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五十七章 王氏“三小只”大鬧歸龍城

第五十七章 王氏“三小只”大鬧歸龍城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五十七章 王氏“三小只”大鬧歸龍城

王瓔璇眼神不悅,目光凌厲地盯著吳雪凝,忽略她剛才說的話,看上去倒也是氣勢十足。出場的模樣,也像是一尊威風凜凜小小的女軍神。

只是年齡看起來尚小,總覺得少了幾分真正的霸氣。

她這兩句話一出來。

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

吳志行,王安南兩個,均是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王瓔璇。

這丫頭的口氣,也忒狂妄了些吧?橫掃帝都的璃瑤大天驕居然被評為“也就那樣”,那他們這些被璃瑤掃掉的“青年高手”,豈不是成了路邊的阿貓阿狗?

而王安業則是一扶額頭,露出了一副“我的心好累”的表情。

瓔璇姑姑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挑事,一如既往的一碰就炸。

瓔璇姑姑您今年都十一歲了,就不能學著成熟點兒了么?

當然,其中最震驚的還要數吳雪凝小郡主。

在整個上京城年輕一代的姑娘中,就數她最囂張,最無敵,最霸道,最不講理。結果居然冷不丁地跳出來一個比她年紀還小,比她還囂張的,一時間她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你你你……”吳雪凝被氣得不輕,雙手叉腰道,“你這破丫頭又是哪根蔥?說話口氣竟如此狂妄?!”

“彼此彼此。就你這點本事,真見了我璃瑤姑姑的神威,還不是馬上被嚇得下跪求饒?”王瓔璇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不但不害怕打架,更不怕彼此放嘴炮。

“好好好,原來真的是王璃瑤的侄女兒,難怪如此囂張!”吳雪凝氣得柳眉倒豎,臉色漲紅,整個人都像是被點著了似的,“既然如此,那本郡主就替王璃瑤教訓教訓你!”

說罷,她竟是招呼也不打,直接一拳朝王瓔璇打了過去。

精純的玄氣在她手臂上涌動,不過眨眼間,便化為一股強大的冰系罡氣自她拳頭上蕩漾開去。

霎時間,周圍溫度驟降了十幾度。

十分顯然,她是玄冰系的血脈天賦,只是,比起普通玄冰系,她的玄氣中更是多了一股威猛霸道,一往無前的氣勢。

王瓔璇雖然也是“久經沙場”的“猛將”,但終究年齡還小,如今也不過才勉強踏入煉氣境中期而已,與如今的吳雪凝實力相距甚大。

她一見這架勢就知道情況不對,當下便臉色一變,想也不想便運起了柳絮身法,腳下一點,身形如一抹風中飄絮般輕飄飄地向后飛退。

吳雪凝竟是靈臺境?

王安業見狀也是臉色一變,立刻反應了過來,急忙喊了一聲“師尊”。不管怎么心累和嫌棄,王瓔璇終究是他姑姑啊,這種血濃于水的關系是不可能改變的。

下一瞬。

“嗡!”

一道清越的劍鳴聲響起,古樸厚重的神通靈寶歲月凌空出鞘。滂湃的威壓頓時自劍身中彌漫而出,籠罩了周圍很大的一片區域。

“小姑娘住手。”

伴著姬無塵蒼老的聲音,歲月古樸的劍身上,一道蒼茫而厚重的劍氣激蕩而起,朝著下方便是輕輕一斬。

“不好,竟是神通靈寶。”

吳雪凝大驚失色,反應也挺快,登時收拳向后撤去。

在下一瞬。

“唰!”

劍氣撕破空氣。

街道的青石路面上頓時出現了一道長逾兩三丈的溝壑,溝壑中還有殘留的劍意彌散,將吳雪凝小郡主和王瓔璇分隔了開來。

十分顯然,身為器靈的姬無塵頗有理智,無意傷人,只想阻止這場戰斗。

然而。

差點便吃了大虧的王瓔璇,又豈會如此輕易便善罷甘休?

