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二十章 先祖燧人

第二十章 先祖燧人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二十章 先祖燧人

作為上輩子曾經取得過圓明園職業技術學院歷史學碩士學位的夏平安來說,眼前的場景,他只是看了幾眼,就能確定,這個部落是處于舊石器時代的某個遠古部落。

部落的人種,從相貌上看,正是華夏人祖先,從部落周圍的植被喬木來看,這個部落應該處于長江以北的某個區域。

夏平安在周圍的森林里看到他熟悉的七葉樹,楝樹,千頭椿和白樺,附近的山坡上還有火棘,麥李之類的灌木。

對一些歷史學家把打磨石器作為新舊石器時代劃分的標準,夏平安并不認同,那樣的認定死板而搞笑,與歷史的客觀發展規律不同。

按照那種認定標準,遠古人用碰砧法、摔擊法、錘擊法之類的各種法子制造石器就說明他在舊石器時代,要是有個遠古人石頭拿去磨一下,他就是生活在新石器時代。

在那樣的劃分標準之下,同一個部落之中,要是有的遠古人聰明一點,覺得用碰砧法、摔擊法、錘擊法,砸擊法,間接擊打法這些歷史學家們“考證”“發明”出來各種法子制造的石制工具不滿意,他把石頭拿去簡單的磨了一下,然后,按照某些歷史學家的標準,那個部落,是不是就既生活在舊石器時代,又生活在新石器時代?

兩個時代的劃分標準,就是篤定臆測所有的古人拿著石頭都只會去錘,摔,擊,打,各種折騰,而不會拿去簡單的磨一下?

在夏平安看來,這樣的標準太機械死板了,那是在假設古人中沒有一個聰明人的前提下做出來的。

遠古時代的真正劃分標準,夏平安從上輩子就堅持認為是在于古人是否徹底掌握了火這種改造自然征服自然的手段和最關鍵的能源。

能利用雷火和火山爆發產生的火種的古人生活在舊火種時代,而能自己生火的古人就是生火在新火種時代。

燧人氏是人類新火種時代唯一有記載的開拓者,是華夏先祖對整個人類文明的巨大貢獻!

掌握了火,就掌握了這個時代最重要的能源,生產力會極大提高,可以用火燒制各種工具和陶器,加工各種食物,部落人口可以穩定繁衍,農業生產也隨之出現。

想到那顆界珠上燧人氏的三個字,夏平安心中一動,莫非……

就在此時,有穿著獸皮的人從山洞里走出來,開始用木棒敲擊山洞門口的樹鼓。

那樹鼓就是一截空心的老樹干,用木頭敲擊的時候,樹干會發出嘭嘭嘭的聲音,可以傳得很遠。

聽到那個聲音,部落里所有還在忙活著的人全部朝著山坡這邊集合過來。

只不過片刻,山坡上黑壓壓的全是人,大概有數千,男女老少都有。

夏平安也跟著人群聚了過去。

又是一群人從山洞之中涌了出來!

從山洞之中涌出來的這些人,都是精壯的男人和女人,身上裹著的獸皮也多,手上都拿著長矛,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滿頭花白,手上拿著一根拐杖,脖子上掛著一串獸骨項鏈的老頭。

老頭的身后,有一個披頭散發身材高大的男人被用藤蔓做成的繩子捆著押送了出來,那個男人一臉死灰,垂頭喪氣,走路踉踉蹌蹌。

拿著拐杖的那個老頭舉高雙手,涌到洞口的人群一下子安靜。

那脖子上戴著獸骨項鏈的老頭用悲戚的神色掃視了周圍一眼,在山洞的洞口悲呼一聲,“上蒼在懲罰我們,我們部落的神火熄滅了……”

