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目錄 >> 第七十章 死局

第七十章 死局

作者:行者有三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行者有三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個詛咒太棒了 第七十章 死局

“原來是你……”

“沒錯。”長發喪尸放下劉海:“想起來了嗎。”

“大人,它…它是誰啊?”BB咽了口口水,問道。

陳宇搖搖頭,沒有回答。

而是與長發喪尸對視:“你叫王餅餅吧。”

“對。曾經在京城的醫院里,我們見過的。”王餅餅攤手:“當初你是我情敵。”

“你為何變成現在這幅樣子。”

“我變成這樣,當然是國家的功勞啊。”王餅餅緩緩向陳宇靠近:“你這種人類武者界的精英,難道不了解嗎。”

“不了解。”陳宇搖頭。

“真的?”

“真的。”

“想了解嗎?”

“請講。”

“好。”長發喪尸點點頭,伸手,扯開自己的外套:“我,其實是一個實驗體。更準確的說,是一個克隆實驗體。”

聞言,陳宇回想起曾經那位主任醫師對自己說過的話,眉頭微皺:“有很多個你嗎?”

“是的。但除了我以外,其他的都死掉了。只有我,抗住了所有的實驗。”

“那當時你坐輪椅……”

“他們鋸下我的腿,來獲取我自愈的身體數據。”

BB咬緊嘴唇:“你……為什么不求救?”

“求救?”長發喪尸顯然沒有料到會有這種問題,疑惑的看向BB:“找誰求救?找異獸嗎?”

“還別說,最終真是異獸把我救了。在八荒姚姐姐出院不久,京城獸潮來襲,我被轉移到了這里。”

王餅餅指了指腳下:“繼續經過幾年的病毒實驗,最終的獸潮來了。除了被休眠的我,基地里所有科研人員全被異獸吞干凈了。”

“當我再次蘇醒,體內病毒經過許久的繁衍,就把我變成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陳宇與BB相互對視了一眼,道:“后來呢。”

“后來。”王餅餅聳肩:“我離開基地,發現這里變成了沙漠。人類也不知為何重新出現了。于是我就……”

話音微頓。

王餅餅原本平靜下來的目光,再次猙獰:“提取我體內的病毒,完成改良,把全球的人類都變成了喪尸。”

陳宇沉默,手心發寒。

“人類不是很喜歡喪尸文化嗎?所以我即報了仇,又滿足了人類的愿望。也算我曾為同胞的恩義吧。怎樣?覺得我是魔鬼嗎?”

陳宇:“……是。”

“是就是吧,無所謂。”王餅餅冷笑:“從你們人類,第一次對我進行骨穿實驗、抽取我骨髓的時候,我就發誓,一定要讓所有人付出代價。”

“你做到了。”

“沒錯,我是做到了。但并不暢快。”

“為什么?”

“因為這些人類,已經不是我休眠前的骯臟人類了。”說著,王餅餅雙腳落地,走到陳宇面前,輕聲:“能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接下來說說你的情況。你是怎么在‘最終的獸潮’活下來的。以及……當初的那些人類,都死了嗎?還是通過冬眠的方式藏在哪里?”

“你要是去報仇?”

“這不是廢話嗎。”王餅餅呲了呲蠟黃色的牙齒:“當然,你和八荒姚姐姐,可以留下一命。我睚眥必報,可恩情也不會忘記。那時送我的幾頓飯,留下你們幾條命,不虧吧?”

“你變了。不是曾經的那個王餅餅了。但也可以理解。”

“所以呢?”

“所以就給你個痛快吧。”陳宇手中長劍寒光閃爍。

“現在就準備開打?”王餅餅挑眉:“我還沒問完呢。你是怎么在‘最終獸潮’里存活的。”

思索半晌,陳宇決定實話實說:“你口中的‘最終獸潮’,在我的世界里并未發生。”

“什么意思?”王餅餅愣住。

“簡單來說。我并不是這個時間線上的陳宇。”他面色平靜,指了指自己和背上的BB,道:“我們來自100萬年以前。”

“……我更聽不懂了。你是在跟我講一個科幻故事嗎。”

“好吧,那我詳細一點。”

陳宇操作長劍,在地面寫寫畫畫:“根據我所知道的,這個世界并不正常。它每隔十萬年,就會誕生一個全新的人類社會。而你、和我,都是一百萬年前社會的個體。”

“陳宇,不要胡說八道。”王餅餅臉色難看:“按照你說的,我休眠了一百萬年?你認為這可能嗎?”

