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盛宴滿載獵物而歸

第一百二十一章 盛宴滿載獵物而歸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一百二十一章 盛宴滿載獵物而歸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劉永浩身上。有質疑,也有羨慕。

“劉永浩,你憑什么說這是你們家獵殺的吞山蟒?”柳若蕾嬌聲怒斥道,“這大老遠的,你還能認得出是你們家的人啊?”

“若蕾小姐說得好。”一些行腳商附和著說道,“如今距離太遠,也只能憑借蟒頭與轎廂的對比,才能勉強判斷出是吞山蟒頭。你如此篤定說是劉氏擊殺的,又有何依據?”

此言一出,自然惹出一片風言風語,都是在嘲笑劉永浩吹大話。

劉永浩此人雖為劉氏嫡子,但是名氣不行,只因前幾個月在人家王氏門口,竟然被一個十一歲的少女三兩下收拾了!

“你們懂個屁。”劉永浩耳赤面紅地喝罵道,“雖然隔著遠,但是可以看出馬車頂上有兩道橫木戳出一大截。這是我父親親自改動的馬車轎廂,就是為了可以多掛載一些貨物,之前從未見誰家這么做過。”

聽劉永浩這么一說,眾人窮目望去,目力較高者果然看到了轎廂上橫貫戳出的橫杠,當即驚呼說:“果然如劉少爺所言,應該就是劉氏的馬車。”

“哈哈!”

劉氏與趙氏的年輕人們都歡呼了起來,他們兩氏向來沆瀣一氣。不,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叫同氣連枝。

既然打頭那輛馬車,乃是劉氏的馬車。

那如此規模較大的馬車隊,必然是劉趙兩氏的聯合車隊。

他們等好久了,終于等到自己家馬車隊的回歸。

“劉少爺,你們家要發啊。”一些走南闖北的行腳商們,開始阿諛奉承了起來,“光是那頭三階巔峰的吞山蟒,便是天價啊。”

三階兇獸的血肉非常昂貴,帶骨平均下來往往要達到一斤一乾金左右。而且大部分三階兇獸的體型都比較龐大,動不動就是數千斤,甚至更重。

吞山蟒在諸多三階兇獸中,屬于身體比較長,重量偏中上等的兇獸。

然而一頭三階巔峰的吞天蟒,總重量恐怕至少得有五六千斤,單價更要比尋常三階昂貴一籌。

此外,吞天蟒身上很多材料也頗為值錢,像是那顆巨大的蟒膽,便是三階丹藥的上好材料,蟒皮也可以制作優質的皮甲。

除開血肉外,最昂貴的恐怕要數那根獨角了,雖然還不夠資格煉制靈器,但是也能煉制一些煉氣境就能使用的神兵利器了。

這種遠不足靈器級別,但是煉氣境用起來效果不錯的,往往叫做小靈寶。王守哲那枚斂息玉佩,便是一種較為普通的小靈寶。

因此,一條三階巔峰的吞天蟒總價值恐怕得上萬乾金。

聽起來好像很值錢的樣子。

但是尋常老祖遇到此等兇蟒,能逃得性命就不錯了,更別說將其獵殺了。

一連串的阿諛奉承,將劉永浩淹沒,那些行腳商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多拍拍劉氏少族長馬屁,回頭有機會便宜些購買點邊角料。

奇怪?

劉永浩十分享受這種感覺,卻又有些覺得不對勁。他身為少族長,當然知道父親等人此番去外域的大概目的,主要并非是為了狩獵,而是去針對王氏。

難不成,是因為事情辦的太順利。老祖們和外援們太嗨了,順便打了個野?大家額外再賺上一波。

越想越有這個可能性,劉永浩打心底興奮和顫悸起來。

劉趙兩氏的年輕人們越是興奮。

柳若蕾就越是擔心,臉色煞白煞白。

“若蕾,沒事的。”柳遠睿安慰著說,“守哲兄是個有福分之人,必是路上耽擱了。”

與此同時。

城墻上人越來愈多,都是聞訊來看熱鬧的。

與此同時。

又有一輛馬車抵達了甕城內,從車中走出來的,是王氏公孫蕙,王珞伊,王珞淼。

她們也是每天都會前來看看,是否能接到王守哲一行人。她們一下車,就聽得議論紛紛,抓緊腳步上了城墻。

“公孫伯母,珞伊,淼淼。”柳若蕾臉色不好地上前迎接,“他們都說回來的是劉趙兩氏的車隊。”

“若蕾,要相信守哲。”公孫蕙會參與進族內大事之中,對守哲的能耐十分清楚,表情淡定自若。

“下雪了,下雪了。”

有人叫了起來。

果不其然,天空中飄蕩起了星星點點的雪花,風一刮,便紛紛揚揚,遮擋住了視野,車隊的形象愈發模糊了起來。

王氏眾人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許多。

這場雪看起來有些大,守哲等人若是再趕不回來,遇到大雪封路就麻煩了。

而劉趙兩氏的年輕人卻愈發得意了起來,各種流言蜚語都冒了出來。

驀地!

