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八十五章 無極圣軀十四重血脈

第八十五章 無極圣軀十四重血脈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八十五章 無極圣軀十四重血脈

多少年了

自從數萬年前,自虛空海歸來之后,這座曾經承載了人類文明希望的仙宮便一直停泊在此,再也沒有啟動過。

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別說普通修士了,便是絕大多數仙宮中人恐怕都早已忘了它本來的功能

直到今天。

澎湃的能量浪潮之中,巨大的仙宮騰空而起。

它穿行在天空之中,就好似游魚入海一般順滑,不見絲毫震顫,唯有那一波又一波的能量浪潮席卷天空,讓整個天地都為之震撼。

仙宮表面,一道道彩色光暈氤氳而起,那是仙宮的防護大陣。

有璀璨的光芒自仙宮中綻放而出。

一時間,整座仙宮就像是一輪驕陽般懸掛在天空之中,華光萬丈,璀璨生輝。

在這一剎那間,不知亮瞎了很多人的眼睛。

「這」青源圣子感慨道,「守哲的家底果然渾厚。」

哪怕是圣域來客,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見到真正的圣尊行宮,這種寶物往往是一方超然勢力的鎮守之寶,平日里絕對不會隨便啟用。

它的消耗很大,動力來源裝填的都是仙靈石,一方勢力的圣尊也決計舍不得用它來趕路。

「這是人族瑰寶,可不是守哲私物。時間緊迫,大家上了仙宮,咱們邊趕路邊聊。」王守哲提議。

大家欣然允諾。

很快,一眾人便陸續登上了仙宮。

巨大的仙宮繼續騰空,很快便直飛云霄,以驚人的速度朝著虛空海的方向滑行而去。

在陣法的護持下,整個飛行過程中,仙宮內始終安穩如常,幾乎感覺不到絲毫的震動。

而王守哲等人,此刻已然在仙宮內找了個地方落座,大家開始喝茶聊天。

也是到了這時候,王守哲才有了空閑,開始―一認識剩下那些來馳援的仙君。

「在下姚承志,乃是姚氏老祖。」一位胡須皆白的老者,對王守哲客氣地自我介紹道,「老朽早就聽說公子和玉梅、安晴都是好友,此番受安晴所托前來助拳。」

「守哲公子,我家承志老祖秉性寬厚,待人信守承諾,我與他做擔保必定會守密。」水月圣女幫腔說道。

王守哲請她邀請些靠譜的真仙來助拳,水月圣女第一個就想到了本族的姚承志老祖。

「公子,承志仙友的確名聲極佳。」皓然仙君也幫腔道。

仙族姜氏在王守哲的相助下,擺脫了困境,從此蒸蒸日上。而整個姜氏,也對王守哲感恩戴德,皓然仙君自然把自己視作王守哲的心腹。

哪怕如今他已然知道王守哲并非什么神都公子,卻也并沒有影響他的忠心。

「玉梅家的族老,守哲自然信得過。」王守哲拱手行禮,拿出了契約讓他簽了一遍。

而承志仙君也很識趣的用家族起了誓言,謹守此密。

「在下孩亟,隸屬于云海洞天,見過守哲公子。」一位溫文爾雅的中年男子微笑著拱手,「聽青源師弟說,公子乃是璃慈師妹的四叔,那孩子我可太喜歡了。」

當初萬法盛會,就是這位玹亟仙君帶的隊伍,還為了璃慈和其他仙君爭論沖突過。

「見過玹亟仙君。」王守信還禮,「我家璃慈頑皮,也承蒙各位仙君照拂。」

「我家孩亟師兄忠厚可靠,守哲賢弟你放心好了。」青源圣子也為師兄擔保,同時又介紹另外兩位他帶來的真仙,「這位是雷殛仙君,是我們云海一脈雷韻仙府府主,我雷殛師兄雖然脾氣火爆,但是性格卻一等一講義氣。」

