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目錄 >> 第四十二章 詛咒消失(最后一插)

第四十二章 詛咒消失(最后一插)

作者:行者有三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行者有三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個詛咒太棒了 第四十二章 詛咒消失(最后一插)

“轟隆――”

伴隨著最后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無毛大猩猩第六次被掀翻在地。

而這次不同的是,在猩猩倒地的瞬間,也將鱷魚一同拽倒了。

“吼!”

“嗚嗚!”

情敵相擁,非死即傷。

兩只9級異獸頓時以更慘烈血腥的方式相互搏殺。

爪子、牙齒、頭顱、血花……

整片海洋,仿佛都卷入了震蕩之中。

“咚!”

“咚咚咚……”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猩猩掙扎的力道越發微弱,最終,一動不動了。

“嗚嗚――”

而鱷魚,也筋疲力盡的趴在猩猩身上,大口大口喘息。

直到重傷瀕死的機能有所恢復,它才疲憊抬爪,想要撫摸“愛人”嬌美的身軀。

“嗚?”

摸著摸著,鱷魚一愣,猛轉頭:“嗚嗚?”

“嗚?”

“嗚嗚嗚!”

“嗚尼瑪呢。老子早溜了。”

深深的海底。

陳宇聽到上方傳來的回音,原地“guyong”了一陣,將自己的身軀完全埋入泥沙內。

只露出兩只眼睛、一對耳朵、和一個后腦勺……

瀕死的9級,也仍然是9級。

不是他陳宇目前能夠對付的。

如今“情敵”消失,一旦被鱷魚纏上,他覺得自己絕對會被艸死。

“嘶。”

聯想到對方是個母鱷魚,陳宇便不覺打了個寒顫:“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嗚嗚嗚”

很快,海洋里再次響起鱷魚的嚎叫。

叫聲里,夾雜著哀愁、茫然、委屈、悲涼、以及一絲絲的羞憤。

令陳宇自然而然回想起了方才的一系列行為,尷尬的恨不得埋進坑里。

“哦。”

“我已經埋進坑里了。”

“奈斯。”

“全世界不會有人看到我的。”

“就讓我死在海底吧……”

海面,岸邊。

以京大校長為首的眾多武者,看著遠處游來游去的鱷魚,面面相覷。

“它……嗯。”女助理遲疑,小聲問:“它怎么了?”

“它在哀嚎。”京大校長瞇眼:“我聽得出來。”

“為什么哀嚎?”

“好像為同伴的死亡而悲傷。”一位武者舉手。

“問題是……那同伴不正是它殺死的嗎?”

“它應該在找什么東西。”京大校長伸手:“海霧沒了,望遠鏡拿來”

“是。”

不多時,一位高階武者拿著望遠鏡走來,站在校長身前,夾起望遠鏡仔細觀察。

京大校長:“……”

“啪!”

“是讓你把望遠鏡給我!”

一巴掌拍倒對方,京大校長上前一步,親自觀察。

“嗯……”

“沒錯。”

“它確實是在找什么東西。”

抬頭,攥緊鏡筒,他陷入了沉思。

周圍的武者們,也不敢開口。

場面慢慢安靜。

只剩下鱷魚游動產生的海浪噪響。

“大人?”

女助理探頭,試探性的問:“要不……咱們飛過去幾架無人機?”

“不行!”

京大校長立即拒絕:“高階異獸,是有自我思維的,智慧也不低。此時它的情緒很不穩定,如果我們干擾到它,很可能讓它遷怒我們。”

“懂了。”點點頭,女助理后退半步:“那我們現在就等著。”

“對。可以讓低階和中階的武者退回了。面對9級,他們用處不大。這里只留下7級以上的武者。”

“是。”

“還有。”京大校長轉頭,嚴肅囑咐:“千萬注意安靜。”

“是。”

戰時,軍令如山倒。

不消片刻,得到命令的武者們,便有序離去。

慢慢退出一線戰場。

“……不可思議。”

人群中,灰頭土臉的張燕燕表情僵硬:“我們,竟然活著下城墻了。”

在她周邊,其余武者的神情,也都大多呆滯。

“其實,我們在京城戰場上,也活下來一次。”徐若扶著斷腿的張鐵,開口道。

“不一樣。”張燕燕搖頭:“京城,是逃命下來的。在這里,是……”

她話音突然停頓,思索片刻后,看向張鐵:“鐵哥,我們……是‘勝利’了嗎?”

