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海賊之毛茸茸之王  >>  目錄 >> 299 新世界的遷移

299 新世界的遷移

作者:飄先生  分類:  | 衍生同人 | 飄先生 | 海賊之毛茸茸之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海賊之毛茸茸之王 299 新世界的遷移

時間稍稍往前,如火如荼的人口遷移發生在蔚藍的大海之上,滿載著和之國人民的船只,陸陸續續來到了紅土大陸的腳下。

這里本是一座無人的島礁,被泰佐洛買下,上面已經建造好了營地,是遷移的中轉站。

已經換成普通服飾的他們紛紛走下船,腳步略顯虛浮,不過大多臉色還算紅潤。

“原來在大海上航行是這個感覺啊”

“真是的,晃個不停,我感覺胃里的酸汁兒都要吐出來了。”

“聽說接下來還得坐船,饒了我吧!”

有人抱怨。

“大海上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啊!”

“從沒見過的風景,還有神奇的生物!”

有人充滿著興趣。

“能吃飽就好了,希望之后一切都好吧!”

“老天保佑啊”

有人憧憬著未來。

這么一大群背井離鄉的人們,壓抑著不安的情緒,在一陣陣催促聲中涌進營地當中。

而在營地的中心,泰佐洛正在接待一個大人物。

雖然只是臨時的住所,室內的裝飾還是透著奢華,高高垂著的水晶燈散發著燦燦的光輝,地面上鋪著一層地毯,兩個大沙發相對放著,中間是一張茶桌。

身體舒適地陷在沙發里,青雉將目光放在墻上的巨大海圖上,上面密密麻麻繪著線路和文字,有很多修修改改的地方,他意識到,這個計劃貌似有著長遠而縝密的準備。

泰佐洛將茶杯放下,摩挲著自己的金戒指,開口道:

“不知道這茶合大將的胃口不?”

青雉收回目光,再次審視著對面這個滿身都是銅臭味的男人,花哨的衣著,金帽子、金項鏈、金耳環、金戒指……一身金。

對面的泰佐洛同樣放松地坐在沙發上,眼神中并沒有半分局促不安,青雉從他的眼神中只看到了傲慢,不用過多交流,他就可以想象泰佐洛用金錢支配一切的樣子。

“茶?還行……我對茶沒什么研究,咖啡的話還行。”

泰佐洛哈哈一笑,連連道失禮,讓侍者去泡咖啡,海軍大將值得他的禮遇。

稍微寒暄一下,泰佐洛直接進入正題。

“你能來到這里,想必是已經同意了合作,并且有了章程吧?”

青雉點頭,雖然有通過電話蟲提前聯系,但是重要的東西還是得當面說,并留下文書。

“確實如此。”

輕輕給出肯定的答復,青雉的腦海里不由地浮現出戰國惱怒的表情,自己的擅自做主讓他這個海軍元帥有些火氣。

不過木已成舟,當戰國知道了布魯的人口遷移計劃的時候,徹底不能淡定了,只能勒令青雉一定要好好選拔武士進入海軍,別弄出亂子。

泰佐洛不關心海軍那邊是怎么想的,既然可以合作,那就按照商人的方法來,一碼歸一碼。

“既然如此,那事情就簡單了,我將武士送到你的手下,我幫你選,或者你自己選都可以;你那邊派軍艦保護我的航線,至于價位什么的我都清楚,我請你們海軍辦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雖然泰佐洛把海軍說的如同安保公司似的,但青雉沒有在這上面糾結,本來這也是和布魯協議的一部分。

“可以,我這邊會做一個簡單的選拔的,至于護衛艦,海軍雖然在新世界沒辦法大規模出動,但維護一條航線還是綽綽有余的。”

相較于已經沒有什么好講的協議,青雉倒是對另一件事情比較感興趣。

“有一件事情我想確認,你為什么會和布魯合作?”

泰佐洛神色不變,“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我的商會需要人手,需要大量的人手!”

青雉了解泰佐洛商會近年來的瘋狂擴張舉動,商場、娛樂場、銀行……各種商業在世界范圍里遍地開花,崛起的速度讓人瞠目結舌,不過畢竟是時間短,說缺人當然是再合理不過。

但青雉想問的不是這個,繼續問道:“以你那謎一般的龐大財富,想必人手什么的,并不是什么難以解決的事情,為什么要選擇和布魯合作呢?”

