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四十八章 娘子勿要謀害親夫(書評區有任務可做)

第四十八章 娘子勿要謀害親夫(書評區有任務可做)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四十八章 娘子勿要謀害親夫(書評區有任務可做)

聽著云陽上人如此豪言壯語,明達師兄臉色凝重,隱隱有些擔心。

師尊啊,說這話的時候莫要太過草率,咱們家這位小師妹真心不是一般的能吃。

“明達啊”云陽上人放完豪言之后,瞅了一眼原本的寶貝徒弟,好似有些嫌棄,“你怎么還在這兒,不趕緊去做任務?”

明達師兄有些吃驚:“師尊,我才剛做完任務回來。”

“明達啊,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云陽上人語重心長地說道,“咱們多了一個小師妹要養活。去吧,多做一些學宮任務,盡量挑賺錢的做。”

“是,師尊。”

明達師兄的眼皮子微微跳動。

情況好似有些不妙啊但是師命難違,他除了老老實實照辦還能怎么樣呢?

明達師兄告辭后徑直下了山,開始了他的刷任務賺錢之旅。

云陽上人的威壓收斂之后,王璃慈的法相虛影收斂了去。

她神色有些惴惴不安,道:“師尊,我的血脈沒有問題吧?”

“沒啥問題。你只需要安安心心地吃喝,不,安安心心的修煉。剩下的讓為師和一眾師兄們來處理就行了。”云陽上人對王璃慈笑的是格外和藹可親,眉宇之間充滿了喜色,就好似撿了一個至寶。

我云陽一脈得此佳徒,當大興啊

然后,云陽上人便傳訊給一眾徒弟,讓他們接下來的學宮任務都挑能賺錢的,任務途中也要盡可能搜刮食材。

如此種種的關心和體貼,王璃慈的心都融化了。

師尊和師兄們對她可太好了。四叔果然沒有說錯,學宮真是個好地方,她來對了。

暫且不提王璃慈在云陽一脈的逍遙日子,也暫且不提她的逍遙日子能持續多久。

隨后數日。

王守哲都拿著長春上人給的親傳弟子令牌,泡在了學宮的圖書館內,并在綠薇小學姐的幫助下,查閱了大量關于神武皇朝的古地圖。

根據大地圖的結構,以及對滄海桑田等推斷變化,王守哲終于確定了神武皇朝神武軍的集訓點位置。

然而,這位置……

王守哲唏噓不已,心情也愈發沉重。

那是深入外域,超過一萬里的地方。

外域是何等兇險?別說一萬里了,便是進去一千里,對靈臺境的玄武者來說就已經非常危險了。

平安王氏目前的秋獵隊伍,最多也就進去了五百里。

超過這個范圍,就必須加強配置。更重要的是要步步為營,步步推進。王守哲可不會隨便讓族人去冒險。

更何況,深入外域上萬里,必然會遇到五階六階兇獸,甚至有可能遇到七階兇獸。

罷了罷了,此事先放一放。

等家族的實力再強一些,再慢慢向那個方向推進。

出了圖書館后,王守哲就回了長春谷。

結果,他才剛進去,就被一眾學姐們攔住了去路。

“守哲學弟,你那些護膚品化妝品還有沒有了?”

“先前的那些小樣都用了,皮膚果然得到了改善,變得水靈水靈的。”

“可惜就是太少了。”

一群人圍著他,七嘴八舌地嚷嚷開了。

“諸位學姐,稍安勿躁。”王守哲早有準備地拿出了一疊小冊子,“這上面標注著那些化妝品,護膚品,洗發水,護發素的圖樣以及價格。守哲這一次回去之后,便會抓緊采購珍貴的原材料,爭取多生產一些,學姐們可以通過我侄兒王宗盛下單,每隔半年我都會委托錢氏商行運一批過來。”

王守哲心中暗忖:宗盛侄兒,四叔能幫到你的就只有這些了,你自己得好好把握機會啊

“半年啊?”

學姐們都是滿心失望。

“咱們長春谷的學姐們個個都水靈粉嫩,天生麗質,少用一段時間也沒關系。”王守哲笑盈盈地說道,“而且,但凡是咱們長春谷的學姐訂購,一律八折。”

八折!

學姐們的眼睛都亮了,個個都對王守哲稱贊不已。

王守哲好不容易擺平了一群學姐們,還沒走幾步,便被一群長春谷的男弟子們圍住了。

“守哲師兄,你給我們的藤蔓種子‘魔女三號’,實在太好用了。”其中一位男弟子興奮道,“昨天我和逍遙峰一位師兄切磋后,把他虐的是不要不要的。咱們長春谷的一些師妹們看我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其余男弟子們也都紛紛表達著各種興奮情緒。

男人嘛,誰不想變強大?誰不想在師妹們學姐們的面前大展神威?

只要一想到她們嬌滴滴的大喊“師兄加油”,“師兄好厲害”,他們的血都開始熱了。

這種飛一般的感覺以前可從未有過。

不但上頭,還上癮!