雷殛仙君是胡須皆白,顯然已經年紀很大了

,向王守哲拱手行禮:「見過公子。」他的聲音甕聲甕氣,如洪鐘大呂。

「見過雷殛仙君。」王守哲還禮。

「這位是我洞天寒玉仙府府主,廣寒仙君。我家廣寒師姐性格清冷,卻是極守承諾言出必踐,相信不會辜負賢弟期望。」青源圣子又鄭重其事地介紹起了另一位仙君。

那是一位頭發冰白的老婦,不過臉上的皺紋卻不多,看樣子是保養的功效。

「見過廣寒仙君。」王守哲再次行禮。

廣寒仙君頷首,拱手回了一禮,卻沒有說話。而是要過契約,簽上了名字,并簡短的立了誓言。

除此之外,水月洞天也來了兩位真仙。

一位叫月焰仙君,一位叫巨浪仙君,都是年紀偏大的仙君,而且多半已經將仙經傳承了下去。水月圣女能介紹他們前來,自然也都是平日里靠譜的同門。

他們也紛紛簽了契約。

最后,姜慕仙拉著白羽氏公主白羽朝露,向王守哲介紹道:「公子,這位是白羽朝露姑娘,這些年她都帶著族人在幫咱們做事。」

「見過白羽公主。」王守哲行禮。

這白羽朝露是王守哲寫信招來的。她成為王氏供奉已經很久了,經過了不少考驗,個性與品格也都摸得一清二楚。

白羽朝露慌了,忙不迭還禮:「朝露見過家主,承蒙家主收留,朝露心懷感恩之心,哪能受家主之禮。」

王氏給她們的待遇很好,更多的是平等與尊重。

這些年下來,白羽朝露已經完全適應,并且喜歡上了在王氏打工的日子。已經向王宥平公子申請了一筆資金,將白羽氏舉族慢慢地遷徙過來。

王守哲對白羽氏的態度是,與其讓他們遷徙至天瑞圣朝,不如直接遷徙至神武世界。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要再考驗白羽朝露一次,希望這個公主是盡心盡力為王氏出力。

如此一來。

圣域來援強者中,總計擁有圣尊一名、圣子圣女級別的精英級真仙境戰力兩名、普通真仙境七名。

而神武世界除開王氏和大乾,總計出動真仙境戰力五名,其余凌虛境戰力計八十五名,神通境修士計九百四十二名,而赤獄魔皇和凌軒仙尊則被要求留守神武大本營主持大局。

王氏出動的營救人員,則有王宸輪、財有道兩名圣尊,白羽朝露這個半精英級的真仙戰力,王瓏煙、王守哲、柳若藍三名血脈比尋常真仙高幾個小臺階的首領級凌虛境。

此外,因為此戰實在非常重要,王璃仙直接將本體從留仙谷中抽了出來,原地只留了一道分身,以維持王氏聚靈大陣的運轉。

這一次,她將會承擔主治療兼火力手。

當然,后者王守哲嚴禁她瞎參與,囑咐她擔任好主奶位就行。

畢竟,王守哲的生命本源玄氣雖然效果更強,但他作為人族,在同等級下,體內的玄氣儲存量以及續航能力遠不及如今已經晉升為圣植的王璃仙,這一次的主奶位,非她莫屬。

除此之外,萬妖國的一眾高手也會參與,但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守護王璃仙。仙植王宗世也混跡其中,跟著姐姐混點功勛值。

另外,王安業也將會帶著氣運之樹一起參戰。當然,受限于修為,他們倆主要承擔的是增加氣運的吉祥物作用。他們的實力,目前打普通凌虛戰力是綽綽有余,可要打真仙還遠遠力有不怠。

王寧晞也將會率領著王守衛和煉器團隊出戰。他這一次特意往仙宮中提前運來了很多最新款的天罰系列神威炮,既能充當火力輸出,也能檢驗天罰系列在虛空海中真正的作戰能力。

此外,還有如今已達十階巔峰,實力超越尋常

凌虛的王宗鯤,以及王宗鯤后宮團隊中的玉鯤龍晶晶,和總計二十多名的九階龍鯨。此外,如今實力也逐步成長起來的王璃玹也混跡其中,準備跟著蹭一波功勛值。

而王璃瑤目前還未晉升凌虛,但是仙經血脈仙器等加持下,她戰力遠尋常凌虛,這次也率領了凌云圣地的一眾精英們上戰場歷練,與之相隨者還有姜震蒼、隆昌大帝,以及留仙谷一眾老凌虛和老神通境。

王璃瓏和元水青龍一族也加入了參戰隊伍。

除此之外,王氏還有不少達到神通境的族人也會參戰,像王珞彤、王守勇,華瑞公主等等,侍女姜慕仙也算在其中。

甚至,連王寶圣也跟了過來湊熱鬧。他表示說不定能想起些當初闖蕩破滅之域的經歷。

這一次,王氏可謂是精銳齊出。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來了,像王富貴就沒來。

他需要坐鎮魔域,主持接下來的一系列發展規劃,也為王氏針對魔域的下一步計劃做準備。

而王宗安則是回到了家族中,坐鎮主宅,承擔起了少族長的職責,在王守哲不在的日子里繼續引領家族發展。

如此種種,在王守哲出發之前,都早已經安排妥當。

因為此去一來一回耗時頗長,為保萬全,離開之前,王守哲還專門拉著兩人開了一個長會,搞了個百年計劃出來,還商量了一大堆的備選方案,如今王富貴和王宗安手里的各種計劃書都已經摞成了一座小山。

