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四章 上門

第四章 上門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四章 上門

夏平安深深吸了一口氣,伸出手,打開安全門,那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的面容才出現在他眼前。

“你好,請問你找誰?”夏平安平靜的問道。

“當然是來找你的!”那個男人站在門外說道。

夏平安想了想,側過身,讓那個男人走了進來。

進到屋子里的那個男人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著夏平安住的地方,夏平安關上門,轉身面對著那個男人。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漠言少,是香河市國家秩序委員會的主任,昨天我們見過!“這個男人的眼神銳利明亮,看著夏平安的目光,帶著職業的審視,莫名就給人以壓力。

炎國國家秩序委員會可是炎國最強力的機構,這個機構的權威名聲,那可是大名鼎鼎,不僅在炎國,在全球各國都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在各種影視劇中,這個機構和機構里的人經常出現,強悍,冷酷,幾乎無所不能,讓所有歹徒和那些空間入侵的魔物都望而生畏,而且炎國國家秩序委員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

“你是……點燈人!”想起之前看到的這個男人恐怖的身手和召喚師的技能,夏平安的眼神動了動。

“這點燈人的稱呼是以前的,我們已經很久不用了,炎國現在是法治國家,我們只是服務于國家機器和國家利益的特殊公務員群體,一切行動都在法律的框架之內,不會隨便殺人,除非那個人該死!”漠言少看著夏平安,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作為一個覺醒者,你的遙視能力很強,只是遇到像我這樣的人,還是容易被發現!”

既然人已經上了門了,夏平安反而平靜了下來,他轉身,給這個男人倒了一杯水,放在客廳的桌上,然后坐在了這個男人面前,“我對自己的能力掌握得還不熟,也沒想到你也有遙視的能力!”

“遙視能力在覺醒者的能力中屬于少見的,但也不是沒有,我恰巧也是其中之一,我能問一下么,你是什么時候發現自己有這樣的能力的?”

“嗯,就幾天前,我也很驚訝自己突然就有了這種能力……”夏平安平靜的說道,甚至連偽裝驚訝的表情都懶得做出來。

幾天前?騙鬼呢!漠言少嘴角上挑,他知道夏平安是在說謊。

按照炎國的法律,所有覺醒者在確認自己覺醒之后都要在半個月內到秩序委員會備案自己的能力,夏平安一直沒有去。

如果這個遙視能力是以前覺醒的,夏平安隱瞞這么多年沒有報備,明顯已經觸犯了炎國的公共安全法案和覺醒者管理法案的部分條款。

但如果夏平安只是“幾天前”覺醒的,那么,他此刻還沒有報備就理所當然,法律也追究不了夏平安的責任。

不過,漠言少可不是來給夏平安找茬普法的,夏平安以前怎么樣他不管,重要的是夏平安以后要怎么樣。

“你還在其他人面前顯露過你遙視的能力么,或者還有沒有其他人知道你的這個能力,請如實回答,這個問題會關系到你的安危!”漠言少的臉色很嚴肅。

夏平安想了想,搖了搖頭,“我剛剛才覺醒這個能力,其他人還不知道!”

“你還有一個妹妹叫夏寧,她也不知道么?”

夏平安眼神下垂,還是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

漠言少盯著夏平安,他知道夏平安第二次說謊了,夏平安的妹妹夏寧應該知道夏平安擁有遙視的能力,兩個人在一起生活這么多年,夏平安擁有這樣的能力,應該沒有瞞過夏寧。

夏平安搖頭的原因,只是他篤定夏寧不會向任何人泄露自己的這個能力,哪怕被詢問或站在法庭上也一樣。

漠言少也沒有糾纏這個問題,他只是繼續說道,“覺醒特殊能力應該向秩序委員會報備的,你應該知道這能力意味著什么,需要我再向你解釋一下么?“

在炎國,覺醒和擁有特殊能力,就要向秩序委員會報備,然后秩序委員會會做出評估,如果這種能力對國家有用,那么,擁有這種能力的人就會被強制征召,為國家服務,像服兵役一樣。

覺醒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基本上都會直接加入炎國的國家秩序委員會或其他國家部門,成為國家機器中的一員,走上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這條道路充滿考驗,但也無比光榮,是在為國家和人民服務——至少電視上是這么宣傳的。

炎國每年都會在高考之前對所有參考的考生做體檢,從中發現有可能覺醒特殊能力的人才,然后加以培養。

其實也不止是炎國,其他各國都有類似的做法,覺醒者都是各國非常重視的特殊人才。

因為夏平安沒有讀完高中就輟學打工,所以他躲過了高考的體檢,他的遙視能力也一直沒有被發現。

“這不是,還沒有來得及么,作為炎國的守法公民,我當然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我正準備過幾天去報備!”夏平安還是不動聲色。

“你不用緊張,我來找你不是來興師問罪和你討論國家法律的!“漠言少微笑著說道,“你以前的事情我不想過問!”

夏平安微微松了一口氣,“明白了,能說你來找我是為了什么事了么?”

“我們需要你的幫助!”漠言少直接說道。

“尋找那幾只跑掉的魔鼠?”夏平安立刻就反應了過來,能讓秩序委員會的人上門的原因,只是因為他的能力。

“不錯,在那幾只跑掉的魔鼠之中,有兩只是母的,我們必須盡快把它們找到擊殺,一旦讓它們跑到荒野之中生存下來,就會很麻煩!”