“那你怎么解釋,你蘇醒后遇到的人類社會。這里,應該是沒有武法體系的吧。”

王餅餅:“……”

“你問我,我就告訴你。至于你信不信,和我沒有關系。如果你想聽,我就繼續講講。不想聽咱們就開打。”

“……繼續講。”

“好。”陳宇點頭,繼續道:“你雖然不是武者,但武者界基礎的知識應該還是能掌握的。異境這個東西,你知道嗎。”

“知道。”

“每一個異境,都是這個世界不同的時間線。比如你這里。”陳宇環指四周:“就是雪區的嘉因異境。”

“不…不可能……”王餅餅雙目失神。

“哦對了,順便解釋,只有人類社會被滅絕的時間線,才會成為異境。你把這里的人類毀滅了,這里就變成了異境。”

“那么……我們曾經的時間線,人類被毀滅后……”

“嗯。也會成為某個其他時間線上的異境。”

“不可能……世界……怎么可能會被分段……”王餅餅捂住碩大的頭顱,精神處于震蕩與崩潰之中。

“以上,都是我自己猜測的。并不保證真實性。”

BB舉手:“大人,我覺得邏輯很清晰,應該八九不離十。”

“閉嘴。”

陳宇提劍,直指王餅餅:“誰先上。”

王餅餅并未回話。

它緩緩蹲坐在地上,埋頭,呼吸急促,皮膚發紅,全身肌肉都開始了抖動。

“你怎么了。”陳宇皺眉。

“嘶…嘶嘶……”王餅餅抖動的更劇烈了。

“大人。”BB遲疑:“它好像很難受。”

“正是好機會。”

陳宇眼神淡漠而平和,絲毫不理會對方“病發”的痛苦,操縱勁氣,干脆利落的一記直刺!

“噗嗤!”

鋒利的劍刃,洞穿王餅餅額頭。

“嘶…嘶嘶嘶……”

王餅餅抬頭,眼神瘋狂,死死盯住陳宇。并快速張開雙臂。

BB:“危險!”

驚呼出口的同時,BB果斷啟動體內主板的瞬移技能。

“唰!”

“啪!”

雙臂,重重合攏!

相互撞擊產生的巨力,炸開一團氣浪。

王餅餅的兩只手臂,也被自己強悍的力量粉碎。

肌肉、脂肪、血管、骨骼……

紛紛化作肉泥,順著它肩膀位置流下。

“咕嚕。”

帶著陳宇“瞬移”至五米外的BB,再次吞咽口水:“太…太狠了。”

“吼——”

王餅餅視線移動,鎖定陳宇,喉嚨里發出了與喪尸一模一樣的低吼。

但下一刻,它便立即恢復了清明。

眼中的歇斯底里,也迅速消失。

“你怎么了。”陳宇瞇眼,問。

“病毒發作。”

王餅餅用牙齒扯掉破碎的雙臂,耗時五秒,重新長出一雙新手,摸了摸額頭的傷口:“自我蘇醒后,每隔幾個小時,都要經歷一次。”

“你現在還是喪尸嗎?連頭部的重創也可以抵抗?”

“我從來也不是喪尸啊。”王餅餅嘴角陰森上揚,指向故宮外:“喪尸,只是他們。”

“……懂了。”

“剛才,你是想殺了我吧。”

“對。”

“看來,你也不是曾經的那個陳宇了。”

王餅餅扭動脖頸,發出“咔咔”脆響:“那我也沒什么懷念的了。殺掉你,再通過時空門前往一百萬年之前。”

“報仇嗎。”陳宇問。

“沒錯。我最遺憾的事情,就是人類死于獸潮。因此,心不暢快,念頭不通達。陳宇,感謝你的到來,讓我明白自己的目標了。”

“提前恭喜。”陳宇拱手:“如果你能做到的話。”

“來。”王餅餅對著陳宇,勾了勾手指。

陳宇點頭:“來。”

“來吧。”

“來……”

微風輕撫的故宮門前。

一人一尸,站立當場,銳利的目光相互交錯。

一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當時間,走到一個奇妙的位置,雙方福至心靈,同時發動了攻擊!

“吼!”

