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章 二陽境

第二百三十章 二陽境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二百三十章 二陽境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原本應該是壯美的景色,但那嘹亮的號角聲,帶著華夏鐵騎的滾滾殺氣,還有如雷的鐵蹄聲,回蕩在這片廣闊的草原之上。

遠處的地平線上,是一道道沖天而起的黑煙,遠處燃燒著的匈奴王庭,在夕陽下,猶如匈奴一族最后的悲歌。

配備馬鐙的燕趙鐵騎踏破一面面的狼旗,如狼似虎,在草原上縱橫,箭矢如雨,刀光如雪。

來自各國的游俠兒人馬緊隨其后,如一支支的狼群一樣把匈奴王庭緊緊包圍,不讓任何一個匈奴從包圍圈中逃走。

斬一個匈奴男人的頭顱,可以換取百畝草原,這對各國的游俠兒都是巨大的誘惑,建功立業,封妻蔭子,就拿匈奴人的腦袋來換。

除了游俠之外,還有大批的貴族地主武裝也在草原上馳騁著,把匈奴人的帳篷一個個的點燃——從邯鄲到晉陽,再到雁門關內外,趙國的貴族地主階層幾乎集體參與了這次盛宴,趙王的叔叔,舅舅,后宮嬪妃們的家戚,都有份,這些年,這些貴族們的私兵們在草原上,猶如洪水猛獸,肆無忌憚,比匈奴人還匈奴,讓匈奴人望之色變。

“男的全部殺了,女的可以留下……”那些貴族地主私兵們的吼聲驚天動地。

而更遠的地方,則是一只只由四輪馬車組成的商隊,商團的烏篷馬車猶如草原地面上的長蟲,蜿蜒幾十里。

那些商隊就像是草原上的禿鷲,它們不參與廝殺,而只是參與后面食腐的盛宴。

那一隊隊的商隊馬車載著大軍的糧草輜重而來,滿載著羊毛和羊毛布的“貿易配額”而去,只要那些商人的馬車所到之處,草原上的各種情況就能源源不斷的匯聚過來。

匈奴一族的勇士在王庭的核心區做著最后的抵抗,這抵抗,象征著匈奴一族最后的尊嚴。

頭曼單于原本是可以選擇突圍的,但,頭曼單于卷了,累了,不想再跑了,單于是狼群中的頭狼,而不是草原上的喪家之犬。

之前,頭曼單于的王庭在蘢城,然后,李牧和夏平安帶著鐵騎來了,頭曼單于的王庭被迫從蘢城遷往烏梁素海,再然后,頭曼單于的王庭從烏梁素海遷往漠北的杭愛山,七年前,頭曼單于的王庭再次從杭愛山遷徙到了現在的博格多,三年前,頭曼單于從博格多遷到了這里,一路向北……

短短二十年不到,頭曼單于四次被迫遷徙王庭,被燕趙的鐵騎在草原上東追西攆,隨時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曾經雄心勃勃的頭曼單于,就在這一次次的王庭的遷徙中,逐漸蒼老,頭上白發越來越多,單于曾經雄壯的身軀也變得佝僂,而草原上的匈奴部族,也越來越少。

最激烈的戰斗就爆發在匈奴王庭的所在地,雙方騎兵的箭矢,猶如一片片的飛蝗從空中越過。

箭矢和箭矢在空中都會碰撞在一起……

只是……

匈奴人骨質的箭簇卻已經無法洞穿他們敵人騎兵身上的鎧甲——趙國的那些鐵騎,一個個穿著由桐油浸泡過的雙層的鐵竹木的木片加上麻布和軟絲與羊皮五層材料制成的騎兵甲,這種騎兵甲非常輕便,又有著足夠的防護力,已經足以把匈奴人的骨質箭頭擋下來。

而反觀匈奴這邊,他們的祖輩父輩怎么打仗,他們也怎么打仗,他們沒有那樣的鎧甲,靠的只是血肉之軀,在趙國鐵騎的箭雨之中,一個個守衛著匈奴王庭的匈奴戰士倒在地上,鮮血浸透的草原。

