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仙人收徒(二)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仙人收徒(二)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仙人收徒(二)

“我不管,我的馬來的時候是好好的,在你們館舍里出事,你們館舍就要負責,要不賠我一匹上等好馬,我砸了你這館舍你信不信……”

“客官,你這是不講理了,你們若敢動手,你看看你們能不能走得了!”

“我在這里住宿是花錢的,我的馬吃你們的草料也是花錢的,我的馬在你們的馬廄里倒下了,不是你們負責誰負責?”

“但我們的草料沒問題啊,要是有問題,其他馬也要出事!”

這馬在館舍里倒下了,來的客人有客人的道理,館舍有館舍的道理,雙方互不相讓,說著說著,氣氛越來越激烈,在夏平安來到馬廄面前的時候,館舍的伙計和那幾個客人大眼瞪小眼,差點就要打起來。

“舍長來了……”正在和那幾個客人爭吵的幾個伙計看到夏平安過來,才收斂了一些,但也是一臉氣憤。

那幾個客人看到夏平安到來,也一下子就圍了過來,“你是舍長,我的馬在你們店里倒下了,你說怎么辦?”

夏平安一來,先讓館舍的伙計退下,然后才對那幾個客人說道,“諸位客官不要著急,幾位客官在我們這里住宿,如果是我們館舍的問題,我們館舍一定負責到底給諸位賠一匹馬,我先看看客官的馬是怎么回事……”

看到夏平安態度平和講理,那幾個客人也沒有那么暴躁了。

夏平安檢查了一下馬廄槽里的草料,那草料都是干草加豆糠,每個馬槽里的都一樣,馬槽里的水也沒問題。

“阿牛,剛才這匹馬是怎么回事?”

阿牛一臉委屈,“我也不知道啊,我原本在這里照看馬廄,這匹馬突然就狂躁起來,在馬廄里轉圈,然后亂踢亂撞,然后這馬就倒下了,我剛剛還在馬廄里仔細找了一圈,這馬廄里也沒有蜈蚣毒蛇,這馬也不是被咬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再看看那匹馬倒地后四肢僵硬癱瘓口吐白沫的模樣,夏平安已經確定,這馬應該是生病了。

只是,就算知道這馬是生病了,但夏平安也不是全知全能,對治療馬病,他可是一竅不通,束手無策,這年代,要找一個可以給馬治病的人,可比找一個給人治病的大夫難多了。

就在夏平安都無法的時候,長桑君已經悄然來到了馬廄旁邊,長桑君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馬,突然開口,“舍長能讓我看看這匹馬么?”

“啊,是長桑老丈來了……“夏平安一看長桑君出現,心中一動,立刻就把長桑君請到了馬廄里來。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制作。關注VX

看書領現金紅包!

長桑來到馬廄里,也不嫌棄這馬廄里氣味難聞,他耐心的在那匹倒地的棗紅色大馬旁邊蹲下,翻看了一下那匹馬的眼睛,又摸了摸馬脖子上的汗水,然后就對夏平安說道,“這馬是生病了,應該是得了腦黃之癥!”

周圍的人一臉懵逼,面面相覷,什么腦黃,大家都不知道。

“你們可別來這里蒙我,在我面前耍花樣,什么腦黃不腦黃的,我這馬在你們的馬廄里倒下,就要你們賠!”那個客人立刻叫了起來。

“老丈你能治馬么?”夏平安問道。

“我可以試試,不過只有三分把握!”長桑君說道。

夏平安直接對那個客人說道,“這位客人,我們先讓這位老丈給你治馬,要是治不好,我們館舍就負責重新賠你一匹,你看如何?”

“好!”那個客人點頭同意了。

“老丈,你可放手施為,若是治不好也沒關系,館舍兜著!”夏平安對長桑君說道,“不知老丈需要什么東西?”

長桑君笑了笑說道。“行,那我就試試吧,到廚房幫我拿一把剔骨刀和一個點燃的

燈臺出來,再給我刮一點鍋底灰來……”

夏平安一示意,馬上就有人到廚房里拿來了一個點燃的燈臺和一把剔骨尖刀來。

在一群人的注視下,長桑君接過那剔骨尖刀,然后在燈臺上把剔骨尖到的刀尖刀身反復燒了兩遍,一只手在馬脖子下面靠近胸口的地方摸了摸,然后當著所有人的面,就用那剔骨尖刀插入到嗎脖子下面的一個地方,刀尖入肉一寸多。

長桑君剛剛把刀拔出來,那傷口處的馬血,就像噴泉一樣的激射而出,噴出三尺多外。

那匹棗紅色的大馬的傷口不斷噴血,噴了一會兒,大概噴出2000多毫升的馬血之后,那血緩緩就不流了,然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長桑君抹了一點鍋底灰在那匹馬的傷口上,那匹原本倒地渾身僵硬的大馬,一下子就爬了起來,甩著脖子,打著響鼻,精神抖擻,就像沒事一樣,也不流血了。

這一幕,把周圍圍觀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沒想到長桑君只是在那匹馬的身上開了一刀,給馬放血之后,那馬就站了起來,這本事,絕了。

看到館舍里的人真把馬給治好了,那幾個客人也心服口服,沒有再糾纏,結清房款之后,也就走了。

原本館舍里的眾人對長桑君這段時間在館舍之內白吃白住還有些意見,這個時候看到長桑君露了一手,也一個個心悅誠服,看長桑君的目光不同了,對長桑君也客氣了起來。

等那些客人離開之后,回到房間里,夏平安才向長桑君虛心請教。

“馬是火畜,體內最是燥熱,所謂腦黃,就是馬長時間趕路,體內的火氣上腦,治療這種馬疾,只要給馬放血就可,世間所謂的汗血寶馬,就是那種馬在燥熱之時,皮膚毛孔能自動把體內的燥熱之血排到體外,所以可以日行千里,普通的馬沒有這個能耐,就只能靠人來幫它放血……”長桑君解釋道。

這解釋,讓夏平安都茅塞頓開,原來汗血寶馬的汗血是這么回事。

“不知老丈今后有何打算?”夏平安問道。

“唉……”長桑君嘆了一口氣,“這些日子多謝秦舍長照顧,現在我身體已經恢復,就不好意思再打擾了……”

“老丈你年級也大了,不應該再四處奔波,不如老丈你就留在這館舍之內,在這里安心住下!”

“啊,這怎么好意思!”

“老丈你有治馬之術,以后只要館舍里的客人馬匹再有病,老丈你幫忙看看即可,老丈的食宿,就由館舍負責!”

在夏平安的誠懇挽留之下,長桑君就住在館舍之中。

長桑君的身份,既像是館舍的客人,又像是館舍的馬醫,因為夏平安對長桑君尊重恭敬,館舍里的其他人也不敢多說什么。

館舍里遇到生病的馬匹不多,所以大多數的時候,長桑君都在館舍里白吃白住,有空就四處溜達,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而夏平安對長桑君一直是一個態度,就算長桑君半年一年沒看一匹馬,夏平安也是對他恭敬有加,噓寒問暖,買衣買酒,從無半句怨言。

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不難,一段時間內做好事也不難,難的是一輩子都堅持做好事,堅持對人一個態度。

長桑君在館舍里這一住就是十年,而在這十年的時間里,夏平安對長桑君的態度一如既往,從未變過。

十年考察期滿,這一日,在夏平安給長桑君的房間又送來酒肉之后,長桑君看了夏平安一會兒,終于展顏一笑,對夏平安說道,“我在你身邊十年,對你為人心性已經了解了,治馬只是小術小道,你可想學治人之道,名震諸侯?”

“想學!”夏平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