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六章 氣運之子我的嫡脈重孫

第六章 氣運之子我的嫡脈重孫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六章 氣運之子我的嫡脈重孫

那頭元水青蛟一頭扎進了沼澤底部,瘋狂地向外竄動。

只可惜這荒澤之中,大部分水域都太淺,它所過之處,水面上激起了一道巨大的水波漣漪,壓根就藏不住身形。

還沒跑多遠呢。

驀地!

又是一位凌波仙子踏水而至,所過之處,一朵朵水浪歡呼雀躍的激蕩而起,仿佛在托著她前行。也不見她有什么動作,只是輕輕一揮衣袖。

“轟!”

水中如同有一顆無形的炸彈炸起,水柱沖天,浪如翻云。水下如犁地般的沖擊波,震得元水青蛟一陣頭花眼暈,差點就翻了肚皮。

可還沒等它回過神來,本就只有七八丈深的水澤內,水流被一只無形手攪動一般,越轉越快,進而形成了一片漩渦。

身形龐大的元水青蛟,就像是滾筒內的破牛仔褲,被轉的七暈八素。

“干得漂亮。”王守哲的聲音又是響起,“聽說蛟血大補,家里那些孩子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你宰它的時候注意點,蛟血別浪費光了。”

“嗷”元水青蛟憤怒地咆哮一聲,你說你這人類,怎么就那么討厭呢?你們家孩子長不長身體,關本蛟什么事情?

別總惦記本蛟身上這些血肉行么?

不過,眼前終究是形勢比蛟強。先前那個人族已然不弱,后面來的那幾個似乎更猛。老祖龍教訓的對,好蛟不吃眼前虧。

先撤為敬。

這條元水青蛟,終究是已經六階巔峰了,而且血脈不弱的樣子。屢屢吃虧下,它依舊能及時反應過來,巨大的蛟尾一卷一彈。

它借著水浪騰空而起,宛如一條靈動而油滑的泥鰍般,騰云駕霧般向遠處逃遁而去,短短十多個呼吸間,就逃出了極遠,再一頭猛地扎進了一個巨大而更深的水泡子中。

不過,它這逃跑過程中也并非一帆風順,憑著皮糙肉厚的體質,又是硬扛了瓏煙老祖的一記劍招,再度受了些傷。

水泡子中水波漣漪,掀起了一片片浪花。

荒澤地帶便是如此,是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水泡子和灘涂連接起來,組成了面積龐大的水澤地帶。若是到了雨季,各種灘涂都會被湮沒,形成一大片汪洋大澤。

等王守哲等人追至時,那條元水青蛟不知道是躲了起來。還是悄悄潛遠了,總之,已經不見它的蹤跡了。

“這條大泥鰍,跑得還挺快。”王守哲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仿佛并沒有什么懊惱之色。

瓏煙老祖丟了個淡淡的白眼過去,它跑這么快,還不是因為你一口一句宰了殺了回頭喂孩子去?人家形勢不妙下,不拼命跑才怪。

與此同時。

鎮澤汪氏那兩位老祖,也是互相攙扶著騰空飛來,只是他們的模樣有些慘烈,均是受傷不淺。

他們一到跟前,便激動地向王守哲等人行禮道:“多謝守哲家主前來支援,多謝瓏煙老祖救命之恩,多謝這位……仙子救命。”

柳若藍向來深居簡出,即便出來辦事,也都是換了一身裝扮,和平常居家模樣完全不同。因此,南六衛中的各世家都只知道瓏煙老祖厲害,卻不知王氏大婦更是一個可怕的隱藏大佬。

此時的柳若藍仙姿飄裊,氣質卓絕,渾然看不出是那種喜歡相夫教子的傳統女子。倒是更像是圣地那些絕代天驕女子……只是她的氣質,要更加清妍許多。

“坤元老祖,成業老祖客氣了。”王守哲溫文爾雅地還禮道,“鎮澤汪氏與我長寧王氏,都是隴左南六衛的鄉親,面對外敵彼此守望相助乃是本份,勿須多禮。更何況,這一次大荒澤異動,對我王氏大牧場生出了威脅,我們同樣需要解決危機。”