若非如此,王守哲如今也不能安安心心地坐在仙宮之中,和水月圣尊以及一應來援者寒暄。

和眾多來援者互通了姓名,客套寒暄了一番之后,王守哲又請他們好好吃了一頓,和他們拉進了一番距離,隨后才一一安頓他們住下。

而就在這忙忙碌碌間,仙宮已經飛出神武世界,進入到了虛空海中。

不過短短數日,仙宮便進入了云霄天河之中,并順流而下,朝著穆云仙皇等人被困的晶古族遺跡飛馳而去。

與此同時。

魔域之外的虛空海中。

超空間信號塔正在持續不斷的運行著。墨羽魔神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與魔族大本營的修羅魔主交流一下近況。只是最近十多年,她來的頻率日漸減少。

有傳言說,墨羽魔神開始談戀愛了,目標對象正是新近投靠九獄的龍血魔神。

相較于其它魔神,龍血魔神風趣幽默,且展現出來的實力強橫,潛力也頗為出眾,漸漸地,倒是俘獲了墨羽魔神的「芳心」。

如今處在熱戀期的墨羽魔神,工作上略有些懈怠也不是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

好在整個維修基地早已經成型,即便少了墨羽魔神的頻繁監督,也并沒有影響太多維修工程的進度。

一整支智魔團隊,正在繼續維修著超空間走廊,隨著維修進度的逐步推進,大本營那邊能遠距離投送的維修物資也越來越多。

這就進入到了良性循環之中,至多還有三四十年,超空間走廊就能徹底維修完成,偉大的修羅魔主就能率軍前來魔域主持大局。

然而。

就在一切進展順利,維修進度飛快推進,諸多魔族對未來期待不已的時候。

一大群饑餓的虛空浮龍,忽然遷徙到了超空間走廊維修基地附近的虛空之中。

它們仿佛已經在虛空海中餓了不知多久,一看到維修基地就像是嗅到了腥味的貓一樣,立刻不管不顧地撲了上來,不僅掠奪了維修基地的存糧,還「喪心病狂」地破壞了很多設施和遺跡。

甚至,在「」過程中,它們還殺害了不少試圖維護設施的智魔。

墨羽魔神和龍血魔神接到消息,姍姍來遲時,「虛空浮龍惡棍們」早就已經揚長而去,并留下了「一地雞毛」。

但最嚴重的后果還不是這個。

最麻煩的是,那些虛空浮龍肆意破壞的過程中闖入了超空間走廊的魔紋核心附近,不單單是好不容易維修好的那部分遭到了再次破壞,就連原本完好的那部分也遭到了毀壞。

據茍活下來的智魔團隊分析,經過此次耽擱后,要想徹底修好超空間走廊難度變得更大了需要消耗的時間也變得更長,少則百年,多則兩百年。

如此噩耗一出,頓時驚動了閉關中的九獄魔神。

震怒無比的九獄魔神大發雷霆,重重處罰了墨羽魔神和龍血魔神,痛定思痛之余,又再次加大了對超空間走廊的警戒保護。

同時,他敕令墨羽魔神常駐維修基地,不得離開半步。而龍血魔神也不準前去探望,直至修羅魔主大軍抵達,他們才能「團聚」

至于兩大魔神會不會心生怨懟,九獄魔神暫時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無疑,這是壇夏陽執行了王富貴傳來的拖延戰術指令。