人群騷動起來,當下,就有一些人開始跪地祈禱,還有人放聲痛哭。

數千人的山坡上,一下子哀鴻遍野,無數人大聲哭了起來,猶如末日。

“沒有神火,我們如何抵御那吞噬天空大地的恐怖黑暗,沒有神火,那兇猛的野獸虎狼和毒蟲會在我們睡覺的時候把我們吞噬蜇死咬死,沒有神火,寒冬即將來臨,我們的無數族人,會被凍死……“那脖子上戴著獸骨項鏈的老頭在仰天悲呼。

“沒有神火,我們的戰士,就不能制造鋒利堅硬的木矛,沒有神火,我們就只能繼續吃那生冷的獸肉,食物無法儲存太久,我們的身體會虛弱,會得疾病,我們的孩子,將不再強壯,難以長大……“

山坡上的哭聲響徹天地。

對這樣的部落來說,火,是整個部落的寶物,是最貴重的東西,是人們能掌握的唯一的能源,沒有火,整個部落甚至都難以在大荒之中生存下去,會面臨各種各樣的生存困境。

“這個人,是我們部落最強大的勇士,我們把看守神火的職責交給他,他昨晚上卻不小心睡著了,讓我們的神火熄滅……”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山坡上的無數人怒吼起來,都用憤怒的眼睛盯著那個被捆綁起來的人,那被綁著的人痛哭流涕,跪在地上,大聲悲呼,“族長,我愿意以死謝罪,不過在我死之前,請讓我和其他勇士帶回神火的火種,請讓我死在贖罪的路上……”

痛哭懊悔的勇士,并沒有讓周圍憤怒的人群平息下來,因為在所有人看來,火種的價值,遠遠高于一個人的生命。

“他必須要為他的罪行負責,但,在處罰他之前,我們部落需要一隊敢于赴死的勇士,翻越那遠處的無數大山,到那地下涌出火焰的山口,重新帶回我們神火的火種……”那個老頭指著遠處的重重山巒,聲音沉重悲戚。

看著遠處的那重重大山,無數人沉默了,大山之中有無數猛獸,路途艱難,而且傳說中那地下涌出火焰的山口也是危險重重,要把神火從遠處的大山之中帶回來,這任務的,對去的人來說,九死一生都不一定能帶著火種成功回來。

很多部落派出勇士去帶回神火,最后的結果都是人去了就杳無音信,再也沒有回來過。

帶回一顆火種,很多時候要接連不斷的派出很多支隊伍,才會有一支隊伍能成功把火種帶回來。

對所有的勇士來說,這是這個時代是最艱巨,最兇險的考驗。

為了一顆火種,日月起落之間,幾乎每天都有人死去。

“我已經老了,這個部落需要新的族長,這次能帶回神火的勇士,就能接替我,成為我們部族的下一任族長……”

老頭話音一落,原本猶豫的人群中,就立刻就一個個的勇士站了出來,愿意翻過大山去遠方帶來神火的火種。

夏平安一直在旁觀著,到了這個時候,想到那界珠上燧人氏三個字,夏平安終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如果他的理解沒有出現偏差,在這種場合下,就是要他擔當起燧人氏的角色,承擔起燧人氏的歷史使命啊。

夏平安心情激動,一種難言的情緒和躁動在他的身體內涌動著。

在眾目睽睽之下,夏平安從人群之中走出,上前幾步,大聲說道,“族長,不用犧牲我們部族的勇士,只要給我半天時間,我能給大家帶來神火,讓我們部族的神火永不熄滅……”

人群騷動起來,所有人看著站出來的夏平安,一臉難以置信,部落的族長也怒視著站出來的夏平安,“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如果我做不到,請族長懲罰我,我愿意接受任何的懲罰!”

“你是在等天雷帶來的天火么?”那個老頭帶頭看了一眼晴朗的天空,瞪著夏平安,“沒有人能知道什么時候會有天火到來,有可能要到大雪之后,到樹葉再次變綠很多次,才有可能遇到天火……”

“我不是再等天火,我不需要等天,不需要靠地,我自己就能生出神火!”夏平安大聲說道。

整個部落轟然,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夏平安,在部落中的那些人看來,這個站出來說這種話的人,簡直瘋了,不等天火,不采集地火,他怎么能生出神火來?