“魔女三號”就是王守哲現在用的藤蔓大陣的種子。僅目前而言,這種種子只能他親手培植,旁人是根本不可能復制。

前日,在長春谷弟子們強烈的要求和期盼下,王守哲送了一些給他們,讓他們也體驗了一下弱化版的藤蔓大陣的威力。

當然,因為血脈之緣故,他們僅憑《長春真訣》催動,速度比王守哲慢了許多。

但這些藤蔓種子終究都是王守哲花了八年多的時間,慢慢改良而來,在速生上花了不少功夫。

經過他的催化,藤蔓最終凝聚出種子時,會在種子中儲存大量能量。這也使得它們只需少量長春玄氣就能催動。

因此,這些長春弟子已經能勉強使用“魔女三號”進行戰斗。

見長春谷這些男弟子們都用“如饑似渴”的眼神盯著自己,王守哲溫和地安撫道:“諸位師兄師弟,守哲此番出來帶的種子不多。何況這些藤蔓種子培植不易,諸位得給點我時間。”

“這樣吧,大家先拿好小冊子。”王守哲又掏出了一疊小冊子,分發給眾人,“每隔半年我便會委托錢氏商行運來一批。大家有什么需求可找我侄兒王宗盛預定。”

如此,王守哲總算擺平了這些男弟子們。

這也是王守哲想出來的招數,當年地球上還沒網購的時候,都是靠著這種小冊子進行郵購。

而郵購也好,網購也好,都離不開物流。

如今的錢氏商行分行開遍了整個隴左郡,體量非常巨大,倒是已經有了些物流的雛形,勉強能承擔郵購的業務需求。

王守哲倒是有心搞一下快遞和物流,但是以平安王氏如今的實力和體量,根本駕馭不住這一塊。哪怕是和錢氏商行去合作,人家都不帶搭理你的,就算給出了商業計劃也不過是給人做嫁衣裳。

歸根究底,還是平安王氏整體的實力太弱。

若是王珞秋,王珞靜這兩個妹妹哪一天混到了紫府上人的級別,王氏才有資格真正去和錢氏商行合作。

不過,那最快都是兩三百年后的事兒了。

驀然。

王守哲心中有了一個主意。

不過,這個主意還得好好思量一番。

暫且不急。

隨后,王守哲又是在學宮待了七八天,各方拓展了一下人脈,這才和侄兒侄女以及兩個妹妹告辭。

在此期間,他當然也知道了大侄女王璃慈加入了副院長的云陽一脈。

對此,王守哲暗暗對副院長表示同情。

好在,王氏眾人每一個都已經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路,未來可期。

告別之后,王守哲的車隊緩緩啟動,一路回到了長寧。

當初出發時不過二月初春,再回到長寧,卻已然到了五月。這時節天氣有些悶熱,也是一個多雨的季節。

連綿不斷的暴雨極有可能造成安江水泛濫,在整個平安地區形成洪澇。

在平安鎮已有的一百數十年歷史中,大型洪澇災害一共發生過兩次,小型水災更是每隔數年就有一次。

人類喜歡依水而居,無論是生活還是種田都離不開水。但是水災一旦迅猛起來,也會給人類造成巨大的傷害。

什么糧食減產,房屋倒塌,這都算是小事兒了,若是水災后死太多人畜,造成瘟疫那才是真的可怕。

由此,剛剛穿越之時。

王守哲就對平安鎮的水利工程十分關注。

這八年來,他已命人逐漸將整個平安鎮的地理情況了解清楚,非但制作了詳盡的地形圖,還費盡心力做了一個巨大的地形沙盤。

無論是老祖宗的開拓,還是一代一代先祖們的守護,都讓家族對這片土地有著深沉的情感。

這平安鎮雖然名義上屬于大乾,但王守哲私底下早已將其視作自己的禁臠之地,從頭到尾都是當做自己的領地在經營建設。

他剛一回來,便聽得稟報說今年雨季連綿,仿佛有洪災的征兆,當即就投入了緊張的工作之中。

巨大的沙盤將平安鎮的地形地貌,纖毫畢露地展現在他面前。

這八年來,他在水利工程上投入的人力物力早已經不計其數。

好在平安鎮就是一塊小地方,北面是安江,呈弧形拱衛著平安鎮,從西面的斷龍峽,到東邊的落鷹峽,平安鎮沿江岸約有一百四五十里。

一旦安江水位上漲,這一百四五十里內有任何一段河岸出現缺口,洪水便會向平安鎮灌進來。

其中,西面的斷龍峽最讓王守哲惡心。

因為此處地勢狹窄,峽口像咽喉一般掐住了安江上游。這也使得平安鎮一段的水域水流湍急,勢頭有些兇猛。

這放在平常時期倒也不算什么,可若一旦汛期來臨,便是一大隱患。

而平安鎮的后方,又是六平山的支脈交錯而成,將平安鎮與外域隔絕起來。

由此,洪水一旦進入平安鎮便沒了泄洪渠道,水位不斷攀漲下,便有可能讓整個平安鎮化為澤湖。

王守哲審視著沙盤上的所有地形,不斷地推演著其中薄弱之處。

許久之后,柳若藍端來了一些點心,溫柔地說道:“夫君,你先吃點東西,休息休息。”

“這斷龍峽……”王守哲埋汰道,“我遲早有一天要鏟平它。”

“撲哧”

柳若藍掩嘴笑道:“夫君可真是雄心壯志。等到那一天,我與夫君一起開干。”

其實像斷龍峽這種地方,是極好的水力發電之地。他穿越之前,地球上的三峽便是此類工程。

當然,如此龐大的水利設施,有其有利一面,也有其不利一面,其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就是相當致命的。

王守哲暫且拋開所有雜念,品嘗著柳若藍親手制作的“愛心點心”。

還是一如既往的難吃。

而他也是一如既往的表現得很享受:“娘子的手藝真好。”

“夫君喜歡的話,你以后的一日三餐我都給你包了。”柳若藍的俏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紅暈。

王守哲臉色一變,急忙說道:“娘子勿要謀害親夫。”

勿要謀害親夫?!

柳若藍的臉色漸漸變了。

糟糕!

王守哲心里咯噔一下,好像心直口快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2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