原本在王氏的計劃中,本待王守哲等人晉升了凌虛境,擁有能拖住尋常真仙的實力之后,就開始對九獄魔神實行斬首行動,徹底解決魔域問題。

卻不曾想,在這檔口,穆云仙皇居然發生了這樣的意外。

如此,王氏不得不臨時調整了戰略計劃,準備先將魔域問題拖延一陣再說。

無疑,這個戰略執行的尚算成功。

時間,靜靜地流淌而過。

云霄天河。

天河之中,光怪陸離,宛如湍流波濤般洶涌的能量潮流奔騰不息。

在能量潮水的推動下,一艘瓊樓林立,宛如玉砌一般的宮宇型巨型虛空渡舟正順流而下,一路飛馳。

這艘巨型虛空渡舟,自然是仙宮。

奔騰的能量流自仙宮上下左右呼嘯而過,邊緣和仙宮的防御大陣相互碰撞,激蕩起層層疊疊的彩色「浪花」,遠遠看去,就如同絢爛無比的綢帶一般,在仙宮前方拖曳出長長一條。

仙宮內部。

一群人正忙得熱火朝天。

短時間內,想要提升修為層次是不太可能的,如今他們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整合戰斗力,編組編隊和訓練,以培養默契,方便配合。否則到時候打起仗來亂糟糟的一擁而上,就要給異族人看不起了。

與此同時,還得不斷進行戰術推衍,擬定戰斗計劃。

王璃仙也十分忙碌。

她每天都要和王守哲一起給王宸輪和財有道治療。他們的本源多恢復一絲,到時候的勝算就能多增一分。

此戰非但要贏還得將敵軍全部殲滅,以免留有后患,因此,準備得再充分都不為過。

而就在這忙忙碌碌中,時間再度飛逝。

不知不覺,十年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十年后的某一天。

遙遠虛空海的另一邊,一片廣袤的破碎星辰灘附近,十幾艘塔舟正在虛空海中徘徊。黯淡的星辰光芒映照在它們身上,泛起一道道冰冷的金屬光澤。

在它們的包圍圈中,是一處依附在碎星核上的次空間。

在阿塔納族數十年如一日的轟炸下,這一處次空間的空間壁壘已經漸漸穩不住了。

隨著巨型塔舟在空間壁壘上連續不斷地炮轟撕開一道口子,數艘小型塔舟試圖沖進豁口。

可豁口處,不斷地有能量光柱轟出,逼得那些小型塔舟險險避讓。

塔舟不得不因此而改變策略。

艘小型塔舟的真仙境戰力艦長在其他塔舟的策應下,親自率領突擊精英們,以撕開空間的方式沖進了豁口之中,試圖靠精兵戰術瓦解次空間防御。

結果不出半天的時間,就被反擊方拼命驅逐了出來。

隨之,一道道的能量光盾不斷地涌入空間豁口,飛速修補著被炮轟開的空間壁壘豁口。

很快,空間豁口就被補平,也昭示著這一次阿塔納族的進攻再次被遏制。

見狀。

阿塔納巨型塔舟主艦艦橋之中,沙曼皇子暴跳如雷道:「廢物,真是廢物!這么好的機會,竟沒能抓住。」

一支小小的真仙率領的仙族,打了好幾十年都沒能拿下,反而還不斷的損兵折將,他的耐心都已經被耗盡了。

「殿下稍安勿躁。」站在一旁的貢老見狀,聲音平靜地出聲安撫,「下一次有機會,老朽決定親自出手。」

「萬萬不可!」沙曼皇子急忙說道,「那個晶古族遺跡內的器靈十分狡滑,和仙族聯手玩虛虛實實的把戲,或許手中還留有底牌,損點兵折個將我不怕,萬一貢老你出事了,才叫得不償失。」

從這一點來看,沙曼皇子對晶古族極為忌憚。

汞老也是眉頭微皺。

晶古族全盛時期實在太強大了,手中底牌數不勝數。殿下的擔心其實也是他的擔心。也是因此,當初才擬定了消耗戰術,試圖逼出對方的底牌。

可惜

「這個晶古族遺跡并非是咱們此次出來的主要探索目標,存在晶源核心的概率非常低,不如放棄此處,專心去找晶源之心。」貢老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再次提議道,「若是確定有晶源之心的遺跡,老朽就算犧牲了也值。」

「不行!」沙曼皇子執著地拒絕道,「我們在這支仙族和晶古遺跡上已經投入了太多,現在放棄這口氣本皇子咽不下去。我看這個晶古遺跡和其中據守的仙族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再試探性進攻幾次,必然能探出他們的真正底細,到時候貢老您就可以出手收拾殘局了。」

「也罷,如此放棄的確可惜。」貢老思忖片刻,終究還是頷首同意了,「即使沒有晶源之心,這個晶古族遺跡看起來也等級不低,其中的設備和資料也很值錢,對我們的幫助會很大。」