王守哲那一番話,說得真情實意毫無半點虛偽之態。

讓汪氏兩位老祖互望了一眼后,均是慚愧感襲上心頭。他們汪氏當初盡快扶持坤元老祖成就天人后期,打的就是稱霸南六衛的主意,集南六衛的資源來支持坤元老祖沖擊紫府境。

現在和王氏的態度一比,倒是顯得他們格局太小了。

“守哲家主心胸之開闊,著實令汪某汗顏。”坤元老祖再次行禮。

“哪里哪里。”王守哲轉移話題道,“大荒澤此番異動,坤元老祖可有線索?”他所說的大荒澤,實際上就是指眼前的這一小塊范圍而已。

真正大概念上的大荒澤,是連著安江對面的一大片仿若汪洋般的大澤,據說其中還盤踞著數頭七階大妖,便是連紫府境修士都不敢亂闖。

也只有在那里,才算是真正的大荒澤。而眼前這一片區域,僅僅是大荒澤探過安江的一個小小角落,若是按照王守哲的命名規則,只能稱之為小荒澤。

不過,即便是大荒澤的一個角落,這一片水澤區域依舊十分廣袤,起碼有數個衛城勢力范圍般大小。

坤元老祖擰眉思考了一下,搖頭道:“我們汪氏世代鎮守這一片荒澤,平常也一直會對其關注和探查。無論是我們汪氏的巡邏隊,還是那些拿命去搏資源的散修,從未發現過荒澤有任何異常。”

“按照道理,光憑那頭元水青蛟,多半是從安江對面泅渡而至。至于是無意中闖來,還是為了什么目的而來,就不得而知了。”

“六階巔峰兇獸的智力,幾乎已與人類無異。”王守哲微微皺眉道,“兇獸對巢穴非常眷戀,除非是被迫離開,否則絕不會輕易離開。此外,它已到了瓶頸期……最大的目標恐怕……”

“守哲家主的意思是……這頭孽畜在尋找晉升的契機?”坤元老祖眼神中露出精光之色,“而這契機多半是在這一方荒澤中?沒錯沒錯,一般兇獸很少會隨意遷徙,哪怕遷徙或過境,也斷不至于弄出如此大的動靜。”

“坤元老祖,可有荒澤地圖?”王守哲問道。

“這……”坤元老祖略一猶豫,卻還是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份大地圖道,“此份荒澤地圖獻給守哲家主,以報答家主的救命之恩。”

這份地圖,乃是荒澤的詳盡地圖,是汪氏祖輩們一代代傳下來,并且不斷完善的地圖。荒澤的地貌變遷速度較快,雨季與旱季都有所不同,制作這么一份涵蓋一年四季周期性的地圖,殊為不易。

“我也就是看看,想辦法對付那頭元水青蛟,不圖謀你家勢力范圍的荒澤。”王守哲輕笑了一下,拿過地圖仔細研究起來。

對于王氏來說,域外一千數百里范圍內已經探得七七八八了,隨時可以進行下一輪擴張。

何必去圖謀汪氏這一塊的利益呢?

這就是王守哲的處世之道了,他情愿外拓來發展家族,也不愿意用內卷的方式來壓榨本地世家。這也是為何,如今長寧王氏在南六衛的聲望如日中天的緣故。

其他世家一旦強盛起來,全靠擠壓或剝削其他世家來強盛。

而王氏非但不壓榨,還提供更好的賺錢機會,讓鄉里鄉親們都能活得很滋潤,真正做到了先富帶后富的偉大戰略思想。

隨后。

在汪氏的帶領下,眾人先到了一片高地上。這里有汪氏祖祖輩輩們建立,并一直維護的安全站點。它地勢高,哪怕是雨季修筑十分牢固,可在短時間內,抵御最高不超過四階兇獸的進攻。

最重要的是,這里比較干凈,不至于一直要靠玄氣支撐懸浮在空中。像瓏煙老祖和柳若藍她們,可不愿意隨便踩進泥地里。

略作休整時,王守哲仔細研究了一番地圖,并時不時與汪氏成業老祖討論一番。這些年來,一直是成業老祖在操持著各種大小事物。天人境后期的坤元老祖,向來是不問世事只管修煉的。

