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四十六章 冰瀾上人挺會玩兒

第四十六章 冰瀾上人挺會玩兒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四十六章 冰瀾上人挺會玩兒

是了。

冰瀾上人最近才問長春上人要長生果,那自然是她最近才有此等需求。

而最近也正是瓏煙老祖準備回歸門墻之際,冰瀾上人想要長生果,多半是給瓏煙老祖準備的。

當然,這也只是王守哲的猜測,也許她有其他打算也不一定。

當即,王守哲拱手道:“啟稟上人,此事可以先談一談。但我不敢保證一定會賣給上人。”

冰瀾上人沉默了一會兒,顯然在消化心中的不愉之氣。

從她以往的表現來看,這可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主。

開口問一個小輩買件東西,這小輩還竟然再三推脫,豈能爽得了?

更何況,這個小輩還騎在了他們玄冰殿頭上作威作福,連那長生果都是靠著打壓他們玄冰殿得來的。

良久之后,她才消化和壓下了怒氣,語調平淡地道:“既如此,那便進我玄冰閣商議此事。”

聽得此言,王守哲在玄冰殿殿內師兄的指引下從正殿進入玄冰閣。

別說他沒有能力直接飛上高高在上的玄冰閣,就算有能力飛,他膽敢飛上去的話,估計也會被冰瀾上人一巴掌拍下來。

而長春上人見狀,則是屁顛屁顛地跟在了王守哲身后,一起蹭著進入了玄冰閣。

冰瀾上人一見長春上人,頓時俏眉一橫:“長春,你進來做什么?”

長春上人卻仿佛沒注意到她的怒火,自顧自地左顧右盼,微微感慨道:“冰瀾師妹啊說起來,你這玄冰閣我也已經有兩百年沒來了。想起當初過往,令人唏噓不已啊你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陪著徒弟進來,給他撐撐場面,怕他吃虧。”

“哼”冰瀾上人冷笑一聲,“我若要他吃虧,你擋得住嗎?”

不過,也不知在顧念著什么,她最終還是沒有把長春上人趕出去,只是用一雙冰冷而充滿威嚴的雙眸盯著王守哲。

面對此壓力,王守哲面色淡定如常,仿佛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他拱手行禮道:“王守哲,拜見冰瀾上人。”

與此同時,他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瓏煙老祖,以及氣度不凡的房佑安。

前者沒好氣地給了他一個橫眼,好似在說你這孩子還真會玩,連我師尊你都敢如此招惹。

而后者卻是對他微微頷首,露出了溫和的笑意,仿佛是在示好。

冰瀾上人見得用眼神對王守哲威壓絲毫不起作用,也只好收回了凌厲的目光說道:“你說說看,想賣什么價?”

兩人輩分年齡差的太多,她也沒臉施展出強大的氣勢來強行威壓。

王守哲卻是不亢不卑地說道:“賣多少暫且不論。守哲想知道,這長生果上人是準備給誰使用?”

冰瀾上人被氣得不輕。

我堂堂一上人,買顆長生果給誰用,還得知會你一聲嗎?

不過她的眼角卻是微微瞟向了一旁的瓏煙老祖。

如此,不用她再說,王守哲已確定了八九成。

當即,他搖頭道:“既然如此,這顆長生果守哲恐怕就不能賣給冰瀾上人了。”

“你!”

冰瀾上人的眼神銳利起來,語氣不善道:“小子,便是連你師尊,都不敢如此戲弄我!”

一旁的長春上人也是一頭冷汗。

你這小子,不想賣給冰瀾上人直接拒絕不就行了?如此反復,豈不是招惹仇恨嗎?

“你若不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冰瀾上人冷聲放著狠話,“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師尊打一頓!”

可憐的長春上人被震驚的胡子都翹了去了:“這小子不跟你解釋,你打我做甚?”

冰瀾上人橫了他一眼。

不打他,難不成她還能跟一個比她足足小了五百多歲的小家伙動手不成?她可丟不起這人。

二來,玄冰殿剛剛在王守哲手上吃了大虧,此時強行揍他,未免有挾私報復的嫌疑,傳出去對玄冰殿名聲不利。

王守哲好懸沒忍住笑出來。

他清咳了一聲,這才控制住表情不慌不忙地說道:“啟稟上人,我這長生果乃是給我家老祖宗所準備。我家老祖宗年輕的時候因一場爭斗而傷了根基,折了壽元,急需此圣果來補虧損不足。”

冰瀾上人眼神一滯,卻沒好氣的揮了揮手道:“念在你孝心一片上,我也不與你計較了。滾吧,滾吧為了咱倆都好,別讓我再瞅見你。我怕忍不住揍人。”

“噗嗤”

聽到此處,瓏煙老祖終于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狠狠地對王守哲橫了一眼道:“你這臭小子,跑來的玄冰殿就是與我作對,讓我師尊惱火的,是吧?”

