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四十一章 風云漸起明爭暗斗

第四十一章 風云漸起明爭暗斗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四十一章 風云漸起明爭暗斗

這些日子里,陸向暉也是聽說了有好些優秀的學姐師兄們,都想成為璃瑤師叔的追隨者。然而迄今為止,還未有一個人成功過。

卻不曾想,璃瑤師叔竟會主動邀請他。

砰然心動下,略作思量后的陸向暉按捺住渴望的情緒,拱手行禮道:“璃瑤師叔的愛護,讓向暉銘記于心。只是追隨者須得對您有極大的幫助,才值得招行。而向暉才學淺薄,血脈平庸,怕是擔當不了此等大任。只有天驕,才適合當師叔的追隨者。”

他也知道,若是能成為璃瑤師叔的追隨者,他的人生軌跡就會發生天大的變化。甚至是整個家族,都會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可陸向暉并不想做一個無用之人,拖累王璃瑤。也不想憑白接受施舍。

王璃瑤緩緩搖頭道:“我從小跟著父親耳濡目染,知道天驕易求,本性難得的道理。陸師兄作風穩健,腳踏實地,面對誘惑或危險也能恪守本心,是個難得的人才。璃瑤邀請陸師兄做追隨者,并非為了照顧,而是切實需要陸師兄的幫襯。”

事實上,面對此等大事。王璃瑤也不會無的放矢,在此之前,關于廊左衛那個九品末流世家,龍泉陸氏!所有情報,都已經出現在了王璃瑤的書桌上。

正所謂什么世家養什么人,龍泉陸氏雖弱小,卻是一個家教家規很嚴,本分踏實的敦厚世家。在其轄地內的平民,也自來是安居樂業,猶若世外桃源。

陸向暉面對如此誠意相邀,便仔細斟酌了一下后說道:“璃瑤師叔如此相邀,向暉自不敢再推脫。從此之后,向暉當以小姐為馬首是瞻,萬死不辭。”

此言一出,追隨者的關系便被定了下來,只需要通報學宮相關機構,登記造冊便行。

學宮之中并不禁止此等行為,畢竟天驕或是小天驕,都有可能會招收一些追隨者,這是亙古以來的傳統。尤其是那些大天驕,未來都是叱咤風云的人物,誰又會沒有過一群追隨者?

“陸師兄請坐。”王璃瑤再次請他坐下,態度更是親切了許多。追隨者和主上之間的關系,向來是榮辱與共,那是極為親近的關系。

“是,小姐。”陸向暉正襟危坐,表情嚴肅,他明白璃瑤小姐是要給他安排“工作”了。

“你我都是學宮弟子,自然是要以學宮利益為先。”王璃瑤喝著靈茶說道,“不過,我們終究也是世家出身,對于家族不可能不去盡心。”

陸向暉點頭道:“小姐所言極是,家族為了培養我,處處省吃儉用,也耽擱了不少弟弟妹妹們的前程。”一提及此事,他的眼眸中掠過一抹愧疚之色。

這便是很多底層世家的悲哀了,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自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也必然會有被犧牲者。

龍泉陸氏所處的廊左衛,更是因為開荒經營后的年代久遠,階層固化更嚴重,世家之間層層壓制而極難破局。

說一句夸張些的,平安王氏還能出域外搏一搏。可龍泉陸氏周圍全是有主的熟地,便是臉開荒打個兇獸都沒地兒。

“攘外先安家。”王璃瑤拿出了一枚身份玉佩道,“我們長寧王氏盛產糧種,只要拿此玉佩前去長寧王氏,自會有人替你們安排。多的不敢說,令陸氏增加一倍收入問題不大。”

一倍收入?

陸向暉心臟都快蹦出來了,家族之所以緊巴巴的。是家族收入多數用來應付龐大的開支了,能省下的余資可不多。

若是成本不變情況下額外多一倍收入,那陸氏的日子就不用過的如此清苦了,家族年輕一代,也有機會得到較好的發展了。

“此外,我王氏在守達商行有些股份,商行在廊左衛也有分行,家里靠譜些的孩子,也可以跟著去學習學習。”王璃瑤隨口安排道,“守達商行的待遇還不錯,發展前景也很好。”

守達商行!