又有人喊;“鎮守使大人來巡查了。”

鎮守使雷陽秋!?

那可是平安鎮的大人物啊,乃是堂堂天人世家出身的驕子,地位遠非劉趙兩氏一眾年輕人們能比的。

他龍行虎步地上了城墻,周圍瞬間安靜了下來,紛紛以敬畏的目光看著被一眾官兵簇擁的雷陽秋。

雷陽秋擁有鎮守安撫一方之責,這宙軒關便是他的轄地,最為重要的防線。

“公孫大娘。”雷陽秋一見到公孫蕙,卻是上前拱手行禮,同時笑瞇瞇地朝珞伊,珞淼,若蕾等人招呼。

公孫蕙忙帶著一眾小輩還禮。

所有人,都在城墻上等著車隊接近。過得好一會兒,車隊才到了城門外。此時風雪漸大,大家只能看個大概,龐大的車隊中,很多輛馬車轎廂都拆了頂,里面仿佛載滿了獵物,從模樣和氣息簡單判斷,竟然多半都是兇獸。

似乎昭示著獵手的滿載而歸。

車隊中自然是有一批騎士,但是風雪天氣,大家都用圍巾遮了脖子和大半張臉。

“行。”劉永浩悄無聲息地收起了一位商家代表的賄賂,不動聲色道,“我會帶你見我父親,不過成與不成就不保證了。”

“哈哈,有劉少族長穿針引線便行。”商家代表笑道。

其余商家代表和行腳商們,也都簇擁了上去,紛紛想辦法和劉永浩勾搭上。從車隊展露出來的部分戰利品看,劉氏這一次要發啊。

“平安王氏,秋冬獵隊伍歸來,請城門官放吊橋開城門。”車隊中,一位騎士上前,朗聲說道。

“王氏?”

現場的議論和熱鬧氣象,仿佛一下子凍住了。

劉永浩之前的言之鑿鑿,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劉趙兩氏的車隊,這怎么一下子冒出了平安王氏?

城門官也摸不準頭腦,喝道:“你們不是劉氏車隊嗎,怎么變王氏了?”

“什么亂七八糟?”城門外的那騎士將臉上的御寒圍巾摘下,露出一張威嚴的中年男子臉龐,“我是平安王氏王定族,快開放下吊橋,打開城門。”

王定族!

那可是平安鎮副鎮守使,地位自然頗為顯赫。很多守城士卒和與城門官,都認識他。

“果然是王副鎮守使大人。”

“快開城門,開城門。”

絞盤聲中,城門緩緩打開,而吊橋也緩緩落下,架在了護城河上。

“是三伯,果然是三伯。”王珞伊拉住了柳若蕾的手,激動地說,“若蕾,是他們弄錯了,這是咱們王氏的車隊。”

柳若蕾俏臉微微一紅,暗中“呸”了一聲,本小姐才不是王氏的人呢,不過表情卻激動和喜悅不已:“那守哲哥哥呢,他們都蒙得結結實實,都看不清是誰了。”

“喏,那是哥哥,騎著黑馬的那個。”王珞淼爬到了母親身上,指著一個騎士說道,“那個馬我認得,叫什么黑風,好難聽的名字。”

“劉永浩,你不是說這是劉氏車隊嗎?”

“是啊,言之鑿鑿的,我們都信了你。”

“不可能……不可能!”劉永浩表情凝固,雙眼呆滯而不敢置信,“怎么會是王氏?那些馬車,好多架馬車,明明都是我們劉氏的啊。難道是一起回來了?”

這話倒是讓周圍眾人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倒是并非沒有這個可能性。

城門打開的同時,城門官喊聲道:“王副鎮守使,劉趙兩氏,是與你們王氏組了車隊嗎?”