只要一想起剛才的狼狽,以及對方對心目中實際上很崇拜的璃瑤姑姑的詆毀。

王瓔璇便怒從心頭起,竟是一把抓住懸浮在她面前的歲月劍劍柄,橫掃千軍般向吳雪凝殺去:“臭不要臉的小郡主,居然敢偷襲你家瓔璇姑奶奶!看我怎么收拾你!”

“唰唰唰!”

歲月劍橫掃,劍光四溢,倒是顯得十分花哨。

不過,雖然姬無塵突然被抓住后有些懵,卻也不會“助紂為虐”,激蕩出劍氣來幫王瓔璇。

萬一不小心傷了對面的小郡主就不妙了,對方看樣子來歷身份都不一般。

不過,即便姬無塵不主動幫忙,神通靈寶也終究是神通靈寶,光是劍本身的鋒芒就不是吳雪凝一個剛入靈臺境的小娃娃能抵擋的。

哪怕是神通靈寶自然散逸出來的能量,也是相當之可怕。

吳雪凝也是極為忌憚,她深知神通靈寶的厲害,立刻施展著身法極速后退。

與此同時,她張口喊道:“志行,你就看著我挨打啊?還不速速將‘千秋’借我?”

“是,姑奶奶。”

吳志行雖然覺得這一架打的有點荒唐,但雪凝小郡主終究是他的姑奶奶,況且千秋還是她去像陛下要過來的,她要借,他自然是要給的。

他當下便松開了按著千秋劍柄的手,對它道:“千秋,你去幫她。不過注意分寸,別傷了對方。”

“嘎嘎嘎放心放心,我一定盡量溫柔一點。”

千秋早就已經按捺不住了,得了命令,當下便迫不及待地脫鞘而出。

伴著“鏘”的一聲劍鳴,千秋眨眼間便已經宛若驚鴻般自空中一掠而過,飛到了吳雪凝身旁,同時發出來一連串嘎嘎嘎怪笑聲:“千秋愿為小郡主而戰!”

吳雪凝盡管十分嫌棄千秋,但此時此刻,面對“強敵”,能有一件神通靈寶用用就已經不錯了,哪里還能挑剔那么多?

她一把抓住千秋,反身便向王瓔璇殺去:“臭丫頭,現在大家都有神通靈寶了。我就不信你還能飛到天上去不成?”

“殺殺殺!”千秋難得有機會出鞘,顯得格外興奮,“雪凝小乖乖,你可要把千秋叔叔抓的緊一點喲叔叔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嘎嘎嘎”

一連串猥瑣蕩漾的笑聲,響徹了天空。

吳雪凝聽得是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差點沒忍住要把它丟掉。不過,為了打敗對面討厭的臭丫頭,她忍了。

隨著千秋激蕩起一道道劍氣,靠著劃水姬無塵耀武揚威著的王瓔璇,哪里還是她對手?

不過片刻的功夫,她就被打得狼狽逃竄,心中更是怒火翻騰,極其的不甘心。雙方境界差距終究太大,太難了!

“姬老前輩,難道你就看著旁人欺負咱們王氏的人?”她怒道。

“桀桀桀”千秋發出了一連串,屬于奇幻小抄本中大反派特有的狂笑聲,“小丫頭,你就是王璃瑤的侄女兒?看你小小年紀,血脈資質倒是不錯,不如乖乖跟著我們家雪凝小郡主當個追隨者。”

“你看看我們家小郡主,一身冰肌玉骨,氣質卓絕,未來妥妥的是個大女神范兒,肯定會好好疼愛你的。嘎嘎嘎雪凝小郡主,我感覺你才是我千秋的真正的主人,你看咱們倆多般配?”