這個剛剛冒出來的商行,最近在學宮內引起了議論熱潮。最主要是這商行的手筆極大,將學宮的所有靈禽飛輦都承包了,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商業領域。

很多學宮的飛輦馭手,都跟著收入暴增,平常無人問津的職業變成了熱門。便是連陸向暉,都已經開始在考慮,是否要趁早學習一下駕駛飛輦,未來也好有一份不錯的職業。

卻不曾想,這熱門的守達商行,竟然與王氏有關。而璃瑤小姐一句話,便能將人安排進去。

一時間,陸向暉有些恍惚,果然,人與人的階層差距真大。璃瑤小姐隨口安排一番,便將陸氏的命運側地改變了。

“小姐,那,那我做什么?”陸向暉心中感動之余,更是想著要回報王璃瑤。

“修煉,爭取早點到靈臺境。在此之前,先將血脈提升一番。”王璃瑤平靜地說道,“你的資質并不差,天生便是下品甲等巔峰。正常情況下一兩滴石髓,或是一枚四品淬血丹,便能輕輕松松達到中品,在煉氣境就能激發血脈。”

一兩滴石髓?四品淬血丹?

陸向暉有些口干舌燥,這兩種東西,價值都要數千乾金。而他如今一年的所有開銷,也不過是五六百乾金!不吃不喝不修煉,八九年才能買得起。

這五六百乾金中,還有兩百乾金是家族給他的補貼。家族為了摳出這兩百乾金的補貼,已經是竭盡所能了……

不等他說話,王璃瑤便是在儲物戒上一抹,在他面前多出了幾瓶丹藥:“這里有一枚淬血丹,應當可助你突破至中品丁等。陸師兄也無需多言,帳都給你記上,等你修煉有成后再還。”

“是,小姐。”陸向暉深吸一口氣,恢復了寵辱不驚的模樣道,“我一定會替小姐爭氣的。”

等陸向暉走后。

王璃瑤拿出了父親寄來的包裹,其中除了一些修煉物資外,還有一封信。都是來自于父親的一些叮囑,大意便是,如今守達商行已經開拓出了局面,家族中一切都順利,無需她太過操心,只要跟著天河真人好好修煉便行。

王璃瑤明白,這是父親怕她年紀輕輕便插手太多事物,導致學宮高層對她有意見。而且即便是她的師尊乃是天河真人,恐怕也無法助她去壓制錢氏。

隴左錢氏乃是一個老牌五品紫府世家,關系網錯綜復雜而根深蒂固,豈是隨便能用關系去對付他們?

與錢氏之間的角逐,也絕非一朝半夕能夠分出勝負,大家各憑手段罷了。

同一時間段。

隴左郡城。

商業發達的郡城中,各種店鋪數不勝數。

一家看起來普普通通,經營著一些南北貨的店鋪中,迎來了一位看似普通而戴著兜帽的女子。

女子在小二的遮掩下,進入到了后院,幾經折拐后,她到了內院廂房外,摘下兜帽后,赫然發現她竟是當今錢氏的大婦曹麗娜。

“麗娜求見九姑奶奶。”她低聲說道。

“進來吧。”里面傳來一聲輕輕裊裊的聲音。

曹麗娜款步而進,廂房內站著一位年輕貌美,氣質出塵若仙的女子。她一見到曹麗娜便說:“看樣子,宇文氏是拒絕了你們錢氏。”

她的聲音輕靈飄動,仿若一位仙子在耳畔輕語。

一見到此女子,曹麗娜便是面露崇拜之色,盈盈行了一禮,氣得咬牙切齒道:“啟稟九姑奶奶,我們也沒想到,宇文氏那位新晉的火狐老祖,似乎與王氏關系匪淺。竟然將我們錢氏的長老打了出來。”

這位“九姑奶奶”,乃是遼遠曹氏嫡脈天驕曹幼卿,從小便被家中老祖安排進了凌云圣地。如今不過一百幾十歲的樣子,便已經是天人境七層了。

她在圣地之中,也屬于聲名赫赫的天驕仙子,在家族中,也是有一眾小輩們對她崇拜不已。

曹麗娜也是從小聽著九姑奶奶的故事長大的,也曾經想去圣地追隨她老人家的腳步。只是家族需要她嫁入隴左錢氏,以擴大家族的影響力。她小小女子,哪有能力掌控自己命運?盡管心中千不甘萬不愿,也無計可施。

“也是無妨,既然宇文氏不識相,那就一起教訓進去便罷了。”曹幼卿風淡云輕地說道,“隴左錢氏終究掌握著巨大的商業能量,傾盡全力鎮壓宇文氏還是能做到的。”

“九姑奶奶,錢氏那些長老一個個都慫得很。”曹麗娜怒道,“說什么商場之道,以和為貴。區區小挫折,竟然讓他們長老會一致決議,直接去與王氏重修舊好。拍去的代表,竟然還是老東西的嫡長子錢學翰。若真叫他給辦成了,那豈不是狠狠打了學叡的臉面?必然讓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曹幼卿淡然點頭道:“錢氏乃商賈出身,重利而輕顏。作出此等決議,倒也不意外。”

“九姑奶奶,那學叡怎么辦?”曹麗娜緊張萬分道,“原本想讓他立個天大功勞,爭取老祖宗將他列入第二位紫府種子,傾家族資源培養他。可如今……若是錢氏與王氏重修舊好,學叡豈不是會被打入冷宮?”