半天工夫過去后,王守哲研究出了方案:“成業老祖且看這葫蘆口,雨季時,這一片是淺水汪澤。但是旱季時,這里便是一個束腰葫蘆口。如同交通要道一般,扼住了這一片荒澤。如今正是旱季,水位正淺時。”

“我們只需要在這葫蘆口內,修筑一個大型防洪堤壩,便能徹底將這一片荒澤斷絕在內。隨后,即可通過堤壩泄洪排水,也能在旱季時,利用水龍車等設施往荒澤內灌水。”

“如此一來,便有馴服這一片巨大的荒澤的契機了。”

王守哲最擅長做規劃了,當初家族還弱小時,就啟動了清淤造田的“浩大工程”。雖說那個工程,放到現在的王氏來說,只能算是小打小鬧的小項目,都是給小輩們練練手的。

但是那個時候,卻是整個家族的力量全部投入了進去,連年幼的王珞秋王珞靜都全力以赴。

“這個……”不擅長規劃的成業老祖,已經聽得是一臉懵了,弱弱地問,“守哲家主,馴服荒澤又有何用?”

“成業老祖難道就沒看出來么?”王守哲瞥了他一眼,”這片荒澤的經濟潛力可不小,一旦徹底馴服后經營起來,年收益保守估計上百萬乾金。”

上,上百萬?

汪氏兩位老祖面面相覷,這,這是一個天文數字吧?

以現在的汪氏而言,一年毛收益撐死了三十萬左右,還得應付家族龐大的開銷,以及坤元老祖的修煉所耗。如此一來,家族根本剩不下什么錢來。

上百萬一年的收益,是汪氏目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若是年入上百萬乾金,豈不是代表著?成業老祖驚喜地看向坤元老祖,他老人家的修煉資源足夠了啊。還能有不少富裕,逐漸攢起來,購買晉升紫府境用的六品丹藥通靈寶丹以及各種輔助材料。

甚至乎,還能有額外的資源,可供家族小輩們修煉了。

汪氏兩位老祖的內心,一下子澎湃而激動不已。他們期望無比地看向王守哲:“守,守哲家主您是說真的?真的能有一百萬乾金年收益?”別說一百萬了,便是連五十萬,三十萬。都能令汪氏擺脫困境,有希望扭轉乾坤了。

王守哲了然于胸,定睛看向坤元老祖道:“適才見坤元老祖的法相虛影強大而靈動,戰力非凡,應當是達到靈體了吧?”

坤元老祖身軀一顫,表情變化莫測了起來。良久之后,他才露出了苦澀的表情:“守哲家主法眼如炬,老朽的確是第四重血脈了。”

“老祖宗……”成業老祖臉色一變,急忙喊了一句。這可是家族最大的秘密,若是被人知道了汪氏第一老祖是天驕的話,少不得會惹出禍端來。

“無妨。”坤元老祖制止住了他,他挺直了胸膛,正色地說道,“王氏與我們有救命之恩,自當無保留地信任他們。何況,雖然我覺察不出守哲家主和瓏煙老祖的修為,卻能知道他們定然很強大,多半是在天驕之中也非凡品。比起人才濟濟的王氏,連威脅都談不上。”

“原來如此。”王守哲沒有否認坤元老祖的看法,區區天驕,的確已經引不起他任何內心波動了。只是,他依舊有些惋惜地看著坤元老祖,“以老祖之年齡,若是放在學宮的話,只要好好努力現在多半已經是紫府修士了。”

“一招錯,滿盤錯。”坤元老祖的臉色轉而平靜道,“要怪只怪汪某貪心不足蛇吞象了。”

“倒也不是沒有機會。”王守哲略一思索道,“若是能尋得一些煥發生機的延壽類天材地寶,補足虧損的元氣。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沖擊一下天人境巔峰,并尋找契機晉升紫府。若是按照最優解方案的話,約莫需要二十五至三十年時間,估計五六成幾率可晉升成功。”

這些年來,王氏因為有太多天驕大天驕了。王守哲不得不到處去搜刮,關于晉升紫府境的各種資料,然后整理消化爛熟于心。

放眼整個大乾國的歷史,坤元老祖這種情況并不罕見。

“五六成的把握?”坤元老祖激動的身軀都在不斷顫抖,“守哲家主,可,可愿意指點老朽。若是能成,老朽愿意成為王氏客卿,不,家將!”