她語氣有些恍惚。

因為“勝利”兩個字,從古至今以來,就不應該用于形容獸潮……

“勝利……”

張鐵的思緒,也陷入混亂。

‘我們贏了?’

‘贏了獸潮?’

‘真的?’

停下腳步,張鐵回頭,眺望正午陽光下的絢麗海洋,久久不語。

“勝利……”

擦了擦臉頰上不存在的污跡,張鐵看向張燕燕:“至少暫時是勝利了。一個重傷的9級異獸,上層是有能力壓制的。”

“……我感覺像在做夢。”

“這只是意外。”張鐵搖頭:“異獸內訌了而已。人類目前還是沒能力抵抗獸潮。下次,可不會如此幸運了。”

“不。”張燕燕思緒回歸,嚴肅道:“對全人類來說,只要贏過一次!整個社會都會被革新!”

聞言,張鐵立刻反應過來,渾身激起一片雞皮疙瘩:“形態意識!”

“對!就是形態意識!”

“全人類大集合的時代,要來了……”

“突突突――”

“來了!”

隨著螺旋槳的震耳轟鳴,一輛大型運輸機,緩緩降落,停在距離城墻廢墟不足兩米的半空。

“9級來了。”京大校長精神一凜,揮手:“快去迎接。”

“是。”

女助理點頭,連忙帶著一群8級高層,迎著螺旋槳“沉重”的風壓,走到近前,仰頭等候。

“吱――”

片刻后。

運輸機艙門展開。

一位身著白色御神袍的女性,出現在眾人面前。

――三上悠亞!

“魔都……”

向前一步,踩在運輸機的臺階上,三上悠亞并未立刻下機,而是扭頭,看向遠處的海洋。

只見一只鱷魚形狀的大異獸,正在海面上游來游去,不時發出一道空靈的哀鳴。

“是真的。”

“獸潮真的覆滅了……”

純白的雙眼失神。

此刻,三上悠亞仿佛望見了兩幅畫面。

一幅,是游弋的鱷魚。

一幅,是破碎的魔都。

兩者交相呼應,不斷撕裂她的精神……

“唔。”

片刻后,三上悠亞一聲悶哼,痛苦的捂住了額頭。

“大人!”

機艙后面侍立的武者一驚,立刻伸手攙扶:“大人您沒事吧?”

“……沒事。”

閉上雙眼,三上悠亞努力平復痛楚:“我要下去了。”

“您小心……”

三上悠亞沒有回話,閉目跳躍,輕飄飄的落在了女助理面前。

“敬禮!”女助理高呼。

“唰……”

身后的武者們動作整齊劃一。

“謝謝。”

睜開眼睛,三上悠亞點頭回禮,剛要邁步,卻因眩暈搖晃了幾下,忍不住干嘔。

“三上大人,您是……暈機了?”女助理試探問。

三上悠亞:“……”

“別亂說。”一旁的老婦皺眉:“武者怎么會暈機。說不定只是懷孕。”

三上悠亞:“……”

“懷孕可還行。”另一位膀大腰圓的武者粗聲粗氣:“這也太離譜了。說不定只是癌癥后的放化療。”

三上:“……”

“啊。”老婦恍然:“那大人,您可要注意身體,別死嘍。咱們人類,可就剩下您一個“9級”武者了呀。”

在“9級”兩個字上,老婦有意加重了語氣。

“謝謝關心。”三上悠亞輕咬嘴唇。

她知道。

這些魔都的高階武者們,是在對她進行“另類”的下馬威。

因為她的“預知”確實出現錯誤了。

華夏、乃至全世界的武道界,都不可能不怨恨。

要知道當初京城戰役……她可是篤定京城必然滅絕,才不去支援的……

“預知”這個東西,除非能永遠的百分百正確。

否則只要有一次失誤,那這種“預知”就是不確定的。

因為一種“不確定”的預知,就間接“害死”一名9級武者,其罪責,無論如何也抹除不掉。

全球幾十億人類,武道界幾十年的發展,終究也只有兩位9級而已……

念頭至此,三上悠亞彎腰,微鞠躬:“實在對不起。”

“三…三上大人,您說的這是哪里話。”女助理訕笑,偷偷回頭瞪了眾人一眼,殷勤領路:“我們校長再那邊等您呢。請。”

“好。”

兩人一前一后。

在眾多武者的前呼后擁下,來到京大校長身前。

“您好。”

京大校長快步上前,熱情握住了三上悠亞的手:“遠行勞頓,辛苦辛苦。”

“您太客氣了。我們直入正題吧。”

“好。”京大校長點頭,也不再多嗦客套,轉身直指海面:“一共兩只9級異獸,其中一只已經瀕死,剛剛通過虛空裂縫逃走了。目前就剩它,重傷狀態。”

“一直在游?”三上悠亞問。

“是的。游了半個小時。”

“它們為什么會發生內訌?”