看到青雉語氣中對布魯的看重,泰佐洛突然笑了,“哈哈哈,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因為……只有那個男人才能辦到這些事情!”

青雉沉默不語,泰佐洛說的沒錯,無論是遷移百萬人口,抑或是讓推動海軍與黃金帝合作,都不是能輕易做到的事情。

布魯和泰佐洛的合作如果只是利益的結合,是很好解釋的,可青雉總覺得哪里不對,不過也不好一直糾結這件事,和泰佐洛議定了細節之后,就獨自離開了。

暖黃色的燈光像是金粉,鋪在安靜的室內,泰佐洛的臉色并不好看,因為一艘運輸船在暴風雨中偏離航線之后,就失去了消息。

不過對于這種情況算是早有預料,也有應急搜救方案,泰佐洛等著消息。

電話蟲響起,泰佐洛拿起話筒,“說!”

田中先生匯報道:“找到了,那艘船是被劫持了,劫持者是唐吉坷德家族!”

一個熟悉的名字,泰佐洛微微皺眉,自己的金金果實就是從多佛朗明哥手中搶的,那家伙也一直在懸賞自己。

想必多佛朗明哥已經知道了運輸船的所有者是誰,這會兒一定興奮地等著自己吧。

泰佐洛有些頭疼,為什么偏偏是多佛朗明哥……

不過,泰佐洛對多佛朗明哥有一些了解,只要利益夠大,贖回一船的人并不算難事,但如果他繼續糾纏……

泰佐洛看向剛剛簽下的文件,喃喃道:“那就請青雉出場吧,呵呵,無非是出場費的問題!”

想到自己可以用金錢催動著海軍大將行動,一陣陣的滿足感在心底涌動,但,他沒有忘了,這種力量是依托于那個男人。

明王!

紅土大陸新世界海關辦事處,一個職員目不敢置信地看著手中的申請表,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

申請時間一年前,申請單位是黃金商會。

人數是一千?

而同樣的申請表,是厚厚的一沓!

乖乖!這得多少人?這樣的申請是怎么獲得同意的?

他的驚呼引來了一位老職員的注意,他瞥了眼申請表,會心一笑道:

“沒什么好吃驚的,看清楚了,這是難民簽證許可,雖然人數多了點,但是合理合規的。”

“這可不是多了點的程度,完全不合理吧!”

“你認為的合理范圍僅限于你的認知而已,你也知道我們至今為止,有多少次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海賊不也是照樣讓過?”

老職員愜意地點起一根煙,繼續教導著新人。

“更別提那些超出我們認知范圍的權利和金錢……如果我告訴你,這是天龍人親自批復的申請呢?”

“額……那沒事了。”

這時他才注意到,申請表的下方,赫然按著蹄印!

難怪了,能扯上天龍人的關系,就已經和世俗流程不在一個層次了。

不知名的港口,雜亂的擺放著貨物,身穿粉色羽毛大衣的多佛朗明哥坐在箱子上。

港口一片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眼前的東西所吸引,六座小山一樣的貝利,現金!

連多佛朗明哥也神色怔怔,他想見的家伙沒來,但是直接送來了最有分量的東西,利益!

田中是負責押送這批現金的,面對唐吉坷德一大家子不免心虛,不過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裝作鎮定地說道:

“我們老板以高出市場價百分之20的價格,贖回你手上的奴隸,這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少主,這……”

多佛朗明哥揮揮手,錢他很喜歡,但也得分交易對象。

“泰佐洛只說了這些?他難道忘了自己從我這里偷走的東西,交易之前我看得理順過去的恩怨才好,要不然交易無法成立,叫泰佐洛親自過來。”

都是意料中的發應,田中有條不紊,“不好意思,老板他很忙,沒時間過來,和海軍的合作還有很多事情要談,哦對了,之前剛和青雉大將談妥了,海軍會保護我們的航線。”

“青雉……”

一聽大將的名字,周圍人都騷動起來,多佛朗明哥很明白對面的意思,再想武力威脅對面已經很難了,而且也別想著再去劫船了。

好不容易拿到的七武海身份,可不能弄丟了。

這不是一個令人高興的消息,多佛朗明哥沉默了,不爽是有一些,不過更多的還是在思考泰佐洛的行動,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近年來,已經漸漸有黃金帝之稱的泰佐洛,和唐吉坷德家族發生的間接交流也不少了。

泰佐洛的生意大多在樂園和四海上,并沒有和重心在新世界的多佛朗明哥有什么交集,但多佛朗明哥對泰佐洛的關注已久。

這次從黑市得到了泰佐洛進軍新世界的消息,唐吉坷德家族就行動起來,不負所望,終于拿捏到了泰佐洛,所以多佛朗明哥并不想輕易放過這個機會。

“你是個什么東西,也配和我談?還是那句話,讓泰佐洛親自來!”