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

火是神物,人怎么可以造得出神物?那人豈不是和神一樣了?

“如果你能做到,你就是上天派來給我們帶來神火的人,以后整個部落就聽你的!”那個老頭也干脆的說道,“要是你做不到,你就隨著那些勇士翻越大山,去取神火!”

“好!”夏平安笑了,環視周圍一眼,“大家可以看著我怎么在我們部族變出神火,我需要準備一點工具……”

“你需要什么我都給你……”族長直接說道,他也不相信夏平安可以用東西就變出神火來,他只是想看看夏平安到底在玩什么花樣。

整個部族的人都好奇起來,然后夏平安也不管大家如何,就開始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準備起工具來。

夏平安先找來一根幾尺長的木棍,然后撥開柔軟的藤蔓,做成了一根繩子,把繩子拴在木棍的兩邊,拉緊,但木棍不彎曲,做成一個和琴弓類似的簡陋工具。

隨后,夏平安又在山洞里找來一塊干燥的木柴,一根短一些的干木棍,他在石頭上把那根干木棍的一頭磨尖,然后用石鑿在那塊木柴上鑿了一洞,在鑿出來的那個洞旁邊又開了一個小孔。

然后夏平安再找來干草木皮,讓旁邊的人用石頭對著那干草木皮使勁兒捶打,把那干草木皮捶打成細絨狀,纖維化,隨后夏平安就開始表演怎么鉆木取火了。

他踩著那個用石頭鑿了空隙的木頭,然后把磨尖的木棍插入到那孔洞之中,再把琴弓一樣繩子套在短棍上,隨著夏平安拉動木棍,那削尖的短棍就在木孔里飛速旋轉摩擦起。

鉆木取火對夏平安來說完全是小意思。

十多分鐘后,在所有人震驚的注視之下,隨著夏平安的動作越來越熟練,那鑿成孔洞的木板開始冒煙,木板里冒煙的木屑從旁邊的木孔里漏了出來,落在旁邊那些被捶打成絨狀的干燥草木堆上。

那干燥的毛茸茸的草木堆逐漸也冒起了煙,夏平安輕輕用嘴吹著,片刻之后,那一小堆草木堆上終于鉆出了一個火苗。

成功了!

部族里的人目瞪口呆,就像見證了神跡一樣。

夏平安繼續在火苗上添加細細的柴草,不一會兒,他就在原地生起了一堆熊熊的篝火。

“神火,神火點燃了……”整個部落轟動起來,看夏平安的眼神,就像在看神祗一樣。

夏平安剛剛做的一切,對整個部落里的人來說,不啻于當眾表演了一場魔法,那珍貴的神火火種,就在夏平安的手上變了出來。

那神火,不是來源于天,不是來源于地,而是來源于他們自己,從夏平安的手上變了出來。

在所有人的眼中,這是堪比天地偉力的奇跡!

族長也激動了起來,甚至不怕燙的把手拿在那燃燒起來的火苗上試了試溫度,想看看那火到底是不是真的。

無數人朝著夏平安涌來,把夏平安圍住了,一個個激動萬分,在詢問為什么能變出神火來。

夏平安看著那激動的人群,輕輕說道,“大家不用激動,我可以教你們啊……“

然后,夏平安挑出了幾個勇士和年輕人,包括那個被捆著的人,讓他們跟著自己一起一點點的學習怎么鉆木取火。

第二個人學會,第三個學會,整個部落沸騰了起來。

后面幾天,四鄰的眾多部落聽說這個部落有人可以變出神火,也一個個派人來這個部落學習、

夏平安也不藏私,只要有人來學習,他就把鉆木取火的技能教給大家。

數日后,夏平安在周圍所有的部落之中,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燧人氏!

在這之前,他是沒有名字的,部落里的人都沒有名字。

燧人者,是能夠用鉆木的方法取火的人,氏的意思,類似神祗!。

部族里的人這個時候都沒有名字,夏平安成了第一個有名字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