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七十七章 悲劇作繭自縛

第七十七章 悲劇作繭自縛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七十七章 悲劇作繭自縛

好在,妘泰安畢竟不是姬彥修之流。

他乃是朝陽王府的嫡脈大天驕,不僅血脈比之姬彥修強出許多,實力也已經到了紫府境中期,家族更是底蘊渾厚,遠非一般大天驕可比。

哪怕第二道天雷更強,他防的也有些倉促,最后也只是再吐了一口血。雖然看上去慘了一點,但到底是防御住了。

“太好了,那道天雷總算沒砸中安業。”劍陣雙姬對視了一下目光,眼底不約而同浮上一抹雀躍,心中俱是感到慶幸。

“噗!”

這話落在妘泰安耳里,他表情一陣抽搐,本來已經咽回去的第二口血又噴了出來。

他心中更是滿腹忿忿不平。

兩位器靈前輩要不要如此現實?

這劍陣雙姬剛剛還滿口子夸他妘泰安各種好處呢,爭著要讓他當繼承人。結果這一轉眼有了更好的,就瞬間把他拋諸九霄云外去了。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連器靈都變得這么現實了。

就這一晃眼的功夫,天空中的劫云中已經開始醞釀起了下一道劫雷。天雷凝聚的速度很快,第三道天雷的意蘊更強,威力自然更加不同凡響。

“安業公子,你快快醒來。”姬芊芊趁此空檔,急忙想搖醒王安業,“現在可不是領悟劍意的時候。”

“無妨。”王安業閉著眼睛,平靜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姬姑娘待在我身邊,哪都別去。若有危險我會出手的。”

“這……好吧。”

聽到王安業說話,姬芊芊心思竟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甚至她還偷偷蜷縮了下身體,讓自己在安業公子的懷里呆的更舒服些。

真想一輩子這樣,只可惜,她也知道兩人的身份相差太多,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后續。

就在這一恍神間。

第三道天雷如約而至,從方向上判斷,其目標直指魏青云。

妘泰安心下略松一口氣,也是時候讓魏青云也吃點苦頭了。

豈料,就在那道天雷砸下來的那一瞬間,天空中一道強勁的罡風掠過。劫云被這罡風吹得一陣動蕩,就連即將砸下的天雷都晃了一下。

很自然而然的,第三道天雷在一股名為“湊巧”的變數作用下,再一次改變了方向,兜頭再向妘泰安轟去!

“我……艸!”

妘泰安臉上的驚怒遠遠多過于恐懼。

自己這也太倒霉了吧?!

他心里又是憋悶又是不解,但即便如此,他的手上的動作依舊沒有絲毫耽擱。

一枚篆刻著金色紋路的玉符早已被他捏在手中。那是老祖宗賜予的金鐘符。

就在天雷朝他砸來的那一瞬間,他指尖一掐,玉符瞬間碎裂。

一道似實似虛的金鐘型護盾頓時從玉符中綻放而出,金鐘看起來厚實無比,表面還有無數玄奧神秘的文字瑩瑩旋轉,一看便知防御力極其強悍。

“轟!”

第三道天雷砸中了金鐘型護盾。

能量爆破的嗡嗡聲震得妘泰安耳鼓劇痛,沖擊能量波傳遞到肉身身上,又是震得他五臟肺腑一通翻滾。

“噗!”

妘泰安渾身一震,差點跪倒在地,忍不住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表情驚怒交加:“這天雷忒特么欺負人了!怎么著就盯著我一個人來了?”

然而,妘泰安不知道的是,這還僅僅只是噩夢的開始。

他好似已經掌握了言出法隨的大神通一般,接下來的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第七道天雷,全部莫名其妙地劈向了妘泰安。

比如,天雷一開始明明沖著王安業去的,總會因為莫名其妙的變故而拐彎砸向他。

其中第七道天雷最為過分,明明是砸向魏青云的,結果半路拐個彎去了王安業方向,但還沒等妘泰安放下心來,它居然又拐了一個彎砸向了妘泰安。

簡直太過分了!

若是換了一般的大天驕,被神通劫雷這么一通狂轟濫炸,怕是早就沒命在了。

也幸好妘泰安出身朝陽王府,手中底牌眾多,保命的底牌一張又一張不斷地扔出,這才護著他渡過了這一次比一次兇猛的天雷。

只可惜,哪怕底牌再多,他終究也只是個紫府境中期。

連續扛了六道天雷之后,妘泰安已經像條死狗般地趴在了地上,渾身上下一片焦黑,饒是鐵打的漢子,眼淚也是情不自禁地洶涌而出。

欺負人,太欺負人了!

說好的平均每人兩道呢?

“唉,這也太慘了。”劍姬別過頭去不忍直視,“看樣子妘泰安的運氣不是很好啊。”

“沒錯,得虧沒有選他當寶典繼承人。”陣姬輕拍著胸口,慵懶嫵媚的小臉上一陣后怕,“這運氣,我怕他活不到凌虛境啊。”

就連另一邊的姬芊芊,都不忍心再看下去。太慘了

“噗!”