“果然我還是不行啊,老板,看來只能您來了……”

田中先生無奈搖頭,從懷里掏出一個電話蟲,已經是通話的狀態,渾厚的聲音響起。

“多佛,好久不見了。”

多佛朗明哥嘴角上揚,露出滿口的白牙,“泰佐洛!只敢電話蟲和我交流嗎?”

“你愿意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我很忙的,關于剛剛的交易,我個人再給你4億的補償,湊個整,以前的恩怨一筆勾銷,怎么樣?”

就算是以前有恩怨,但是被泰佐洛這樣壕無人性地用錢砸,也是有一些恍惚,多佛朗明哥忍不住在腦子換算自己干多久生意才能賺10億。

泰佐洛聽不到回復,以為多佛朗明哥要更多,語氣不善起來。

“多佛,別以為拿了我一船的老弱奴隸,就可以拿捏我。這點損失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如果你想要繼續糾纏,那我也奉陪。不過我勸你好好考慮,你只要稍微查查,就知道我黃金帝到底有什么份量!”

“咈咈咈咈咈”

多佛朗明哥大笑,泰佐洛的強硬反而讓他覺得有趣起來,這才對啊。

“黃金帝嘛?你這個混蛋,偷了我的金金果實,可不要太得意忘形了!”

泰佐洛無動于衷,“10億,能談就談!談不了……你會知道代價的。”

沉默一陣,多佛朗明哥松口了:“好!我同意了!金金果實的事情先不說,10億確實是個令人開心的數字,你很爽快,這讓我很開心,我承認你可以和我交易。”

“這是金之力!幾乎沒有人可以拒絕我的提議!”

“有趣!順便一提,據我所知,你并沒有在香波地設置交易所吧,你想怎么出手奴隸,要不要和我合作?當然了,我指的是優質的商品,不是這一船的這種貨色。”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有我的處理方式,沒有其他事情我就掛了。”

沒有拖泥帶水,在拒絕了多佛朗明哥合作的提議之后,泰佐洛很快掛斷了電話,確實很忙的樣子。

獨留多佛朗明哥皺著眉頭思考著。

掛斷電話的泰佐洛,發出一聲嗤笑,錢而已,對他來說只是個數字。

要不是明王讓他先重點發展四海和樂園的業務,他會讓多佛朗明哥知道,沒有束縛的金之力到底是什么樣子。

新世界那里可沒有世界政府的管制,錢可以做到幾乎所有的事情。

“奴隸?多么沒有目光的剝削方式……10億而已,多佛,你早晚都得再吐出來。”

樂園的末端,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今天的新兵訓練場有些嘈雜,澤法皺著眉頭,一一看著手里的新兵資料。

雖然已經初顯老態,但整個人的氣色還不錯,之前的傷早就好了,就是右手還是不見了蹤影。

“武藏?”

“小次郎?”

“這都什么名字啊,果然是異國人……”

澤法咂了咂嘴。

按道理,澤法不會來訓練純新兵,不過今天的來的新兵很特殊,都是青雉送過來的,并且附贈一瓶好酒。

‘這小子是真的會給我找麻煩……不過這些新兵,確實值得我出手!’

這會兒三三兩兩站在訓練場上的,自然是和之國的武士,這一批足足有300人,一臉新奇地看著四周,交頭接耳。

對于被選來海軍,他們沒有什么抵觸,反正都出了和之國,去哪都一樣,而且海軍還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組織,吃皇糧的。

“戰國?”

“嗯,過來看看,怎么樣?”

“實力都不錯,基本上都會武裝色霸氣,劍術更加出色,而且具備一定的紀律性,可以說是很優秀的兵源了,無疑是給我們海軍的一份大禮。”

“大禮嗎?可以這么說……”

戰國想起那個沒有見過的布魯,不僅是拒絕了七武海的邀請,還將武士輸送給海軍。

請求海軍保護航線的理由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一個懸賞犯,給海軍送大禮真的合適嗎?