千秋這話說得,前半句倒是還有一些人樣兒,可后半句卻彰顯出了它靈魂深處的極度猥瑣。

真不知道它是經歷了什么樣的劍生,亦或者是看了多少本不良小抄本,思想才變得如此污穢不堪。

“狂妄無恥之徒!”它這話卻是把姬無塵給惹怒了,當下便怒斥了一聲,“像你這種邪穢的器靈,根本不像是一件神通靈寶的器靈,倒更像是邪穢魔器器靈。”

姬無塵與魔道有著不共戴天之仇,這下子被激起了怒火,便也不再劃水,而是積極地協助王瓔璇對抗起千秋來。

一時間,道道劍氣縱橫。

周圍的地面和建筑物都被神通靈寶的劍氣割的傷痕累累。街邊的商鋪也是受了無妄之災,被波及到不少,好些店鋪的掌柜和員工都不得不狼狽地逃了出來。

講道理。

“千秋”也是一件很強大的神通靈寶,但是它偏偏碰上了“歲月”。

“歲月”有姬無塵這個劍道大師作為器靈加持,還是要力壓千秋一頭的。

不過,吳雪凝畢竟是靈臺境初期的大天驕,實力比之王瓔璇確實要厲害不少,倒是勉強扯平了兩邊的差距。

一時間雙方竟是打得有聲有色,難分伯仲。

隨著雙方激斗的動靜越來越大,周圍也漸漸開始有路人圍觀,紛紛叫好和起哄。

附近巡邏的一支歸龍城城防營小隊,也是察覺到了動靜,迅速趕來。

歸龍城內的巡邏小隊,最低都是靈臺境。

他們本想呵斥當街鬧事者,順便把人叉回去關押起來,誰知打眼一瞅,卻見鬧事的雙方,一方是大名鼎鼎的皇族惹事兒精——雪凝小郡主,而另外一方的“陣營”中,也有定國公府的王安南在。

十分顯然,這是皇族的年輕人和國公府的年輕人打了起來。

這明顯是“神仙打架”,這支巡邏小隊頓時無奈了。

在按照規矩叱喝叫停了幾聲無果后,他們便無奈地退到一旁,開始維持秩序,免得他們神仙打架,傷及無辜,同時差遣小隊成員,迅速去稟報上峰。

說句實話,城防營小隊的天人境隊長,看著這一出打架也是看得一頭冷汗。

兩個屁大點的小丫頭打架,竟然還各自動用了神通靈寶……這種東西,他們也就是聽說聽說,傾家蕩產都夠不到半根毛。

雪凝小郡主和千秋,在歸龍城中的名氣可不小。雪凝小郡主是十大杰出青年之一,這自不必說,千秋也是隨著當初吳志行與王璃瑤的一戰而名動歸龍城,鮮少有人不知。

但是定國公府那邊的小丫頭又是什么情況?她手中那把神通靈寶,竟然比千秋還要厲害?

看這架勢,她竟是一點都不怕雪凝小郡主,多半又是一個來歷非凡的無法無天的小霸王。

這上京城內的差事,是真的不好當啊隨便碰到一個,都是有大身份大背景的。

“老東西,你夠了啊。大家都是神通靈寶,左右跟著主人混口飯而已,等主人死后,就會有新的主人了,你何必動真格的呢?”

“哎喲喲,老東西,你玩真的,脾氣還挺大啊?我和你拼了!”

“好吧好吧,算你贏了,都怪我的主人不給力。雪凝啊,你可得好好的努力,實力太差了,不能光靠神通靈寶發威啊。”

千秋嘴里喋喋不休,眼看著打不過,熟練的把鍋甩到了吳雪凝頭上。

吳雪凝被千秋氣的不輕。

明明是你不如人家的神通靈寶好不好?人家小丫頭還不過剛剛晉入煉氣境中期,拿了一把神通靈寶,就把他們兩個給鎮壓了。

真是被千秋這猥瑣蠢貨給氣死了。

其實說起來,倒也不能真怪千秋。對面的器靈姬無塵,活著的時候可曾經是神通境后期的大佬,哪怕現在僅剩下殘魂,也不是千秋這等自我生成的器靈可以比的。

尤其是在各自主人都還比較弱的大前期,擁有姬無塵的神通靈寶“歲月”,在大前期幾乎擁有著無敵之姿。

只不過,殘魂終究只是殘魂,隨著主人的實力逐漸強大,神通靈寶本身的威力就會被逐漸發掘出來。屆時,姬無塵對戰斗力的增幅便會越來越少,彼此差距就沒有那般明顯了。

“真不愧是我王璃瓏的侄女。”王璃瓏在一旁也是看的熱血沸騰,捏著龍爪子呼喊加油道,“王瓔璇別客氣,把她往死了打,尤其是那把嘴臭的劍,鎮壓它,抹殺它!”