妘泰安的血已經吐無可吐了,索性翻過身體,四仰八叉地看著頭頂的劫云,慘白著臉有氣無力地罵道:“狗曰的天道,來啊,有種繼續劈你家小爺啊。”

不好!

魏青云心頭直顫,這是要出事情的節奏啊。

他今天之所以擺下這局,是想借天雷之威劈死那個王安業。倘若真的叫天雷劈死了妘泰安的話,那就是埋下天大的禍根了。

朝陽王那是什么人?

論實力,她可是凌虛境后期,論權勢,她更是仙庭諸王之中勢力數一數二的封王,哪怕現在已經不再上戰場了,依舊影響力巨大。

公平競爭下,無論誰輸誰贏,她也說不出什么話來。可妘泰安要是死了,朝陽王定然不會善罷甘休,保不齊會全力調查事實真相。

雖然神通雷劫可以干擾部分時光回溯的寶物探查,可萬一朝陽王去仙皇面前哭訴怎么辦?

自家的手段自家知道,騙騙凌虛境強者還行,可一旦仙皇關注與插手此事,那必然是瞞不住的。

屆時他魏青云豈能有好果子吃?

唯今之計,必須保住妘泰安的命,并且讓那王安業倒霉。

也不知道究竟是王安業運氣好,還是那姬芊芊氣運極高,天雷落向他們時每每拐彎也著實出乎了魏青云的預料。

他原本不想動用那一招的,畢竟動作越多越容易暴露自己,一旦叫劍陣雙姬覺察到了原來是他在搗鬼,自然會落得偷雞不成蝕把米的結果。

但現在……沒辦法,拼了!

魏青云施展了身法,一個閃身到了妘泰安身邊:“泰安兄你放心,我來替你擋住第八道天雷。”

在這一瞬間,妘泰安竟然有被深深地感動到。

一直以來,他對魏青云都沒有好感,認為這家伙心思深,又喜歡裝模作樣。

誰料想,在這危急關頭,他竟然愿意站出來保護自己。

“多謝魏兄。從今往后,你就是我妘泰安的兄弟。”妘泰安感動得哽咽道。

就在魏青云特地安撫妘泰安之時,他藏在袖中的手指借機一拂,一道無形而晦澀的能量向王安業激蕩而去。

那能量就像是一道無形的旋風,兜頭便朝著王安業和姬芊芊席卷而去。

不管這對男女是誰運氣好都沒用,因為這一招是來自氣運之樹的護身本能天賦——氣運驅散!

哪怕氣運極好的人,中了這一招,好運也會遠離他而去。

當然,這一招屬于“驅散”氣運,而不是“剝奪”氣運。

雖然看起來有些類似,但實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天道法則之力。

“驅散”是暫時性的,只要作為氣運根源的“人”本身沒出問題,過一段時間,那些離散的氣運便會重新匯聚而來,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但若是“剝奪”,便是改變氣運根本,永遠不會再恢復了。

如今的氣運之樹等階太低,還沒這個本事。至于將來會不會有,就沒人知道了。

就在那股晦澀能量席卷向王安業和姬芊芊時,姬芊芊心頭心頭一慌,莫名生出了一種即將大難臨頭的可怕預感。

“咦?”

王安業也是微微側了側頭,雖然沒有睜眼,但顯然也被驚動了。

可一般情況下,人類玄武修士是根本無法直接感知到氣運之力的,就算兩人意識到了哪里有問題,卻也根本無法阻止。

也不知道該怎么阻止。

然而。

那股晦澀的氣息才剛接觸到王安業,卻沒有如魏青云所料想的那樣驅散他周身的氣運,反而像是遇到了天敵一般,一個激靈,驟然僵住了。

下一刻。

它竟是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反彈了回去,“嗖”一下直直地朝著魏青云席卷而去。

“轟!”

無形的波動在魏青云頭頂炸裂,那團籠罩在他頭頂的紅云頓時被炸得四分五裂,化為無數散碎的氣運光點逸散開來。

就連魏青云身周的白色氣運之力,也仿佛被狂風掃過一般,開始不斷潰散。

他渾身一顫,好似打了一個激靈一般,臉色也一下子變得無比難看。

這一刻,他只覺自己仿佛置身于泥潭之中,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古怪的滯澀感。

他暗道不好。

自己竟然被反噬了。

然而。

還沒等他做出任何反應,天空中的劫云之中,第八道天雷已經醞釀到了極致。

“轟隆!”

慘白的光芒驀然綻放。

天雷直劈而下,可怕的威勢伴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滾滾而來,震蕩得整個天空都變了顏色。

目標直指魏青云。

“咕嘟。”

那道擁有恐怖毀滅氣息的天雷,嚇得妘泰安吞咽了一下口水。

這要再挨上一下,他哪里還有命在?