“呵呵”

王守哲干笑一聲,對瓏煙老祖拱手道:“老祖宗,這事說起來真是造化弄人,世事無常啊早知道冰瀾上人想為您弄長生果,我又何必如此辛苦呢?”

“你辛苦?”

瓏煙老祖在師尊面前,心性也仿佛年輕了許多,對王守哲瞪了一眼道:“我看你打明鈺師弟打的挺歡快的,哪有半點辛苦模樣。哼回頭再找你算賬。”

說話間,她急忙朝已經愣住的冰瀾上人盈盈一禮,道:“啟稟師尊,這臭小子乃是我曾曾侄孫兒,從小性子頑劣,此番得罪了師尊,還請師尊見諒。守哲,還不趕緊跟上人道歉!”

這番話說的冰瀾上人滿臉驚疑不定,而房佑安也是微微吃驚的模樣。

這個如此厲害的小子,竟然是瓏煙師妹的家族后裔?

聽到老祖宗訓斥,王守哲也趕忙收斂起來,老老實實的對冰瀾上人賠罪:“守哲適才多有得罪之處,還望上人見諒。”

冰瀾上人的眉頭跳了兩下。

她倒是想不見諒這小子來著,可無奈他是瓏煙的子孫后裔,難不成她還真能揪著不放?

無奈之下,她眼神微微一橫:“你這長生果是給瓏煙準備的?”

“沒錯。”王守哲老老實實地回答道,“正是因此,守哲才沒辦法將長生果賣給上人。”

“如此正好。”房佑安微笑著打圓場道,“師尊和守哲的意思都是給瓏煙師妹準備,那不就皆大歡喜了。”

“誰告訴你皆大歡喜了?”冰瀾上人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我送給瓏煙是我送,他送給瓏煙是他送,少在這里混為一談。”

“這個……師尊說的對。”房佑安一滴冷汗,自然不敢說話了。

跟隨師尊多年,他對師尊的脾氣也算了解。

這個時候她肯定正憋著一肚子氣呢。礙于修為和輩分,她不好拿王守哲出氣,可把他房佑安揍一頓,出個氣,不也是很合情合理嘛。

“這是一千枚靈石,就當溢價買你這顆長生果。”冰瀾上人丟出了一大袋子靈石,冷聲說道,“這長生果也就是對天人境之下比較有用,總價值比洗髓丹之類的六品丹藥低很多。”

“這個……上人,不太好吧。”王守哲苦笑道,“我這也是給我老祖宗用,不是一樣嗎?上人何必破費?”

“此圣果,乃是我為徒兒重歸門墻準備之禮物,目前也是她急需之物。”冰瀾上人淡然而強勢地說道,“若給你送了,那我送什么?你靈石也收了,把東西給我。”

上人啊,你說的好有道理。強買強賣都如此氣勢十足!

王守哲一臉無可奈何,在她的眼神威逼之下,老老實實的把長生果奉上。

拿了長生果后,冰瀾上人才將此圣果轉交給瓏煙老祖道:“瓏煙,當年師尊無奈礙于學宮的規矩,幫不上太多的忙。此物就當師尊,與你彌補一些愧疚之意。”

“師尊,萬萬不可!”瓏煙老祖急忙道,“當年之事,都是徒兒的錯,要怪只怪徒兒太過意氣用事。何況若非師尊當年的那份信件,我王氏早就煙消云散了。”

冰瀾上人不善言詞相勸,冷冷地對房佑安掃了一眼。

房佑安急忙會意,勸說道:“瓏煙師妹,師尊這些年可是一直念叨著你。只是你也知道,咱們紫府學宮與大乾皇室是有著一系列的嚴格約定,幫不上你太多的忙。”

“而且你也了解師尊的個性,你若不收下,師尊恐怕難過心中那道坎。”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瓏煙老祖只好跪拜行禮道:“徒兒拜謝師尊賞賜。”

拿下了長生果,神色有些激動和歡喜。倒不是因為長生果,而是因為師尊對她的關懷備至。

如此那冰瀾上人,眼神中的一絲陰霾才煙消云散。

師徒倆皆大歡喜了起來。

王守哲在一旁看得是嘴角抽搐不已。

這冰瀾上人還真是鬼邏輯和神操作,明明都是給瓏煙老祖的,可這繞了一圈后,讓他多了一千靈石!