“怎么可能。”王定族朗聲說道,“我們與劉趙兩氏素來不睦,自然是各走各的。”

此言一出。

城墻上頓即“嘩然一片”。

尤其是那些行腳商,商家代表等,紛紛將劉永浩圍了起來,這明明是王氏車隊,你偏偏要說是劉氏車隊,居心何在,這不是要騙錢嗎?

“不可能,不可能。”劉永浩沖到了城垛上,大喊道,“那幾輛馬車,分明都是我們劉氏的馬車,你們看,轎廂上還有我們劉氏的標記。王定族,為什么我們劉氏的馬車會在你們隊伍中?”

這倒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劉氏的標記還是很明顯的。

一時間,眾人都議論紛紛。

“哼!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王定族朗聲說道,“我們此行狩到的獵物眾多,又恰巧在營地之中,撿到了一批無主馬車,便拿來用了。這種事情在外域,本就是很常見的。”

這到也是。

外域兇險,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有些隊伍在狩獵兇獸時,反而被兇獸狩獵了。留下的一些物資,被其他隊伍得到實屬正常,類似的事情發生了不知多少了。

“你胡說,你們分明是搶了我們的劉氏的馬車,搶了我們的獵物。”劉永浩驚怒交加地咆哮了起來。

就在王定族準備說話之際。

王守哲驅馬向前,淡然地說道:“三伯,和一個小孩子沒什么好辯駁的,我們進關。”

王定族爽朗地笑了起來:“守哲說的極是。”當即,他手一揮道,“族長有令,進關。”

“進關!”

隨著一聲令下。

龐大的車隊再次緩緩啟動,打頭的那輛馬車率先駛上吊橋,隨之進入城門,甬道,再至甕城。后面的馬車,一輛接著一輛進關。

時至此時。

所有人才相信了,這壓根就不是什么劉趙兩氏的車隊,沒有半個劉趙兩氏的人在。

那些行腳商和商家代表憤怒了,他們將劉永浩團團圍住,將賄賂都索要了回來。

然后,撲到了王珞伊,公孫蕙她們這邊。

“公孫大娘子,你還記得我嗎?李記商鋪的小六子啊。”

“珞伊小姐,這是天南郡出產的胭脂,最適合您高貴的氣息和盛世美顏了。”

“珞淼小姐,區區小玩意不成敬意,勞煩小姐介紹您哥哥給我認識一下。”

尚且年幼,才八歲的珞淼眼睛都瞪圓了,還有這樣的操作?原來我珞淼小姐,也成大人物了?

然后,她來者不拒,很開心地把各種賄賂一一收起,笑得小嘴都合不攏了,露出了幾個剛掉的乳牙槽。

“淼淼,不準拿人東西。”公孫蕙嚴厲地說,“這樣會為難你哥的,都還回去。”

“唔~”可憐的王珞淼,連禮物都沒有捂熱呢,只能一一還了回去。

別看公孫蕙平常脾氣很好,但是家教這一項上,她是絕對不會手軟的。王珞淼小小年紀,已經不知道挨過多少揍了。

“快看快看,那輛馬車中,露出一個額頭花白,通體金燦燦的大虎頭啊。”人群簇擁向了甕城,某人叫道,“那不是已經成年的三階虎類兇獸——白額黃金虎嗎?”

“先有吞山蟒,再有白額黃金虎,乖乖,王氏這是狩獵了兩只三階兇獸嗎?”

“你看那幾輛馬車中裝的,是大名鼎鼎的二階頂級兇獸鐵背蠻豬。”

“三階兇獸多有了,二階算什么?”

“不是不是,你們看……是好多只!”

眾人定睛一看,果然,好多只。有三四輛馬車中,都裝著大大小小的鐵背蠻豬。最大的那頭,氣勢雄渾,足足有一兩千斤重。

除此之外,還有二三十頭鐵背蠻豬的幼崽被捆綁住了蹄子,塞在了馬車中,咕力咕力地叫著。

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王氏,抓了那么多鐵背蠻豬幼崽,是準備養殖鐵背蠻豬嗎?

“隊伍后面有一只大烏龜……”“那是三階水元靈龜啊,竟然還是活的!它背上駝了好幾只兇獸獵物。”

王氏的車隊回歸,仿佛觸動了一場盛宴。

圍觀者們驚嘆,震驚,不敢置信。

而劉氏眾人,則是被擊到了一旁,無人關注。

劉永浩更是跌坐在地,渾身已被薅的一干二凈,呆呆地呢喃,不可能,這不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0197