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火影之木葉千手  >>  目錄 >> 第100章 照美冥

第100章 照美冥

作者:糖醋肉卷  分類:  | 衍生同人 | 糖醋肉卷 | 火影之木葉千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火影之木葉千手 第100章 照美冥

繩樹整個人都不好了。

情節不對啊?

你拉人下水不喊哥哥就算了,喊爸爸是不是有點過分?

小鬼一下藏到了繩樹身后,完全不顧及繩樹的感受。

追著那小家伙的大漢們疑神疑鬼的看著繩樹。

“你是她爸爸?”

大哥!

我連個胡茬都沒有,咋就喜當爹了呢?

而小女孩偷偷拽了一下繩樹的衣角。

“有什么事嗎?”

幾個大漢指著小女孩。

“她在我們旅館住了一個多月!沒有還吃好的喝好的,今天讓這小鬼付錢,誰知居然一溜煙的跑了!”

感情是個騙吃騙喝的...

繩樹想要去拽小女孩的領子把她交出去。

這完全就是不道德的事,別說什么小女孩可憐,小難道就能騙人?小就無罪了?那誰來承受她帶來的損失?

小女孩察覺到繩樹的意圖,連忙淚眼汪汪的看著繩樹。

“爸爸!你不要我了嗎?我找你好久了!你說過要來接我的!我一直在等你啊!”

“爸爸,他們一旦抓到我就會把我賣到水茶屋去啊!”

繩樹這下有點猶豫。

水茶屋就是那種風月場所,這么一個小家伙一旦被賣到那種地方,說不定整個人的人生都毀了。

繩樹看著大漢:“她欠你們多少錢?”

“三萬元!”

“多少?”

繩樹看著小女孩。

你這是小鬼當家吧?

定了懂王的總統套房?

三萬元可以讓一個三口之家生活半年了好吧!

繩樹從懷里掏出幾摞錢交給大漢。

“不用找了。”

大漢雖長的粗獷,心里卻是極細,看到繩樹那冷漠的面容,猜到了他和小女孩應該沒什么關系。

但是關他什么事?

他不過是個收錢的,不管是誰,拿到錢就行。

收下紙幣,大漢也沒撂什么狠話,拿了錢就離開了。

倒是大漢手下一個人眼尖,卻是看見繩樹腰間鼓鼓的,不由貪心大起。

“頭!那人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還是個冤大頭,不如...”

領頭的大漢想到繩樹的打扮還有給錢時的豪爽,也是有些心動。

“派兩個弟兄盯著他,我去問問今天白天值班的人,看看他是何方神圣,順便叫上木田大哥,免得出什么簍子。”

“疼!疼!”

繩樹拽著小女孩的耳朵把她拉到自己身前。

小女孩委屈巴巴的看著繩樹。

“別給我在這演戲,你既然能找我來當靶子,就說明你的心智已經很成熟了,說說,為什么找我?”

繩樹舉起酒盅,笑嘻嘻的看著小女孩。

“爸爸,你在說什么啊?快松開!疼死了!”

繩樹將臉湊到她面前,笑了起來。

“你還有最后一次機會,不要把我的善良當成我的愚蠢。”

“咕咚。”

小女孩喉嚨抖動了一下,咽下一口口水。

雖然繩樹在看著她笑,但是那一瞬間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

小女孩突然有些后悔,她感覺似乎被那伙人追著要更安全一點。

“爸...大叔。”

“叫哥哥!”

“哦。”

繩樹腦袋上冒出幾根黑線。

我都已經成大叔級別的了?我才十五歲好吧!

“哥哥,我是看到你的刀,以為你是個武士...很多武士現在都偽裝成漁民的。”

武士?

繩樹皺起了眉頭。

不過很快繩樹大概猜到了。

當年半藏閃擊鐵之國,很多武士應該是被迫背井離鄉的,逃往水之國的可能就是這番打扮。

畢竟武士永遠是刀在人在,把自己的刀偽裝成殺魚刀也不奇怪。

不過繩樹的可是貨真價實的殺魚刀好不好!

繩樹尷尬的摸了一下鼻子,已經打算等會就把殺魚刀給扔了。

繩樹松開小女孩的耳朵。

“以后不要再給別人添麻煩了,店家也是要生存的,而且你剛才如果找的不是我反而會害了無辜之人。”

“還有,不要隨便叫人爸爸。”

繩樹看了看墻上的表,雖然還不到十二點,但是他實在不想在這待下去了,就結完賬打算離開。

“喂!你去哪?”