“不清楚。”京大校長瞇起雙眼:“智囊團還在分析。但到現在也沒得出什么準確的結果。還是需要收集更多信息。”

“我感覺……”三上悠亞結果校長遞來的望遠鏡,認真觀望半晌:“它好像在找什么。”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

“也許,它們之間的爭斗,正是在爭奪那個東西。”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

“如果我們也能找到那個東西,說不定就可以間接操控9級異獸!”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

三上悠亞:“……有之前它們內斗的視頻嗎?我看看。說不定能發現什么。”

“有。”京大校長勾勾手,示意下屬把高幀率攝像機遞過來,展示給三上悠亞觀看:“至少同時拍攝了十個角度,還有高空無人機角度。但它們打的太狠,附近海霧很濃,沒拍出多少有效內容。”

接過攝像機,三上悠亞沒有回話,只是認真的快進視頻,從頭開始看起。

一分一秒也不錯過。

包括京大校長在內,其余的魔都武者都沉靜下來,默默等待。

兩小時后。

9級鱷魚,還在海面游蕩。

三上悠亞已經看到了最末尾。

“啪”的一聲,合攏屏幕。

“怎么樣?”校長開口:“有發現嗎。”

“有了一點。”三上悠亞看向遠處的鱷魚,目光幽幽:“中途有很多次,一方已被擊倒,但另一方卻沒乘勝追擊。”

“我也注意到了。這里就存在矛盾。”校長道:“既然不下死手,為何還斗的這么慘。”

“可能是這兩只異獸,比較講武德。”一旁的老婦舉手發言。

“異獸不講武德。”三上悠亞搖頭:“這里,一定有秘密。”

“嗚嗚嗚――”

又是一聲悠長的悲鳴,鱷魚趴在海面,痛苦轉圈。

“這叫聲……”女助理眨了眨眼:“太可憐了。”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京大校長略有幾分煩躁了。

站在原地,三上悠亞沉思片刻,閉上雙眼。

“呼。”

勁氣,緩緩升騰。

她再次看到了未來的畫面……

仍是一片覆滅的魔都。

“不行。”

睜眼,三上悠亞咬緊嘴唇。

“您剛才又預知了?”校長問。

“預知失敗。”三上悠亞轉頭與京大校長對視:“歷史已經變動了。但我的預知,還永遠停在曾經的時間線里。”

“也就是說,你以后都不能預知了?”

“……嗯。再預知,也沒有意義了。”

京大校長張嘴,想說些什么,話到嘴邊,又變了:“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要去解決那只9級異獸嗎?它重傷了,對于您來說,很容易對付吧。”

“是的,但我們不著急。先看看那只9級,到底想做什么。”

“好。”

交談,就此告一段落。

眾人停駐在岸邊,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一小時。

五小時。

十小時……

烏云散去,月亮露頭。

天,漸漸黑了。

一小時。

五小時。

十小時……

月光暗淡,朝陽新生。

天,又漸漸亮了。

除了海面中央不斷游弋的鱷魚,無論岸邊眾人,還是藏在海底的陳宇,都沒有任何行動。

武者們是在觀察。

而陳宇,是防止被觀察。

他總覺得鱷魚的嚎叫聲,似乎帶有一定的“聲吶”功能。

一旦自己活動,說不定就會被逮到……

“尼瑪的,還不走。”

緩慢抬頭,望了眼遠處海面上靜止不動的黑影,陳宇心底罵罵咧咧。

“艸!一動不動是王八!”

“反正我在水里也能活。”

“看咱倆誰能熬……”

重新埋下頭,他又在心底罵魔都的武者。

“一條半死的魚,還不動手,等下崽呢?”

“小姚那邊還等著我去復活啊艸……”

JFF&##.處GS――

就在這時,陳宇雙耳內,突然響起熟悉的電子合成音。

警告!

世界的憎恨詛咒“時限”結束。

請離開當前世界。

“時限”結束,詛咒消失。

請離開當前世界……

“轟!”

電子音落下的剎那,海面之上,頓時發生異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這個詛咒太棒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