既然她喜歡如此,王守哲便不客氣地收入了儲物戒指中。

此時。

冰瀾上人無奈惋惜地唏噓道:“只可惜,瓏煙你想鎮守家族,礙于學宮規矩,我這給不了你親傳弟子之位了。”

而瓏煙老祖也說道:“承蒙師尊將我重歸門墻,已然是萬幸之事。從今往后我便當個外道學子,自然也算是師尊的徒弟。”

聽得此言,王守哲在一旁插嘴建議道:“老祖宗,你可以求冰瀾上人,收你做記名親傳弟子。”

記名親傳弟子?

冰瀾上人等都是微微一愣,這是什么規格的弟子?

“說起來,我也是要鎮守家族的人,無法長期在學宮中。但師尊又特別想收我為徒,說至少也有個切實的師徒名分。因此約定此戰之后,便收我為記名親傳弟子。”王守哲解釋道,“我們不用學宮的修煉資源,但是師尊可以適當補貼一些。如此,自然也無需在學宮中鎮守。”

“若是未來學宮有事,我們也可以出出力,相當于外道學子的高級版。”

冰瀾上人聽的是眉頭直跳!

外道學子的高級版?

你們這對師徒倆還真是挺會玩兒。

不過這個記名親傳弟子。

顯然比外道學子好聽了許多,彼此也親近了許多。

如此甚好,冰瀾上人從諫如流,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解決完此事后,冰瀾上人心情大好。

看向了王守哲,冷聲說道:“看在瓏煙的面子上,我算是勉強原諒你了。但是我玄冰殿可不會原諒你,我會讓姬明鈺好好修煉,回頭再找回這個場子。”

王守哲倒是無所謂。

姬明鈺現在都打不過他,等再過個十年八年,雙方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正在此時,姬明鈺恰好治療了一番后,前來謝罪。

剛到門口時,聽著師尊這一番豪言壯語。

他剛剛恢復些血色的臉龐,頓時又是變得煞白煞白,不是吧,師尊還想讓他找回場子。那嗜血藤蔓太可怕了?

差點被吸成人干后的姬明鈺,已經著實不想再和王守哲打了。

“你小子走吧。”冰瀾上人放完狠話,開始不耐煩的趕著王守哲,“有多遠走多遠,別再讓我瞅見你。”她還真怕控制不住自己脾氣,把這臭小子狠揍一通出氣。

“既如此,守哲拜別上人。”王守哲倒是習慣了她那火爆脾氣,不亢不卑地行著禮,隨后往玄冰閣外退去。

長春上人見狀,腦袋一縮,也準備鬼鬼祟祟地跟著一起走。

卻不料聽得冰瀾上人一聲嬌喝:“長春師兄要去哪里?好不容易來一趟,也得喝杯茶再走啊。”

“師兄?冰瀾師妹,你終于肯再叫我師兄了!!”長春上人激動的身軀顫抖不已,“多少年了,師妹你終于肯原諒我了。”

剛退到門口的王守哲,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心中暗想道,原來長春上人和冰瀾上人之間,還有一些如此糾纏不清的關系。

“原諒你,呵呵。”冰瀾上人冷笑道,“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就是師兄難得駕臨我玄冰閣,我這做師妹的,總得好好招待招待一番,走,隨我去里間。”

里間?王守哲被驚呆了,真不愧是上人,這節奏好似有些快啊。

“里間?”

豈料,長春上人聽到這話,絲毫沒有欣喜之色。反而是渾身一顫,急忙把頭搖成了個波浪鼓,“不去不去,愚兄還有事,先告辭了。”

“你不去也行,那咱們就去長春谷授道殿門口好好談一談,當年你對我做下的不可饒恕之事。”

如此勁爆?

王守哲耳朵都豎起。

正準備聽一下詳情呢,卻被瓏煙老祖一把揪住,拽出了玄冰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5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