王璃瓏自來也是一個喜歡惹是生非的主,此時此刻也是變得興奮至極。

“那個什么雪菜雪芹小郡主,就憑你也想打我璃瑤姑姑?來來來,接我這一招。”王瓔璇越打越興奮,感覺自己已經無敵了,大吼道,“天才美少女無敵光波劍斬!”

她雙手緊握著歲月,施展出了一招極為常見的拜年劍法。

有意要鎮壓千秋的姬無塵,也是推動著靈魂能量注入歲月之中。

舜時間,一道驚人的劍氣破空而去,劍意凜凜,帶著驚人的威勢,仿佛要將空間都撕碎。

“不好!”

吳志行眼皮子一抖,急忙一個閃身擋在了吳雪凝面前,當機立斷,直接激發了自己的血脈之力。

一聲咆哮,蒼青色的應龍法相驀然出現在他身后,巨大的五彩羽翼舒展開來,旋即猛地一振。

咆哮的風驀然自天地間呼嘯而來,倏忽間化為一道恍若實質的風劍,迎向了那凜凜劍光。

劇烈的爆鳴聲中,風劍與劍意轟然碰撞到了一起,隨即齊齊破碎,化為巨大的能量渦流倒卷而出!

席卷的勁氣余波,竟然不小心將王瓔璇吹的倒飛了出去。

一直關注著戰場的王安業,急忙身法靈動的飛奔而去,一把抱住了他的瓔璇姑姑,小小暖男的名頭真不是蓋的。

見狀,“璃”字輩“長輩”王璃瓏不干了。

她惱怒地飛身而去,怒懟了一句:“嗷嗚!你一個天人境中后期的大人,竟然欺負我才十一歲的侄女兒。忒不要臉了!”

說話間,她熟練地一把脫掉了漂亮的小裙子,塞進了儲物戒中。

“吼!”

隨著一聲龍吟,王璃瓏身形一展,竟是直接顯化出了妖軀。

轟隆隆!

一條巨大的元水青龍出現在了街道上空,碧甲金瞳,鹿角龍須,威嚴赫赫。

磅礴的龍威席卷而出。

一瞬間,以街道為圓心,方圓數百尺的范圍都籠罩在了可怕的龍威之中。

修為稍弱一些的玄武修士,頓時感覺到如臨深淵,臉色瞬間變得煞白。那些修為還只有靈臺境的修士,更是兩腿發軟,幾乎站立不住。

王安業這邊剛把王瓔璇抱住扶起,這一轉眼間卻見得璃瓏姑奶奶現出了原形……一個趔趄下,好懸沒暈過去。

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王安業的心好累。

他不過就是想安安靜靜地逛個街吃個飯,怎么就這么難呢?

一旁的吳志行也是心累不已,即是震驚于對方膽大包天,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化出妖軀。同時又是心塞,這年頭的人和龍怎么都那么脾氣火爆,一言不合就打架現原形?

大家一起安安靜靜地修煉不好嗎?

“嗷嗚你以大欺小,湊不要臉!”王璃瓏咆哮了一聲,一爪子朝吳志行拍去。

她心頭暢快至極。她在族學里早就悶壞了,最近又是一路被爹爹看著,哪有機會撒野?