“九姑奶奶,若我與學叡無法掌握錢氏話語權倒還是小事,就怕耽擱了您與公子的大計。”

“哦?看樣子你還挺敏銳的。”曹幼卿似笑非笑道,“你倒是說說看,我與公子有何大計?”

“這……”曹麗娜略作猶豫,還是鼓足了勇氣道,“其實,我也是聽到了一些小小的風聲。那件事情,恐怕也就也就是這兩百年光景了。能勞動九姑奶奶您暗中謀劃,想讓學叡逐漸掌握錢氏話語權,多半是為了那件事情……”

那件事情干系比天大,哪怕是四下無人,曹麗娜都不敢將話說得太明白。

“也罷。”曹幼卿淡然地說道,“其實那位的壽元并不是什么天大秘密,很多耳聰目明的家族,或多或少都感覺到了暗潮的涌動。只不過,但凡老牌世家都是狡猾的狐貍,如今之所以一個個裝聾作啞。一來是局勢不明,二來是待價而沽。”

“那姑姑和咱們曹氏,這么早參與其中……”曹麗娜隱隱有些擔憂道,“會否給家族造成危險?”

“無妨。”曹幼卿自信地說道,“我本就是圣地之人,干系不到家族身上。何況,老祖宗也早就有所布置。”

“何況乎,我家公子是何等驚才絕艷之輩,連他都愿意出力力挺的那一位,豈會勝算不高?”曹幼卿眼眸中露出了癡迷而狂熱之色,“我等只需要依計行事,徐徐圖謀便行。你與學叡能不能掌控錢氏,不過是天下大計中的一個小小籌碼而已。麗娜,我也是為了你們母子兩個,才向公子提出了這個計劃。”

“你可莫要讓我失望!”

曹麗娜一激靈,她一下子明白了,九姑奶奶和她后面那些人的棋盤太大了。錢氏這顆棋子即便丟了,也便是丟了而已,至多略微惋惜一句而已。

可是,能不能在未來掌控錢氏,對她們母子兩人而言,卻已經是全部。她不甘心,自己只是一個聯姻工具,等嫡長子錢學翰一上位她就會被邊緣化。

她也不甘心自己的兒子,未來只是錢氏的眾多長老之一。

“九姑奶奶,我明白了。”曹麗娜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狠辣之色,“只要您與公子,肯大力扶持學叡,這條路,我這個做母親的會幫他鋪平!”

曹幼卿贊賞地看著曹麗娜:“真不愧是我曹氏之女,此等魄力有咱們老祖之風。入局早雖然風險大,但是收益也更大。希望未來,錢氏在學叡的手中能更進兩步。至于支持,有我在,怎會虧待你和學叡?”

“多謝九姑奶奶指點。”曹麗娜喜上眉梢,盈盈一禮后便告退而去,心頭火一般的熾熱。

依舊是隴左郡城。

天元丹坊。

這是隴左郡最負盛名的丹坊,據說后臺背景深不可測。

最近隴左郡發生了很多大事,其中丹鼎上人受天元丹坊的聘請,成為了天元丹坊的供奉,自然是惹出了一陣風波與熱議。

而丹鼎上人對外公布的理由是,他需要教導新收的弟子,才會借助天元丹坊這個環境。

此外。

如今隴左郡熱議話題便是守達商行分行的靈禽飛輦,如今普通人只要肯花一點點乾金,便能享用學宮核心和親傳,還有世家大族身份尊貴者才能使用的飛輦了。

只是多數人不知道,如今守達商行與錢氏商行之間,暗中已經開始角逐較勁了起來。

天元丹坊之中。

英俊帥氣的王守業,正在與一臉福相的錢學富,互相大眼瞪著小眼。

“守業啊,我是萬萬沒想到。”錢學富一臉感慨道,“原本以為你我之間,不會因為家族業務競爭和摩擦之故而翻臉。卻不曾想,最終竟然依舊走到了勢同水火的一步。命運多舛,造化弄人。”

“呃……”王守業一臉無辜看道,“我們何時勢同水火了?師兄……”

“莫要叫我師兄!”錢學富一臉悲憤莫名道,“若你還當我師兄,明明知道我仰慕谷學姐,卻還要與她喝茶論道,談古論今?”

“師兄,我與谷學姐之間是清白的。”王守業大喊冤枉,“就是談論了一些家族業務,而且我已經有媳婦了。”

錢學富一下子來了精神,拉著王守業說:“兄弟終歸還是兄弟,豈能因為區區一些小事而鬧矛盾呢?對了,谷學姐都和你談了些什么?”

“業務!”王守業搖頭說,“不過,谷學姐好像對我四哥很有意思。”

“啥?”錢學富搖搖欲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