就在距離王庭不遠的一個山包上,錦旗招展,一面李字大旗和一面夏字的大旗矗立在這里,迎風招展。

山包后面,1萬趙國精銳鐵騎作為預備隊,蓄勢以待,沉默如雷,隨時準備撲出去。

山包上,穿著鎧甲的夏平安和李牧各自騎在一匹馬上,眺望著遠處火光沖天的匈奴王庭,一堆將軍,全部站在兩人身后,屏息靜氣,不敢打擾前面兩人的談話。

“在我們合圍之前,頭曼單于是有時間可以逃的,他沒逃,選擇了留下……”李牧用馬鞭指著遠處的王庭,嘆了一口氣,“他不想跑了……”

“他也倦了吧!”夏平安笑了笑,目光從周圍的環境之中收了回來,看這里的地形,有點像外蒙古杭愛山北麓的哈拉和林一帶,“估計他也看出來了,前兩次我們是故意放他走的,只有他能把那些游散的匈奴部落聚集起來,他逃到哪里,就方便我們清掃到哪里,消滅起來更方便,垃圾聚在一起才更好打掃……”

“這一戰過后,匈奴應該掃清了吧……”李牧感嘆了一聲。

“應該差不多了,沒跑的部族都消滅得差不多了,跑了的,就讓他們去禍禍別人吧……”夏平安也長長吐出一口氣,“這么廣大的草原,要完全消化也要好多年呢,這片草原,需要人駐守,將軍現在已經是趙國的大將軍,位極人臣,我覺得將軍就不用再回邯鄲了,就留下來吧,將軍再回邯鄲,未必是福……”

李牧突然轉過頭來看著夏平安,夏平安與李牧平靜的對視著,李牧突然一笑,“我平生所愿就是平定匈奴,今匈奴已平,我心愿已了,隨時可以告老還鄉,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夏平安嘆息一聲,看了一眼遠處匈奴王庭最大的旗桿倒下,輕輕搖了搖頭,“我恐怕也要走了……”

不多時,夏平安就看到一隊騎兵從匈奴王庭所在的方向朝著這里沖來,沖在最前面的一個猛將,單手舉著一個血淋淋的腦袋,沿途大呼,“頭曼單于已經授首……頭曼單于已經授首……”

整個草原上都沸騰了起來,看到那顆血淋淋的腦袋,殘余的匈奴戰士直接崩潰,一些人四散奔逃,一些人徹底放棄了抵抗,眨眼就被砍了腦袋。

那隊騎兵很快沖到了這邊的小山包,舉著腦袋的那個猛將下了馬,疾步走到夏平安和李牧的面前,單膝跪地,把手上的的那個頭顱高舉起來,“啟稟大將軍和雁相,頭曼單于已經授首,這是頭曼單于的腦袋,請過目……”

當年趙國滅代后,代地成為趙國的一個重要藩衛之地,代相為代地的最高行政軍事長官,這些年,隨著趙國在雁門關外不斷開疆拓土,連次大敗匈奴,羊毛布為趙國帶來滾滾財源,趙王為了鉗制李牧,拉攏夏平安,就參照代地慣例,封夏平安為雁相,名義上可以統領雁門關以北之地。

夏平安的職權和李牧的職權有不少重合的地方,趙王原本想讓兩虎相爭,互相制衡,自以為是妙招,卻不知道,兩人既是戰友,更是知己,夏平安對所謂的雁相權位,根本不屑一顧,這個身份,對夏平安來說,只是方便他和趙國邯鄲的那些貴族打交道而已。

在趙國北地,李牧和夏平安兩人可謂是權傾朝野,名動諸國,在關外,兩人的名聲更是能讓匈奴心驚膽戰,那李字旗和夏字旗只要出現在草原上,就能讓草原上百里之內的匈奴部族聞風遠遁。

那些商隊為了保平安,來往草原,都在馬車兩邊插上李字和夏字旗,震懾匈奴。

那顆血淋淋的蒼老腦袋實在毫無美感,夏平安打量了頭曼單于的腦袋兩眼,正想說什么,就看到整個世界在這一刻化為光雨粉碎。

界珠中的一切都恍惚起來,就像做了一個悠長的夢一樣。

片刻之后,洶涌而來的神力開始洗滌夏平安的身體。

在那神力的沖擊洗滌下,夏平安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又突破了一個天花板,達到了一個新的境地。

秘密壇城中的神力,直接突破了二陽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