今天趁著對方犯錯,正好痛痛快快地鬧上一鬧,爽上一爽。

“我道……”吳志行見勢不妙,急忙向后倒掠,與此同時,手一翻,將千秋召喚了過來。

然而,他跟王璃瓏的修為差距太大了。

王璃瓏作為龍屬,血脈蛻變化為真龍之后,再論血脈資質可絲毫不輸給人類中的大天驕。如今已經七階的她,無論是身體素質,還是反應速度,體內玄氣的量以及精純程度,都足以吊打吳志行。

即便吳志行已經以最快速度做出了反應,依舊只來得及擺出來了一個防御姿勢,還沒來得及調動玄氣,就被龍爪一巴掌拍中了。

“砰!”

吳志行直接被一爪子拍得飛砸了出去,將街邊一棟樓給砸穿了。

不過他也算是皮實,眨眼間就爬了出來,抖了抖身上的灰,擦了擦嘴角的血,露出來了一抹滿是苦澀的笑容:“‘龍姑娘’,這下滿意了嗎?不滿意就再打幾下?”

“嚇,你的皮還挺厚的?”王璃瓏眨了眨碩大的金色龍睛,“既然你這么識相,那就再打三下好了。”

“喂喂,你別欺負人啊。”吳雪凝擋在了吳志行面前,氣鼓鼓地說,“剛才志行的氣勁吹到了那小姑娘,那是不小心!誰叫她明明那么弱不禁風,還口氣賊大。”

“我看你也挺弱不經風的,讓本尊吹一口試試!”王璃瓏撇著龍嘴嘲諷道。

事件的發展如此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也是讓作陪的王安南,以及暗中照看的紫府境長老目不暇接。

一時間,他們也是有些懵的。

萬萬沒想到,王氏的這些小孩兒,竟然如此能惹事……

就在雙方對峙之時。

驀地!

皇城的方向傳來了一聲高亢的龍吟。

那龍吟聲悠遠蒼茫,初響起時還在極遠的地方,待龍吟聲落下,一條巨大的蒼龍已然出現在街道上方。

同樣是鹿角龍須,它的體型比起下方的元水青龍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修長的龍身幾乎遮天蔽日,浩大壯觀,在地面上籠罩出了一片巨大的陰影。

那金黃色的鱗片,在陽光下更是如黃金般璀璨。

“哪來的小龍崽子,居然膽敢在皇城內作亂?!”倘若雷鳴般的龍吟聲自天空中傳來,聲音中摻雜著怒意。

與此同時,他當空一爪,巨大的龍爪裹挾著磅礴的龍威兜頭壓下。

一爪之威,仿佛能將山河都撕裂。

“我靠,哪里冒出來的老龍頭?”王璃瓏嚇了一跳,立刻“嗖”一下轉身就跑。

然而,她哪里還跑得掉?

幾乎就在王璃瓏準備逃跑的同時,那只巨大的龍爪就已經按在了她的腦袋上,將她牢牢控制在了掌心中。

下一刻。

天空中的巨大蒼龍體型飛快縮水,眨眼間就化為了一個黃衣黃發,形貌古拙的老者。

老者的手里,還捏著一條同時被縮小的迷你元水青龍。

這一幕,當真是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頗為狼狽的吳志行,也是急忙將千秋往劍鞘里一塞,拉了一把正在發呆的吳雪凝,老老實實地行禮:“吳氏志行,雪凝,拜見蒼龍老祖。”

這位黃衣老者在大乾的地位可不低。

他名為吳蒼龍,乃是開國大帝紫薇玄都大帝的戰寵,一頭血脈比較純粹的蒼龍,也極為契合吳氏代代傳承的蒼龍血脈力量。

吳蒼龍是正兒八經被列入吳氏族譜之中的家族成員。多少年來,他一直是吳氏的鎮族靈獸。

不過,吳氏乃是大乾皇室,因此,吳蒼龍也可以算得上大乾的鎮國靈獸。

他平常就住在皇宮之中的蒼龍殿內,負責鎮守歸龍城的安全。

一般的斗毆,他自然是不會管的,今天,他大概也是接連感受到了吳雪凝,吳志行,以及一頭元水青龍小崽子戰斗的能量波動,才會被驚動。

高階的龍族壽元極長,但是壽元再長也有極限。

數千年來一直卡在十階巔峰的吳蒼龍,壽命也是所剩無幾,老朽的身軀之中透著一股濃濃的暮氣。

他掃了一眼吳志行和雪凝小郡主,皺眉道:“你們兩個小毛頭,又惹是生非了?”