「還有那支敢負隅頑抗的仙族,等咱們擒獲他們后,定要讓他們嘗一嘗我們阿塔納族的酷刑,最后將他們賣到奴隸市場去。」沙曼皇子憤恨地說道。

無論是對上晶古族遺跡,還是對上那支仙族,沙曼皇子都自信可以憑借強大的艦隊迅速戰而勝之。可對方兩邊一聯手,就一下子成為了一根難啃的骨頭。

這叫他如何不憤恨

而與此同時。

晶古族遺跡次空間內。

剛剛經歷過一場惡戰,前線的戰場還沒來得及清理,仍是一片狼藉,處處都充斥著硝煙的痕跡。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這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惡戰,到處都是破敗的殘垣斷壁,但即便如此,依舊可以依稀看出這里曾經的風貌。

這里的建筑都是典型的晶古族建筑風格,非常獨特,外觀幾乎都是乳白色的晶體模樣,有些類似于切割后的靈石放大后的形狀,很多地方都是使用了棱形結構。

光照強烈的時候,這些棱面反射光芒,會交錯出一道道宛如彩虹般的絢麗光暈,將周圍映照得如同幻境般瑰麗。

可惜,在無數次戰斗的洗禮下,這里已經幾乎看不到一棟完整的建筑,曾經的光輝和絢爛也已經不再。

而就在這一片殘垣斷壁之中,赫蘭公主正拄著劍,聲音清冷地發布著一條條命令。

她身上的甲胄和披風都已經破敗

不堪,看起來相當狼狽,卻依舊目光極為堅定地指揮著大家清理戰場,救治受傷的神武族人,并重新構建防御陣地。

隨著一道道命令的下達,防御陣地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構建完成。

這些陣地都是用晶古族遺跡內的材料構造,防御能力非常強。

而且他們主要防守的方向,便是晶古族」6號研究基地,以及周邊的晶古能量炮臺和能量護盾發生器。

若是沒有晶古族的炮臺和護盾,他們這支神武人族探索軍早就已經全軍覆沒了。

事實上在過去的四十年里,他們已經將之前探索遺跡獲得的寶物之中能用的都用掉了,那些仙器什么的,也都沒有吝嗇地先拿出來用了,用盡了一切手段來提升己方的實力。

靠著這些,大家的實力都提升了不少,這才能夠在這么多年的苦戰之下堅持下來。

可惜,這么多年下來,大家的補給終究還是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再繼續堅持下去,誰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但即便如此,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想過要放棄,他們相互扶持,相互打氣,所有人的心里都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堅持下去!

不到最后一刻,絕不放棄。

「赫蘭公主。」

正忙碌間,一位穆云仙皇身邊的親衛忽然匆匆飛遁而來,聲音急促地通傳道:「陛下叫你去一趟,她在晶古族實驗室門口等你。」

聞言,赫蘭公主心中一凜,急忙讓公主府的心腹繼續安排工作,自己則是急匆匆地施展開遁法神通,迅速趕到了晶古族實驗室門口。

此刻。

晶古族實驗室門口。

穆云仙皇正負手而立。

她身邊的親衛都已經被驅散,周圍空無一人,唯有颯颯風聲偶爾響起,莫名顯出了幾分蕭瑟。

她站姿挺拔,如一座高山般巍峨,只是那雙深邃的眼眸深處,卻是藏著無盡的愧疚和深深的疲憊。

出發時那一身明凈光潔的甲胄,如今也已經遍布斑駁痕跡,一看便知飽受摧殘。

「老祖宗,您應該去休息,剛才您力戰兩大真仙敵人太過疲勞了。」赫蘭公主勸說道,「善后工作由我處理就行。」

「赫蘭啊,本皇錯了。」穆云仙皇深深嘆了一口氣道,「本皇不應該如此隨意帶大家出來冒險探索,更是不應該存著別苗頭的心思和壯大仙朝的私心,沒有和守哲共享這些情報,聯手勘探。這茫茫虛空海的危險程度,遠超本皇的想象啊是我害了你,也害了大家。」