魏青云也是頭皮發麻。

不敢有絲毫耽擱,他早已準備好的神通靈寶盾牌立刻祭出,一道厚重的土系能量光盾立刻綻放開來,眨眼間便將他護住。

天雷來得實在太快。

他根本還沒來得及做更多的準備,那道天雷就已經劈在了盾牌上。

“轟隆隆”的巨響聲中,能量光盾頃刻間破碎,魏青云渾身震顫,整個人都被轟得倒飛了出去,就連神通寶盾上都裂開了一道裂紋。

他本人更是內腑劇震,瘋狂吐血,就連頭頂的發冠都被震掉了,頭發披散,看上去好不狼狽。

這可是第八道神通劫雷,便是剛剛晉升的神通境強者,若是準備不充分,在這道雷劫下都難免受傷,豈是一個紫府境強者能輕易擋下的?

妘泰安就在他旁邊,雖然沒有被天雷直接劈中,卻也被沖擊余波震得飛了出去,

他翻滾著摔落在地,傷勢更是加重了幾分。

他口中艱難地咯著血,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一副即震驚又委屈的模樣。

只因在天雷落到魏青云頭上的那一瞬間,他就明白了,原來這第八道天雷壓根就是沖著魏青云去的,他妘泰安就是純粹被牽連了。

不過,對此妘泰安也是不好多抱怨什么,畢竟魏青云歸根究底是好心來幫他的。

只是彼此都沒有想到,連續倒霉被六道天雷盯上的妘泰安竟突然不倒霉了。

“魏兄,你沒事吧?”妘泰安還對魏青云關切了一句,可見此人面冷心善,算得上是個講義氣之輩。

“我沒……”

魏青云好不容易才緩過來一口氣,咯著血正要說話。

然而,他才剛說了兩個字,耳邊就驀然響起了一聲細微的咔嚓聲,好似有什么東西碎裂了。

不好,是息壤佩!

魏青云頭皮一麻,瞬間連寒毛都豎了起來,不妙的感覺直沖靈臺。

正常情況下息壤佩當然不會如此脆弱,就算是用力砸,指尖灌注玄氣用力捏也弄不碎,但很顯然,剛才那道天雷對它形成了巨大的沖擊。

在天雷的作用下,連神通寶盾都差點扛不住,何況是息壤佩?

一連串細微的咔咔聲接連響起,緊接著砰得一聲,息壤佩直接爆裂。

沒了息壤佩上銘文的作用,被折疊禁錮在息壤佩中的息壤空間霎時間在正常空間展開。

大量的靈土如狂沙般傾瀉而下,魏氏耗費大量精力財力打造的禁錮大陣,也在這一瞬間分崩離析。

“啊呀呀!”

伴隨著一聲稚嫩而憤怒的尖叫聲,一棵體型不算太大的樹苗破空而出,“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它修長的樹身歪歪扭扭的,細若的樹根勉勉強強才撐住了身體,如柳葉般細長的葉片也是一陣抖動,枝條上還掛著殘破的禁制碎片,顯得即可笑又可憐。

顯然,這就是氣運之樹。

麻煩大了!

魏青云瞳孔緊縮,頭皮發麻,立刻就準備往后退。

然而,天雷一擊之下,他受傷頗重,動作愣是慢了半拍。就這一頓之下,氣運之樹就已經“嗷嗷呀呀”怒吼著朝他撲了上來。

那樹苗本就連站都站不太穩,這一下顯然是狠極了,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它先是來了一招老樹盤根,用根須將魏青云牢牢纏住。隨后枝條飛舞,對著魏青云就是劈頭蓋臉一通猛抽。

“啪啪啪!”

它邊抽還邊“呀嗚呀嗚”的叫著,好似要發泄被魏氏禁錮關押,并且時不時要抽一波本源之力的憤怒。

只是氣運之樹不過才五階,加上剛被抽過一波本源之力,還處在虛弱狀態,這些抽打并不能對魏青云造成實質上的傷害,而只是增加了他的痛苦。

屬于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

“魏……”

妘泰安錯愕不已,一時間沒能搞明白發生了什么。

他剛掙扎著想去幫忙,劍陣寶典已經“撲棱棱”地飛了過來。

劍姬和陣姬均是一臉震驚道:“這棵樹苗,好似是傳說中的氣運之樹。沒錯沒錯,就是氣運之樹,不會錯的。”

氣運之樹?

妘泰安關切的臉色微微一僵,隨即漸漸地變得鐵青了起來。

他恍惚間明白了,為啥明明劈向魏青云的天雷,卻總會拐個彎兒向他劈來。

他雖然性子比較直,又比較講義氣,但是不代表他是個傻瓜。好歹是朝陽王府里養大的,他就算癡迷劍道,該有的見識也一樣不少,這會兒他也迅速反應過來了。

“好你個魏青云!”妘泰安氣得臉色充血,渾身顫抖,差點又是一口血噴出來,“好你個狗曰的,這神通劫云是你偷偷摸摸弄出來的吧!你也忒特么的陰險了。”

更讓妘泰安憤怒的是,魏青云竟然還是試圖來玩弄和欺騙他的感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