王守哲莞爾一笑道:“坤元老祖言重了,你我乃是南六衛的鄉里鄉親,你堂堂一個老祖去我家做家將成何體統?左右不過是小事一樁,我這便與你分析一番。”

小事?對汪氏難如登天的頭等大事,在守哲家主眼里竟然只是區區小事?

坤元、成業兩位老祖,急忙下意識地俯身,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就在同一時間段。

大乾國西北方向,有一片面積十分廣袤的大荒漠,名為“達拉大荒漠”。

這其中的“達拉”二字,源自蠻族的古語,意為“廣大的,沒有生機的”。

而“達拉大荒漠”也確實如其名那樣,面積廣大而沒有生機。其植被覆蓋率相當之低,除了少數的幾處綠洲之外,大部分地方的植物都是稀稀拉拉的,生活在其中的兇獸數量也少得可憐,且基本以低階的蛇蟲鼠蟻等為主。

而且,這地方的土壤也是以沙土為主,肥力稀薄,且沒有水源,根本無法耕作,甚至連牧草都很難種活。早幾千年,還有大世家曾經嘗試過開發,但在失敗了幾次之后,便再也沒有世家嘗試了。

幾千年下來,這地方自然而然便荒廢了下來,除了早些年世家開發時留下的古城墻遺址,以及部分靠著頑強生命力在野外存活下來的牧草,羊,馬,再找不到任何人類曾經出現在這里的痕跡。

而以“達拉大荒漠”為分水嶺,西南面是大乾面積最大的一個郡,西海郡,東南面,便是漠南郡。

漠南郡,北部的邊境線。

曾經一片荒蕪,毫無人煙的邊境線,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一大片低矮的樹林。

這樹林的面積并不大,只往大荒漠的方向延伸出去了幾里地,樹林內部還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看上去稀稀拉拉的,多少有點寒磣。

但與樹林之外,那一眼望不到邊的黃色荒漠相比,眼前的樹林卻是荒漠中難得一見的綠色,格外的招人稀罕。

樹林里,最靠近大荒漠的那一頭,有一群人正蹲在沙地上,仔仔細細地觀察著每一棵樹,一邊觀察,還一邊用尖頭墨筆在小本子上刷刷刷記錄著。

漫天的風沙將他們吹得灰頭土臉,他們卻毫不在意,只認真工作著。

而在這一群人里,卻有一個人手里既沒有拿筆,也沒有拿小冊子,而是用手按著地面,在細細感受著什么。

片刻后,他才松開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果然,我的推測沒有錯。地脈和地表的情況是相互影響的,隨著樹林的擴大,地脈的情況也略微有了點改善。”

他掃了眼周圍,看著那些深褐色枝干上露出的小小綠芽,感受著其中蘊含的蓬勃生命力,臉上笑容更甚。

這時候,一個中年文士面帶喜色地走了過來,拿著小本子匯報道:“殿下,好消息。統計結果已經出來了,三個月前新種下的婆娑樹有三分之一都成活了,成活率明顯提高了一截。殿下,您真是神了,居然連這都被您猜中了。”

被稱為“殿下”的人抹了把臉,從地上站了起來:“地脈情況在改善,成活率提高是正常的。但這片樹林的面積還遠遠不夠,起碼得再擴大十倍,才能扛得住沙塵風暴的侵襲。”

他帶著人在這里駐扎了五十年,就跟風沙對抗了五十年。

開始的時候,他帶著人好不容易種活了一批樹苗,還很是開心,結果一陣風沙過來,剛種活的小樹苗就被埋下面了。

半年的努力全部付諸流水。

也就是這幾年,隨著樹林的面積逐年擴大,這種情況才變得越來越少。但仍舊不保險。

每隔幾年,達拉大沙漠便會迎來一次大規模的沙塵風暴,那才是真正的挑戰。

“殿下,下一批樹苗已經在送過來的路上了,一切還是照舊嗎?”中年文士詢問道。

“當然。”男人點了點頭,“過程你都熟悉了,我就不多叮囑了。你看著安排便是。”