小女孩可憐兮兮的跟了上來,像八爪魚一樣抱緊繩樹的腿。

“我現在沒地方去了!能不能收留我?”

繩樹無奈的看著她。

“小小年紀就開始提煉查克拉,你的父母至少有一個是忍者吧?而且看你思維敏捷,油嘴滑舌的,也不像窮苦人家的孩子,趕緊回家去!不然你家里人就要擔心了!”

小女孩聽到“忍者”二字手一顫,差點摔下去。

“你看出我是忍者了?”

繩樹輕輕把女孩提起放到了一邊。

“回家吧,戰爭雖然結束但是外面還是很亂的,小孩子不要瞎跑。”

女孩看到繩樹什么都懂的樣子,馬上意識到眼前這家伙絕不是什么“有錢的漁夫”或者“流浪的武士”之類的身份。

“哈哈,那哥哥我先走了!一路順風!”

繩樹猜的沒錯,小女孩確實是自己偷偷從家里跑出來的,而且她的家境還不是普通忍者家庭這么簡單。

所以小女孩自然不愿意和繩樹繼續打交道,萬一繩樹察覺到什么,說不定她就要被抓回去了。

看著小女孩揮手告別,繩樹突然眉頭一皺。

“等等!”

小女孩被嚇得一哆嗦,聲音都帶著哭腔:“不要把我抓回去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再修煉了!”

什么鬼?

繩樹看著小女孩側面的一個胡同。

“出來吧,都是成年人,躲躲藏藏的不太好。”

黑暗里,幾個人影出現。

“這就是你們說的肥羊?”

一個叼著雪茄的中年人指著繩樹詢問道。

而旁邊的人正是剛才追逐小女孩的大漢。

“是的,木田大人!他是從火之國內陸過來的,不過應該就是個有錢的肥羊!”

肥...羊。

繩樹瞬間想起來自己的姐姐——綱手。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千手家的宿命?

那個被稱作木田的人拽拽的豎起了自己格子衫的衣領。

“小子!錢,留下,人,滾蛋!”

繩樹哦了一下,解開了自己的腰帶,幾捆鈔票滾了出來。

“我也有個問題想問一下,各位大哥都是哪路好漢?我以后遇見繞著走,免得再沖撞了幾位?”

木田上前撿起掉落的鈔票,蘸著口水數了一下。

“好小子,夠爽快,”

木田露出一嘴黃牙,取出一張鈔票,手臂揮舞,鈔票宛如利刃一般掃向繩樹喉嚨。

“你不用知道我的身份了!反正你也沒機會再遇見我們了!”

“小心!”

小女孩看到這一幕連忙想要拉開繩樹,不過對方的速度太快,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小女孩內心充滿了悔恨,都怪自己,害得別人丟了性命。

“其實我覺得吧,你還是說一下身份吧,畢竟死了沒人燒紙也是挺凄慘的。”

在小女孩和木田震驚的眼神中,繩樹已經握住了木田的手,而鋒利的紙幣邊緣離繩樹的喉嚨不過毫厘之間。

糟了!

這是木田的第一反應,想要抽回手,卻發現根本紋絲不動。

“木田大哥!”

周圍的小弟都很有眼色,一察覺情況不對,都要圍上來。

“別動!”

木田頭上滲出一絲冷汗。

完全不是對手!

木田在碼頭混跡多年,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那是一清二楚。

能輕松擋下這一擊并且牢牢抓住自己的人,顯然不是自己那幾個小弟能對付的。

神特么肥羊!

現在木田只想把剛才通風報信的大漢吊打一頓。

繩樹握著木田的手,面色冷峻。

“我問什么你答什么就是了。”

“你是一個人在行動還是有后面的幫派?”

“我們屬于碼頭幫派海神幫的!”

“你們有多少人?”

“三千。”

木田非常聰明,他沒有在這時候說什么我們海神幫多么強大,你最好放了我們什么云云,而是很配合繩樹,基本回答了所有問題。

繩樹問完后點點頭。

海神幫操控著碼頭將近一半的地下交易,偷渡這種事也是有所涉及的。

“想活嗎?”