“嗆!”

“噗嗤——”

劍影與巨爪碰撞。

王餅餅的手臂瞬間被切下。

可距離的拉進,也能讓它抬起另一只手,掏向陳宇的心口。

“唰!”

瞬移啟動。

陳宇再次消失,并現形于王餅餅身側,腿帶腰、腰帶肘、肘帶腕,一記勢如破竹的橫掃千軍!

“噗——”

王餅餅壯碩的身軀從胸口一分為二。

內臟、骨骼、血漿同時溢出!

但陳宇并未收手,反而乘勝追擊,手中長劍揮舞到連殘影都看不清的極致!

“唰!”

“刷刷唰!”

“刷刷……”

四段、八段、十六段……一百二十六……

在他狂風驟雨的攻勢下,王餅餅被分割成了上百段,如撒豆子般散落一地。

強忍撲鼻的血腥氣,陳宇后退三步,勁氣收回。

“唔……”趴在他身上的BB目瞪口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剛…剛才發生了什么?”

“解決。”陳宇掃了眼地上的肉塊,面無表情。

“斯…斯國一……”

彎身,陳宇認真檢查王餅餅碎尸情況:“肌肉纖維太密集了。如果用尋常的兵刃,劃傷它皮膚都不容易。”

“大人,它死了?”

“嗯。被切的這樣碎,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復原了。找個地方把他埋好,盡快離開這里吧。”陳宇皺眉:“我的思維,理智到越來越不對勁了。”

BB轉頭,緊緊盯著碎尸:“總有種它沒死的感覺。太虎頭蛇尾了……它登場時那么牛逼轟轟的。”

BB:“啊,大人,不是要走嗎?怎么還不走?”

“……”陳宇默然稍許,開口:“你烏鴉嘴說對了。”

“誒?”

“他確實沒死。”

毫無疑問。

在這個嘉因異境里,王餅餅是當之無愧的“時間線核心”。

那么當對方死后,世界意志應該提醒他“時間線”即將封鎖才對……

而此時,他耳邊,任何一句的電子合成音都沒出現。

“大…大人!”BB忽然驚駭,小手指向地上的肉塊:“尸…尸體在動!”

陳宇猛轉頭。

果然。

就見地上被切割一百多塊的尸體,正在以一種令人牙酸的方式接觸、重疊、迅速融合。

眨眼間,一個被重新“拼裝”起來的王餅餅,便出現在他面前。

“呦。”

王餅餅甩了甩長發,對陳宇豎起一根中指:“是不是很失望。”

陳宇:“你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這就要問當初那些實驗人員,到底在我體內注入了什么病毒。”

說罷,它撩起劉海,露出丑陋的喪尸臉,咧嘴:“實話告訴你們吧。我,是真正意義上的不死之身。因為病毒的折磨,我嘗試過各種方式自殺。火燒、冰凍、爆炸。但無論身體毀壞成什么程度,我都會自動復原。”

“因為這種在我身子里繁衍許久……哦,按照你的說法,應該是百萬年的病毒,已經和我融為一體。只要有一塊機體存在,就能分裂重生。只要有一株病毒沒被消亡……”

“我。”

王餅餅張開雙臂:“就是永生的。”

陳宇:“……神鬼之術。”

“你更不如說是神鬼的懲罰。如果能讓我死,我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可以試試核彈。”

“NO。”王餅餅又豎起了中指,輕輕搖了搖:“除非能把整個地球炸碎,否則即便核彈汽化了我的身體,我早晚也會復活。”

“是……地球上已經遍布了病毒?”BB喃喃開口。

“對。”王餅餅聳肩:“包括你們的身上也有。我,與其說是王餅餅。不如說是這些病毒的承載工具。”

“大人。”BB扭頭,緊張的對陳宇道:“我們……跑吧。”

“你們又能跑到哪去呢?”王餅餅冷笑:“方才,給你們活下去的機會,你卻選擇主動攻擊我。現在,我還會放過你們嗎?陳宇?”

陳宇沉默。

他的大腦,已經開始了高負荷運轉。

可無論從那個角度思考,結局都只會是一個……

“死局。”

咬破舌尖,任由血腥味蔓延唇齒。

他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王餅餅。

對于現實世界來說,這是一個可能比“獸潮”還要恐怖的災難……

人類,終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這個詛咒太棒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