這位被稱為“殿下”的男人,名叫“吳明遠”,乃是當今皇帝隆昌帝的后裔,封號“安郡王”。

而他,也便是這一次參與“帝子之爭”的兩位準帝子之一。

眺望著遠方的大荒漠,安郡王吳明遠負手而立,忍不住暢想道:“這片防護林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片防護林不斷擴大,再擴大。用不了千年,這里的環境就會徹底改變,到那時,這里也會變成適合人類居住的沃土。”

“這大荒漠面積如此廣袤,如果真的讓我們成功了,人類的棲息地就能往外擴張一大片,人口總數也能迎來一個爆炸式的增長。”

“那太難了。”

中年文士聞言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殿下在這邊駐扎了五十年,他便跟著殿下在這里待了五十年,對這五十年里他們這些人為了這片樹林,經歷了多少困難,他是再清楚不過的。

一小片樹林尚且這么難,何況是一整座大荒漠?

這必然是一個曠日持久的工程。

其實,以玄武修士的手段,在一定范圍內改變山川地貌,地理環境并不算多困難。

哪怕是要在這大荒漠里,修一座有小橋流水的園林,在里面種上全國各地,不同地區,不同品種的靈花靈植,他們也完全有能力做到。

畢竟,他們這里不僅有血脈各具特色的天人境修士,還有好幾個陣法師,只要給他們時間,細心搭配和調整,布置一個小范圍調節氣候的陣法完全不是問題。

但這只能覆蓋小范圍,而大荒漠,實在太大了。

何況,這種類型的陣法如果不是直接布置在靈脈上,就必須依靠靈石維持,日常消耗就不少,指望通過這種手段改造大荒漠,根本行不通。

“難怕什么?我們有的是時間,也有的是人才。”安郡王吳明遠伸展開雙手,像是想要擁抱前方的曠野一般,“遲早有一天,我要將這里變成沃野千里,物產豐富的綠洲,讓人類能在這里順利繁衍生息!”

“遲早有一天,我要讓缺水不再成為困擾糧食作物的難題。”

“遲早有一天,我要讓這里出產的糧食超過慶安郡,成為大乾最大的‘糧倉’!”

說這話時,他的眼眸中閃爍著奕奕神光,盡管臉上仍舊蒙著沙塵,看起來有些灰頭土臉,但整個人卻都仿佛在煥發著一種莫名的光芒,讓人情不自禁地為之動容。

中年文士,以及周圍的其他屬下看著這樣的他,不知怎么的,心中的那一團火也仿佛被點燃了。

再望向那一望無垠的荒漠之時,他們的眼神中也再看不見任何游移和不確定,剩下的,唯有勢要將其征服的萬丈雄心!

這會兒,時間已經接近黃昏。

夕陽懸掛在天邊,看起來格外的圓,也格外的大,將周圍的天空也渲染成了艷麗的紅色,

幾人的身影定格在夕陽之中,就如同烙印在了時光之中一般,多了某種說不出,道不明的韻味。

正在這時。

天空中忽然響起了一聲嘹亮的鷹啼。

而與之同時響起的,還有一聲帶著怒氣的曼妙女聲:“吳明遠!”

“清蕊?”

安郡王吳明遠嚇了一跳,剛才的雄心萬丈瞬間消失不見。

他下意識就想找個地方躲起來。然而,這周圍的婆娑樹都是還沒過腰的樹苗,哪里藏得住人?

要不然,還是跑吧?