我才沒惹事呢……每一次都是雪凝姑奶奶……

吳志行心中苦笑。

“老祖……嘿嘿,就是隨便玩玩,玩玩。”吳雪凝也有些怵這位蒼龍老祖,扯著嘴角尬笑,“不小心有些過火了。”

“回頭再拾掇你們兩個。”吳蒼龍橫了他們一眼后,轉而看向被他用神通掌中乾坤擒住的元水青龍,“你這條小龍崽子是哪來的?知不知道靈獸在歸龍城內,沒有允許不得隨意化出妖軀,更不得隨意出手?”

黃衣老者吳蒼龍一只手捏著她的后脖頸,把她提在手里,那輕松寫意的樣子,簡直就跟抓著一條泥鰍差不多。

“老家伙,快點放開我!以大欺小偷襲不算好漢龍,有本事你和我家老祖龍去打。”王璃瓏雖然心頭慌的一批,可還是嘴硬的放著狠話。

她在他掌心里瘋狂掙扎,甩著細長的龍尾試圖把他的手拍開。

然而,雙方的等級差異過于巨大,哪怕王璃瓏已經竭盡全力,努力掙扎,卻連老者手上的皮都沒能蹭破一點。

“我道是哪家的龍崽子膽子這么大,原來是南荒大澤老龍頭家的小崽子啊”吳蒼龍呵呵一笑,屈指在王璃瓏腦袋上彈了一下爆栗,“你這條頑皮的小東西,歸龍城也是你能現原形撒野的地方?”

“別說是你這條才七階的小小元水青龍了。就算你家老祖龍來,在這歸龍城也得老老實實盤著。否則,可是要被抽筋扒皮的。”

“老龍頭,你,你竟然彈我額頭,痛死我了!嗷嗚嗷嗚你不就是仗著年紀大嘛!等本小姐長大了,一定要彈回來。”王璃瓏被氣得不輕。

她好不容易逮住了個機會現一現原形,好好逞一波元水青龍的威風。卻不曾想,才剛囂張了沒一會兒居然就被一條老龍輕易抓住,還彈了額頭。

太丟龍了!

不過,輸龍不輸仗,狠話還是要繼續放的。

“呵呵來不及咯”吳蒼龍笑著說,“你這條小青龍可等不到那一天了。”

“咕嘟!”王璃瓏被嚇得不輕,一下子慫了,吞咽著龍涎,弱弱地說,“老龍爺爺,不至于吧?我不過就是被迫自衛,現了下原形而已。弄壞的房子啥的,人家賠錢就是了……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一想到被抽筋扒皮的下場,王璃瓏的腦袋就有些暈乎乎的。

“你這小頑皮膽子也不大嘛罷了罷了,念在你年紀小,也就不嚇唬你了。”吳蒼龍笑著說,“我的意思是我已經老了,等到你長大有能力彈我腦袋時,我早就化作一副枯骨了。你總不至于要去彈一條死龍的腦袋吧?”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王璃瓏拍了拍胸口,大吁了一口氣。

一旁的王安業,也是一拍額頭,心塞不已。

璃瓏姑奶奶,你的情商是真的感龍!長這么大居然還沒被人拍死,你也是挺不容易的!

吳蒼龍老臉抽抽。

這小皮龍,好想抽她怎么辦?可這小東西來歷也不簡單,嚇唬嚇唬也就算了,真要下手收拾,他壓力也是有點大。

要不,抓回去交給隆昌小子處理?

反正聽說他最近對“豢養”調皮搗蛋的小動物挺有心得的,說不定,他就好這一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8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