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二百零二章 夢師

第二百零二章 夢師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二百零二章 夢師

那賣界珠的女子很潑辣,不好惹,剛剛圍在攤位前的那兩個人看樣子似乎是剛來上京城沒多久的預備召喚師,想來這里見識一下,所以也沒有和那個女子爭吵,嘀咕了兩句,也就走了。

1100金幣,說來簡單,但上次夏平安從這里換到的福神童子和扁鵲的界珠,總共也就500金幣左右,1100金幣這個價格在界珠之中,算得上是小貴了,可以買三四顆普通界珠了,哪怕在上京城,這1100多的金幣,也可以買一套房子了。

界珠的定價就是這種,那些融合的成功率相對偏高,可以有召喚位而且就算融合失敗也不會死人的界珠,價格往往都賣得非常貴,這種類型的界珠非常受人歡迎。

上京城中不缺有錢有勢的召喚師,對那些召喚師來說,這種界珠是他們的最愛。

“你還站在這里干什么,要買么,不買趕緊走!”那個女子看了夏平安一眼,看到夏平安穿得體面,看起來好像很有錢的樣子,語氣才稍微緩和了那么一點。

夏平安笑了笑,“姑娘,我站在這里,當然是想買的,誠心想買,不過這個價格的確有點貴了,能再便宜點么?”

聽到夏平安想買,那個女的來了一點精神,又上下打量了夏平安一眼,“行,我就給你便宜20個金幣!”

“也別便宜20個金幣了,我看姑娘你也是爽快人,姑娘你對這個界珠的心理價位應該是1000金幣左右,把那100金幣的零頭抹了,1000金幣我就買!”

1000金幣對夏平安來說也不算小數目,但這顆界珠召喚的可是刺客啊,可以神出鬼沒的殺人不說,召喚出來的刺客還能不斷的融合其他界珠提升自己的能力,夏平安覺得這顆界珠會有大用,所以也就不吝嗇這1000金幣了。

果然,聽夏平安這么說,那個女的眼睛亮了一下,“你能現在就付錢么?還是要讓我封著珠子等你?封珠的話就不是這個價了……”

封珠,也是這夜市里賣界珠的一個規矩,某人看上了某顆界珠,但一時拿不出那么多錢來,就可以和賣家商量,讓賣家封珠幾日,等他湊夠錢來再來買,封珠的話買家會先預付一點訂金,然后賣家在雙方商量好的封珠日期之內,不得再把界珠拿出來展示或者交易給其他人。

因為這買家和賣家不熟,又是大額交易,封珠的話會涉及到交易的誠信問題,所以這夜市里的保行也就應運而生,只要出少量費用,保行為雙方的封珠交易提供擔保,賣家把珠子寄存在保行之內,等日期到了,賣家就能把珠子取出來賣出,如果買家失信,那就會承擔相應損失。

“我給你金票,現在就可以交易!”

“好,那就1000金幣賣給你!”那個女的很干脆的說道。

夏平安直接從隨身的裝備空間里拿出一張1000金幣的金票,遞給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檢查了一下金票,發現金票沒有問題,就把那顆“田光論勇”的界珠遞了過來,雙方很干脆的就完成了交易,各自分道揚鑣。

前兩日夏平安還感覺自己這一萬金幣左右的“身家”應該挺經花的,沒想到眨眼間,一顆刺客界珠到手,身家一下子就縮水了十分之一。

夏平安一邊在夜市里走著,瞄著街邊的那些界珠,夜市里那些攤位上的界珠很多,不少都是夏平安之前融合過的,剛剛花了一大筆錢,下面再買界珠的話,夏平安就找著那些便宜的界珠來買了。

只是很快,夏平安就又花了700多金幣,在幾個攤位上買了四顆界珠。

這四顆界珠有兩顆神力界珠,一顆神力界珠上寫著“徐杲”兩個小篆字體,另外一顆界珠上寫著“邵溥民”三個小篆字體,這兩顆神力界珠,融合成功只增加神力,失敗的死亡率非常高,特別是后面那顆,所以價格就相對便宜,這兩顆界珠加起來剛剛200多金幣。

除了這兩顆界珠之外,還有兩顆有召喚術法位的界珠,一顆界珠上寫著“句龍”兩個字,另外一顆界珠上有“湯誓”,聽說融合成功“句龍”界珠可以掌握土系的召喚術法,而融合成功“湯誓”界珠可以給被召喚出來的人物施加增益類的術法,讓被召喚出來的任務戰力大增,這兩顆界珠搞不好融合失敗也會死亡,所以價格也不貴。

在夜市里轉了一圈,眨眼就1700金幣花出,夏平安的身家一下子就縮水六分之一,著實是花錢如流水一行。

不過夏平安沒有停下來,他在繼續逛著夜市,還準備再買幾顆界珠,夏平安盤算著,他剩下的資產,省著點用,應該可以讓自己達到二陽境。

一陽境需要新增630點神力突破,而二陽境就需要新增840點神力才能突破了,要突破到二陽境,自己秘密壇城中的神力上限至少要超過1470點……

夏平安一邊在夜市中逛著,一邊在心里嘀咕和思量著,還是要找一份賺錢的生意,不然他的那點錢實在不夠花,而賺錢的生意的話,窮人的錢不好賺,最好是賺富人的錢,上京城中的富人最多,而這個群體有什么消費習慣呢?