不行不行以她的脾氣,自己要是敢跑,回去之后肯定變本加厲,到時候就真的不好收場了……

正當他糾結間,天空中,一架由巨型龍鷹拉拽的飛輦已經盤旋而下,落在了防護林外。

大乾國以蒼龍為圖騰。

這拉車的龍鷹身具蒼龍血脈,金瞳彩羽,玉爪青鱗,乃是大乾皇室專門馴養的異種珍禽,不僅外形十分威武,實力也是極為強橫。

也因此,龍鷹飛輦也成為了一種身份的象征,一直以來,便只有皇室成員才有資格乘坐龍鷹飛輦。

很顯然,來的這人身份也不簡單。

飛輦剛一停穩,車簾就被掀開,一個身著絳紫色靈蠶絲長裙的美婦人便從車上款款走了下來。

她氣度高華,步態從容。

一件斗篷隨意地搭在她肩頭,周圍的風沙還沒等吹到她身上,就被斗篷上折射出的靈光擋開了。也因此,跟渾身灰撲撲的安郡王以及中年文士等人比起來,她看起來就格外的光鮮亮麗。

看到她,吳明遠下意識地往后縮了縮,整張臉上都寫著一個大寫的“慫”。

美婦人從看到吳明遠起就沒給他好臉色。

走到近前,她一伸手,就輕輕巧巧地捏住了他的耳朵用力一擰,手法很是熟練:“死鬼,你早上怎么跟我說的?說什么要去找郡守了解一下朝堂局勢,說什么要想辦法扳回一城,結果呢?這里是郡守府嗎?啊?!”

安郡王頓時疼得哆嗦了一下:“疼!疼!疼!娘子,你輕點再用力,我耳朵都要被你揪下來了!”

“呸!你活該!”美婦人美眸圓睜,狠狠瞪了他一眼,“現在你可是越來越能耐了,居然都學會騙人了!”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屬下都忍不住偷笑,就連中年文士臉上都浮現了一抹笑意。

這美婦人,自然便是吳明遠的老婆,安郡王妃。

安郡王妃乃是三品世家公冶氏的嫡脈小姐,名叫“公冶清蕊”。

其實王妃剛嫁過來的時候,也是溫婉大方的性子,只是和安郡王在一塊兒待久了,不知怎么的,性子就變得越來越潑辣。

到了如今,王妃要是發起火來,別說他們這些當屬下的了,就連安郡王都有點發憷。

見這幫屬下居然還敢幸災樂禍,安郡王瞪了他們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該干嘛干嘛去!”

“是,屬下這就去忙。”

中年文士咳嗽了一聲,忙帶著眾人匆匆撤了。

他們走后,公冶清蕊又揪著安郡王數落了好一通,怒氣才算是稍稍消了幾分。

“我不是不讓你搞這些,可其他事情你也不能不管啊。”她嘆了口氣松開手,清麗的臉上露出一抹愁容,“嶺北和遼遠那邊接連失利,現在咱們就剩下漠南這一個根據地了。你也不想想辦法。西海那邊不好動,天府,隴左,慶安這三個郡,咱們總得想辦法拿下一個吧?”

“我剛可是聽到消息,吳承嗣那家伙又帶著人跑域外戰場去了。你說說,萬一他在域外戰場上立下一大筆戰功,那還有你什么事?”

她是真的著急。

跟康郡王吳承嗣相比,他們的底子本就薄,不管是在宗親之中,還是在朝堂上,影響力都有一定差距。

就連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天闕”,也是看在吳明遠老祖宗青蘿公主的面子上才支持他們的,跟他們只是合作關系,不會事事全聽他們的。

沒錯,當初的青蘿公主是招了駙馬,并且留下了血脈。而當今皇帝陛下之所以給予吳明遠準帝子的身份,一來是因為他的確是各方面,包括血脈在內都挺優秀。二來,也是為了當年那個誓言,青蘿公主的后裔可以有繼承權。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吳明遠還一門心思搞他的防護林,一點都看不出著急的架勢,公冶清蕊心里哪能不慌?

“是是是,娘子你說得對。”

安郡王見王妃這副表情,連忙順毛安撫。

但說著說著,他就忍不住弱弱道:“可是,如果我真的能攻克達拉大荒漠,單單這一筆造福萬載的功績,就能吊打吳承嗣那家伙了。”

“道理我當然懂。可這大荒漠哪有那么好攻克?你還準備在這耗上多少年,一百年?還是兩百年?真等你攻克,黃花菜都涼了。”

公冶清蕊一看他這副樣子就氣不打一出來,卻又有些無可奈何。

能怪得了誰呢?