繩樹問著木田,木田馬上如小雞啄米一般瘋狂點頭。

“我交給你一個任務,一個月后在水之國那邊的渡口安排一艘船載我。”

木田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還是馬上答應了。

繩樹看對方這么懂事,也是很欣慰。

“那沒事了,不要試圖調查我的身份,因為——”

幾根樹枝從周圍幾個嘍啰身下暴起,將他們穿了個底朝天。

木田的瞳孔瞬間放大。

忍者!

該死!

木田其實已經猜到了繩樹的身份,只是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罷了。

畢竟戰爭剛剛結束,大部分忍者其實都被召集回了忍村,在外面行動的多是流浪忍者,而繩樹這細皮嫩肉的顯然不像是窮兇極惡的流浪忍者。

這也是木田他們敢于這么猖狂的原因,不然放在平時木田他們肯定還會進行更深的調查才會下手。

繩樹松開了木田的手腕。

“剛才你們要殺我,我現在反把這些人殺了,很公平吧?”

“是!是!”

木田跪在地上唯唯諾諾的回應著。

“走吧,這些錢交給你了,算是報酬。”

“大人...”

“拿著快滾!”

木田連忙撿起地上的錢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時繩樹才看向蜷縮在一旁的小女孩。

小女孩對上繩樹的眼睛,再也沒有剛才的純真,有的只是害怕。

畢竟繩樹剛才眼睛都不眨的就送了一堆人見六道仙人。

“別殺我!我能幫你!”

小女孩終于頂不住壓力,大叫起來。

繩樹奇怪的看著小女孩:“誰說要殺你了,你又沒招惹我,你只是有點...頑皮罷了。”

小女孩捂著眼睛:“你這種實力強大的人偷偷摸摸去水之國肯定有什么目的吧?肯定要殺掉所有知情者的!我家在水之國還是很有威望的!無論你做什么我都能幫你!”

這下繩樹對小女孩卻是有點刮目相看了。

年紀還小,見識卻不短,一下就猜出了繩樹的目的。

你還不如裝傻呢好吧?如果換別人,可能剛才還不想滅口,現在也要動手了。

小女孩好像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絕望的捂住嘴巴看著繩樹。

“放心,我不是濫殺無辜之人,但是有人害我我也不會手軟,難道我殺這幾個人渣還要裝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不過你說你家在水之國有些勢力?再加上你是忍者...”

“你該不是哪個血繼家族的忍者吧?”

小女孩抿了抿嘴,有些猶豫。

繩樹打量著小女孩。

頭發是紅色的,這就很難猜了,難不成是漩渦一族的?

等一下。

紅頭發?

繩樹的眼神逐漸變得詭異起來。

“你叫什么?”

小女孩看著繩樹的眼神,差點哭出來:“我叫...照美冥。”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自己這次出來不就是為了血繼忍者嗎?

眼前的小女孩,未來的五代水影,那就是血繼忍者的代表人物啊。

繩樹的眼神又變得熱切起來。

隨便碰到一個小蘿莉就是五代水影!

這是什么運氣?

繩樹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天命之子了?

“照美冥啊?那我叫你小美好不好?”

照美冥此時緊緊抱住自己,害怕的縮在墻角。

“好。”

“不要害怕嘛!而且離家出走是不好的哦!走,我帶你回家!”

照美冥看著突然熱情起來的繩樹,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錯事...

凌晨四點,五號碼頭B口。

“不能臨時加人!名額都是滿的!”

繩樹趕去坐船,卻被船夫拒絕了。

偷渡的船是一種艙位很窄的小船,確實坐不了太多人。

不過看著船夫滿臉都寫著“得加錢”的表情,繩樹只好把一個留著緊急備用的金豆子給了船夫。

船夫接過金豆子咬了一口,果然喜笑顏開。

“去吧,不過這女娃不能亂跑。”

所以。

照美冥尷尬的坐在繩樹懷里連動都不敢動。

而白天那伙大團隊也如約而至,擠進船艙。

二十個人里有老人有小孩,幾個中年男人警惕的打量著船艙,掃了繩樹和照美冥一眼后默不作聲的坐在繩樹旁邊。

而那些老人小孩則被保護在離繩樹很遠的地方。

很警惕。

繩樹對他們報以善意的微笑。

不過和我有什么關系呢?我是好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火影之木葉千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0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