雖然明面上是黃金商會和海軍的協議,但是高層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這些武士也經過了嚴格的政治審查,不是什么間諜,和布魯更沒有從屬關系,從武士身上是看不出什么布魯的目的。

澤法明白戰國的想法,他親自和布魯打過交道,更加清楚布魯是個什么樣的人,道:

“庫贊這小子,看來是交了個好朋友啊。這些武士訓練完之后,他說要親自帶,戰國你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他弄進來的麻煩,肯定他自己處理,我可沒那么多軍費,給這些突然冒出來的兵!”

“哈哈哈,看來你很看好庫贊啊,我明白了!”

百萬人口的遷移,終究是一件史無前例的大事,在世界范圍內都掀起了不小的風波。

除了直接相關的人之外,只要是消息靈通的,或多或少都投來了目光。

雖然明面上一直是泰佐洛在負責,并且回應各方的聲音,但是等到百獸那邊泄露的消息越來越多,處于暗處的布魯也漸漸暴露出來。

當然,想要完全保密是不可能的事情,百萬之多的和之國人,就算是他們沒怎么見過布魯,并且接受了保密的條例,但該傳出去總會傳出去。

位于新世界的其他皇帝們是第一個知道的,這里面要屬余怒未消的大媽反應最大。

半年前城堡上的大洞已經被補上,基本看不到什么痕跡,童話王國還是那么美好,但這半年萬國里可以說是愁云慘淡。

羅拉逃婚,巨人對于大媽這邊的毀約大怒,雙方不再有半分合作的可能。

布魯大鬧蛋糕島的事情人盡皆知,大媽顏面無存,有不少人趁著這個機會與大媽作對,影響不大,但是很惡心。

所以,當得知布魯在和之國之后,大媽毫不猶豫地帶著人,氣勢洶洶地乘著女王媽媽圣歌號向著和之國進軍。

第二個得知消息的是紅發,他最近正和大媽沖突著,“四皇”的稱號漸漸被大家接受,鐵壁一樣的海賊團讓所有人畏懼。

“布魯?”

紅發不由地想起了在香波地群島的時候,那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毛皮族,不僅僅是實力,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自由任性中有著一種遺世獨立的感覺。

貝克曼見紅發似有疑惑的神色,道:

“這個布魯做出好大的事,先是大媽,然后是凱多,看來是向著第五皇的位置發起挑戰了。”

不料紅發搖搖頭,“只是看上去像,因為我接觸過布魯,他如果真的想當第五皇,之前在蛋糕島,就不會是只和卡塔庫栗交鋒。”

貝克曼當然清楚四皇的含金量,輕笑道:

“年輕人嘛,有了些實力,就想沖上去試試也不是不能理解,而且這個布魯掌握的隱藏行蹤的手段確實是厲害,無聲無息地弄出來那么多和之國的人,凱多都拿他沒辦法。”

耶穌布感興趣地加入話題,他是船上的狙擊手,見聞色霸氣臻至巔峰。

“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他的手段,不知道能不能躲過我的感知。”

貝克曼認真地思考起可能性。

“能在凱多眼皮子底下大量轉移人和物資,基本可以確認是空間系的能力,這種能力可不多見啊。”

耶穌布點頭同意。

“是的,沒真正遇到不能下結論,不過我感覺是可以的,就是可能得花些功夫。”

隨著布魯的隱匿能力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也會有更多的人想辦法克制他。

紅發沒有參與部下們對布魯團伙的能力分析,而是思考著其他的事情。

‘只是拯救和之國的人民嗎?把空的和之國留給凱多,這樣真的好嗎?’

知道更多秘密的紅發,清楚和之國的意義,不過還不到時候。

海風掀起他的袍子,露出空蕩蕩的袖子。

世界最強男人這會兒正在打點滴,不過他心情很好,咕啦啦啦地笑著,不顧護士的勸阻,大口喝酒。

“算是給御田出了一口氣!馬爾科,你看看能不能聯系上那個布魯,我想見見他!”

“這可有些難度,不過貌似他和泰佐洛是合作關系,我走走那邊的路子……老爹見了他想干什么?”

白胡子想了下,并沒有回答,“先見見再說!”

熟知老爹性格的馬爾科撓撓頭,心下一想說不定又得多個干弟弟。

不過也好,以后那個布魯肯定會被大媽和凱多盯上,能得到老爹的保護也是件好事。

請:m.biqiv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海賊之毛茸茸之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