當初,自己不就是被他的開拓精神和踏實努力吸引,才愿意嫁過來的嗎?不然,憑她天驕乙等的血脈資質,在家里踏踏實實修煉不好嗎?

瞥見他灰頭土臉的樣子,她忍不住又是一陣嫌棄:“灰頭土臉的像什么樣子?還不把沙塵弄掉?”

“好好好,我這就弄掉,這就弄掉。”

安郡王吳明遠運起玄氣渾身一震,身上的沙塵頓時紛紛落下,他整個人也從灰撲撲的狀態變得煥然一新。

其實就他的實力而言,抵擋一下風沙根本不是難事。

只不過這里的風沙實在太大,就算一時弄干凈了,要不了半盞茶的功夫就又是一身沙,用玄氣抵擋風沙又不劃算,披著斗篷又礙事……時間久了,他漸漸就懶得折騰了。

一身沙就一身沙吧反正走的時候抖一下就干凈了。

“娘子,我知道你是在為我擔心,是我不好,我會想到辦法的。”他湊到王妃公冶清蕊身邊,低聲哄道,“咱們先回家,我讓廚下給你燉雪梨燕窩羹。”

“回什么回?我還有正事呢。”公冶清蕊俏眸一橫,白了他一眼。

“啊?”

公冶清蕊似笑非笑地瞅著他:“怎么著?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專程過來逮你的吧?”

安郡王吳明遠有點茫然:“難,難道不是?”

公冶清蕊嬌嗔似的又白了他一眼:“我犯得著專門過來逮你么?我這回可是正兒八經有事才來的。”

說著,她就從儲物戒里掏出一個東西遞給了吳明遠。

“你看看這個。”

“嗯?”

吳明遠接過一看,發現是一個細長的金屬管,中間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孔。

他琢磨了一下,不確定道:“這是……澆水用的?”

“我就知道,你一準能反應過來。”公孫清蕊得意地瞥了他一眼,“這東西是從隴左郡那邊傳過來的,我看到皇甫氏拿它來給牧草澆水,還挺好用的。你前陣子不還在為澆水發愁嗎?我就問他們要了幾根,拿過來給你看看。”

防護林的種植,灌溉是一個大難題。

這管子的結構雖然簡單,但正因為它簡單,才能大批量制作,說不定真的能替他解決大問題。

吳明遠一高興,直接一把摟住了自家老婆:“我就知道,娘子你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還是支持我的。”

“你少肉麻。”公冶清蕊臉色一紅,連忙推開了他,“你讓他們試一下,要是有用的話,我就托我舅舅去隴左郡,找那個長寧王氏把配方買過來。”

“等等,長寧王氏?”吳明遠一愣,“你確定配方是長寧王氏的?”

“這還能不確定?”公冶清蕊白了他一眼,“我特意問了。這是皇甫氏那位天驕妹妹跟長寧王氏家主吃飯的時候,無意間聊起來牧場的灌溉難題,長寧王氏家主隨手畫給她的。后來,長寧王氏那邊又把配方優化了一下,這才變成現在的樣子。”

吳明遠一聽這話就琢磨開了。

長寧王氏這個名字,他可是從天滟那里聽說過不少次了。

對于長寧王氏的那位家主,他也是慕名已久。只不過,他之前聽說的都是說那人深謀遠慮,顧慮周全,等等等等,還真不知道他還有這方面本事。

而且,王氏那位大天驕在隴左學宮發展得也很是不錯,頗受贊譽,將來的潛力不輸給公羊策。

看來,自己也的確是時候跟那位王氏家主接觸一下了。可他還不知道,在他與風沙做斗爭的時候,天滟已經提他約了好多次了,均是被王守哲給推掉了,人家壓根就不想見他……

吳明遠喃喃道:“娘子你說,他們既然能研究出這東西,那會不會……還有別的手段,能解決我眼下的難題?”