健康長壽,這是所有人都希望的,不止是富人,自己能召喚華佗和一級的丹藥師,應該有點競爭力,但這個競爭力不是核心競爭力,自己有的別人也有,所以想靠這個賺大錢有點不太現實。

除此之外,那些富人還關心什么呢,自然是怎么繼續把榮華富貴的生活和日子千秋萬代的繼續下去,這個說起來就有點寬泛了,但應該是一個切入點。

黑吃黑的生意來錢最快的,但像孫皓那樣的送財童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一個小小的一陽境的召喚師,在上京城這種臥虎藏龍的地方,想要做黑吃黑的生意,那是活膩歪了。

夏平安在夜市中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來到夜市的一個熱鬧所在。

那街邊有一棟四層樓高的閣樓,那閣樓燈火輝煌,閣樓上的風鈴,在夜風中叮鈴作響,就像奏樂一樣,閣樓外面有一個和夜市連在一起的院子,院子里有水榭回廊,柳葉荷風,頗為幽靜,那院子外面是一個小廣場,幾十輛華麗的黑色四輪馬車就停在那小廣場上,似乎是在排著隊。

就在夏平安打量著那棟閣樓的時候,一個穿著墨綠色的天鵝絨披風戴著黑紗帽子遮著自己臉的貴婦在一個侍衛一個侍女的護送下從那閣樓上走了下來,穿過紆回的水榭回廊,從院子的側門出來,上了一輛黑色的四輪馬車,直接離開。

下一秒,就有一個模樣神氣穿著青衣的十二三歲的少年從閣樓上走出來,穿過院子來到外面的廣場上,面不改色的大聲說了一句,“拿到八號牌的人請上無憂樓……”

聽到這話,小廣場上的一輛由四兩匹純白駿馬拉著的馬車的門打開,然后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徐老板,你也來無憂樓了?”一輛馬車的窗戶打開,露出一個戴著眼鏡模樣文質彬彬的中年人和那個下車的男人打了一個招呼。

“最近做了一個怪夢,那夢境一直在我腦袋里翻騰,好不容易讓人來排了一塊牌子,想請水月大師解一下,看一下是吉是兇……”那個徐老板笑著說道。

“好的,好的,你先去,我是十一號,過一會兒再來……”戴眼鏡的中年人笑著說道。

徐老板點了點頭,快步來到那個穿著青衣的少年面前,恭敬的掏出一塊牌子遞了過去。

那個少年接過牌子看了看,點了點頭,然后才帶著那個徐老板進入院子,穿過水榭,然后登樓。

而那些馬車上的不少人,一個個都羨慕的看著那個登樓的徐老板。

和人解個夢都有這么大排場么?居然讓這么多人在這里等著。

夏平安看了一下等著的那些四輪馬車,尼瑪的,沒有一輛是出租馬車,都是私人馬車,而且都帶著車夫或者是侍衛,還有侍女,都是上京城中的有錢人啊。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看到前面路過一個模樣和藹的男子,夏平安連忙攔在那個男子面前,問道“這位兄臺請了,請問一下,這里是干什么的,怎么這么多人在排隊?”

那個男子看了夏平安一眼,看到夏平安說話客氣,穿著也不俗,就耐心說道,“這里是無憂樓啊,水月大師給人解夢的地方,水月大師是上京城中最出名的解夢師,能用夢境預知吉兇,觀人禍福,你不知道么?”

夏平安眨了眨眼,解夢師?上京城還有這職業,他孤陋寡聞,之前還真不知道……

“哦,那些來排隊的人都是來解夢的么?”

“當然!”

“請問一下,水月大師給人解夢一次要多少錢?”

“呵呵,你以為有錢就行么,還要排號呢,在水月大師這里排號,一個號就30個金幣……”

給人解一次夢就30個金幣?夏平安看看那些排在外面的幾十輛馬車,心中一算,瞬間驚了。

尼瑪,這么干下來,一個晚上豈不是就能掙上千金幣,黑吃黑都沒這么賺錢。

“哈哈哈,一看兄弟你的模樣估計就剛來上京城沒多久,解個夢30個金幣算什么,有些卦師,隨便一個卦就要幾十上百金幣的多了去了,那些有錢人就信這個……”被夏平安問話的那個人還鄙視了夏平安一眼,然后帶著優越感搖頭離開。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不到三分鐘,夏平安就看到剛才上樓的那個徐老板從樓上下來,坐著馬車離開。

這么一會兒就30個金幣到手了?

之前那個神氣的青衣小廝又在外面喊了一句,“拿到九號牌的人請上無憂樓……”

一輛馬車的車門打開,然后,同樣有一個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面目的女子,戴著黑紗帽子,在一個侍女的攙扶下下了馬車,然后和那個青衣小廝走進了院子,穿過水榭回廊。

不知道那個水月大師解夢有多厲害?

夏平安心中想著,直接念頭一動,用遙視能力跟著那個女人和侍女一起進了無憂樓。

無憂樓內富麗堂皇,又透著一股典雅,樓內有熏香。

進入到樓內,那個進樓女子身邊的侍女留在了外面的小廳,只有那個戴著面紗的女子在青衣小廝的帶領下穿過一道槅門和珠簾,然后來到了里間。

一個穿著白袍的老頭端坐在一張茶幾之后,看起來那老頭賣相還可以,白發白須的,不過夏平安一看,就感覺那個老頭有些過于精致和刻意了,似乎少了一點高人才有的那種真正的風范。

進來的女子取下了帽子,露出了本來面容,那是一個四十多歲風韻猶存的婦人。

那婦人就坐在了那個老頭的對面,憂心忡忡,“水月大師,我前日做夢,在夢中夢到自己在家里突然有人給我們家中送來很多布帛,說要給我做衣服穿,不知這是何征兆?是不是我丈夫又在外面養小妾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