“我知道,小學課本上學過的,消滅魔鼠,人人有責嘛!”夏平安微微笑著,“魔鼠幾乎可以吃除了石頭和泥土之外的任何植物,動物,腐尸,草根,樹皮,蟲子,下水道中的污物,把一只魔鼠丟到南北極它都能生存下來,而且它們的繁殖能力很強,一年可以生育三次,每次可以繁衍三到六只魔鼠,而且魔鼠的身上還有可能攜帶著上千種來自異界的病毒病菌,其中可以傳染給人類的病原體有一百多種,其中最危險的就是僵尸病毒,鼠疫和流行性出血熱,還有變異的斑疹傷寒……”

“是的,你知道就好,這樣的空間入侵生物跑到野外是非常危險的,它完全沒有天敵,而且有可能會快速繁殖,香河市秩序委員會特別行動處擁有遙視能力的人只有我一個,秩序委員會其他擁有遙視能力的人分散在各地執行任務,趕來需要時間,而我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

“那四只魔鼠從兩個方向逃走了?”夏平安的眉毛動了動。

“是的,我只能帶人追擊一個方向的魔鼠,盯著一個方向魔鼠的蹤跡,而另外一個方向的追擊小隊,需要有擁有遙視能力的人陪同,你剛好有這樣的能力!”

“請允許我拒絕!”夏平安搖了搖頭,想都不想就直接說道,“就算我覺醒了遙視的能力,但我現在只是普通的國家公民,缺乏自保的能力,追擊魔鼠有生命危險,所以我有權拒絕參與此類危險任務,現在我還在報備期之內,在我正式向國家秩序委員會報備之前,你們無權強制我做任何事情,如果你們覺得我之前隱瞞了自己的能力,你們可以走法律程序進行調查起訴,我會應訴并承擔一切后果……”

漠言少平靜的盯著夏平安,對夏平安的拒絕和難纏,他并沒有感到有多意外。

在來之前漠言少就拿到過夏平安的檔案,就覺得夏平安不像是一般的年輕人,如果是一般的年輕人的話,擁有遙視的能力,很難像夏平安這樣可以隱藏這么多年默默當一個修理工不告訴別人,不顯擺,而夏平安卻做到了。

能一邊隱藏著自己的遙視能力一邊去打工掙錢住在廉價小公寓守護著一個妹妹長大的年輕人,其心智的成熟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面對這樣的人,說那些大道理沒用,甚至法律對他們的約束能力也很有限,像夏平安,他就明顯知道他隱瞞自己能力的法律后果,但他還是選擇這樣做,這說明他就有承受后果的準備。

這樣的人,心智成熟,意志堅定,他們有自己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有著嚴格的自律能力和處事判斷標準,能讓普通人就范的法子對他們沒用。

漠言少深深吸了一口氣,伸出兩根手指,“兩萬,找到一只魔鼠獎勵你兩萬!“。

漠言少的這話說得鏗鏘有力,開門見山,“我知道你很缺錢,這是秩序委員會的懸賞金,和你一起行動的小隊有兩個召喚師,有經驗豐富的秩序委員會安全部隊的特戰隊員,不會讓你陷入到危險之中,你只需要跟著他們,指出魔鼠在哪里就可以,戰斗由他們負責,不需要你參加戰斗!”

“兩萬么?”夏平安揉了揉自己的臉,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大義凜然,“漠主任,作為炎國的公民,面對空間入侵,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我有覺悟的,隨時準備為國家和社會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我決定幫助你們一起尋找魔鼠!”

漠言少嘴角抽了抽,對夏平安變臉這么快有些意外,他有些無語的看了夏平安兩秒鐘,“你還真是……”

漠言少感覺一下子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見錢眼開,不要臉,市儈……這些詞似乎只能描繪出夏平安的部分特質,但不是全部,眼前的這個夏平安,讓漠言少都感覺有些難以把握。

就在和夏平安見面的這幾分鐘內,漠言少總感覺夏平安隱藏著另外一幅面孔,讓人難以捉摸。

夏平安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攤開手,“漠長官,養一個喜歡畫畫的妹妹很費錢的,而且我馬上就要交房租了,房東可一分錢都不會少!“

“現在能走了么?”

“能不能先預支我一萬,要是找到那兩只魔鼠,你們只需要支付我剩下的三萬就可以,要是沒找到,那一萬就當我這次的辛苦費和精神撫慰金,你們應該有什么特別行動經費之類的吧,拿著錢,我也好安心工作,要不然我老惦記著容易分心,畢竟我這次是冒著生命危險去幫你們,我也沒拿工資,而且和你們出去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還會耽擱我工作掙錢的時間……”

漠言少又沉默了兩秒鐘,“咳……咳……我身上沒帶錢……”

“那先寫個欠條吧!”

夏平安轉身,變戲法一樣的拿出了紙和筆……

漠言少深深吸了一口氣,迅速的寫了一張欠條遞給了夏平安,然后看著夏平安把那張欠條放到了屋子的一個抽屜里,沉聲問道,“可以跟我走了么?”

“等等,我妹妹今晚會回家,我給我妹妹留張紙條……”

夏平安說著,快速寫了一張留給夏寧的紙條,用一個杯子壓著,放在了客廳的桌子上。

留下紙條,夏平安才看向漠言少,確定的說道,“現在可以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