“光說沒用,那就委托天滟約一下那王守哲吧,我看過他的情報,好像挺不錯的一個人。”公冶清蕊為了夫君的帝子之爭,可是操碎了心。

吳明遠點頭如搗蒜:“行行行,我一切都聽娘子的。”頓了一下,他環顧左右道,“對了咱們家憶蘿呢?我好些日子沒見她了。”

吳憶蘿,正是吳明遠與公冶清蕊最近才誕生的小女兒,因天賦卓絕,長相與青蘿老祖年幼時頗為相像,皇帝陛下老懷開慰下直接賜名“吳憶蘿”,追憶青蘿老祖的意思。

一個紫府境大天驕,一個是天人境后期的天驕,老實說,還能生出血脈的確不容易。

更況且,皇室血脈向來過于強大,子嗣的誕生率很低。

如此,多半應該歸功于公冶清蕊之堅持不懈的努力。

“死鬼,我看你最近是忙昏頭了。”公冶清蕊白了他一眼道,“她不是被隴左郡吳殿山家的曾曾孫女,邀請去作客了?她聽說青蘿海已經被開發,也想去青蘿老祖宗當年隕落的地方,緬懷一番。”

“這樣啊”吳明遠微微有些失望,有氣無力道,“我有些累了,早點洗洗睡吧。”

“累?洗洗睡?”

公冶清蕊的火,蹭蹭蹭地往上飆。合著老娘好不容易把那礙眼小妖精騙出去玩,正想回味一下兩人世界呢,你竟然來了一句洗洗睡吧?

“吳明遠!”

“娘子,你的眼神怎么要吃人?”

“老娘吃了你。”

“啊”

同時,隴左郡郡城。

作為整個隴左郡的核心主城,一直以來都是經濟、文化、以及政治的中心。

守達商行的靈禽飛輦系統,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進入了相對成熟的階段,并且將業務逐漸開展到了漠南郡,遼遠郡,慶安郡等地。

唯一小小遺憾的是,其他郡和國都都進不去。

甚至乎,各郡的豪強和國都,已經開始模仿起守達商行的經營模式,在自家一畝三分地里弄得風生水起。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王氏加上錢氏的影響力,放眼整個大乾,畢竟有著不小的局限性。

不過,這對王氏和錢氏來說已經足夠,光是已有的市場便讓這兩個家族賺得盆滿缽滿,進入了發展壯大的快車道。

如今對郡城的有錢人來說,乘坐飛輦出行游玩放松,已經是普遍的生活方式之一了。

尤其是隴左最新衛城青蘿衛,一口氣推出了好幾個海島休閑旅游項目,集美食、娛樂、探險、休閑項目等一體,引發了很高的關注熱度。

一些體驗過的人帶回了優秀的口碑,使得青蘿衛旅游項目越來越興旺。

哪怕守達商行增加了不少班次,可去往青蘿衛的飛輦票,依舊一票難求!

但是對旁人來說,一票難求。

可對天生貴胄的王安業來說,這就不是事兒。在隴左郡郡城小住一點時間的他,享受到了來自錢氏上下的無比關愛,各種紅包禮物自然是滿載而歸。

收禮豐盛到何種程度呢?

可用一句話來形容,王安業開始嫌棄他的儲物戒——“無盡淵”,太小了!

“七小公子,這邊請。”守達商行的駐郡辦的大管事,帶著護衛親自出馬,為七小公子開路,安排獨立飛輦。

開玩笑,堂堂七小公子出行,豈能和其他人擠一架飛輦?

就在王安業面無表情,心無波瀾地跟著走時。

驀然。

后面傳來一個嘈雜聲:“喂喂,那個小乞丐,你沒有買票,不準沖關。”“站住,你給我站住。”

然后,王安業就見到一個灰撲撲的瘦小乞丐,在被追逐之中,一頭撞到了他的懷里。

兩人跌滾摟抱在一起時,那瘦小乞丐純凈如星辰般的眼神中,充滿了震驚可不可思議,真是奇怪了,憑她的身手,明明可以輕松躲開,怎么就一頭撞上了?

唔!?

還被抱上了!她星眸圓睜,如遭雷擊。

請:m.sizhicn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