「也是這些年神武世界發展得太順風順水,本皇飄了。」

這數十年堅守下來,探索隊已經死了有三成的人。這些,都是信任她,追隨她的壇氏族人和各世家的中梁砥柱和精英。

「老祖宗,您已經盡力了。」赫蘭公主安慰著說道,「遭遇那支綠皮惡魔艦隊本就是個意外。何況,只要咱們繼續堅持下去,月桂仙君就會帶著守哲家主前來馳援。」

穆云仙皇緩緩搖頭。

忽然,她的眉心處光芒大放,一部仙經緩緩浮現而出。

那仙經色澤清冷,宛如泛著粼粼寒月之輝,正是壇氏皇族代代相傳的寒月仙經。

她一彈指間,寒月仙經便飄向了赫蘭公主。

「老祖宗,您,您這是.」赫蘭公主一下子慌了,面色慘白。

「本皇,已經作出了決定。」穆云仙皇眼眸漸漸堅定了起來,「我已經決意接受晶古器996的合作提議,助它完成最后一步的實驗。」

「老祖宗還沒到這地步呢」赫蘭公主急得直跺腳,眼淚都嘩啦啦的流淌了出來,「請您收回成命。

「只是一場實驗而已,并不一定會失敗。」穆云仙皇表情輕松了起來,揉了揉赫蘭公主的頭道,「其實你明白的,綠皮惡魔最近的攻勢越來越猛,攻擊間隔越來越短,攻勢也越來越肆無忌憚了。一旦他們徹底試探出咱們的底細,發現咱們和晶古遺跡都是外強中干時,對方那個綠皮圣尊就會沒有任何顧忌的出手。

「本皇現在急需獲得力量,以便能守護大家直至守哲到來。」

「你無需再多言,這實驗已經改良了很多次,無論是成是敗,短時間內我都死不了。但是這寒月仙經,我就用不著了。以后,你就是寒月仙經的主人!」

三言兩語交代了一番后,穆云仙皇便再沒給赫蘭公主開口的機會,手一揮,便將她驅逐了出去。

而她本人,則是一步步走向了實驗室。

實驗室的金屬大門自動打開,等她進去后,又自動關上。

「仙族壇天歌,根據你我合作契約,你是來助我完成圣脈嫁接術最后一步實驗的么」

隨著妘天歌的進入,實驗室內有一盞盞冷光燈相繼亮起,晶古器靈996冰冷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這一開口,說的竟是人族語言。

「沒錯。」穆云仙皇正色道,「我妘天歌向來信守承諾,答應過你的事情絕不反悔。但是,在實驗完成之前,你要替我守護好我的族人。」

晶古器靈聞言略頓了一下,隨即說道:「源晶殘存數量不多了,我只能答應你盡力。現在你的最優解,就是立即進行實驗的最后一步,一旦成功,可大幅度增長實力,從而大大延長防住阿塔納族進攻的時間。」

「晶古器靈,你愿意幫我們抵擋綠皮惡魔,就是為了讓我完成實驗吧」穆云仙皇邊說話邊順著燈光指引的方向,順著廊道朝實驗室深處走去。

這一路上,她路過了許多房間,一直走到了最深處,腳步才停了下來。

這是整個實驗室內最大最寬敞的一間房間,也是整座實驗室的核心。

然而,看到其中的一幕幕,她的眼眸中卻情不自禁泛起了一抹強烈的厭惡和難受。

只見那纖塵不染的核心實驗室中,置放著兩個營養槽,其中一個營養槽中,正躺著一具仙族美女赤裸裸的身軀。

她長發如瀑,長相絕美,每一寸肌膚都好似美玉般潔白無瑕,美得不可方物。

也不知晶古族是怎么保存的,明明現如今距離破滅之戰已經過去了無數歲月,這具身軀卻依舊保存得十分完好,不見絲毫腐朽的痕跡,甚至連皮膚都好似還保持著彈性,好似剛剛隕落一般。

只可惜,她的身軀早就已經生機斷絕,再無一絲鮮活氣息,連真靈都被晶古族捕獲消滅,僅存下神魂中部分有用的信息。

而所謂的圣脈嫁接術,便是將她身軀之中那被晶古族稱為「圣脈」的力量和部分神魂信息移植嫁接到她的體內。

穆云仙皇眼神一瞥,就見那裝著尸體的營養槽上,還用晶古族和人族語言標注著一系列信息。

「姓名:軒轅天嵐。身份修為:天元道宗大羅金仙。血脈覺醒程度:第十四重無極圣軀。修煉圣圖:天元圣圖!」

十四重無極圣軀!

尋常大羅圣尊的血脈覺醒程度都是十三重大羅圣軀,她卻覺醒到了第十四重無極圣軀,這代表著,她的身份是準道子起步!

甚至極有可能就是道子!

想明白這一點,穆云仙皇的眼眸中不禁涌現出了濃濃的悲哀。

如此天縱奇才般的人物,竟然會被晶古族拿住,淪為了實驗體。

可悲,可嘆,可恨!

請:wap.i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1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