里被人下了尸毒……”

“傳令整個軍團,立刻檢查軍團所有食堂食物水源糧食儲備,在清查完成之前,所有人不得進餐……”一個大商國的將軍在營地外面怒吼起來。

“都中午了,我肚子早餓了,能不能吃點東西,你這個做掌柜的不能讓員工餓著肚子干活吧!”草草來到了內堂,一只手摸著自己的肚子,對似乎在閉目養神的夏平安說道。

此刻的夏平安,也在震驚之中。

因為,他剛剛也看到了福神童子傳來的所有畫面。

沒想到上京城中的衛戍十八軍團都出事了。

尸毒?

毫無疑問是血魔教回來了。

尼瑪,這上京城也不是平安之地啊。

看著草草,夏平安站了起來,想了想,“要不,我們煮面吃!”

草草一下子高興起來,吞了一口口水,雙眼放光的說道,“好啊,好啊,我想吃上次你做的那個蟹黃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